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114 相公?屁!

114 相公?屁!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還好在,包氏雖然無趣得很,卻從來不犯錯。+++女生必上網站 www.ck101.tw

    “謝相公夸獎。”包氏露出一個受寵若驚的神情,隨後話風一轉,“但之後的事實在是太復雜了,我怕搞砸了娘娘的妙計,還請相公找別人吧。”

    葉路一想,包氏笨笨的,又不會威脅人,也確實不太適合,當即點頭道,“也好,剩下的事你就別管了。但你在城外的那個小莊子,只怕一年半載用不得了。”

    “能成為相公的助力,是我的榮幸,一個小莊子算什麼呢?”包氏恭(虛)敬(假)地說,沒表現出半分的怨言。

    就算有怨,也心里吐槽,絕不會說出來給自己找不自在。

    葉路很落單,作為獎勵,葉路當晚睡在了包氏的房里,恨得一眾小妾在暗處咬手帕。

    不過對于包氏來講卻很煩,因為屋里多了個男人,就打擾到她正常而平靜的生活。好歹忍到第二天一早,葉路神清氣爽的去安排事情,包氏這才松了一口氣。

    她才不管外頭的腥風血雨,辦完自己的事就躲起來,別人都死了,她還要好好活呢。有什麼比自己的命重要?

    相公?屁!

    只是那位大長公主啊,請你自求多福吧。

    與此同時,趙平安並不知道葉家還有人同情她,她只是按部就班的過自己的日子,慢慢推行自己的計劃。

    就這樣過了約莫十幾天,趙平安正坐在馬車里打盹,忽然感覺車身一頓,整個人幾乎都撞到車壁上。幸好阿英把手墊在那兒,她才沒有磕疼。

    “外頭怎麼了?”她問仍然坐在“副駕駛”位的秋香。

    最近她常跑翰林醫官院,總是秋香和阿英跟著她。這兩人都有武功,尤其阿英,還有趕車的阿鵬,再加上潛伏地周圍的暗衛,在公共場合,足以保證她的安全。

    她之所以總去醫官院,一來是想了解大江國的整個醫療系統的運轉,二來想暗中查查關于她皇兄的謠言是怎麼從這個神聖的,在現代被稱為醫科大學的地方傳出去的。

    象牙塔,就該是做學問的地方,居然與朝政相牽連,還是八卦的那種,簡直是有辱斯文呀。況且,還是給她皇兄潑髒水的,她一定要拔起這根釘子。

    不過,雖說醫官院叫翰林醫官院,但其實算是太學的一部分,位于內城朱雀門外,東南橫街之北,倒是離她的公主府不遠,其中一段中途還比較繁華。只是阿鵬趕車向來穩健,照理不會這麼急停急轉的,除非有意外事件發生。

    “有個女子,撲倒在馬前了。”秋香答。

    “上去問問是怎麼回事?”趙平安倚在車壁上,因為這些日子都在研究整個大江國的醫療狀況,每天搞到很晚才睡,所以每天都困得很。

    過了好一會兒,她都快要睡著了,秋香才在外頭回說,“公主,那女子又凍又餓,這才摔倒,差點驚了馬。剛才我問過,說是因為受傷,臉上留了疤痕,被宮里趕出來的。可是又無處可去,淪落到在京城乞討的地步。”

    秋香的語氣里有很明顯的同情之意,畢竟她也曾是宮女,曾經在宮里服役。若非命好得很,被挑去在公主身邊侍候,還不知道會如何。盡管先帝和公主都很仁厚,但下等的宮女和太監是在角落里不被看到和注意到的人,還被高階的宮女太監欺侮,被六尚的女官克扣,那個慘法,只有她們彼此才能深深了解。

    趙平安與秋香等三大宮女相處日久,自然听得出秋香語氣里的意思,當即說,“我今天約了醫官院的山長,要听他與人辯消渴癥,不能遲到,否則就太無禮了。”

    她沉吟一下,“不如這樣,你帶上這個女子。到了書院後,自有阿英陪我過去,你不用在身邊侍候。然後你就近找點吃食和衣物,讓這女子先收拾收拾,吃點東西。咱們離開時帶她回府,然後再研究怎麼安置,可好?”

    “謝公主。”秋香的語氣里透著輕松和愉悅。

    趙平安與阿英對視一眼,都忍不住露出笑意。

    當天這個小插曲,趙平安根本沒有放在心上。這些雜事,向來是緋兒總管,敏夏協同處理的,她樂得撒手不理,全心應付她自己的事。

    轉過天,緋兒報告說把那個宮女先安置在外院粗使房了。不過她似乎病了,精神非常不好的樣子,所以暫時沒有派活計,只等著將養幾天,看她擅長什麼再說。

    “我會讓阿輕盯著她。”緋兒最後說,“雖說她看著可憐,瘦成一把骨頭了,我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她畢竟是從宮里出來的,還是從慈德宮里,怎麼就這麼撞上咱們的馬車,也實在是太巧了。”

    “說不定就是這麼巧呢?”趙平安不在意似的,手指無意間撫著白瓷水杯的邊緣。

    熱茶,冒著淡淡的白煙,似乎是從她手指尖上縈繞出的,很是好看。

    “不管巧不巧,就像公主說的,咱們雖然秉承善念,可善良也是有底限的。”緋兒神色堅定,“無論是誰,經不過我們的篩選,就不能在內院侍候。釘子,臉上也不會寫字。”

    “就是!”敏夏很狗腿的贊同,“現在她有屋遮頂,有飯飽腹,緋兒姐姐還給她請了大夫過來,比在街上乞討不是好多了?而且吧,她的臉雖然毀了,可是身段還在,又年輕。這樣子天天在街上晃,早晚給壞人擄了去,那不是更慘?”

    “我給公主添事兒了。”秋香是直腸子,之前就是滿腔熱血,現在有點回過味兒來,怪不好意思的,又有一些後悔。

    “這不叫添事,如果見死不救,我成什麼人了?你們成什麼人了?”趙平安安慰道。

    當時,可是在繁華的東南橫街上,還是內城。真那麼無視受難的人,她的好名聲指定就完了。暗中,不知道多少人想著坑她,等著推波助瀾呢。

    再者,能幫手卻不幫手這件事,她也做不出來。

    “那女的,我是說撿回來的那個,叫什麼名字?”她似無意的問。

    “叫小小。”敏夏道,“很奇怪的名字,嬌得很,倒像個貓啊狗啊,或者是大家小姐。”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