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229 一輩子別安心

229 一輩子別安心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沉默,冷若春月。

    好半天,穆遠站起身,“你裝混賬,讓爹趕我們出來。然後說有話對我講,然而就是說這些沒用的?”他淡淡的,似乎完全沒有被這些話震住。

    又似乎,這些在他眼里只是小孩子負氣,說有一天要勝過大人,發發狠話罷了,根本不值一笑,他也不會放在心上。

    “我要說的是平安的事。”自家二哥這樣榮辱不驚的,讓穆耀有些自尊受傷。

    “好。”穆遠點點頭。

    暗暗松了一口氣︰終于到了正題。

    “你想用這種方法得到平安,不是以權謀私嗎?你賭上這場戰爭,萬一輸了,是以舉國之力為你的計劃陪葬嗎?”穆耀說得有點尖銳。

    “我確實想娶到平安,而且這也確實是我能想到最好辦法了。”穆遠舒了口氣,大大方方的承認,“只是我怎會以大江國做為代價?平安與先帝的感情之深,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若禍害了家國百姓,她豈能還看得起我,眼里又豈能還有我?再者,我們生在邊境,長在邊境,親眼看到什麼叫生靈涂炭,看到那麼多無辜者因為朝廷孱弱而喪命,甚至看到母親和大哥因此而死,你覺得我真會無動于衷,放任這種情況繼續下去嗎?你當,我的血是冷的?”

    “爹也曾一腔熱血,如今又如何?權勢是比天花還可怕的病癥,任你是誰,最終也得染上。網om”穆遠冷哼,語氣里卻有無奈與唏噓。

    “哪怕染了天花癥,也有活下來的人。”穆遠為父親羞愧,卻不願意過多糾結于此,“我本沒必要對任何人解釋,可你是我的親弟弟,所以我告訴你,我為的是平安,可也是為的大江國。我敢這麼做,就是通過種種跡象判斷出如今是最好的時機,甚至可能是幾十年來惟一的時機。錯過,讓穩定下來的大夏國繼續發展,迅速成長,未來很可能會後患無窮。”

    穆耀張了張嘴,習慣性的想反駁。但終究,話沒說出來。

    他听王蒙給他分析過︰如今大夏王是從前大夏國的大王子,名為金耀,很是具備雄主的氣質。因為母族不強,他本來沒機會繼續大位,但大夏在動亂分裂數年後,他不僅成王,大夏四分五裂的局面還被他一舉統一,又兼並了周邊不少小部族,劍指大江國的意圖簡直不要太明顯。而且他還不只是能打,對內治理國家也是一把好手,身邊能臣猛將很多。

    所以,他二哥說得很有道理。若不趁著金耀羽翼未豐時就給予沉重的打擊,等他真的讓大夏國國泰民安的時候,大江國的倒霉日子就來了。

    其實對于大夏國來說,如今不是侵邊的好時機,相信金耀也並不願意。但是由于多年的內耗,大夏國內矛盾太大,外戰是惟一舒緩的辦法。他也是太看輕大江國的武力,加之對大夏兵馬有威脅的很多名將內調了,所以才有恃無恐吧。

    從私心角度講,穆耀寧願他二哥是個私心重的人。可他二哥偏偏不是,讓他無話可講。

    “那二哥就想辦法勝利吧。”好半天,穆耀終于開口,“我倒不是懶,不願意給你燒紙添土什麼的,是你為國捐軀了,平安就會記你一罪子,再不也不可能喜歡上別的人。我可不願意和死人爭,活人怎麼爭得過死人呢?再者,她那樣藐視世俗的人,從此終身不嫁也是可能的。所以,就算為著平安,你也要活著回來。”

    听這話,穆遠不禁愣住。

    這不像是他那外表才華橫溢,私下尖酸刻薄的三弟能說出的話。

    他這惟一的弟弟雖然聰明,骨子里卻太驕傲了。什麼話都說在前頭,放在嘴上,與人為敵時,連掩飾也不屑于做。倒像是小孩子,喜歡什麼就告訴人家︰現在我要來搶了。

    三弟這樣,遇到那些老奸巨猾的人是贏不了的。好在才名甚盛,又洞徹人心,倒也吃不了虧。這也就是為什麼他總是對三弟惱不起來的原因,他壞也壞得坦蕩,讓人佩服。

    不過,現在這是什麼意思?

    “你以為我是退出競爭了嗎?”看到穆遠疑惑的眼神,穆耀嘲諷地道,“我不會放棄平安的,就像你不會放棄她一樣。就算你將來真的能娶到她,也未必就從此踏實了。那些驚世駭俗,人神共憤的事我也做得出來。有我,你一輩子別想安心。”

    “我會時刻提防,就像在戰場上守著我的命。”穆遠很堅定。

    “可是你有沒有替她想呢?”穆耀歪過頭,明明是挑釁的話,卻帶著真誠,“你有沒有想過,她跟著你,只能提心吊膽,因為你總要上戰場。就算大江內政平順,你又讓她怎麼安心度日?還有爹,你讓她怎麼與親長相處?再有,你不喜歡詩畫,可她卻喜歡。不然,為什麼我每次開詩酒會,她都會矮下身段去參加呢?回來後,還特別高興。”

    “你想說平安喜歡的是你嗎?”穆遠皺眉了。

    這確實是他心底不願意觸踫的一個問題,但表面上並看不出來。況且相處這麼久,平安對他的感情已經表現得明顯,他並不懷疑。

    說起來,平安這麼好,喜歡上她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而他三弟也不差,長得又好,就算平安之前他也可以理解的。

    只是,心里總是有點虛。

    “不,她喜歡的是你。否則,我怎麼可能給你機會靠近她?”穆耀咬了咬牙,倒也光棍的承認事實,“但我相信,她只是‘現在’喜歡你。因為你救了她,因為她哥哥才死,她孤零零的,四面楚歌,嫁人,活命都被人掐著脖子似的。而二哥你太強大了,她難免會產生依賴的感覺。你不妨回憶一下,她對你表達好感是什麼時候?”

    穆遠垂下眼楮,不想讓三弟看他陷入回憶。

    確實,多年後兩人近距離相處,是在東京城的長街上,他把她從驚倒的馬上救走。再之後是在宮里,還有在湖上,在公主府的門口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