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118 止步

118 止步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趙平安不怕公主府出事,因為人少有人少的好處,擴散的幾率更。+++女生必上網站 www.ck101.tw

    她怕的是東京城大規模爆發疫情,正在年關下,實在是不好處置。而且,她也不知道最初的天花患者是不是小小,如果不是,這惡疾的源頭又在哪兒?葉家是怎麼弄來的?

    傳染病這個東西,稍一個不慎,全國爆發也不是不可能。

    現在從芳菲這里問定了藥和書的事,她最大的障礙就是怎麼不讓府里和城里亂起來,怎麼先控制住葉家不發難,然後就可以再解決病癥的事。

    “快下線,我立即去辦。”芳菲打過來一串字,“即便不能很快找到大量疫苗,有多少我給你傳多少,先保證你和身邊人的沒事。書的事你不用急,我會安排人做。”

    說完,芳菲就不見了。

    趙平安知道事情緊急,當下也不猶豫,直接出了空間。

    巧得很,她才鑽出來,就听阿布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大長公主,我主上到了,您看是不是移步後花園?”

    “這麼快的?”趙平安略有點吃驚,隨即就覺得有些古怪好笑。

    阿布說話總是能讓人在焦慮中尋找到樂趣,根本氣不起來,也嚴肅不起來。比如後花園這種詞,听起來像是小丫頭為自家小姐私會情郎牽線。

    “我主上特別關注大長公主您的安危,再大的事大不過大長公主,除非他出征,不然隨叫隨到。”阿布很老實、很誠懇,而且很無辜的把穆遠給賣了。

    即便在這種頭上懸著刀,巨大的核彈就要爆炸的情況下,趙平安仍然心里甜絲絲。

    她雖顧不得換裝打扮,但也抿了抿頭發,整了整衣服,和阿布來到那個荒棄的花園。她到的時候,已經發現穆遠已經如阿布所言“上牆”了。

    看到趙平安來,穆遠立即躍下。

    不過還沒等他往前走,趙平安就大聲制止,“止步!”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要阿布大白天的煙火傳迅。而且,封了府?”穆遠心中有不祥的預感,因此不能像平時那樣掩飾情緒,也顧不得謹守著君臣之儀,直截了當地問道。

    他一邊說,一邊情不自禁地又要上前,害得趙平安一邊後退,連著喊了幾聲。

    其實對于了解現代醫療知識的人來說,天花沒有那麼可怕,兩人相距還有七八米遠,不至于這樣就傳到。可是關心則亂,趙平安也不能免俗,顯得過于緊張了。

    可穆遠太過執拗,本來在趙平安的喝止下,他腳步頓了頓。但他越來越覺得趙平安很不對勁,居然硬要走上前來問個清楚。

    “你再上前一步,我保證什麼也不說了!”趙平安只好威脅。

    穆遠終于停住了。

    阿布蹲在一邊畫圈圈,反正主上自從見了大長公主,眼楮就看不見他了。萬一主上要責問為什麼沒照顧好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也沒辦法回答,不如裝死。

    “我一時疏忽,沒提防到有人送了大疫之癥的病人進府。”趙平安深吸了一口氣說。

    穆遠大吃一驚。

    在古代,傳染病才被稱為疫癥。烈性傳染病,被稱為大疫。

    最聞之色變的共有四種︰肺結核,麻風,傳染性肝炎,以及天花。

    趙平安簡直覺得自己仿佛是中了“大獎”,這才重生沒多久,就要接連面對肺結核和天花兩種狀況。好在上次劉鏡是被關在深宮的,又因為蔣尚宮私藏于他,所以接觸的人極為有限。又因為她有前世的部分記憶,算是開了金手指,把肺結核從開始時就控制在了極小的範圍之內,最終並沒有發展成疫情。

    那,這次呢?

    還會這麼幸運嗎?

    她可不敢期待上天的眷顧,倒不如及早防治,及早想出應對的辦法來。

    然而穆遠在吃驚過後,第一反應竟然又是向趙平安走來,右手還向前伸了伸,仿佛要把她拉過去,看個清楚明白。

    趙平安急得連忙後退,不斷向外揮手,“不是讓你不要靠近嗎?我需要你的幫助,不然我就渡不過這個難關。你再走近,是想一起生病,一起困在這兒,然後一起死嗎?”

    可以一起死啊。

    穆遠心想,但他又舍不得讓平安死,于是又強迫自己又退了回去。

    “你可知是什麼大疫之癥?”他內心像翻騰著火海,卻要強迫自己冷靜地問。

    “十之**,是天花。”

    穆遠猛地抬起眼楮,再喜怒不形于色,再泰山崩于面前而不亂此回也破功了。

    “確定?”多希望平安錯了。

    可趙平安卻用力點頭,“基本上可以確定,所以我才封府。”

    “什麼時間?”

    “三天之前。”

    穆遠看著趙平安,眼楮眨都不眨,仿佛要確定此一刻以及此番對話的真實性。然而他失望了,因為他發現他並沒有發噩夢,于是緩緩垂下頭去。等他再抬頭,整個人身上都像被暴戾之氣包裹著,有點可怕,有點帥氣。

    “誰做的?”他用力咬著牙,導致腮骨起伏,任誰都看得出他此刻想殺人。

    “我無法提供確實的證據,但我相信是葉家以及他們身後的葉貴妃。”趙平安見穆遠終于不再沖動,松了口氣道,“那個疫癥的傳播者是來自慈德宮的宮女,因為得罪了葉貴妃被趕了出來。哪想到,這是苦肉計。只是當時她境遇淒慘,我不能見死不救,就把她帶進了我的公主府。要命的是,之前我還帶她進過太學的醫官院。”

    “我去封了醫官院。”穆遠立即轉身,但又幾乎同時定住。

    那疫癥攜帶者去過醫官院,之前還不知去過哪兒。再者,此病患的出現是三天之前,醫官院的學子們有的住在太學,可京城學子很多是回家的。若是染上了,他們的家人只怕也不安全。還有這三天,他們去過哪,見過誰……

    想到這兒,穆遠的冷汗都要冒出來了。

    這太可怕了,好比戰場上野火焚城,所到之處全成灰燼,很少有人能幸免。

    見慣了生死的他可以冷酷無情,只是因為這把火可能燒到平安,所以他亂了。

    但他不能亂,否則就救不了平安。這件事急不得,需要章程。而看樣子,平安有了一定的章程,至少是初步的章程。

    …………66有話要說…………

    昨天晚上請假的更新放在今天。

    所以今晚八點左右還有一更。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