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129 你給我正經一點

129 你給我正經一點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你也太胡來了!”趙平安簡直不知說什麼好了。---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ck101.tw

    “我一向胡來,你也知道的。”說著,穆耀又望了望穆遠,“二哥也知道的。”

    趙平安與穆遠面面相覷,都徹底無語了。

    穆耀卻不理會別人,我行我素地往里走,只留下一個單手指天的背影,“你們繼續你儂我儂吧,我先去和我那班兄弟們好好‘談談’去。”

    “喂,你不要亂跑呀,也不要亂說話,會壞事的。”趙平安高叫了聲,急急地對穆遠揮手,連道別也來不及說,只提著燈籠,快步追了上去。

    穆遠定定站在原地,看著那兩條熟悉的身影越行越遠,漸漸消失在視線中,心中忽然有種沉重的失落感,還有深深的疲憊。

    不知為什麼,哪怕只是暗夜里倉促的一瞥,竟然覺得三弟和平安是一對壁人也似。嬉笑怒罵,全無顧忌。

    那他呢,他算什麼?

    為什麼他不能肆意妄為?為什麼他必須瞻前顧後?為什麼他不能順著自己的心意?

    黑暗的枯草從中,幽幽傳來一聲嘆息。

    那不是狐狸精或者女鬼,而是阿布。

    他是真的同情他家主上,追姑娘總是不得其法,賣了大力氣,連身家性命都搭上,果子尖卻總是讓三爺摘走。長此以往,這可怎麼得了哦。

    “看夠了?”穆遠望著阿布藏身的方向,冷冷的道。

    我不在場,我不在場,我不在場……

    “看夠了就滾去好好做事,大長公主的吩咐就是我的吩咐。”

    “那大長公主不讓我給主上報信……”隱形人囁嚅著說。

    “這句不要听。”

    “主上,你這命令模糊,又有前後矛盾的地方,讓屬下很難為啊。不如主上給詳細說說清楚,羅列幾條。咦,主上,主上?”

    咻,起了一陣冷風。

    阿布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再抬頭見院內再無身影,連忙抽出腰間的小本本,就著月光認真記了兩筆,也走掉了。

    另一邊,趙平安直追到主院的花廳外才追上穆耀。

    這小子別看武功不怎麼樣,到底人高腿長,撒開大步真是不好追。

    “你到底要干什麼?”趙平安終于拉住穆耀的袖子,氣喘吁吁。

    穆耀心情很好。

    盡管他貿然進府,可能會染病變成大麻子,甚至死掉。但能讓平安如此急切的對她,不管是為了什麼,總歸不像平時那樣戒備和疏遠,他很滿足。

    死算什麼?

    他也不是沒死過,還死得那樣痛苦。人之所以恐懼,大部分情況是因為未知。他都經歷過了,也就沒那麼可怕。

    “我的公主殿下,如今府里這麼多外人,你這樣拉拉扯扯,傳出去不好吧?”穆耀笑眯眯的,絕非平時那種假笑,十足發自內心,“我是不在乎,但公主的名聲可就壞了。壞了名聲呢,就只能嫁我了。”

    “你給我正經一點!”趙平安差點暴跳,恨不能在那張漂亮的臉上扯幾扯。

    這是什麼時候啊?!

    她心里很明白,她在努力讓穆遠放松,穆遠也在努力讓她放松,因為都知道對方面臨的是一場艱難的大戰,唯有這家伙還吊兒郎當的,什麼也不放在心上似的。真能幫忙還好,萬一給幫倒忙呢?

    正要再說什麼,就听見花廳傳來的吵鬧聲。

    “你這大夫是糊弄誰呢?”某府衛嚷嚷道,“憑白的把牛身上的膿水種到我身上,還從此不得疫癥,誰信!”

    “還大長公主也種了,呸!那種金枝玉葉,能隨意讓你們整治?”

    “你就是把我們當試驗品!反正治死治活隨你說,成了自然是大夫揚名,若是死了就是我們自己倒了八輩子霉!”

    “等等!你們都等等!重點不在這兒!重點是,你們沒听見嗎?這幾個大夫說,府里有人染了天花?!”

    “我的天!那得趕緊離開,若真染上就是個死!”

    “對對,快走!不然連家里人也見不到了!”

    “各位大人,各位大人,不可如此!為長遠計,為家國天下計,你們不能出府。”唐太醫叫得聲嘶力竭,但毛線用也沒有。

    “各位軍爺,武者也是勇者,該敢為天下先。種之,從此後不再懼天花,這不是天大的好事嗎?”錢老苦口婆心,“這痘我們都種了,大長公主也確實是率先接種,我們何必騙人?”

    回答他的是叮當、 當、 嚓的聲音,顯然有什麼被打碎,又有什麼被打翻了。然後還有驚叫和怒罵,以及難听的罵罵咧咧,顯然發生了肢體沖突。

    大夫們全是文弱書生,現在阻攔與反阻攔,哪能扛得住?若再對抗得激烈點,只有挨打的份兒了。若是情急之下拼命,可能受的傷害更大。

    趙平安心中即急且惱。

    急的是大夫們不會勸人,一腔好意卻觸了一群武夫的逆鱗,也怪她自己太疏忽,應該由她自己來說服才是。

    惱的是這群府衛完全沒有一點深明大義的意思,還不如錢老一家素昧平生的大夫更關注百姓蒼生。雖說急著逃走的選擇可以理解,但摔東西砸碗的,這里是大長公主府,她還沒死呢就這麼放肆,實在讓人火大。

    “別攔著,讓他們出來!”她忽然揚聲道,還上前幾步,站在當院的最前面。

    喀拉一聲,門被猛然推開,一行七八個人闖了出來。

    趙平安差點撫額。

    這幾個確實是府衛的小頭目,但要不要一起叫過來說話?真的怪她了,因為事情多,心緒靜不下來,倒忘記唐太醫等人不是緋兒,不懂府里的行事風格和準則。

    “大長公主殿下。”當先的那個叫汪飛,見了趙平安倒還沒有忘記禮節,“今兒本不該屬下當值,結果早上封府,我沒走了。現在既然見到大長公主,屬下就告退了。您把我這小官擼了也行,真對不住。”

    “對,我也走。”另一個叫余林,“這府里有人染了天花,大長公主還強留我們,這是要我們的命。一向听說您仁慈,就放了我們吧。”

    他說得直接,嗓門簡直不要太大,臉紅脖子粗的。若有人從院旁經過,必定會听到。

    汪飛和余林是穆耀之下兩個負責府衛的頭目,另幾個又是他們的親近手下。此時一听他倆這麼說,立即就跟著嚷嚷起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