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308 她是誰?

308 她是誰?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片刻後,就見趙平安重新梳了頭發,洗了手臉的樣子,還套了件嶄新的大白衫,走出了廂房。網om而後就像沒看見他似的,徑直越過他身邊,經過回廊,進了正屋。

    正屋外,阿米和阿鵬門神似的守著,擺明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穆遠感覺自己也被歸類到閑雜人等了,心情非常不愉悅,故意走近了,卻也沒有執意要進房門,怕破壞平安的正事,病人的休養,只站在窗外,仔細听里面的動靜。

    阿米和阿鵬今天不知第幾次對視,同樣是不知第幾次同時決定︰非公主點頭,任何人不讓進。但,也沒說不讓偷听不是?所以,他們沒有違背命令呀。

    “多謝兩位姑娘通融。”哪想到穆遠回頭,低聲又著補了一句。

    阿英和阿鵬欲哭無淚。

    明明知道他們是男扮女裝,何必要這樣說呢?穆大將軍一向寡言少語,人品貴重,今天這表現必須不正常。但他這是高興呢,還是不高興呢?

    “亂了。”阿米用口型對阿鵬說,又偷偷向後面努了努嘴。

    阿鵬瞬間淡定,甚至有幾分得意。

    這證明他們家公主贏了,因為穆大將軍心亂了,做出平時做不出的事。這也證明,穆大將軍還是很喜歡他家公主的,男人家只有真心喜歡,才會被女人搞得暈都轉向。網om

    “放心吧。”阿鵬也以口型對阿米說。

    而穆遠不知道自己一時多嘴,引發了趙平安身邊兩大暗衛的諸多猜測,只一門心思集中在屋內發生的事上。

    只听麥谷的聲音傳出來,帶著一點焦慮,“這位姑娘,請問怎麼稱呼?”

    趙平安︰叫我神醫行了。

    窗外的穆遠幾乎失笑。

    這才是他的平安對不對?他從小愛她到大,就知道她有些壞壞的,嘎嘎的,俏皮中帶著調皮,讓人毫無辦法呀。

    麥谷︰那神醫小姐,我看我夫人似乎要醒了對吧?

    趙平安︰沒錯。麻藥的勁兒過去,終究要醒過來。如果不醒,那才是要擔憂的。

    麥谷︰是是,神醫說的是。不過,我看她一直動來動去,很痛苦的樣子。之前不是說剖腹產子嗎?還說又把肚子縫上了,她這樣動,會不會影響刀口的愈合?

    趙平安︰何止刀口?阿窩夫人又不是外傷?她的子宮也被剖開,不然孩子們怎麼可能取得出來呢?我要告誡你,她的產後恢復是大問題,一點馬虎不得的。還有,她經歷了這樣的大的創傷才生出孩子,最後三年之內不要有孕。

    麥谷︰唔……盡量,盡量……

    趙平安︰不是盡量,是必須做到。否則,她就算熬得下命也會影響壽數。

    麥谷連聲應是,語氣里听得出尷尬。

    穆遠只感覺腳底下有針扎似的,根本站不住。平安是雲英未嫁的姑娘呀,就算現在是大夫的身份,一個如此年輕的女子和男人討論懷孕的事,終究有點那啥……

    他真想把麥谷揪出來殺掉,這種事平安和阿窩夫人說說就好了啊。

    這丫頭,總是不顧忌這些名節的事,怎麼還能說得如此坦然?可他很快發現急歸急,卻不知為什麼,心里又有幾分佩服。

    此時,只听屋里又有聲音傳來,是凌亂的腳步聲,然後是麥谷擔心的聲音,“神醫你快來看,阿窩又掙扎了。這樣這樣,我是說……會很麻煩的。”

    “我知道她會疼,可疼痛是她必須要經歷的呀。”趙平安回答。

    “可是就不能不讓她疼嗎?”麥谷的聲音里滿是心疼,“神醫不是有那什麼麻沸散,請盡管拿來給我夫人用,多少銀子都沒關系。”

    “不行,這不是銀子的事。你以為麻沸散是隨便就能弄到的藥嗎?就算我手中,存量也不多,要留給最需要的人。阿窩夫人的命已經救回來了,一會兒醫館的大夫會給她開一些止痛生肌的藥,雖然難熬,可過了這陣子就會好了。”屋內,趙平安解釋道。

    她是借機宣傳,不希望大江國的人以為麻醉劑可以隨意使用。

    一來,她真的沒有那麼多存貨。

    二來,這東西也確實超出時代太多。就算她同情阿窩的肉體痛苦,卻也不能擾亂時空的節奏,只能拿來救命用。

    三來,物以稀為貴。如果隨意可用,麻沸散的說法就站不住腳了。

    她說得斬釘截鐵,麥谷就是一愣,覺得這女人太不給面子。再看自己的老婆在那輾轉反側,人還沒醒,眉頭就皺緊了,額頭上冒出冷汗,不禁十分不滿。

    恰在此時,阿窩突然醒過來,大叫一聲︰痛死我了。而後,整個人都要翻過來。

    趙平安眼疾手快,上前一把按住阿窩的肩膀,輕聲道,“阿窩,你不要亂動,不然刀口迸裂開,會沒命的。”應對大出血,她實在沒有把握,也沒有手段。

    “疼啊,太疼了啊。”阿窩還有點迷糊,所以不太配合。

    偏偏趙平安下了死力氣按著她,她動彈不得,疼得甚至哭了出來。

    麥谷心急如焚,只一味央求趙平安給阿窩用麻藥。

    趙平安自然不肯,麥谷情急之下也不管什麼救命恩人了,拔出配刀來,直接架在趙平安的脖子上,大聲道,“我不管你還剩下多少藥,總之,先給我夫人用!”

    那拔刀的聲音,穆遠太熟悉了,當即又氣又急,猛得推開門,就要邁步闖入。

    趙平安人沒動,卻反手做出阻擋的姿勢,“不能進來,會造成患者傷口感染!”

    穆遠硬生生定在原地,如果眼神能殺人,麥谷早就死了十八回。就連現在,他看著那柄刀架在趙平安的脖子上,心中的怒火簡直壓抑不住。

    看來,他是對麥谷太客氣了。

    “你敢踫她一根頭發,試試。”他冷森森的說,“你知道她是誰嗎?”

    “我管她是誰?總之先救我夫人。”麥谷犯了混。

    穆遠大怒,可趙平安卻丟過來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又轉臉對麥谷道,“我說得清清楚楚,藥,要給最需要的人。別說你夫人,就算皇帝老兒……呃,皇帝小兒來了,也是一樣的規則,你拿刀逼我也沒有用。再者,麻藥用太多,會影響患者的身體。你如此魯莽卻身居高位,真的沒問題嗎?”

    …………66有話要說…………

    今天大夫很崩潰,我已經告訴過他,我散瞳很慢很慢,結果仍然慢出了想象。

    我的瞳孔,堅定的不擴散,哈哈。

    不過最後的結果不錯,我眼楮恢復得很好,沒問題。

    謝謝大家等待到這麼晚,明天繼續。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