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336 絕對不是普通人

336 絕對不是普通人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趙平安頭也不回,卻仿佛明白阿鵬和秋香多麼悲憤似的,語氣淡定地道,“阿鵬秋香听令,退後吧。”

    “小姐!”兩人同聲叫道。

    “別耽誤我完成手術。”她雙手穩定,細致縫合,就仿佛李氏會醒來,然後會挑剔傷口留疤似的。

    但,她的語氣又不容質疑。

    加之那老者的刀還凌空于她的脖子上,虎視眈眈,阿鵬再憋屈,也只能認命地扔下手中武器,忍氣吞聲的退後十步開外。

    花白胡子的老頭也刀撤下來,只是還站在隨時可揮刀的方位。

    阿鵬暗暗咬牙︰這個距離,若再出點亂子,就算他在武力巔峰時也來不及救援,何況現在還手足酸軟。那具有蒙汗藥功效的毒煙非常厲害,確實要不得人命,卻好像烈酒,沒那麼容易恢復的。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他內心焦慮,可大家雙方各退一步,于是整個世界都似安靜了。

    氣氛雖然緊繃著,好像隨時都能爆炸,但彼此鉗制住,誰也不能動,誰也不出聲。漸漸的,眾人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聲,以及縫針聲︰針刺入皮膚,線拉扯磨蹭。

    讓人牙酸。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其實並沒有很久,所有人卻都感覺度日如年。

    十八忍不住躲遠了點,直到花白胡子老頭提醒,“少爺,莫要離我太遠。”

    “好好。”十八點頭,下意識的低聲。

    那老者分外急切,不斷向遠方的路基之上眺望。又過了了會兒,他控制不住情緒,對趙平安低喝了一聲,“你到底有完沒完?若想拖延時間,陪葬的就不僅是你,外頭有一個算一個,都一刀兩段。”

    “十八啊,你這麼會算,那你算算這麼多人,一共有多少段?”趙平安根本沒怕的,還好整以暇地說道,而後又正色,“莫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手術過程中,我從不考慮其他。不過現在嘛,行了。”

    說完最後幾個字,她後退一步。

    李氏,安詳的躺在那里,仿佛她的人生真的沒有遺憾了。

    “那走吧!快點!”老者松了口氣,催促。

    “至少讓我收拾一下,我這樣滿身滿手是血,你們家少爺不怕嗎?”趙平安說著,自然脫隨意地掉外頭的罩衫。

    其實她手上戴有醫用橡膠手套,但因為沾滿了血,不那麼容易分辨。

    這些都她放在醫箱中備用的,此時借由脫衣的動作把腳邊的醫箱掩蓋上了。

    那小小的木箱經由巧手的匠人制作,看著小,容量卻大,分類也清楚,真算得上是麻雀雖小,五髒俱全。它本來就被一堆碎石半掩,現下被帶血的罩衫蒙著,再不會引人注意。

    這是寶貴的,遠超于古代封建社會的醫療科技證據,絕對不能落到敵人手里。就算醫學是造福全人類的,醫者也有拯救所有病人的天生使命,但目前也且容她自私一點,好藥先緊著愛好和平的人用吧。

    這群意圖綁架她的人目前正因為情勢緊張,處于巨大的心理壓力這下,應該不會注意這些“小事”。而她給了秋香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秋香會明白她的意思,幫她收好。

    “我不怕血,但確實怪惡心的。”十八說,“就讓你收拾收拾。”

    “那就快點!”花白胡子老頭叫道,因為已經等得急不可耐,手下用力。

    那刀背壓得趙平安膝蓋一彎,又被帶得向前踉蹌了幾步。

    “老匹夫你給我記住!”阿鵬目眥欲裂,“我必為我家小姐報今日之辱,之仇!”

    “哼,等你小姐有命活著,你找得到老夫再說吧。”老頭冷哼道。

    趙平安抬手,示意阿鵬不要做口舌之爭,只道,“你們照顧好顧李,也照顧好這里所有的人,然後告訴那個家伙,我一切都好,不要太擔心。”

    那個家伙是指誰,她的人心知肚明,反正不能是麥谷。

    趙平安的眼角余光還順便瞄了下十八,“這位公子想必會禮賢下士,不會那麼粗魯無禮的。大夏國嘛,我去逛逛也好。”

    她說得輕松,可誰敢這樣認為呢?只有十八似乎不省事的不斷點頭。

    趙平安被押著,努力走出小廟。

    呃,已經沒有廟了,只是小廟的範圍,被碎石瓦礫包圍的一個方位而已。

    深一腳,淺一腳,那老頭還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害得她不敢走歪半步,也不敢趔趄稍許。

    勇敢是一回事,如果自己找死就是另一回事了,這時候出意外,她都怪不得旁人。

    在她身後,跟著十八和他那五六個護衛,團團保護住十八,也圍住趙平安。

    那些護衛個個精壯內斂,之前沒多過一句話,此時的神情戒備謹慎,又沉著得可怕,半點破綻都沒有露出來,絕對是精銳中的精銳。別說此地只一個半殘的阿鵬,就算她的暗衛都在,一時片刻也救不出她。

    但,這情形又一次證明十八的身份高貴,絕對不是普通人。

    在老者的催促下,趙平安好不容易走出來,卻不期然迎面看到一個人。

    女人。而且不是原車隊中的女人。

    她衣著高雅,卻髒污了,不知摔過幾跤。容顏美麗卻鬢發散亂,臉上還有泥痕,整個人都狼狽不堪,好似明珠蒙塵。

    趙平安愣住。

    那女人也愣住,顯然也認出了她。

    兩人大眼瞪小眼,到底趙平安反應快些,移開了目光,好像不認識這個人似的,進了旁邊的窩棚,脫掉橡膠手套,解開因為手術而綁緊的古代的寬袍大袖,並清洗雙手。

    媽的甦美華!

    她一邊洗,一邊心中暗罵。

    原來那個被所謂土匪追,說要綁票的人真是這個姓甦的!

    那麼,外頭發生的全部事,如果說沒有這個女人的手筆,她就是腦袋受傷,智商驟然下降到白痴的程度,也是不會相信的。

    她確定了自己的猜測以及直覺頗準,可惜這死女人平日行事謹慎,證據恐怕不好找。

    “快些。”那老頭又催促,用刀背拍趙平安的後頸。

    趙平安活了三輩子,其中兩世都是金枝玉葉,何曾受過這等對待?加之她因為意外撞見甦美華,情緒正差,又不再需要為手術保持冷靜了,于是登時大怒,“你他媽再敢用那破刀戳我一下,我發誓將來會十倍奉還!”

    ……………有話要說…………

    培訓的第二天,想她。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