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393 附身吧錦鯉

393 附身吧錦鯉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等我去宰了他們!”矮子高手暴跳如雷。

    “不用去,沒用了。”老魯頭倒冷靜下來,有點喪,卻還能冷靜理智的思考,“野利山等人能召喚戰馬,就說明已經脫困。不管他們用的什麼辦法,我們終究棋差一招。”

    他嘆息著搖搖頭,“咱們派對去看守他們的人,恐怕也已經死了。”

    “那就更不能便宜了他們!”矮子高手氣得上目眥(欲yu)裂,“他們沒有武器,沒有馬,我先殺了他們給咱們大夏祭旗!”

    “他們能脫困,必然有人相助,否則不可能掙脫那個鐵鏈。既然如此,又怎麼可能沒有武器?”老魯頭攔住矮子高手,“正事要緊,別再被敵人分而亂之,個個擊破了!”

    “媽的,真是邪了門了。”矮子高手知道老魯頭說得對,一拍大腿道,“若說沒有鬼,沒有妖,卻能搞出這些事來,老子絕不信!啊,有妖精!”

    他突然大叫一聲,指著小茶棚的方向。

    因為趙平安也听到嘆馴馬的呼哨聲,此時正站起了(身shen)。

    正巧,清晨的第一道陽光終究沖出了黑暗,照耀在大地上。

    那淡金色的光映在她的臉上,令她看起來真的仿若仙女,從最貧瘠雜亂,艱難困苦中頑強地站起來,令人無法直視,卻又錯不開眼楮。

    “追!無論如何,把她給我捉住!”老魯頭咬著牙道。

    “王子呢?王子在哪里?我不是要找王子嗎?”矮子高手這時候倒想起了金十八。

    “捉到趙平安,就能找到王子。”老魯頭深吸一口氣,堅定的判斷,“一定是她綁架了王子。即便不能從她那里得到王子的下落,有了她,我們還是可以和穆遠談判的。”

    就算不知道趙平安昨夜為什麼忽然消失,以及怎麼消失的。也不知道現在她為什麼會出現,以及怎麼出現的,大夏人都再不能錯過機會了!

    顯然這個大江公主絕不是好相與的,他們之前都輕了敵。即便王子提醒過多次,他們也沒重視起來。到最後,連王子都開始疏忽,這才釀出大禍。

    現在要彌補,必須彌補,不彌補不行!

    老魯頭帶過馬頭,要向趙平安的方向急奔。

    這時,那長長短短,一聲又一聲,連綿的呼哨聲再度傳出。表面上是召喚馬兒,實際上卻好像是在給趙平安信號,給穆遠信號。這種方式充分證明,大江人已經互相聯系了起來。

    更實際的效果是,大夏人的馬也似乎受了影響,開始不听話。因此老魯頭連扯了兩把馬韁繩,胯下馬都沒有向前跑,反而不斷轉(身shen),想向巨石的方向去。

    他這邊尚且如此,其他人的馬更是要命,有的已經向巨石那邊跑了好幾步。

    老魯頭又氣又急,果斷抽出靴子里的匕首,狠狠刺入馬股。

    馬兒吃疼,長嘶之中終于不再受哨聲蠱惑,听從主人的命令,向著主人指明的方向,撒開蹄子狂奔。

    其他大夏人有樣學樣,登時十數匹馬一起奔騰,向趙平安沖去。

    媽呀,快跑。

    趙平安一打照面就看到這樣的(情qing)形,哪里還顧得其他?抹頭就跑。

    她知道自己是人腿,絕壁跑不過馬腿。好在她有前行的優勢,但這優勢估計不過數分鐘就會消失。所以在這麼短短的時間內,她必須找到藏(身shen)的地方,然後躲入空間。

    前提是︰老天保佑空間不要這時候出狀況,千萬不能關鍵時刻撂挑子啊。

    听說法寶們都是很任(性xing)的,她以人力無法預測這種神乎奇神的東西,只能拼運氣了。

    附(身shen)吧錦鯉!

    她心里拼命加強念力,同時用生命奔跑,根本無視後方傳來的呼喝聲和叫罵聲,以及馬蹄聲,還有更多更密的召喚呼哨聲。

    對此,她是很感激的,感激野利山父子配合及時。因為大夏的馬兒們雖然在主人嚴厲的手段下不再試圖往巨石的方向跑,也不敢停下,但速度卻明顯提不起來,有點神不守舍的樣子,全是拜野利山手下的馴馬高手所賜。

    于是,這為趙平安爭取了寶貴的時間。

    雖說她一邊跑,一邊後悔平時鍛煉(身shen)體總是策馬奔騰,卻沒有跑步,因此體力不濟,幾百米不到就雙腿如灌鉛,令她想起從小學,初中和高中時代的體育根本就沒及過格的悲催往事,但終究能讓她多跑出幾米。

    當她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時候,發現離那個她早就觀察好的小山包還有五十米遠。

    可平時看似很近的距離,這時候卻好像山高水遠似的。她累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聲,感覺喉嚨發甜,(胸xiong)口撕裂般的疼。她好想停下來歇一歇,然而她知道不行。

    因為那意味著滿盤皆輸,她計劃這麼久,不能毀在體力上。

    她還驚恐地發現如果不快點跑,就算死不了也得殘廢。因為她在逃跑的百忙之中听到後面那些人的呼喝聲。

    放箭吧!

    不行,要留活口!

    (射she)她的腿,讓她跑不了就行,不用弄死她!

    好啊好啊,嗚啦嗚啦嗚啦……

    後面也響起呼哨聲,不過不同于召喚馬匹,這倒像是狩獵的聲音。獵人們圍捕獵物,發現獵物很快就要落網而興奮的嗷嗷叫時,應該就是這樣吧。

    當然,她是那只獵物。

    她剛剛意識到這一點,耳朵後面就傳來“嗖嗖“的箭只破空聲。

    整個大江國的皇宮,是人都知道他們的大長國公主特別怕疼。小時候生了疹子,太醫要針灸,她都寧願病好不了,也要偷偷跑掉不扎針。後來是先帝親自逮到她,又親自盯著她接受治療的。就這樣,她還叫得鬼哭狼嚎,整個紳寧宮的人都听得見。

    其實針灸根本不疼啊,只是針刺的瞬間有點感覺罷了。

    那樣她都怕,長大了雖然好點,皇兄去世後也經歷了很多折磨,但她是咬牙扛的,心理上對疼痛還是十分畏懼。這時候她想到箭頭要(射she)中她的腿,穿過她的皮(肉rou),(射she)穿的話還可能折斷骨頭,就嚇得腿一軟,差點摔個嘴啃泥。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