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108 這叫隱私

108 這叫隱私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葉貴妃卻笑了。(((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她想到怎麼對付趙平安了,雖然不容易,但葉家的勢力不是白養著的。她就說她是天生的福氣人,隨便打個宮女,都能心生妙計呀。

    “來人。”她又叫了聲。

    身邊圍著這麼多人,卻無人敢應。

    葉貴妃皺皺眉,再一次哀嘆左膀右臂被趙平安剪除,實在用人不趁手,不禁令她想起那氏來。盡管那氏是蔣賤婦一手提拔,現在又代替她在皇陵守孝,但蔣賤女已經跑得無影無蹤了,扔下那氏不管。

    那氏從此沒了依靠,以後不為她做事就沒有活路了。這樣的人,用起來反而更好。再說那氏是蔣賤婦調教的,比現在身邊這起子蠢貨可強多了。

    “把她給我先關起來,隨便找點藥給她抹抹,可別讓她死了。她有個閃失,你們一個兩個都沒好果子吃。”她直接吩咐,因為心情愉悅,居然沒再找茬虐待下人了。

    立即有人快步上前,把那宮女架出去。至于貴妃明明視人命如草芥的,現在又為什麼想留下那宮女的命,就不得而知了,大家也沒心思猜。

    而反應稍慢一點的,心里後悔得什麼似的。誰都想盡快離開這個母夜叉,可這時候母夜叉心思轉完了,忽然就意識到身體的疼痛來。

    她剛才緊急收腳,向後摔得那叫一個狠,尾椎骨直接撞在地上,歪倒的時候,頭上的金簪還扎了頭皮。再低頭看看,指甲也斷了三根,已經流血了。

    “都是死人哪,快去給哀家傳太醫。”她尖聲大叫,失態得很。

    因為,她意識到自己是多麼狼狽,這筆賬自然又算在了趙平安的頭上。

    當天太醫們一片忙亂,最後的診斷結果是貴妃的尾骨嚴重挫傷,手指和後腦也有滲血的傷口。總之都是外傷,肯定不要命,但要慢慢養。

    葉貴妃趁機把自己娘家嫂子召進了宮,對外說是傷病之中思念親人,讓嫂子就近照顧侍候,實際上姑嫂二人在她的寢宮嘀咕了半日,沒人知道說的是什麼。

    而後,日子就在葉貴妃臥床靜養中,實際上是陰謀醞釀風暴中默默過去了。眼看冬意漸深,東京城也迎來了一場初雪。

    出于尊重先帝的慣例,趙宸雖然已經登基為帝,但要翻了年才改元為永寧。所以,現在從嚴格意義上來說還是熙和末年。

    這場雪下得很透,卻又遠未到雪災的地步。很多積年農家都很高興,因為這意味著明年的天時會很好。于是,又有人說新帝天生旺大江國,有了這樣的皇帝,簡直是大江之福。雖然傳言並沒有再詆毀先帝,但趙平安好不容易為先帝造的勢,又有被遮蓋的勢頭。

    她為她皇兄正名,也不單是告慰皇兄的在天之靈這一重意思。也是為將來萬一用得上所謂遺詔,那紙詔書的分量要足夠。所以這些傳言,對她來說是很重要的。

    不過,自從大江國,尤其是東京城自下而上都傳說新帝趙宸有多麼吉祥,簡直就是上天選定的繼承人,趙平安就已經找了專人,暗中注意了這些流言的出處。此時順藤摸瓜,發現竟然是來自一群學子。

    她皇兄因為自幼身子不好,所以特別重視醫學,因此在翰林院單設了一個醫官院。而謠言,就是從這里傳出的。只是源頭究竟在何處,一時還不能查清。

    她正琢磨著要怎麼挖出根子,除了穆遠外,目前她現在最想見到的男人,三衙的都指揮使司劉家旭出現了。

    不過,並不是他直接拜訪,而是陪著妻子來的。

    大江國有個奇怪的現象,最底層的鄉野和最高層的貴族,男女大防不很嚴格。畢竟,窮苦人為了討生活,顧不了太多。而頂級貴族又因為身邊總是前呼後擁,加之觀念開放,也不介意男女的公開交流。

    不然,哪里有那麼多詩詞會,她怎麼會跟著花三郎跑到西京?那些酸文假醋的所謂文人士子,又怎麼會捧出個東京城第一美人?

    反倒是中間的階級很是講究,一條條的規矩簡直像要把女性壓在大山下面似的。

    所以趙平安與劉指揮的正妻聊天,還有之前甦老夫人和趙平安拉家常,無論甦意甦大人也好,劉家旭劉大人也好,作為陪席是完全沒問題的。

    而劉指揮的正妻是甦意的女兒,說到底他是甦家女婿。

    不過劉家向來獨立,表面上並不傾向于任何一方勢力。劉家旭大人又是有名的態度強硬派,有任你風吹雨打,我自巋然不動。因此,他在私底下也不和甦家一條心。

    上一世劉家倒向葉家,那是最後才發生的事。偏偏,是在最關鍵的時刻。

    之前她一直以為劉家會中立就放松了警惕,結果搞到自己很被動。若不是運氣極好,遇到個極意外的好時機,搞不好上輩子就輸了。

    不過,畢竟甦氏是甦美華的親姑姑。

    于是甦氏就借口要謝謝大長公主之前對佷女的救命之恩,投了貼子來。盡管落水事件是秋天發生的事,現在都過了季,但好歹也糊弄得過去了。

    趙平安知情識意,很是即客氣又熱情的和甦氏寒暄了半天。不出所料,喝了兩盞茶後的甦氏要去更衣,趙平安就指著敏夏帶著去。

    然後花廳內,就剩下劉指揮和趙平安,以及近身侍候的人。

    “大長公主,臣斗膽問一句,您知道我與湯娘子的事了?”劉指揮開門見山。

    趙平安很誠懇地搖頭,“不知道實情,也沒有再去仔細打听。那是你們的私事,應該被尊重。但,我確實有推測,而且我覺得猜得**不離十。”

    在現代,這叫**。

    有品的人不會去隨意打探,哪怕是為了更高的利益,也點到即止。

    當然,閨蜜之間就不同了,那是可以打听各種骯髒的小細節的。

    “那臣再斗膽問一句,大長公主究竟要做什麼?”劉指揮皺著眉頭,分外嚴肅。

    趙平安笑了,“劉指揮這話問的,我倒有點不明白了。你是問,我為什麼要救湯娘子?”

    66有話要說

    今天難得不忙雜事,打算關個小黑屋。

    如果我出來得早,晚八點準時第二更。萬一沒出來,就延後兩小時。

    我琢磨著,十點也該可以結束了。畢竟,我還得睡覺呀。

    好幾天了,每天只睡五小時。去健身房的時候,教練給我做拉伸,我真的像那個段子里說的一樣,躺墊子上睡著了,哈哈,可見我多困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