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106 打破常規

106 打破常規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第二天,穆耀有意頂著半邊紅腫的臉,騎著馬到公主府點卯。---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一路上不知多少姑娘和婦人的心都要碎了,那盛世美顏怎麼能被損害?是誰干的?但見大名鼎鼎的花三郎毫不在意的樣子,推測必定是家中長輩動的手。

    于是群情滔滔,幾天之內,所有人都議論開,都說穆侯打仗是把好手,管教孩子卻過于簡單粗暴。這樣沖動不講理,對親生兒子都下得去手的人掌著樞密院,實在令人懷疑是不是會有害于國家。

    穆定之怎麼也想不到,他不過扇了幼子一巴掌,居然還能影射到他的執政能力,更被同僚那些大佬倌,特別是葉良辰明里暗里的嘲諷,生生憋了一口暗氣,頭更疼了。

    而趙平安看到穆耀的臉,也著實嚇了一跳。

    “天哪,這是怎麼啦?”她關心的問。

    不過穆耀所期待的,她的小手撫上他的面頰這種事,始終沒出現。

    “被我爹打的,因為我說喜歡你。”穆耀貌似老實。

    趙平安不上他的當,“那不是正好?”她挑挑眉,“你這樣表面上沒用的,拿來當聯姻的工具。你二哥那個沖鋒陷陣的,拉出去大殺四方。何況,文臣那邊的甦家,不還有個京城第一美連命也不要,非要嫁你二哥嗎?”

    “你都明白?”

    “廢話,連這點也看不清,我干脆死去算了,反正早晚沒好日子過。”趙平安沒好氣。

    “基本上,大家心里明鏡似的,但誰都不會明說的。”穆耀捂著腮幫子,吸了口氣。

    剛才要笑,動作太大了,就疼得像扯下面皮。

    “就因為都不說,我才挑明。弄一層窗戶紙用來遮羞,好意思麼?遮掩著,磨嘰著,全玩暗箭傷人,打起來也不夠勁兒。當面鑼,對面鼓,就像在戰場上,不期而遇,拎著刀硬干才有趣味是不是?”

    切,要打,當然動作大點,不然她這個眾矢之的才倒霉。

    攤開了,揭了蓋子,她反倒不用縮手縮腳。

    “嗯,大開大合正是你的風格。”穆耀點點頭,心中暗暗得意。

    他東拉西扯,又帶了傷,終于讓平安忘記要懲罰他的事。

    落水事件是他想得太簡單,畢竟平安可不是困于後宅的人,那些手段就像用紙包火,不燒穿就怪了。他發現了,跟平安直來直去,反倒更容易接近她。

    她不是不懂,卻懶得搞那套陰謀的玩意,也懶得計較罷了。

    “你剛才干什麼去了?”見趙平安穿著利落,但頭發有點散亂,小臉興奮的紅撲撲,好像心情很好的樣子,他不禁問。

    “我的噴**研制成功啦。”趙平安樂呵呵,倒也不瞞穆耀。畢竟從不想自秘,何況他還是她府里的侍衛長。

    “用的是極薄的竹片圈成小圓筒,上了幾層桐油防滲水。**口是鐵片制成,上頭還加了皮質的蓋子。”雖然有成功的預期,但真的很興奮。

    噴**在工藝上並不是很難,只要有創意和想法,古代能工巧匠的本事超出她想象。現在還只是稚型,她相信往後會做出更省時省力省錢的來。

    想想中國人就是聰明哪,她記得在現代時看過一個文獻。說是鄭和下西洋的時候,所造大船就是刷以桐油防水,工藝十分先近。在鄭和之後幾百年的西方航海家,船上還用豬油等動物油脂涂抹,往往遇到大風浪,船就解體了。

    “有了**子也不成哪,藥湯怎麼辦?”穆耀問。

    “想知道嗎?”趙平安賣了個關子。

    哮喘噴霧是西藥,她的空間沒有工具,無法提煉和培養,那是需要大型設備的。即便她可以,也沒辦法大批量生產。

    好在,芳菲是藥商。

    最近她正試驗網上看診的事,利用她雄厚的財力,網羅了一批有經驗的中西醫。正是在她的幫助下,中醫們尋找到了類似西藥功效的替代品。這樣的“仿品”雖然因為噴**的簡陋和藥液的區別,不如西藥更有效,但也比大江國的針灸,以及熬藥硬灌強多了。

    畢竟藥物對癥,並直接做用于氣管甚至肺部,是最好的辦法。

    中醫傳承了幾千年,藥物都一樣,就看怎麼調配,以及精準的用量。所以說,中醫特別重視方子,輕易不把自己的獨門絕活泄露。也正因為如此,才不如西醫的發展好。甚至,外國人以為中醫是巫術呢,豈不知是一門很高深的科學。

    現在她就要打破常規,把藥湯的方子公布于眾。她只有一個條件,賣這種藥的鋪子,每個月做一天義診,給沒錢看的窮人一線生機就好。

    這個,她倒也不需要簽約什麼的,全憑各藥鋪的醫品醫德。若是有人做不到,想必會有人舉報的吧?到時,她倒看看,誰敢跟她這大長公主叫板。

    “你肯告訴我?”穆耀有點驚喜。

    “為什麼不肯,一會兒我就把藥方子貼到東京城府衙門口的告示牌去。能做出噴**的工匠名單也擬了一個,一起貼出去。到時候上哪兒買藥,上哪兒買**子,一目了然。哦,我還得給太皇太後預備幾**。”

    听她這話,穆耀又驚訝了。听趙平安講完整體想法,心中油然而生欽佩之意。

    是他之前小看了她,她這樣的胸襟,男人也及不上。這樣一大注財,說散就散了。雖說她本來就是國公主,財力非凡。但人性貪婪,從沒有嫌錢多的。

    可她,說舍就舍了。

    “對了,花三郎大才子,用你的生花妙筆給寫一篇文章唄。言辭一定要華美,說明這是先帝的遺愛。”她連名也不要,要加在她哥頭上。但,她相信能把自己的聲望炒上去。

    當她在百姓心中越來越重,想動她的人就得萬分小心。民望也是力量,這就是為什麼在鄉野,盜賊都不搶劫善人的原因,到底沒人想成為過街老鼠。

    穆耀很高興的就應下了。

    然而就在他跑去書房,努力要攢出一篇能傳後世的美文之時,穆大將軍正式遞了拜貼求見大長公主。這一見,足足一個半時辰。兩個人關在花廳里,也不知嘀咕了些什麼。

    穆耀拿著洋洋灑灑,寫了幾大張紙的文章出來時,正看到他親二哥被趙平安送出門,當時氣得差點把紙撕了。

    66有話要說

    過渡章。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