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392 對馬談琴

392 對馬談琴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本宮專治各種不服最新章節!    他環視眾人,“這就像打獵,獵物越是靠近的時候,就越不能動彈。否則,就會失了先機。打仗不僅要勇猛,打得還是耐心。在不動就死的情況下才可以動。不然,就要等!”

    他素日極有威信,此言一出,就算有人心里還是不順服,卻沒有人再出聲反駁,包括野利花花在內。

    這年輕人只是抬起頭,望向大江的方向,心狂喊︰穆大將軍,您倒是整點動靜啊!

    他不知道,對面的穆遠此時都快把腳下的小山包踏塌了。

    他面沉如水,眼神堅定有一絲拼命克制的火,泛著一股猛獸就要見血之前的冷酷。還有,想要撕碎敵人的凶狠,等不及的凶狠。

    芝麻仿佛感覺到了主人的緊繃情緒,緊繃到再不發作就會斷掉的地步。它感覺背上的主人仿佛變成了一座野火燎原的大山,很快就要爆炸了。因此,它也不斷煩躁的在刨蹄子,恨不能把地面踩個洞。

    大夏人為什麼騷亂起來了?穆遠殘存的理智在分析。

    能迫得他們不顧死活,可能暴露行跡的事必定事關平安或者金十八。而看那亂相,也必然是大夏人無法掌握的情況。

    那麼,是不是對他有利呢?

    可是,約定了天色將明未明之際行動,以煙花為號,為什麼到現在也無動靜?

    這是最後的期限了,他不能再等,必須做出反應。

    穆遠心如油煎,感覺每一分每一秒都無限被拉長。

    什麼叫度日如年,他現在度息如年,一呼一吸間都長到讓他無法忍受。

    啾!

    終于,他心有了決定。哪怕是糾結萬分,終究是有了決定的。于是,他輕輕打了個響哨,安撫芝麻的情緒,並帶轉馬頭走下小山包。因為黑色的天幕已經遮擋不住太陽光芒的閃現,那金光正準備從地平線上鑽出來。

    他不能再等!

    而就在這緊張的時刻,一聲尖利的破空之聲忽然遠遠傳來。

    就好像這世上最具生命力的東西,穿透了黑暗的捆綁,掙脫了沉悶地面的束縛,向天空高高飛起。近乎是興高采烈的,在半空爆出一朵絢麗的花。

    其實因為天有些發白了,那煙花沒有在暗夜看起來那麼美。可是,這景色在映在穆遠的眼楮里,卻讓他覺得這是他此生見過最美的東西,代表他最渴望的一切。

    “芝麻,我們走!”他縱馬奔回自己的陣地,整備兵馬,就要發出進攻的號令。

    ***

    “原來就是煙花呀。”茶棚後的空地上,終于放出煙火信號的趙平安愕然自語。

    然而,她也並沒有多停頓,只立即矮下身子,在馬群之間穿梭,手匕首不斷揮舞。沒想到那匕首看似華而不實,像是平時把玩用的小玩意兒,其實卻是一柄寶刃,不敢說削鐵如泥,但割斷馬韁繩卻是靈便鋒利,跟切豆腐似的。

    茶棚後本就是馬廄的所在,四周用粗木圍了簡易的圍欄,搖搖晃晃的不甚結實。頂上是草葉稀落的草棚,因為西北不多雨,到處留有破洞沒補。之前,那二十匹左右的馬都被圈在這里,大夏人為了追蹤失蹤的她與金十八騎走了十幾匹,剩下的全在這兒了。

    它們有的靜靜的站著,有的就著面前馬槽,有一搭無一搭的嚼著干草。

    本來馬兒是極敏感的生物,對陌生人的接近也是很警惕的,但趙平安畢竟與這些馬相處了短暫的時間,算是“熟人”。重要的是,她似乎生來就討所有動物的喜歡,所以她這樣鑽來鑽去,沒有一匹馬躁動,也沒有一匹馬試圖攻擊她。就算韁繩全斷了,大約是被馴服得太久,也沒有馬兒表現出要跑的意思。

    “走吧,走吧,你們自由了。你們的原主人在那塊大石頭旁邊,跑吧,快去!”趙平安熱切地低聲嚷嚷著。

    然而,一切是對馬談琴。

    倒是馬兒們撲閃著大眼楮,一臉納悶的直著眼前的兩腳獸。

    趙平安簡直急得不要不要的,卻完全沒辦法。

    她想凡事不管,自己先跑為先。但,作餌的任務還沒完成,對野利山等人的協助也沒完成。所以她不能走,只能繼續折騰,試圖把馬兒嚇跑。

    而當那只煙花筒升上天空,不僅向穆遠和野利山一行人傳遞了某些信息,大夏人自然也看得到。

    靜謐的清晨,灰白的霧靄蒙蒙。

    在這種環境下突然有爆裂的聲音發自半空,還有一朵雖黯淡卻同時又異常醒目的煙花綻放,只要眼楮沒有十足瞎掉,都看得到。

    “不好,有人給穆遠傳信了!”老魯頭心一凜,立即意識到大事不秒。

    “是那邊發出的!”矮子高手眼尖,指著茶棚的方向,氣急敗壞地大叫。

    偏巧此刻趙平安正在鑽馬群,老魯頭他們又與她間隔了一段距離,一時沒有看清楚情況。

    幾乎同時的,又有一聲奇異的忽哨聲,從巨石那邊傳來。

    那聲音並不尖利,卻婉轉,聲線上下起伏,頗有節奏。像是召喚,又像是歡迎,令人聞之心悅,更不用說馬。

    可老魯頭卻悅不起來。

    “這是馴馬高手在召呼自己馴的馬。”他頓時明白,不禁又氣又怒,後牙磨得嘎吱嘎吱的響,若是面前有大江人,他恨不能要食其肉,啃其骨了,“野利山果然是穆遠派進來的細作,和那個消失的女人,或者說他就是花三郎的目標一樣,是混進來營救他們公主的。”

    他終于明白了!

    也終于確定了!

    瞬間,一種被徹底戲耍的、被在智商上碾壓的,被在精神上侮辱的感覺,貫穿了他的心髒,腦海,以及全身上下,令他如遭雷擊。

    要敗了!

    情不自禁的,他心里閃出這樣的念頭,並揮之不去。

    但下一個瞬間,他又生出一股子狠勁兒!

    不行!還沒到最後的時刻,他就不能認輸!

    王子做了那麼多的安排,他們大夏人又怎麼會輸?就算王子現在不知身在何處,他也不能亂,要為王子守住陣地。這才哪兒到哪兒?好戲才開始不是嗎?

    …………66,不對,是存稿君有話要說…………

    作者不能與大家互動,正在冰島哈皮呢,我來問︰大家覺得大夏人能輕易認輸咩?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