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104 非她不可

104 非她不可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臣,會轉告。(((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穆遠語氣輕松,有點啼笑皆非。

    可他,就是愛平安這樣的活潑心思,古靈精怪,實在可愛到他的心都不能跳了。

    “至于你,明天到我府里來一趟,我有重要的事吩咐你做。”趙平安接著說。

    穆遠怔了怔。

    他沒想到是這個條件,沉吟了半天才道,“大長公主,東京城已經有不少流言。”

    他沒明說,但趙平安知道,不就是說她和穆家兩個兒子不清不楚嗎?可將來她招了穆遠當駙馬,謠言就不攻自破了。

    “不用理會。”趙平安很豪氣,“你盡管大大方方的遞貼子,進府求見。本宮身為大長公主,還不能托臣子辦點事嗎?”

    所以,走自己的路,不對,戀自己的愛,讓別人說去吧。

    “好。”穆遠應下。

    反正,今天他騎著馬,跟了大長公主的車架一路,只怕有不少雙眼楮看著呢。

    他本不在意這些,可怕影響平安的名聲。

    但現在這樣,其實也好得很,他就是要表現出對平安的在意。那麼除了他爹之外的其他勢力,如果想對平安不利的話,就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吧!

    他的右手無意地握起又松開,松開又握起,平安溫軟的小手帶給她的感覺似乎不在皮膚上,而是在心里。就像有一百只小蟲子在爬似的,癢癢的,讓他的手無處安放。

    平安對他有意,這是最讓他狂喜的事情。若非如此,他也不能在街上這麼明目張膽的跟著她走。他並不怕自己如何,就怕對平安不利。

    她整天笑嘻嘻的,其實心里的難過從沒減少過。她整天大咧咧的,其實日子很難。

    這些,他都懂。

    所以他不敢靠太近,那會更讓她成為眾矢之的。他需要時間,所以他得死忍。

    可他很憂愁,因為再這樣親近下去,他就要忍不住了。

    穆遠就這樣一路心亂如麻,送平安回府,自己也到家後,心緒仍然不能平靜。然而,他才踏入羽林居,就看到他爹正坐在前院等他。

    “非得是趙平安嗎?”穆定之陰沉著聲音問。

    果然,他爹是派人盯著他了啊。

    “非她不可。”他語氣溫和,可態度強硬。

    “寧願跟你三弟搶女人?”穆定之再回。

    “根本不是搶,我與三弟的意思都不重要,是看平安的選擇。”他也不退讓。

    “哼,東京城都傳遍了,說我穆府的兩個兒子,文武中的翹楚,都被大長公主支使的團團轉。你三弟干脆成了人家的家臣,你天天鞍前馬後。你們這樣,到最後是要鬧笑話嗎?”

    “爹難道不是為此高興嗎?”穆遠的語氣略帶嘲諷。

    都說穆家會養兒子,可誰知道當穆家的兒郎要承受什麼呢?

    趙平安,大長公主,當今的親姑姑,還是罕見的兩國公主,對別人不假辭色,偏偏與穆家兒郎糾纏不清。這事,對平安的名聲有損,對穆家,對父親卻是值得炫耀的事。

    “我有什麼高興的?我只想正正經經娶兒媳過門,你和三郎都不小了!”穆定之繃著勁兒,轉而又試圖軟和點說話,于是勸,“甦家,甦意的嫡長孫女很不錯。”

    “爹娶她吧。”穆遠卻直接冒犯了。

    穆定之被噎住,氣得猛然站起,“混賬!”

    “爹才五十不到,又一直沒有續弦,如果甦家的力量對爹那麼重要的話,于甦家而言可是高攀了穆家。”穆遠很平靜。

    甦美華有心機,對自己也夠狠,正是父親良配。

    “你哪那麼多歪心思,給我收一收!哼,你想尚主,除非我死。你若真能做到不孝,我才服你。”穆定之火大了。

    “不是她,我終身不娶,卻不敢不孝。”穆遠深吸一口氣,望向父親。

    就見穆定之眼中閃過凶光,仿若一條冰線,有如實質般,能割開銅牆鐵壁的鋒利。

    “爹,上次我和您說過,無論如何,您不能動手。”他緩緩的道。

    可是越說得慢,越是表明內心的堅定,因為他看出,父親又動了除掉平安的心。

    “我記得小時候您教過我,大丈夫能屈能伸,但唯有底限不能越過。我說了,平安的安全是我的底限。”

    要阻撓他娶平安,盡管來吧。只要有時間,他就能找到解決的辦法。若硬踫硬,父親失去理智,局面就失控了。

    若平安有個閃失,他不能,絕不能承擔那個損失。

    而除了父親,其他人想動平安,他自信能護得住她。再說,平安可不是弱女子,有勇有謀有進退,背後還不知隱藏著什麼力量,不是任人宰割的。

    而一想到她,他的唇角禁不住就抿了抿。

    那淡淡的笑意,穆定之怎麼看不出來,登時大怒,“你想氣死老子嗎?”在文臣表現出的斯文有禮,城府深不可測,在親生兒子面前全數破功。

    “爹,我只是不明白。”穆遠很認真的盯著父親慢慢變得陰鷙的面容,“您已經權傾朝野了,父子同掌兵,不僅有官,還有實在的職權,這在任何朝代都是罕見的,為什麼一定要扶著那個傀儡,再進一步?”

    “因為我不想再萬人之上,卻一人之下。”穆定之一字一句地說,“不想再因為那個‘一人’的存在,害得抱負無法施展。害得城破家亡,再死一個兒子!”

    “爹,大哥不是死于‘一人’,而是死于……”

    “閉嘴!”穆定之打斷穆遠,“先帝身子弱,性子卻強。有他在,沒人敢亂伸手。可他偏偏心強命不強,他走了,我不動,葉家也會動,還有那些阿貓阿狗,誰知道冒出什麼東西來主宰大江國的命運。與其如此,不如我來。至少,我還能讓趙氏江山姓趙!”

    穆遠無語。

    若不是他深知父親還能讓趙氏皇族有個安心立命之所,保持著表面上的榮光,也不可能服從父親的指令。那是最差的結果,也是他的底限。

    這就像角力,父親與別人正頂著勁兒。若他背叛,父親就會被打倒。那時不僅穆家,連趙家也完蛋了。

    所以無論如何,他還是要死忍。

    這一點,父親也是知道的吧?為此,父親才能如此逼他。

    …………66有話要說…………

    這下,大家知道穆大將軍內心如火,但表面如冰的原因了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