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110 天下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110 天下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她很遺憾,不記得前世湯娘子的結局。---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只怕不太好,不然劉指揮也不會中那種在大火中不知所蹤的結局。

    而他的意思很明確︰選九哥兒是因為是在矮子里面拔將軍,畢竟十四哥兒還太小,親娘還是拿不出手的人,四哥兒又是個智商上有缺陷的。

    身為臣子的,選誰?又能選誰?根本余地太小,

    所以,這是明擺著的的選擇,連馬虎眼都打不了。也所以,劉指揮才猜測,她是野心勃勃地要做女皇才插手朝政,暗中折騰。

    而且,他覺得女皇什麼的,也並不是絕對不可以。或者他還因為這個想法,而對接受趙平安的橄欖枝不那麼排斥了。

    但,趙平安的心可沒為此熱起來,人的追求不同,何況她來自現代,眼界開闊得多。另一方面,她也不打算為了聯盟而騙人。大家合作的話,基礎不就是信任嗎?

    “你覺得先帝如何?”她近乎生硬地轉了話題,“劉指揮盡可以說實話,不必因為我與皇兄的關系親近話不對心,說得客氣。”

    “先帝有雄心,有膽略,也有決心,可惜身子太弱,做不了一代英主。”劉家旭斟酌著字句,即想表達真實想法,又不想太過冒犯,“太上皇給先皇留下的,說句大不敬的,是個爛攤子。先帝能把大江國完整的交給新帝,國庫也不至于是空蕩蕩的,已經很難得。”

    內憂,很明顯就是黨爭,官員不思進取,全只顧自己利益。

    外患,武將不想打仗,只想摟銀子,結果被幾個周邊小國輪番侵擾。

    就算那些小國確實吞不下大江國,但時時來劫掠,經常索要財物賞賜,這讓整個國家不僅是尊嚴上的喪失,也是沉重的負擔。不僅是屈辱,還有那些受苦受難的邊民百姓……

    “劉指揮說得對,人為人妹,特別是我皇兄把我當女兒養大,我有責任讓他未盡的理想實現,那就是大江國的強盛。”趙平安目光堅毅地說,“所以,我不是想左右帝位,我只是想保證新帝能完成我皇兄的心願,而不是讓大江國倒退到太上皇時期。”

    “臣也這樣想。”劉家旭說著,拳頭無意中握起。

    還有熱血,那就好呀。

    趙平安看到了,于是心想,而嘴里繼續道,“至于女皇?第一,我不想做那個位置。我知道自己性子隨意又沖動,絕不是好人選。我听聞坐在那把椅子上的人,要有三忍才可以。”

    “哦,哪三忍呢?”劉家旭好奇。

    “堅忍有毅力,容人之忍的肚量,關鍵時刻還得殘忍。”趙平安自嘲,“這三樣,我一條也不佔。人貴有自知知明,若都像葉家或者葉貴妃那樣自我感覺良好,可不是大江之福。”

    “大長公主太自謙了。”劉家旭苦笑。

    葉家的跋扈和短視,他是很看不上眼的。最重要的,還愚蠢,比如宮里那位。

    “不,我說真話。”趙平安卻很認真搖搖頭,“再者,世界,呃,天下這麼大,我想去看看,不願意終其一生都困于宮中。這是我的任性自私,可女人不都那樣嗎?”

    她開了個玩笑,可正是這種小女兒態,讓劉指揮更放松了些。

    “第二,在咱們大江國,可不是所有人都像劉指揮這樣開明和坦誠的。相反,更多的是腐朽的老學究。他們不僅佔據了朝堂的大半,還于學子中極有聲望。”趙平安繼續道,“我若生了做女皇之心,反對的力量會更大。這樣較起勁,誰輸誰贏不重要,但是一定不利于大江國的穩定。國內不穩,蠻夷們就開心嘍。”

    “所以于公于私,大長公主都沒那個野心。”劉家旭懂了,不對,是相信了。

    隨後他又猶豫了下,說出那句可能會抄家滅族的話,“難道大長公主屬意十四哥兒?傳說中您手里那份遺詔……”

    “我沒有屬意誰。”趙平安接過話,但不提遺詔的事。

    因為,連她自己也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東西。今世,她並沒有听皇兄說過。前世,她不是部分失憶了嗎?可氣的是,記不起來的全是最重要的。

    所以對于遺詔,她就三個字︰不知情!

    “不管是九哥兒還是十四哥兒,都是我皇兄的兒子。就算十四哥兒聰慧用功些,但九哥兒也不是沒有優點。”她直呼新帝的小名,一點不在意似的,“我只是不能,讓葉家控制了九哥兒。那樣我敢保證,就不會有好皇帝了。”

    葉家的私心,你懂的……

    趙平安給了個彼此心照的眼神。

    劉家旭當然是懂的,于是他垂下眼楮,但很快就抬起來,目光清亮,透著堅決之意。這就是武將的好處,殺伐果斷,成與不成,也不會嘰嘰歪歪。

    盡管也有出爾反爾之徒,但以劉家旭對湯娘子態度來看,他不是個小人。

    “大長公主,臣同意您的觀點,也願意支持。只是公主該知道,武將只能保家衛國,馬革裹尸才是最高理想和最終結局。而這個天下,終究要文臣才能治理。就連掌管大江國兵權的樞密院……”

    不用說了吧,穆定之的勢力範圍。那一位,不比葉家的野心小。

    趙平安微微動容。

    因為她听得出劉指揮話里的意思,那就是答應跟她同上一條船。但他也說得明白,他能給予支持,但也僅限于京中安全或者說些許武力,其他的就沒辦法了。

    “慢慢來,大江國還沒到危如累卵的時刻,還有時間。”趙平安很快收斂了心思,正色道,“甚至劉指揮並不必旗幟鮮明的站在我這邊,只要保持中立。畢竟我以後會如何,口說無憑,事實是檢驗真理的惟一標準。”

    她冒出一句現代詞,然後又轉回語境,“劉指揮可以慢慢觀察,我不會因為幾句話,就期待別人以身家性命相托。”

    這下,輪到劉家旭意外了,一時接不上話。

    趙平安就接著說,“文臣身在廟堂之高,不知武將的江湖之遠,他們也不能深刻體會外族打進來時那番可怕的景象。所以,他們才窩里斗,斗得死去活來,以為把持了朝政就是勝利,不知國破家亡的切膚之痛。大江國開國兩百余年,真是和平得太久了,近幾十年又風調雨順,酥了臣子和士子們的骨頭。”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