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105 別管我

105 別管我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但,看著這樣的父親,他腦海里突然閃過一道靈光……

    或者,他找到了對付父親,又不傷害穆家,最終還能娶到平安的辦法!

    “那一切如爹的意吧,除了,我的婚事。---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他嘆息了聲,把才冒出的想法掩蓋了去。

    這一回父子交手,又是各退半步,無勝無負。

    穆定之氣咻咻的走出羽林居,想了想,又去了听濤閣。

    穆耀正“閉門思過”,坐在窗邊做畫。

    最近他只畫人物,畫平安,畫前世記憶中的她,還有現在的她,想找出她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來。那異同之處,總讓他覺得有點別扭,好像有什麼他不知道的事發生。

    這樣對比來,對比去,居然真的讓他發現了特異之處!

    前世,平安的性格與行事有個分水嶺,就是先帝駕崩。

    先帝在時,她就是個被嬌寵著的公主,什麼也不放在心上似的。可先帝去後,她整個人徹底變了,似乎在一夜之間就失去了少女的天真氣息,變得陰冷而沉郁。

    所謂相由心生,最終,她的長相都有了巨大的差別,看起來有些嚴厲。

    那時,她扶持了十四哥兒趙昊上位,皇帝可不是現今的這位九哥兒趙宸。

    而他重生後發現,這一世先帝就算離開了,平安的性情也沒有發生大變化。除了事事顯得珠璣在握似的,性子還是那般野,不受管束,隨心所欲,加上小小的狡猾與囂張。

    怎麼會不同了?如果說大事件發生扭曲和意外,他還能理解。畢竟他能重活,好多事自然也可以推倒重來。

    但人,怎麼會走向另一個極端?

    甚至,平安還好似更明朗了些,身上有股子一往無前的勇敢和果決勁兒。

    這就好像走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有兩個選擇,前世她向南走,今世她直接就向北了。

    難不成她也是重活的?所以想試試另一條路,就像他這般。

    啪的一下,畫筆掉在了桌上,墨跡有如烏雲,掩上了他正畫著的,平安的笑臉。

    生生的,他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

    隨即他又苦笑搖頭,覺得一定是他多想了,是他太在意平安了。連他的重生都是上天的奇跡,怎麼可能像板畫那樣再行復刻一版呢?

    他嘲笑自己,卻發現這個念頭就死死粘在心上,怎麼也拔不掉了似的。

    可能他太異想天開了,太閑了造成的。

    “在畫什麼?”穆耀考慮趙平安的“異常”太專注,倒沒注意他爹何時進來了。

    而看到他書桌上的一張張人像,穆定之的臉色立即由紅轉青,又由青轉紅,就像開了顏料鋪子那般精彩紛呈。

    “原來你是真的想娶她。”他突然想明白了。

    幼子根本不是為了討好他,是自己想得到趙平安,所以最近才如此乖順。

    “當然是真的。”穆耀聳聳肩,毫無被“誤會”的驚訝,“從小到大,爹就說我忤逆,不過是因為我從不強迫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不像二哥,爹說什麼,就做什麼。”

    切,老家伙真以為他是為了穆家,為了當爹的朝堂斗爭嗎?哈,笑話。

    “一舉兩得不也挺好。”他無所謂地笑笑。

    穆定之瞪著穆耀,忽然有點恐慌感。

    因為這兩個兒子,他僅剩下的兩滴骨血,似乎都不是他認識的,他知道的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因為一個女人,兒子都不是他的了嗎?

    穆定之閉上眼楮,平息著思緒。很快,他心如磐石般堅硬。

    “真喜歡,就別讓你哥搶走她。”

    “難道爹治服不了二哥?”

    “我是絕不會讓他尚主的,但你也別太沒用。”穆定之哼了聲,不管這樣說話會不會傷害幼子的自尊心,“你從小就處處比不上二郎,就是女人緣不錯。別到頭來,這個也輸他。”

    “爹,激將法沒用。”穆耀一邊慢慢收著桌上的筆墨,一邊淡淡地說。

    “那爹教你個乖,永遠別讓女人做主。你想娶大長公主,至少得拿出些手段。你能幫甦小姐陷害你哥,自己就不敢上嗎?”穆定之冷笑。

    穆耀挑了挑眉,“有情,就不會用手段。難不成,讓我學當年爹對我娘那樣?”

    “混賬!”穆定之脫口而出。

    然後他頹然發現這是今天他第二次這麼罵,憤怒和無奈令他揮手就打了穆耀一個耳光。

    他是武人,穆耀又向來細皮嫩肉的,這一巴掌下去,半邊臉立即腫得高高的。

    但穆耀卻笑了,在紅腫的臉上彎出兩只笑意的眼楮,穆定之不知為什麼,忽然有點心虛。

    他想起李氏,他的結發之妻,二郎的親娘。

    他想起花氏,他的續弦正妻,當年的邊城第一美人,三郎的親娘。

    在他的怒火和野望之下,她們也曾這樣對著他笑,然後一個個離他而去。

    “二哥若頂撞您,爹不會這樣打他是不是?因為二哥很強,您說偏愛他,我卻覺得您是怕他。而我是廢物,隨時可以丟棄,可以殺掉的那種。可是爹啊,廢物瘋起來也挺可怕呢。”

    “你敢威脅老子?”穆定之瞪眼,眼白上布滿紅絲。

    “沒有,我說了,一舉兩得嘛。正好,我的目的可以達成您的目的。但是,我給爹三個字︰別-管-我!”

    他喘了口氣,因為臉上是真疼,還得把唇角的血抹去,“因為,廢物能加以利用,成為利器。但廢物也可能搗亂,亂到天翻地覆那種。父子倆,何必仇人似的?要平安,我自己會去要,爹可別插手。畢竟,誰知道我這無父無子無君無臣的混帳會做出什麼事呢。”

    穆定之看著自己的幼子,忽然有一種無力感。

    他的目標是天下,是把萬人之上的一人也踩在腳下,可是卻連兒子也管控不了了。就像中了邪那樣,他的兩個兒子都與他針鋒相對起來,陌生得讓他覺得在做噩夢。

    但終究,他沒敢再打穆耀第二下,氣得踹翻了書台,揚長而去。

    趙平安,真的不能留了。

    二郎以她的安危相威脅,現在三郎也有樣學樣。千里長堤,毀于蟻穴,趙平安就是那只螞蟻,早晚毀了他穆氏江山。

    “來人,把這個送去皇陵。”回到自己書房,穆定之沉默許久,提筆寫了張紙條,封了臘,交給站在角落里的黑衣人。

    隨後,他捧住自己的頭。

    頭疼欲裂。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