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極拳暴君 > 369章 剩余的四天與......殺意!

369章 剩余的四天與......殺意!

作品:極拳暴君 作者:夜與雪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極拳暴君最新章節!    一個多星期的時間過去,避難區里依舊平靜,再沒有人口非正常死亡事件發生,普通的幸存者們也隱隱發現那種無形的陰霾和壓抑氣氛似乎也減少了一些。

    不過包括三大魁首、兩大北部戰區戰將,上上下下所有心神緊繃的知情者並沒有放松警惕,隨時都在防備著‘它’的出現。

    辦公室,溫暖如春,陳沖雄壯的身軀屹立窗前,目光沉凝的盯著窗外飄揚的小雪,思緒紛飛。

    刑戰所收到的那份加塞進去的件袋,自然是出自于他的手筆。

    他在打听清楚衛部情報處每天凌晨都會將一天的情報匯總抄送給三大魁首以後,就需找到機會,神不知鬼不覺的將四個隨從士官的資料摻了進去。

    他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刑戰在看到那些‘巧合’之後不會無動于衷,而只要能在刑戰的心種下那麼一顆種子,讓他有所防備,陳沖的目的也就算是達到了。

    之所以沒有將這份情報傳遞給雄昆還有古越龍、雪心兩人,是因為陳沖實際上對司成修身上的主神碎片也有所覬覦,而一旦古越龍和雪心這兩位北部戰區戰將得知後難保打草驚蛇,如果所謂的火種落入北部戰區手,無疑與陳沖的利益不符。

    想到這里,陳沖念頭一動,主神光球翁然一震,一道信息反饋從腦海浮現了出來。

    具現力儲備︰38791。

    從回到避難區以後,經過這半個月的瘋狂修煉積攢,陳沖距離響雷果實所需的4000具現力要求,只剩下1209單位!

    再需要四天不到的時間,他就能將這枚至關重要的S級道具兌換出來!

    “響雷果實+電流推動,這樣的組合......到底能給我帶來些什麼變化?”

    想到響雷果實的說明,期盼著它所能給自己帶來的改變,陳沖目光灼灼,心情隱隱有些激動。

    叮鈴。

    這個時候,電話的鈴聲響起,陳沖接起電話,就听到一個清脆的聲音道︰

    “委員長,研究部的劉春主人打來電話,說是已經打造好了您定制的兵器,現在就在研究部的實驗區,你看......?”

    “哦?”

    陳沖這才想起來自己曾經讓研究部的人用雷音鋼為自己打造投矛︰

    “好,告訴他我現在就過去。”

    掛了電話,陳沖當即走出大樓,很快就來到了研究部。

    知道陳沖要過來,劉春早已經帶著手底下的幾個學生在研究部門口等候,一見到陳沖走來就連忙迎了過來︰

    “陳委員長,幸不辱命,為您量身定做的兵器已經打造好,請你跟我來!”

    “好。”

    陳沖點點頭,也沒有多問,就跟在劉春的身後,來到了一處露天的校場,一眼就看到了靠在石台上立著的幾把通體銀白、半人高下的短矛。

    “這就是用雷音鋼合金打造的?”

    陳沖走上前來,一把提起一根短矛,輕輕掂量了一下,感覺到冰冷而沉重的手感︰

    “感覺好像不錯?”

    剛剛一入手,陳沖就發現了這矛身之上竟然隱隱產生一種電磁吸附般的感覺,黏在了自己的手上,就好像短矛本身的材質對自己體內雄渾暴烈的電磁真氣起了反應一樣。

    不過他唯一不清楚的就是,這雷音鋼矛夠不夠堅固?

    “大人,這大半個月,我們試驗了數十種雷音鋼合金適配方案,失敗了上百次,終于研究出來的最佳配比!”

    劉春笑容滿面,像是邀功一般有些自得的道︰

    “最終的成品,雷音鋼合金的堅固程度是普通精鋼的兩到三倍!就算比起普通的原力戰兵來也差的不遠。更重要的是雷音鋼矛比起原力戰兵的材料消耗、成功率要高的多,依照您的權限和配額,我給您打造了六把,足以應對大多數的情況!”

    劉春興奮的講述著,陳沖隨意的點了點頭,輕輕顛了顛手的雷音鋼矛,看向空曠試驗場的盡頭,距離他大概百米外一堵合金鋼板粘合的銅牆鐵壁。

    這堵銅牆鐵壁表面坑坑窪窪,由數十塊鋼板疊加,厚度起碼一米有余,看上去似乎無比的堅固。

    “委員長,你可以試試。”

    劉春似乎明白陳沖的意圖,滿眼期待道︰

    “我相信......”

    嗖——!

    下一刻,耀眼的電光和仿佛要將人耳膜刺破的可怕尖嘯響徹試驗場的上空!而除了陳沖自己以外誰也沒有看到,他手的雷音鋼矛在電磁真氣的誘導加速下,瞬間化作了雷霆霹靂,在一微秒之間就貫穿了百米外那堵足有一米之厚的銅牆鐵壁,只留下一個碗口大小的空洞!

    甚至試驗場盡頭的圍牆都被貫穿出一個大洞,至于陳沖投出的雷音矛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

    劉春和他的學生們在電光閃過後,目光投向厚厚銅牆鐵壁之上的那個大洞,不由得瞠目結舌。

    “不錯,不錯!”

    連道了兩聲不錯,陳沖不由滿意的點點頭。

    能擊穿這麼厚的鋼板還余勢不絕,雷音鋼矛的威力無疑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當時普通鋼矛投擲的超電磁炮。

    劉春的成果無疑是超乎了他的預料,他發現這把雷音鋼矛竟然不僅能能灌注具他的電磁真氣,還備著更強的誘導性,再以超電磁炮的手法投射出去時,速度甚至比鋼幣還要快。

    普通的兵器是無法灌注新人類的生命原力的,而原力戰兵之所以對新人類的實力提升很大,一個是因為材質更堅硬鋒銳,一個則是能夠承受原力的灌注,增幅殺傷性。

    而超電磁-雷音矛的速度恐怕已經不止三倍音速的發射速度,更快的速度、動能,再加上更堅硬的材質、電磁真氣的灌注加持,無疑也會帶來更大更強大的破壞力。

    ‘土地神’之危雖然已經過去,但是難保接下來的時間沒有別的荒神來襲,一旦有情況發生,雷音鋼矛無疑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想到這里,陳沖轉過身來,滿意的拍了拍劉春的肩膀︰

    “辛苦了,做得不錯。安排人去把那支雷音鋼矛撿回來,把其余的五把也送到我的辦公室去吧。”

    ......

    也就是在陳沖實驗新到手的器時。

    戰部大樓,頂層辦公室,刑戰翻看著手的一些記錄和資料,目光凝重。

    這些,就是他這幾天私底下吩咐幾個心腹手下去對那麼匿名件檔案的調查驗證結果。

    然而所有的結果都顯示,跟隨司成修前往北部戰區的四個隨從士官的意外看上去沒有任何漏洞,仿佛的確是一種巧合。

    除了分別讓手下人驗證了這四名士官的死亡狀況以外,另一部分記錄和信息則是政部魁首司成修從回來以後的所有政令和動向。

    同樣,從這份記錄刑戰也完全沒有看出來任何東西。包括這幾天他的暗觀察和留意下,司成修的行為舉止都沒有任何異常的情況。

    但是刑戰心那一絲絲疑慮並沒有因此而消除。

    不得不說,幾天前的那份情報雖然語焉不詳,卻給他心種下了一顆種子,讓他這幾天的時間一直輾轉難安,一絲絲的陰影時時刻刻縈繞在他的心頭。

    他、雄昆、司成修三個人,三人不是兄弟卻勝似兄弟,互相之間都有著過命的交情,有著完全可以放心把後背交給對方的絕對信任。三個人從微末之時就相互扶持,經歷重重苦難一步步在災變之立足,歷盡千辛萬苦創建了銀環避難區。

    他們之間的情誼,是經歷諸多生死考驗,在血與火誕生的。

    從第一感覺上,刑戰內心就極度排斥那份情報所包含的指向性,所以目前為止也沒有透露給任何人。

    長嘆了一口氣,似乎想要把心的郁氣統統排解出來,刑戰站起身來,獨身一人離開戰部大樓,來到了司成修所在的政部樞。

    刑戰的身份自然沒有人敢阻攔,在一個個政部職人員恭敬的問號聲,刑戰長驅直入,直接來到了最頂層司成修辦公的地方。

    “咳咳......老刑,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似乎刑戰剛到時就有人通知,司成修正好走出辦公室,看向刑戰笑道︰

    “今天你怎麼有心情來串門子?”

    司成修氣息有些虛浮,原本滄桑的面容上依舊有著不健康的蠟黃色浮動,看到司成修這幅模樣,刑戰嘆了口氣︰“心情煩躁,找你隨便聊聊。你和老雄的傷勢怎麼樣?”

    “老刑啊老刑,前幾天才問過你都忘了麼?”

    司成修將刑戰迎進自己的辦公室,親手為他泡茶,一邊笑道︰

    “大半個月的時間了,我和老雄估摸著已經好了七八成,再有半個月應該就能徹底恢復了。不過現在雖然沒有徹底好利索,但是要是有什麼不開眼的畜生來禍害,我們兩個多少也能起到些作用。”

    “原來是這樣。”

    刑戰輕輕飲了一口茶,在放下茶杯後突然沉默下來。

    司成修察覺到刑戰有些微的反常,眉毛一揚︰“老刑,怎麼了?”

    “老司啊,我們三個老兄弟的交情應該超過二十年了吧。”

    刑戰目光緬懷,語氣感嘆,悠然道︰

    “大災變降臨的時候,我們三個正值青狀年,卻在人生最滿懷期望因為世道劇變而被打入深淵。我記得災變第一年的時候,我們三個兄弟相互扶持,聚攏了一批人。那時候我們佔據的加油站被另外一伙人盯上,我被桑坤這個惡徒帶人埋伏的時候,還是你不顧自己的安危孤身一人只帶著一把刀就殺入了人堆,把我救了出來。如果沒有你,哪有現在的刑戰?”

    “你說這些干什麼?”

    司成修有些哭笑不得︰

    “我們三個老兄弟誰沒有救過誰?你忘了,我在覺醒前感染重病,急需藥物,但是醫院全是已經殺紅了眼的人,你硬是殺了進去,找回藥物救了我一命。還有老雄,他救我們兩個也不止一次吧?”

    “是啊......”

    刑戰眼簾低垂,感慨道︰

    “我們三個兄弟,是從尸山血海殺出來的。我們之所以建立避難區,一開始的初衷就是為了塑造一個朗朗乾坤,不要讓這個城市淪為只有血腥和殺戮修羅場。”

    “雖然能力有限,但是我們還是完成了一部分的願景。我記得當初你的願望就是在廢墟之上再造一座城市,讓所有幸存者都自己的家園,這一點你也做到了。”

    司成修默然無語,嘆道︰“老刑,人魔給你的壓力太大了?”

    “當然很大。”

    腦海一瞬間閃過陳沖那天晚上曾經說過的話,刑戰目光直視著司成修,輕聲道︰

    “我只是想到親人朋友、父母子女、朝夕相處出生入死的伙伴,下至一個普普通通的覺醒者,上至位高權重的魁首,所有人都有可能是人魔,我怎能不怕?”

    司成修點點頭,表情沒有出現任何的變化,語氣低沉道︰“沒錯,但是對于整個避難區來說,我們就是支柱和期望,這種情況下我們絕對不能自亂陣腳。”

    將司成修一切的細微反應盡收眼底,刑戰心的陰影似乎散去了一些,道︰

    “你說的是,這段時間老雄承擔的壓力恐怕更要大些,說起來他這段時間......”

    沒有察覺到司成修對自己說的話有任何的異常,刑戰微微打消了部分疑慮,繼續和司成修討論著有關人魔的事情,直到半個小時後才離去。

    而當刑戰從政部大廳走出的時候,完全沒有看到大樓頂層的窗戶後,司成修站在窗前凝視著他的背影,眼簾低垂似乎隱隱約約閃過一絲極其危險的神色。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極拳暴君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