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 415 惡人做到底

415 惡人做到底

作品: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作者:柳暗花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已經來了。”一道涼涼的聲音從角落響起。

    趙平安百忙之中回頭望去,就見穆耀抱著手站在帳篷的(陰yin)影中。他手里牽著一根繩,繩子那端拴著委屈的小狗一般的金十八。

    但此時的金十八根本不是委屈,而是面色慘白,眼神閃爍,嘴角還掛著點可疑液體,顯然是吐過,而且已經吐得肚子空空,再沒什麼東西可吐了。

    顯這種蜜罐子里泡大的娃,哦,還有藥罐子,雖說聰慧有雄心,戰爭的理論,治世的理論,談起來一(套tao)(套tao)的,從本質上拿人命不當人命,卻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場景,必然會感到震撼和難以接受的。

    “你還覺得這些大江人是羊嗎?”趙平安指指簡易(床chuang)上,(身shen)上被血染透的士兵,“就算是羊,你吃掉它們也要懂得感恩。這世上,沒有什麼是該當被你奴役,該當被你予取予求的。”

    她哼了聲,目光瞥到穆耀。

    見後者就那麼倚牆而立,神(情qing)幾乎是淡然的,仿佛眼前的一切都無法引起他的內心波瀾。

    趙平安對穆耀有點心疼。

    他無動于衷,是因為他從小時候就見慣了。

    穆遠不是一樣嗎?不同的是穆遠還要強迫自己堅強。他((逼bi)bi)迫自己走上沙場,為擋住群狼而流血。那些同袍在他(身shen)邊倒下,近在咫尺,久而久之,他的心能不冷硬嗎?

    所以,她要傾盡自己的一切去溫暖他,融化他。

    “人呢?抬進來。”她快手快腳的收治完最後一名傷員,看著空了的(床chuang)位,問。

    這才多久,幾個小時而已,半天時間不到,她已經可以很麻利順手的處理簡單傷了。可見環境有多麼鍛煉人,人的潛力無窮,這麼被壓榨,她覺得自己可以迅速成熟起來。

    “沒了。”野利花花探進頭。

    趙平安很意外,又很驚喜,“打完了?誰勝了?”說完又後悔。

    什麼誰勝了,必然是穆遠,必須是穆遠!

    哪想到野利花花卻搖了搖頭,“公主,這場仗看樣子還有得打呢。只是現在沒有傷員抬下來,是因為兩軍到達胡楊林那里,激戰正酣,傷員一時運送不下來。但是我和我爹這就過去,能救一個弟兄是一個。”

    “到胡楊林了?”穆耀插嘴,長眉微挑,看起來有些……興奮?

    看到趙平安疑惑的神(情qing),穆耀抬腳,輕輕踢了下金十八的大腿,“你小時候,不是你父君將你置于腿上,與你講戰局嗎?你可知道,胡楊林那地方盡管沒有人煙,卻是天然的藏兵屏障。地形嘛,有如一個巨大的口袋……”

    “上當了!上當了!”金十八突然跳起來。

    不過他一只手上腳上拴著繩子,牽在了穆耀手里。

    穆耀看著雖瘦,武力值與他二哥相比也天差地遠,但到底有武功底子,對付一個小病娃還是綽綽有余的。所以只一拉,金十八又萎靡的蹲下去。

    “太貪心了!太自負了!”金十八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仿佛已經預見到這場戰事的結局。

    貪心說的是他五哥金秀,自負大約是他自己。

    自以為算無遺策,實際上從開始就掉入了別人的陷阱。

    怪道穆遠被稱為常勝將軍,大夏起于絕望和勇武,卻會毀于傲慢和貪婪啊。

    “這件事你的責任倒是不大,是你那五哥一手毀了好局,你的錯誤只是還沒有參透人(性xing)復雜自私。就算是親生父母,你都得去爭取,你就沒想到兄弟之間可能你死我活嗎?”穆耀嗤了聲,“我這樣說,你是不是感覺好一點了?”

    怎麼會哦,這簡直是在人家心靈的傷口上灑鹽好不好?而且灑得很開心。趙平安心想。

    “我怎麼不知道(身shen)為皇子,兄弟之間就是你死我活?”金十八臉色唇色都慘白,眼楮卻紅著,“從小到大,我不知死過多少回又活回來多少回,還不是拜我那群兄長和我的父君所賜。對我父君來說,把我丟在‘狼’群里歷練,不死才有資格成為他的兒子。對我的哥哥們來說,我是絆腳石,必須一腳踢開!”

    金十八在重大的刺激下有些失控,隨即抱著頭,蹲在地上嗚嗚哭了起來,“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不猜不透,他一向以勇武機智著稱,怎麼就能被功勞迷了眼,連這麼淺顯的(誘you)敵之計也看不出來。”

    “你不是也沒看出來,成天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討厭死了。”穆耀毫無同(情qing)之意,“現在看你這慫樣,我終于爽了。”

    他長出一口氣,惡人做到底。

    趙平安心系穆遠,現在既然知道前線的(情qing)況了,手頭又暫時沒有傷員,她就開始提心吊膽起來。

    這讓她感覺氣悶,干脆也不管這兩個被寵壞的天之驕子,慢慢走到醫帳之外坐著。

    阿英跟著她,秋香帶人去其他醫賬幫忙。

    穆耀想也不想,直接牽著金十八也出來,就像一根繩上的兩只螞蚱,緊跟趙平安。他們席地而坐,都不多主知,顯然也是緊張的等待著前線的消息。

    “公主小姐姐不祈禱上蒼保佑你家大將軍嗎?”金十八絕望之中心生惡意,一臉譏諷的道,“小姐姐不是會道術?之前的障眼法用得爐火純青。若非如此,我也不可能有今(日ri)之敗吧?那你要不要再施展點道術,保佑你們大江官兵?”

    而趙平安看似平靜,內心豈有不擔憂之理?在這種(情qing)況下,也就不那麼理智好脾氣,于是干脆直接懟了回去,“我們大江官後憑自己本事踩死大夏軍,用不著老天幫忙。你若對道術這麼好奇,不如我求求雷祖,降個雷,第一個劈死你,省得你在這里聒噪。”

    金十八被噎住,穆耀在旁邊哈哈一笑。

    笑完又感覺不是滋味︰平安就這麼喜歡他二哥嗎?別人說一句都不成,氣得連風度也不管了,恨不能露出小牙來咬人。何時,她也能對他這樣維護?

    這一生,他還有機會嗎?

    金十八被氣得差點一口氣沒上來,再也說不出話。于是三個人就坐在那冷場,別別扭扭的。好在人雖然在這兒,心思卻都飛到了戰場上,各不吭聲。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本宮專治各種不服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