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115 綁在一起死嗎

115 綁在一起死嗎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三天後一早。---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趙平安正準備收拾收拾去醫官院,就見緋兒匆匆走來,面帶憂色。

    最近她幾乎天天去太學報到,比院里的學子還勤快,最不願意被雜事耽誤。可緋兒是她公主府的大管家,小事自己就會做主,但凡來找她,必是不能決定的大事。

    “怎麼啦?”趙平安放下手中的大毛斗篷。

    已經是臘月中,今年的雪又足,隔三差五下一場,雖然雪量都不大,但卻冷得很。

    瑞雪兆豐年,民間又有人夸趙宸小皇帝了。而且趙平安注意到,傳言又是從醫官院傳出去的,只不過沒有大規模調查,源頭一時難尋。

    “公主,那個宮女,秋香撿回來的……”緋兒有點急。

    “哦,叫小小的。”趙平安點了點頭,“她怎麼的了?是出什麼狀況了,還是發現她是奸細,絕對不可用?”

    “是出了狀況。”緋兒重重點頭,大冬天的,額角似乎都有點冒汗,“她剛進府時,只是身子虛弱,找了專門給府里下僕們看病的李大夫,說是凍到了,配了發汗的藥吃。但如今三天了,她不但沒好,身子還愈發沉重起來。她昨兒晚上開始發高燒,現在都燒糊涂了,一個勁兒的說胡話。我只好找人把李大夫又請來,哪想到李大夫看了之後說,有可能是要命的重癥,他看不了了。讓趕緊找別人,不然怕耽誤了一條命!”

    趙平安嚇了一跳。

    那個李大夫,她是知道的。雖然醫術很普通,但尋常小病倒也拿手。

    雖然她有現代的平權思想,不覺得人應該分三六九等,但大江國的規矩在這兒擺著,她也不能太破例。所以,給她請平安脈的是唐太醫,緋兒等三大宮女有同等待遇。

    暗衛們身體好,有個小病小災,自己就治了,治外傷更是可以隨時從軍當軍醫。其他的僕從丫鬟,特別是粗使的,一向在外院做工,也一向由李大夫看,倒從沒有過問題。

    “我先去看看。”趙平安站起來。

    緋兒連忙阻攔,“公主,您不能過去,萬一過了病氣怎麼辦?不如叫唐太醫吧?”

    照理說,除了李大夫之外,東京城自然是有其他名醫的,而且還不少,犯不著請帶著官階的太醫。不過公主府被各路妖魔鬼怪盯得緊,誰知道有沒有人借行醫之名夾帶私貨?所以緋兒寧願麻煩唐太醫,好歹知道根底,不會做出傷害她家公主的事。

    “病氣是不會過人的。”除非是傳染病!

    趙平安本是無意中想到這點,卻莫名的,心里一緊。

    這個名叫小小的宮女來自慈德宮,她只看過一眼,女性的本能讓她覺得小小不是做奸細的料,天生帶著怯懦感,脊椎骨都不直,面帶長期苦難的隱忍感。所以若不是她走眼了,就是小小還著其他任務,而且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

    葉芳質要害她是必然的,她的公主府被各方勢力像放在顯微鏡下觀察也是必然的,但她守得牢,外力很難隨意攻入,難不成……

    趙平安騰地站起來,心一直往下沉,只希望事實不像她想的那樣。

    “拿幾塊干淨的布,前幾天唐太醫讓咱們熬的解毒藥湯在哪兒?”她快速吩咐,“把布巾放在藥湯里泡一下,擰干。然後統統蒙在臉上,跟我去外院!”

    她但願葉芳質不要這麼病狂!

    不然,還算個人嗎?

    她最近她風頭無兩,為的什麼?因為她得到了緩解哮喘癥狀的藥方並且公之于眾,還研制了噴**的制作方法,無償授予了工匠們制作權。

    為此,她的善名大大傳揚,盡管打的是她皇兄的旗號,畢竟事情是她做的。那些愚昧又深知感恩的下層百姓,甚至把她和藥王相提並論了。

    如果葉貴妃要害她,極大的可能是要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她在什麼地方得了利,就讓她在什麼地方摔跟頭,摔個狠狠的跟頭,最好永世不得翻身那種。

    說白了,就要扣她一個欺世盜名的帽子。

    偏她還借了皇兄的名義,這一招連消帶打,成功會加成,失敗自然也同樣。她跟她過世的皇兄相當于綁在了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這一次,葉家如果能成功,就會把她所有的努力盡數打消。不僅如此,搞不好她會成為過街老鼠,以後再想逆襲就難了。

    那麼,怎麼在醫療方面打擊她?

    簡單的推理就會明白︰自然是讓某些恐怖的病癥因她而起。即便弄不死她,也讓她得罪了天下人。畢竟恩情易忘,但仇恨卻是很持久的呀。

    什麼病呢?

    什麼病會讓她陷入困境呢?

    什麼病會有潛伏期,讓她開始時疏忽,但發現後就會很棘手,甚至會大面積造成傷亡呢?

    什麼病會無聲無息地種在小小身上,連小小自己也不知情,外人更意識不到,而後神不知鬼不覺的帶給她呢?

    傳染病!

    而且必然是烈性傳染病!

    想到這里,趙平安閉上眼楮,以壓抑現在就沖進宮里,殺掉葉芳質的沖動。但她必須強迫自己冷靜,要先去證實自己的想法。然後,要先解開困局,再進行其他。

    “公主,弄好了。”緋兒很麻利。

    不僅是趙平安和她自己的布巾,還有秋香與敏夏的。她雖然沒想這麼多,也暫時參不透其中關節,但她從小侍候公主,早對公主的一言一行一個表情知之甚深。看公主的臉色就知道了,一定有了不得的大事件發生!

    趙平安也不多話,把布巾扎在臉上,快步向外院走去。

    她心里有個極為不祥的預感,她在現代時畢竟是醫藥專業的學霸,什麼病菌的抵抗能力超強,能抗干燥和低溫,她清楚得很。

    “你們都先留在外頭,另外不許任何人出入。”在緋兒的帶領下,走到小小病居的屋子門口,趙平安果斷的說。

    “不,公主,我要和您進去。”緋兒急急道。

    趙平安擺手,制止了秋香和敏夏的同樣要求,“我去看看到底是不是我想的那病癥,若是的話,你們都要好好的,後面才能更好的幫我。不然……”

    不然,綁在一起死嗎?

    她心里補足這句話,深吸了口氣,大步向那小屋走去。

    …………66有話要說…………

    其實我是存稿菌,作者菌去山東威海出差,周一就坐上了火車,周五回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