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107 不慈又無德

107 不慈又無德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初冬的時候,東京城似乎有了些悄然的變化。+++女生必上網站 www.ck101.tw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從前冷清的大長公主府門庭若市,雖說大部分是女眷。

    但,全是高官貴爵家的女眷。

    這證明大長公主這鍋冷飯炒熱了,成了權利中心的一號人物,再沒有人可以忽視她,也不再有人認為先帝去了,她就成了廢物。

    她的突然“竄紅”,與無償貢獻出治療喘癥的方子,又指導工匠們做出噴**有關。

    人生在世,最基本的要求是衣食住行。

    但,任你多有錢,人吃五谷雜糧總是要生病的。所以,醫者總是被尊敬。而像她這樣為普世大眾提供了治病的可能,是非常大的功德。

    當然,拜花三郎那篇文辭華美,情真意切的文章所賜,百姓們都說這是先帝遺愛。之前民間隱隱謠傳先帝沒有龍氣,不僅自己短命,還帶累國運衰弱的屁話也有被壓下去的勢頭。

    趙平安這里形勢大好,宮里的葉貴妃卻直接摔了一屋子的瓷器。就是這樣,還嫌不能解氣,叫人扎了個小草人,寫上趙平安的生辰八字,恨起來就扎扎扎!

    因為趙平安,她到現在還沒有被請封皇太後。

    沒有正式的封號,就無法被奏請垂簾听政,沒辦法發布政令,更沒辦法把曾經許諾的權利和地位給予當初支持九哥兒的人。

    付出了,就要有回報,畢竟當初那些人也冒了很大的風險。沒有回報,就會鬧翻天。

    于是葉家被擠兌,她被迫困居深宮再這樣下去,大好形勢就會扭轉。九哥兒帝位還不穩,從天上掉進泥里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位子是天下權勢和榮華的頂端,卻也是面臨深淵的懸崖,這讓她怎麼能不焦慮?

    也是因為趙平安,幫她把雜事管得井井有條的蔣賤婦背叛了她。而她那最適合當刀使的妹妹不明不白的死了,就算有妃位,卻也沒葬在先帝身邊,而是遠遠發喪在無名墓。這不僅讓葉家面上無光,也是直接打她的臉。

    更何況,她還被逼得去皇陵守了孝,盡管已經想法子回來了,讓她的替身繼續守,終究是被發配的。百姓不明所以,朝堂的大臣全是人精。

    第一次和趙平安交手,她就輸得這樣慘。不,簡直是毫無還手之力。如此一來,那些見風使舵的人會覺得她太弱,慢慢就會不再依附于她。

    她沒了權,再沒了人,就永無出頭之日了。

    不行,得想辦法把趙平安打倒。就算暫時弄不死她,也得讓她名聲掃地才行。

    “來人!”她拍拍扶手椅,大叫。

    離她最近的一個宮女,不得已,低頭順目的過來,就算極力克制,也禁不住身子的顫抖。

    貴妃正在發脾氣,這時候上前的,或者讓她看到的,被遷怒就是個死。其實死倒還算好的了,萬一她想折騰人以泄憤,那就不知有多少手段讓人生不如死了。

    “貴妃娘娘。”

    “你抖什麼?”葉貴妃看到那畏畏縮縮的宮女就火大,登時柳眉倒豎。

    “奴奴婢沒抖。”宮女嚇得連忙跪下,“是,是天氣有點冷了。”

    “哼哼,冷?要不要給你備個上好的炭盆子,再給你做件皮毛的大衣裳?讓你坐在皇宮內院里享清福?哀家反過來要照料你這賤蹄子?!”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宮女立即跪倒,磕頭如蒜。

    可她越是這樣表現出恐懼,就越是惹得葉貴妃心煩。

    她心里正有邪火沒處撒,干脆兩步跨到宮女面前,拔出頭上的發簪,一把扯起宮女的頭發,對著那張雖然不算美,卻年輕嬌嫩的臉上刺去。

    “不是冷嗎?不是抖嗎?哀家就讓人抖個夠!”

    血珠,唰一下就濺出來。

    還有手下那金子刺入皮肉的感覺,有阻擋卻又無法阻擋的微弱力量,終于令葉貴妃感覺到了一陣快意。

    “貴妃饒命!求貴妃饒命!”那宮女疼得慘叫,卻很快又壓低聲量,不敢稍加反抗,連手也不敢抬,只是不斷的哀求。

    但,葉貴妃怎麼可能心慈手軟?

    旁邊幾個圍觀的宮女、太監連大氣也不敢出,都縮緊了身子,恨不得融化在空氣中,那就永遠不會被貴妃看到了。

    頃刻,那宮女滿臉都是血。

    最後更是抽噎一聲,連嚇帶痛,直接身子軟倒,暈了。這樣一來,帶得葉貴妃也一個沒站穩,趔趄著差點趴地上。

    于是葉貴妃更恨,抬起腳,就要狠狠踹到那宮女的臉上。

    旁邊的人都不敢看了,這樣用力,真踩到臉上,怕不把腦袋踩扁了嗎?會不會爆?

    然而,就在一片抑制不住的驚呼聲中,預期的事情沒有發生。

    倒是葉貴妃猛然收住腳上的力度,因為慣性強大,她像是被人掀了個跟頭似的,整個人仰面摔倒,因為身上環佩多,發出巨大的聲響。

    “貴妃!”

    “貴妃小心!”

    “貴妃您沒事吧!”

    再怎麼裝不存在,這時候也得沖上前去,把這慈德宮的正主兒扶起來。若她真有個三長兩短,就不僅是被扎的宮女的,這里的人有一個算一個,都不得好死。

    而這位即不慈又無德的未來皇太後,似乎是摔傻了,被宮女太監們半抱半扶的歪在軟塌上之後,居然一聲未吭。即沒有叫疼,也沒有大罵身邊侍候的人,只是直勾勾盯著那疼暈過去的宮女。

    好半天,她猛然喘出一口氣,連串的催促,“快,把那賤婢給哀家拖過來!快!讓我看看她的臉!”

    兩個太監連忙上前,像拎一塊破布似的把那宮女架著,其中一人還用力抓著那宮女腦後的頭發,好讓葉貴妃仔細觀看。

    那宮女被新的疼痛刺激,幽幽醒轉。但才睜眼就看到葉貴妃,登時再度暈了。

    可奇怪的是,這回葉貴妃沒生氣,只盯著那宮女看。

    就見那張年輕的臉上縱橫著無數血跡,像一條條丑陋的血蟲在亂爬,又滾落在胸前,以及豪華的金磚地上。又因為葉貴妃的發簪尖利,她下手時又撒了狠,傷口都似血洞似的,有的連皮肉都翻開了,像是一塊塊爛掉的傷痕,其狀極其恐怖。

    66有話要說

    不記得是不是寫了,葉貴妃的閨名叫葉芳質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