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332 算計感覺

332 算計感覺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听到這兒,秋香情不自禁的哎呀驚呼。

    “幸好我與阿米離那馬車遠,連發警告,一直強撐到阿英過來。阿英沒中毒,必然可以解決掉那些人,早晚的事。”阿鵬連忙補充道。

    所以,他才不焦急呀。

    因為篤定就算時間久些,阿英也能解決那些人。他與那些人交過手,更了解阿英,沒問題的呀,完全沒問題的。

    再說大長公主謹慎,早已經派人去通知穆大將軍與麥谷,就算阿英一時無法解決,至少還能拖延時間。而他和阿米也會盡快壓制體內的毒素,不久後就能加以援手。好吧,就算情況再差些,對方又來增援了,但穆大將軍和麥大人的人馬也會很快趕來的。

    這里畢竟是相對和平的志丹與金湯城內的官道,外人翻不出多大的風浪。

    “阿窩如何?”趙平安手上沒停,口中卻問道。

    “回十三小姐的話,刺客一出現,小胡子就護著阿窩夫人躲進了嬰兒所在的馬車,之後就沒見馬車中有人出來。想必,也中了毒,暈了吧。”

    “什麼?”一個女聲尖利的叫道。

    緊接著,七嘴八舌,就像驚動了蛙塘似的。

    “急什麼?”阿鵬有點惱,因為在他心里,什麼阿窩,什麼指揮史夫人,都比不得自家公主一根頭發絲兒重要。自家公主能在亂境中保持鎮定,不顧自身的安危,還給人家做“手術”,怎麼他們家夫人就那麼珍貴?

    “這毒並不致命,倒似蒙汗藥那種。現在暈了,總好過被一刀宰了。你們大呼小叫,要殉主就到那邊去幫忙殺敵,雞一嘴鴨一嘴的,不怕把刺客引來麼?”

    阿鵬平日里是個老實頭,連高聲說話都不願意,此時居然呵斥女人,可見又氣又急,只怕心中也有沒保護好公主的愧疚,以及自己著了道的羞愧吧。

    若不是他與阿米發現情況不對,沖到最前頭,中毒最深,也不至于到現在沒有還手能力。

    秋香見阿鵬一句話就震住眾女,就算在這種情況下也差點暗笑。她早就對那些拿自家公主當江湖游醫對待的人心生不滿,此時只覺痛快,狠狠瞪了那幾個女人一眼,自己則站在廟門之側,一幅忠心護主,敵人來了,要想進廟就得從她尸體上踩過去的勁頭。

    “還好。”廟內,樓清揚輕嘆了聲。

    他是個明白人,從阿鵬說的這番話里立即推算出其中關鍵處,登時釋然。

    趙平安卻皺了皺眉。

    一切,太巧合了,又太合情合理。

    什麼綁票富家小姐,搶劫軍資。

    什麼從箭只的力量和準頭上,推測到十之八九是大夏人偷偷侵入。

    什麼邊境廂軍與大夏敵人的仇恨,水火難容。

    什麼正面打不過,居然搞毒煙那一套。甚至夏天起火,大部分是漚煙,很難引人注意的事都那麼順理成章。

    還有,那毒煙居然只是麻醉類。若真是大夏人動手,犯得著這麼婆婆媽媽嗎?顯然幕後主使人不想把事情鬧大,因為出了人命,事件就大條了。

    最後是李氏,以及李氏的出現是意外嗎?那麼李氏肚子上的青紫痕跡又是怎麼回事?

    所有的所有,反而透著濃厚的算計感覺。

    不過她沒有時間多思多想,只對樓清揚說了句“繼續”,就把心神全部用在了手術上。

    遠處,路基之上,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官兵們,還沒有誰有甦醒的跡象。有毒的馬車已經燃盡,余煙裊裊,毒素稀薄到夠不成任何威脅。車隊里本來的兩輛馬車停在路邊,那毒煙對牲口居然是無效的,所有的戰馬以及拉車的馬都無聊得在那兒啃著草皮,打著響鼻,無法理解兩腳獸們或者躺在地上裝死,或者跳來跳去,乒乒乓乓的行為。

    惟有阿英,正辛苦地與那些黑衣人纏斗。她以一對十幾,結果是半斤八兩,誰也奈何不了誰。不同的只是阿英有點急,那些人卻像無所謂似的,行為舉止透著讓人猜不透的詭異。

    路基之下,阿鵬匯報完情況,就這樣席地而座,努力運動排毒,好盡快和阿英聯手。

    也而正在此時,一聲嬰兒的啼哭聲傳了出來。

    聲音很微弱,絕沒有當初麥家兒郎那麼響亮,那麼驚天動地,卻明明白白傳出了生命的聲音,令附近的每個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啊!不知是誰,驚喜的感嘆了聲。

    外頭守著的大部分是女人,大多經歷過自己的生產,以及阿窩那場艱難的生產。大家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個小生命的誕生,令所有人都感到了快樂,驅走了恐懼。哪怕只是暫時的,也無比真誠。

    “是個兒子呢。”趙平安托舉著嬰兒,對毫無意識地李氏說。

    照理,麻醉的藥效還沒有過去。可她感覺得出,李氏活不了了,這女人用生命,換來兒子的新生,換來死去的顧五可以瞑目。

    “孩子有點體弱,但他會活下來的,還活得好好的。”樓清揚也道。

    同時,探了探李氏的脈,遺憾的搖了搖頭。

    趙平安有點心酸,但還是舉著嬰兒向李氏的臉湊了湊。

    不知是不是眼花,她明明看見李氏的睫毛動了動,隨後眉間緊皺的紋路舒展了開,似乎痛苦徹底離開了她。她的唇角也微微上翹著,好像展現了微笑。

    所以,有時候死亡並不可怕不是嗎?只要心下坦然,也不過如此。

    “替寶寶收拾下。”趙平安靜默數秒,之後就走到門邊,輕輕推開,並吩咐道。

    那邊幾個婆子丫鬟愣了下,但很快就有兩個老成持重的走上來,接過趙平安手中的孩子。

    門半掩著,好似一個隔斷,遮擋了眾人的視線。

    這樣,一來是對患者,現在應該說是死者的尊重,二來也免得這血腥的手術場景會讓人害怕。但,濃烈的血腥氣卻傳出來,令那兩個婆子面無血色,戰戰兢兢。

    好在她們仍然記得自己的職責,很快把孩子抱到旁邊的窩棚里。那邊熱水,軟布都已經準備好,甚至還有麥家小子的專用奶媽在,眾人七手八腳的照顧起這小嬰兒來。

    ………………66有話要說…………

    再過幾小時就雙11了,不知道大家的購物車如何?

    我刪了不少,可仍然好多好多。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