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267 既然那麼恨

267 既然那麼恨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是麼?穆遠的腳步頓了頓。

    什麼良藥,什麼神仙藥才能解他的痛,他的冤枉,他一腔付諸流水的深情。

    他是那麼愛她,她卻無情至此!

    就算是前生,不也映照了此世嗎?

    平安到底對他是什麼情份,愛,恨,利用,內疚?他忽然產生了強烈的懷疑。

    “多謝。”巨大的打擊好像天雷,劈中了他整個人,讓他無法思考,只能擠出這干巴巴的兩個字,卻如利刃劃破了胸膛。

    他默默走出悠遠堂,腳步沉重,甚至慌不擇路,在府內胡亂走著。

    暗中的阿布不禁感到奇怪。

    主上來公主府,早被安插進府的前穆軍精銳立即就通知他了。做為貼身暗衛,而且身奉兩主,第二個主子還是第一個主子心尖上的人,目前地位和安全更為重要,但他仍然要出現在左近,免得第一個主子有什麼事要安排,或者差他去做。

    但主上進了悠遠堂正屋後安靜了足一個時辰,若不是天生異相,有一道奇異的紅光像流星般透過半邊天空,又很快消失,他都快睡著了。

    隨後,主上就神情恍惚,不對,是神不守舍地走了出來。

    是出了什麼事嗎?居然能讓主上到如此地步?他也不敢問,只好暗暗尾隨。最為要命的是,他故意弄出了動靜,主上竟然沒發覺。

    如此狀態,萬一有人行刺,主上必死無疑。

    所以,他必須要跟緊才行。

    自從兩國交戰的氣氛越來越濃,即便還沒有真刀*屏蔽的關鍵字*的動手,大夏的刺客未必沒有潛到東京城。現在是表面安靜,其實是風雨欲來的時候,千萬馬虎不得。

    看樣子,雙方厚積薄發,按兵不動卻偷偷準備,是想干一場大的!

    阿布又是疑惑,又是擔心,卻見主上失了魂似的,走到公主府大門處,站在那半天,好像雕像般。正當他決定上前問問狀況,卻見又折了回來,往主院走。

    這一路上,巡邏的府衛好幾次差點直接撞到人,要不是他們的人暗中協調,不時把人調來調去,穆大將軍夜探公主府的花邊新聞早就傳出八里遠了。

    這又是很不對勁的情況,他家主上那麼喜歡大長公主,比大長公主本身還要愛惜她的名聲呢,現在忽然如此,是有什麼了不得的事情發生吧?

    阿布更擔心了。

    而對于趙平安而言,入夜後她忙著用玉和在現代的芳菲聯絡,忙著盡量多備些外傷以及抗感染的藥品,又要和芳菲討論她那個秘密計劃的可行性,子時才躺下。

    然而睡下沒多久,她忽然就醒了。

    就好像有人,有外力猛然推她,令她驀然醒來,心驚肉跳。

    那種感覺太不好了,盡管她無比疲勞,很想立即入睡,卻瞪著眼楮,在黑暗中看著帳頂多時而無果,根本就毫無睡意。過了會兒,她干脆認栽,起身,叫守夜的秋香回屋去睡,自己則點了燈,在那練字靜心。

    她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了,她必須讓自己保持冷靜,方才能應對各種狀態。

    但她絕對沒有想到,穆遠居然會出現在她面前。

    他們很久未見,相思刻骨。

    只是現在事情太多,他們彼此都忙得來不及想念。本想著他出征那日去送他,哪想到他竟來了。

    對她那樣守禮,甚至是拘謹,被她百般挑逗都強自忍耐的他,就這麼大半夜跑來了。

    “穆遠。”用力眨了幾下眼楮之後,她確定沒有眼花,立即開心地扔下毛筆,就想撲到那懷里。

    可才跨出兩步,她就硬生生停下了。

    因為,穆遠的神情不對,臉色不對,肢體僵硬得不對。

    好像是……拒她于千里之外,好像他不是個熱血沸騰的人,而是從黑暗中來的孤魂。

    “你怎麼了?”她忽然很害怕。

    “平安。”穆遠張了半天嘴,才叫出這兩個字,只覺得喉嚨都似刀割,更別提心里。

    一幕幕,抹也抹不掉的出現在眼前。

    那片鮮紅,那片血的河流。

    她不在現場,可是他卻對著皇宮的方向慘笑,多希望她能看到,多希望她看他哪怕一眼。

    既然能下令,為什麼不親自來觀刑?

    既然,那麼恨他。

    “你到底怎麼了?病了嗎?是哪里不舒服?或者有什麼問題,你說出來啊。說出來,我們一起解決它就行了。”盡管穆遠身上像籠罩了一層隔離的寒氣,趙平安不敢靠近,卻還是因為擔心而咬牙上前。

    但穆遠卻抬手,做了個阻止的手勢。

    “平安。”他又叫她的名字。

    那麼心愛的兩個字,那麼心愛的人,她怎麼可以這樣對他?!只叫她一聲,就能讓他感覺幸福,而今卻成了笑話似的。

    另一邊,趙平安看著這樣的穆遠,越來越慌,平日那麼伶牙俐齒,現在卻根本說不出話。

    兩人就這麼面對著,趙平安的眼楮里滿是未知的緊張恐懼,穆遠眼楮里卻是被辜負和被傷害的絕望,以及憤怒。

    好半天,穆遠才深吸了一口氣道,“平安,你為什麼一定要我死呢?”

    啊?!

    趙平安大吃一驚,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只那個‘死’字像雷霆般擊中了她,令她整個人都僵住了,動彈不得。

    “你若要我去死,我定無二話。可是,為什麼要那樣羞辱一般?平安,為什麼?”穆遠聲音沉痛,仿若泣血。

    “怎麼啦?怎麼啦?”趙平安則是完全而徹底的慌神了,簡直手足無措,心里隱約有個答案,但那答案太可怕,她下意識就讓它模糊著,不敢去想,“我為什麼要你去死?你明明知道的,我寧願自己死……”

    “平安,別騙我。”穆遠閉了閉眼楮,“我知道了,你知道了你是重活一世的人。”

    “你怎麼知……”幾個字沖口而出。

    但還沒說完,她的聲音就像一匹無形的布,被一把更無形的大剪刀腰斬。

    可是這已經透露了一個信息,一個她連阻止也來不及的信息︰她確實是重生者。

    另一方面,這也側面證明那些在穆耀記憶里出現的“故事”是真的。

    …………66有話要說…………

    作者菌拖本存稿君問下︰其實不是很虐吧?

    http://../book/21733/2008453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