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漢起 > 第692章 逆流

第692章 逆流

作品:漢起 作者:赤血萌萌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陳宮︰“劉備之志,或在雒陽?”

    雒陽?豈不是迎接皇帝!

    袁術心中猛然繃緊,忽又放松︰“可笑,青、徐州遠離雒陽千里,絕不可能!”

    陳宮︰“若非雒22陽,便是豫州,二者必居其一!”

    袁術心中再次繃緊,曹操、袁譚次屢敗退,加上自己從南面出兵,與劉備再破兗州可能性極大。+++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sto123.cc冀州人口眾多,十萬大軍雖多,卻不可能打下鄴城,到時候屯兵臨郡,如何不讓人心驚肉跳?

    忍不住皺眉,呼吸急促起來。

    陳宮抓緊時機道︰“故明公之敵,在劉備而非本初!”

    “茲事體大,容本公考慮”

    陳宮的話,深深地刺痛了袁術。

    捫心自問,當初委實看走眼,誤以為徐州刺史陶商、揚州刺史劉繇擁有相對完整的獨立性,只是奉劉備為盟主。

    壽春與淮安、郯城頗近,逐漸得到大量情報︰劉備成立安東將軍幕府,派遣都尉、按察使等副官分太守、國相之權,發布招賢令、舉行考試、考察……

    諸多信息,漸漸傳入壽春,終究使袁術明白,劉備對徐、揚之掌控,決不在青州之下。

    徐州、江東無疑將袁術心中毒刺之尖頭換成一根長矛,戳的他心里流血不止。又變成兩個巴掌,對他左臉右臉一邊狠狠地一巴掌,腫得看不見臉。

    每當有人提起,徐州之得失,袁術就覺心疼,要是有人起江東之敗,袁術八成暴怒失去風度。

    現在,不僅心疼、腦怒,更令袁術害怕到恐懼︰傳中的海東,至今為止,袁術麾下只知大概,不知細節,其人口、軍力、距離、面積…盡皆無從得知

    見袁術臉色越發陰沉難看,陳宮知道有門,再加一把干柴︰“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

    此時,西征中的劉備,渾然未知袁術、呂布、陳宮策劃的巨大陰謀,正如林間隱匿的噬人怪獸,擇機而發。

    因為,青州軍正陷入巨大麻煩之中

    濟南國歷城(濟南)有護城河聯通黃河濟水,是之前荀攸所修築。

    留下荀攸駐守歷城,劉備繼續西進,卻發現歷城到東武陽間,黃河、濟水分流,互不相通。青州水軍就無奈分成兩部,一部負責控制黃河河道,一部沿濟水拉運兵員、糧草、輜重。

    這時候還是春季,濟水淺,行大船、重船長擱淺,就不得不改用黃河運輸

    冀州水軍不敵青州,文丑就親率上千騎兵,沿黃河北岸跟隨青州軍西行,防止青州軍登錄黃河北岸攻擊河北,及時掌握青州軍動向。

    船只逆流而上,搖槳難以持久,除車船外,多要靠士卒、壯丁沿河拉縴。

    長在河邊走,哪能不濕腳?不時有縴夫掉落水中,因地球自轉、黃河向東北流的緣故,漂流至北岸,為袁軍拷問殘殺。

    縴夫們都很害怕,嚴重影響了行軍的速度

    劉備便使管嘗董襲、陳矯帥五千人沿黃河北岸進軍

    文丑見董襲兵少,集中上萬步騎圍攻。

    管承將艦船下錨,陸續遣士卒下船,董襲、陳矯則迅速把輕車、輜重車、武鋼車等聚成半圓,令矛戟刀盾弓弩,伏于車後。

    文丑輕悍,麾下多勇敢善戰之士,便三面圍攏來攻,誓要將董襲部趕下黃河喂魚。

    陳矯看看了左右,大多青州兵都有一兩次戰斗經驗,但見數倍敵軍,大多有些緊張,有幾個年輕後生,還時不時回望船只。

    陳矯知道這幾年戰斗頗多,青州的精兵良將大多調派到各地,這些挑剩下的,乘著父兄余蔭,生活有了很大改善。雖然個個身強體壯,意志力,就差的遠,再怎麼精選、操練,不經過幾場艱苦的戰斗,總比不上哪些血與火當中出來的精銳。

    “非我命令者,20步內才許射擊,違令者斬!”

    陳矯有些擔心,給腳邊的幾張大黃弩都上了弦。

    青州兵中間插著參加過東武陽保衛戰的淮泗、江東老卒,有的喝著酒,有的吃著食物,有的談笑著,眼神余光,不時觀察車輛外敵軍的行動,給周邊士卒莫大信心--這些原本柔弱的淮泗、江東兵,如今個個都是神射手,最低都是伍長、什長以上,這些人給陳矯巨大信心。

    管嘗董襲、陳矯各守一面,文丑族弟文虎披兩層甲,腰帶間插著刀,手上拿著一把黃楊雙曲大弓,帶一群神射手,躲在持大盾的親衛身後,一邊前進,一邊不斷拋射。

    青州軍稀稀拉拉的箭矢,要麼被記冀州兵大盾擋住,要麼被鐵甲彈開,文虎哈哈大笑︰“這些青州兵沒吃飯,兒郎們,殺他個片甲不留。

    都有重賞!殺!”

    近到二十步之內,青州兵弓弩一齊發射。

    同心圓本就是半徑越,周長就越,箭矢密度就越大。

    一時間箭矢、投矛齊發,如同暴雨直下,冀州兵並紛紛倒閉,就連持有大盾的前排士卒多在強勁的沖擊力下東倒西歪,握不緊盾牌露出縫隙,或盾牌破碎…

    听得劉備座艦擊鼓聲齊作,董襲大叫一聲,左手盾牌,右手短戟,從戰車上跳下,越眾而出,殺向盔甲最華麗的文虎,青州兵個個如猛虎下山,緊隨其後。

    文虎中了幾箭,身邊親衛死傷殆盡,拿了個盾牌,且戰且走。甲冑頗重,又受了傷行不快,途中就被董襲引弓射中腳部。

    文丑親見族弟文虎為一黃臉大將擊倒、割了首級,憤怒的大叫,親帥騎兵沖陣。

    旗艦上又傳來鳴金聲,董襲部急忙撤退,膽戰心驚的面對文丑騎兵。

    管嘗陳矯讓士卒都站到車上,不停引弓上弩,給董襲部爭取時間。

    “必斬此將之頭以祭!”

    文丑鐵了心要報仇,騎兵之後,跟著大批步兵,趁著混亂,追擊被騎兵遲滯的董襲部混戰在一起。

    管嘗陳矯部弓弩,就不可能再齊射,兵力劣勢的董襲危在旦夕。

    “跟我來!”管承大吼一聲,手持長兵,沖出車圈接應

    董襲部好不容易徒車圈外,不少來不及爬入,只能背靠車輛,急切換了里面扔出來的長矛戟,與管承一同浴血奮戰。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漢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