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395別看你長得丑,但你想得美

395別看你長得丑,但你想得美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哦哦,我終于明白了,你扮成女人樣,不是因為你有什麼怪癖,是因為你想冒充平安對不對”穆耀冷笑,“你是打算著,天亮時若還找不到她,也找不到我,就自己假裝是平安,好讓我二哥投鼠忌器,不敢對你們下手,你也才好蒙混過關。哼,看看你們大夏人的德行,也只有你的(身shen)材和平安有幾分相似。可你不想想,大男人家又不是姑娘,瘦得小雞子似的,怪不得你十七個哥哥看不起你。呵呵,可別看你長得丑,你想得倒美哪。但是你當我二哥是什麼人你又當平安是什麼人怎麼可能輕易上當”

    “你果然是花三郎”金十八又疼又氣,又急又怒,忽然沖開(穴xue)道,說出話來。

    穆耀嚇一跳,隨即冷笑,“對不住了,爺爺的功夫確實有點三腳貓,點(穴xue)不到位,居然讓你醒了,又能說話了。少不得,別那麼高級,來點粗暴的吧。”

    金十八登時明白大事不好,才張大了嘴要叫。

    但再一次的,他的語速沒快過穆耀的手速。

    他很後悔,之前只覺得(胸xiong)口一(熱re),沖口就把心里的話直接說出來了,應該裝著沒沖開(穴xue)道才對。這樣只要走到外面,他就可以大聲呼救,那麼他就沒那麼被動了,他們的局勢也沒有這麼緊迫了。剛才他雖不能動不能說,卻听得到,心里明白因為丟了他,魯叔必定失去理智,拼命要找到他。這樣,就會落入大江人的陷阱。

    雖然他不知道陷阱具體是什麼,但治人不成反被人治,是他判斷失誤了。但願,失了這一子一地,他布下的大棋不要亂,千萬不能亂啊。

    然而世上哪有賣後悔藥的

    有那個銀子,還不如買點傷藥。因為穆耀見他得到一點自由,立即揮臂,揮出一記帶了風聲的手刀。穆耀臉上笑眯眯的,下手卻極狠,和他平(日ri)的做派對一致,差點把金十八的前面鎖骨連同後面的斜方肌一起砍斷。

    金十八只覺得劇痛到來,眼前一黑,然後在悔恨中又失去知覺。

    “要不是因為平安的要求,一刀殺了你,我自己回去難道不好麼你這樣的廢物,夏君金耀未來把你當回事呢,你這個質可不值錢。”穆耀冷哼一聲,終于彎(身shen),把金十八扛在肩頭。又在門邊向外探了探,見左近無人,立即閃(身shen)出去,邁開大步向大江方向跑起來。

    茶棚所在的地方離趙平安藏(身shen)的地方不太近,卻也不太遠,兩個大活人,或者說一個大活人加一個半死不活的人就這麼直愣愣跑出來,哪可能不引起大夏人的注意只不過因為地勢高低不平,附近還建有茶棚,以及一些高低錯落的野樹野草遮擋,避開了一些視線而已。

    但盡管如此,穆耀跑到一半的時候,老魯頭還是發現了。

    他心頭一驚,大叫道,“不好王子在那邊咱們中了趙平安的調虎離山之計了。”

    趙平安是故意吸引他們追擊,然後那個冒充新娘的人才好劫走王子啊。

    原來,他們從一開始就是躲在小茶棚里,離他只是咫尺之遙燈下黑的道理,他非常明白,自己還用過,卻因為太焦急而忽略了對手。

    一定是趙平安,是趙平安的詭計

    只是,他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只得把牙一咬,把一心一橫,揮手道,“來人,跟我去把王子搶回來”

    又轉過頭對那矮子高手道,“你留下,繼續尋找那個女人一定,務必,絕對不能讓她逃了。哪怕看不見她的人,盯也要把她盯死在這里實在不行,活口不必留。”

    他氣極,發了狠,稱呼也從江國公主這樣的尊稱直接變成了那個女人。

    而趙平安的空間不是能移動的,她進空間時(身shen)在哪里,空間就無聲無形,無息無影的棲息在何處。所以現在她什麼也做不了,更看不到太遠的地方,只能坐在這里干著急,還要擔心空間出不出問題。

    “放心,除非我死,否則那女人跑不了。”矮子高手發狠,“就算她自盡,老子也要把她的魂魄拘到大夏去,做我們夏君的鬼。”

    媽的你們夏君是有多惡趣味,有多變態,被你說成這樣趙平安暗罵。

    就見老魯頭帶領人馬向遠處追去,有點擔心他們追上穆耀和金十八,又覺得應該不會。

    她是算計過時間和機會的,穆遠就在距離他們的兩百步之外,雖說這兩百步是指(射she)箭的距離,而非以腳步衡量,相對起來又遠了好些,但快馬快刀,也不過數十息便至。

    難熬的,只是雙方都需要反應的時間罷了。

    而事實,與她所預料的略有點差別。

    穆耀雖然人高腿長,跑得也快,可他畢竟沒有很好、很扎實的武功底子,一切正如他自己說的,是三腳貓的程度。所以當他肩膀上扛著個人,哪怕這人很瘦弱,畢竟也是負重。再加上女人的衣裙有點讓人邁不開腿,他的速度就下降不少。

    但也好在他扛著金十八,老魯頭的人根本不敢放箭,怕誤傷其主,只能拼命催了馬去追。

    穆耀卻發了狠,根本不回頭看,就一味向前。

    前方,穆遠的人馬也已經動了,只是因為人員冗多而在開始階段有些慢。好比決堤前的洪水,只是緩緩流動著水,當成勢,才會成為無法阻擋的迅猛局面。

    “放下我家王子”追在後面的老魯頭暴吼,有種心膽俱裂的感覺。

    王子救不下來怎麼辦王子從此生病到一命嗚呼怎麼辦那還不如讓他去死

    “放你個仙人板板”穆耀暴出句川語粗口,和他那仙人之姿完不搭界,倒是雙手用力掐,把金十八抓得更緊了。

    老魯頭一馬當先,胯下馬被它抽打得沒命似的奔跑,短短的距離,累得幾乎要口吐白沫了。馬蹄也濺起了地上的泥土和草屑,揚塵一般,連對面十幾米外都看不清楚。

    眼看著就要追上,對面的穆遠還沒殺到,老魯頭盡頭不(禁jin)大喜。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