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365 騙自己呀

365 騙自己呀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穆耀怔了怔,沒想到趙平安沒有發作。

    其實他是有點後悔的,這是什麼節骨眼兒啊,拈酸吃醋的有意思嗎?可能就是因為他這樣小家子氣,平安才喜歡二哥不喜歡他吧?

    “謝謝你,真心的。”趙平安見穆耀停下吃東西的動作,就欠(身shen)推了推他的手,把那只煎角子向他唇邊推了推。

    “通過這次的事,其實我發現你也不是只會胡鬧,更不是個冷心冷(情qing)的人。”她說。

    “因為我來救你?”穆耀把煎角子放進嘴里,慢慢咀嚼,問著。

    趙平安微微一笑,“你來救我,我心里是很感激你的。但是從你剛才說的話我判斷,你並不知道我出了京,所以並不是追隨于我。那麼,你什麼時候來的西北呢?你來,又是想要做什麼?”

    穆耀再度怔了怔,胡亂幾口把煎角子吞掉,“我向來隨心所(欲yu),想來就來唄,並沒有為什麼,也沒有特別想做的事。興之所致而已,邊境有兵事,好大一場(熱re)鬧呢。”

    “是為了你二哥對不對?”趙平安不接話茬,反而直接點破。

    穆耀驀然閉了嘴,轉而與趙平安眼神相對。他本想不退縮的,卻不知為什麼卻眨了眨眼。

    “唉,眼楮有點干。”他試圖轉移話題。

    可趙平安仍不理會,自顧自地輕聲道,“穆遠在這兒,甦美華在這兒,我來了後,發現你也在這兒。這不可笑嗎?從小圈子來說,幾乎是把東京城的(情qing)況照搬過來了。鑒于你要破壞我和你二哥關系的賊心不死,甦美華這回又這麼有耐心,甚至是比穆遠還早到此地,只能證明那個臭不要臉的女人是你給指的明路。”

    “你這是指責我?”穆耀挑眉。

    他的習慣是︰既然被揭穿,就絕對不否認,除非真的沒做過,那是殺了他也不會認的。

    “我明明在夸你。”趙平安拍了拍穆耀放在桌子上的手背,就像對小皇帝九哥兒似的。

    “據我想,你必定是安排了甦美華來,是讓她爬(床chuang)也好,死纏爛打也罷,一定要讓你那因為戰爭而(情qing)緒緊張的二哥犯點錯誤,然後將錯就錯,成就穆甦兩家的聯姻。”趙平安繼續道出穆耀的打算,“你知道我的,絕對不可能與人共侍一夫。那樣,我和穆遠的姻緣線就徹底斷了。可你又怕甦美華壞事,影響穆遠在戰場上的注意力,導致他打敗仗,甚至是有個三長兩短。于是你就偷偷潛伏下來,打算隨時幫個手。若非金十八那個攪屎棍出現,異想天開的要劫個會給人開腸破腑的大夫回大夏,誤打誤撞地把我抓了當人質,你還是不會出現的。”

    “你想說明什麼?”穆耀沉默半晌後,輕吁了一口氣道。

    姑娘家太聰明有什麼好?讓男人家尷尬有什麼好?平安推測得都對,他就算是做過就認的(性xing)子,這時候卻忽然不想直承其事了,所以只能反問。

    “我剛才說了,我終于發現你不是一個冷酷無(情qing)的人。這樣的你,反倒讓我有幾分喜歡了呢。”趙平安很認真地說,“因為,你跑來,是擔心自家二哥的安危。穆耀,花三,你並不是你自己表現出的那般惡劣的人。你的心是軟的,血是(熱re)的,只是你故意擺出紈褲的(性xing)子來掩蓋。就像,你喜歡裝成溫潤才子的外表來蒙騙世人是一樣的。我倒好奇了,你披著好幾張不同的外皮,到底要騙的是誰呢?”

    “騙自己呀。”穆耀沖口而出。

    隨後閉上眼楮,用力而緩慢的呼吸,仿佛要壓抑(胸xiong)中奔騰的真話。

    可惜,有點徒勞。

    “趙平安,我來救你的命,是舍出自己的命,舍出自己的尊嚴的。你就不能說點讓我(愛ai)听的話,讓我感覺到一丁點的幸福嗎?”他有點惱火,“你一定要讓我郁悶嗎?認識你,喜歡你,到底是什麼冤孽事?我多希望讓你對我有點好感你知道嗎?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你覺得我還不錯,居然是因為我那二哥,我的(情qing)敵?因為我擔心他,所以你稍微喜歡了一點我?”

    “我明明不是那個意思,你何必曲解呢?”趙平安沒想到穆耀偏激至此。

    她真的是以為穆耀對穆遠像對仇人一樣,哪有什麼血脈相連的天然(情qing)感?結果,驀然發現他內心中其實是有兄弟(愛ai)的。而且感(情qing)說不定還很深,因為他一方面要打倒比自己強的兄長,兄長有的東西他就一定要搶過來,另一方面又擔心兄長會受到傷害,甚至離開這個世界。

    前世穆遠被凌遲處死的時候,穆耀已經死了。他沒有看見自己二哥的下場,但既然他是重生的,只怕也從旁觀者的角度目睹了那一慘事。

    這些,對他是沒有觸動的嗎?他不心痛嗎?

    現在他(身shen)上這種如此別別扭扭,又帶著血濃于水的天然(情qing)感,其實令她覺得很可(愛ai)。也因此上,對他的態度和感覺有所改觀。

    “你討厭我也好,喜歡我也罷,我都不希望是因為我二哥。我,只是我。”穆耀驀然轉頭,目光灼灼的瞪著趙平安,“趙平安,你有沒有良心,為了你,我什麼事都做了。上一輩子這樣,這輩子還這樣。”

    “那你有沒有想過,上輩子你們穆家結局淒涼,就是因為你和穆遠兄弟之間,從不肯坦誠相待呢?”提起前世,趙平安努力保持冷靜。

    事實上,她一直試圖化解。因此見到眼前的機會,自然不肯放過。

    “既然上天讓我們重生,就一定有其意義。你就沒想過,換一種方式來活著?你就沒想過,至少你和穆遠之間是可以和睦相處的?是因為我趙平安才讓你們兄弟反目嗎?哈,這個鍋我可不背,我也不想成為你們兄弟間較量的籌碼。”

    “你並不是。”穆耀忽然感覺(胸xiong)中被一股(情qing)緒塞得滿滿的,不吐不快,“我們穆家那位厲害的家主,我們的親爹才是!”

    “爭寵?”

    兄弟之間,倘若各方面都差不多,又都是人中龍鳳,卻遇到父母偏心的,往往會形成競爭關系。若在皇家,那真是血雨腥風要人命的。

    …………66有話要說…………

    會解開一點穆家之謎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