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極拳暴君 > 467章 如痴如狂的奧格列

467章 如痴如狂的奧格列

作品:極拳暴君 作者:夜與雪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極拳暴君最新章節!    三個小時之後,鐵剎山山腳下。

    臨時搭建的簡易營地,篝火燃燒,十余頭形狀各異的異化種堆積在一起,形成了一座小山,一名名戰區的士兵則是從挑選出可以食用的獵物,剝皮處理,然後放到烤肉架上。

    在篝火一旁,剛剛回來不久的申權、楚天君、伊里奇等人相對而坐。

    “這玩意兒用神出鬼沒來形容還真是沒錯。”

    瞟了一眼身旁三頭通體漆黑、堆積在一起的酷似黑豹的獸類尸體,伊里奇哼了一聲︰

    “我們把那座山峰翻了個遍,也只抓到了三頭鬼影豹,其余的都讓它們溜掉了。”

    “很正常。”

    申權淡淡笑道︰

    “鬼影豹以機警和神出鬼沒著稱,實力雖然算不上多麼強大,但是速度和機敏就是界限者都有些頭痛,我們運氣還不如你,總共也就找到兩頭而已。”

    楚天君的腳下也有兩頭鬼影豹的尸體,話鋒一轉道︰

    “而且,這說明伊里奇閣下嚴格遵守了狩獵規則,否則認真起來,它們怎麼可能逃過你的獵殺?”

    “那當然。我可不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小人,既然定下了規矩,我自然會遵守。”

    伊里奇哈哈一笑,毫不自謙的點點頭,隨後他目光一動,看向下山的方向︰

    “奧格列他們也回來了。”

    楚天君、申權等人齊齊轉頭望去,就看到奧格列、尤多拉、門沙克爾三人遠遠的從山上行了下來。

    隨著三人走近,可以看到奧格列、尤多拉兩人兩手空空,門沙克爾的手倒是提著兩頭鬼影豹走了下來。

    只有兩頭?

    在看清楚門沙克爾提著的鬼影豹只有兩頭以後,伊里奇立刻跳起來,洋洋得意的道︰

    “奧格列,看來你的運氣不是很好?我隨便帶著幾名士兵都獵到了三頭,你竟然只遇到了兩頭麼?”

    出奇的是,面對伊里奇得意的話,奧格列似乎心情愉悅,他在走近之後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是麼?伊里奇,恭喜你,那麼這一次的狩獵活動是你贏了。”

    嗯?

    奧格列的反應無疑出乎了自己的預料,伊里奇不由得一怔,原本打算說的話卡在了喉嚨里。

    奧格列這個人他很清楚,作風強勢、霸道,事事都要爭先,可以說是完美繼承了第二天王的性格,也一直都壓在他的頭上。在他和奧格列多次的明爭暗斗,他長久的處于下風,所以看到奧格列獵到的鬼影豹竟然不如自己以後,才忍不住找回這麼一點場面。

    但是奧格列如此,倒是讓他完全沒有想到。

    也不光是他,此刻包括奧格列身後的尤多拉、門沙克爾都對視一眼,眼神奇怪。

    雖然不清楚奧格列為什麼如此,伊里奇的目光一轉,故作大方的道︰

    “鬼影豹的心頭血對養顏美容有奇效,我所獵到三頭鬼影豹,就轉贈給你吧!”

    “可以,那麼我就代替尤多拉謝謝你了。”

    奧格列雲淡風輕,完全沒有在意伊里奇隱隱的挑釁,他說完就來到申權等一眾北部戰區的軍事委員面前︰

    “申參謀長,感謝你的安排,這是一場很有趣的狩獵活動,不過我現在有些疲憊,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程?”

    疲憊?

    申權心雖然奇怪,口卻回應道︰“既然閣下覺得累了,那麼我們就在二十分鐘後回程好了。”

    奧格列微笑點了點頭。

    奧格列要求回程雖然有些奇怪,卻也沒人表示異議。很快,二十分鐘後,簡易的營地被拆除完畢,這一場虎頭蛇尾的踏青狩獵活動結束,戰區一方、東十字星一方紛紛上車,然後在車輛轟鳴聲揚長而去。

    而在遠處鐵剎山山巔上,一雙眼眸涌動著詭秘的光彩,居高臨下,就這麼遠遠看著車隊拖著滾滾的煙塵離去。

    “山洞奇遇,遇到前人的尸骨和遺留下的神功大法......”

    陳沖好像一尊幽靈一樣站在枯木的枝干上,帶著古怪的笑容︰

    “奧格列,我看你能不能忍得住?”

    ......

    日光的余暉已經變為了金黃,臨近傍晚時分,載著奧格列等人的車隊攜帶著風塵,長驅直入,駛回了北部戰區。

    而回到北部戰區之後,奧格列拒絕了申權的晚餐邀請,甚至連未婚妻都顧不上,就迫不及待的來到了距離他住所不遠處的一間地下訓練場。

    所有東十字星交流團的住所都安排在同一片區域,這一處地下訓練場也是戰區專門向他們提供,用來日常鍛煉、活動所用。

    從山洞得到的神秘羊皮卷無時無刻不在勾動著奧格列的內心,讓他已經無法忍耐,迫不及待的想要驗證一下羊皮卷上的內容到底是真是假。

    寬敞的地下訓練場,奧格列迅速將門反鎖,然後取出了從山洞得到的羊皮卷,先是深吸一口氣,屏息靜氣,等到心情平復以後,翻開起來。

    “心,體,氣,術,式。”

    “心是指冥想意象,以意境創立刀術修行的基本;體,是要求有一定的身體素質基礎,能夠支撐體力和精神的消耗;氣,是指生命能量配合運轉的方式,術,是指......”

    字對于奧格列來說並沒什麼障礙,尤其羊皮卷上的字是以一種通俗的方式進行的標注,這對于精通、並且已經修行到界限者層次的奧格列來說,理解起來也算不上什麼難事。而隨著他逐字逐句的,並且時不時的閉上眼楮按照開篇的內容進行簡單嘗試,一種極度驚喜的神色在他的臉上浮現。

    “這本碎夢刀刀譜,似乎真的可以修行,關于它威力的描述,恐怕都是真的!”

    足足半個小時之後,奧格列興奮的睜開了雙眼︰

    “好厲害的原力戰技,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才能創立出這麼高深的招式?”

    雖然只是一番簡單的理解和嘗試,但是有著深厚修行經驗的奧格列已經確定這門碎夢刀刀譜的確是可以修行的,而且系統、繁雜、包羅萬象,其講述的修行方式、理念之高深,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尤其是按照刀譜上的注釋,碎夢刀刀法極為可怕,哪怕只將羊皮卷上的內容習練到熟練精通的地步,以弱勝強、越階而戰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如果能夠練習到出神入化,就代表著.......無敵!

    與這門碎夢刀相比,除了他的父親第二天王教導給他的壓箱底絕招,他前半生練習的所有原力戰技都顯得拙劣無比,簡直就是個笑話!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奧格列在興奮、喜悅之余,產生一種難以解開的巨大疑惑︰

    在生命修行體系的發展程度上,五大戰區無疑是要相對落後于東十字星,那麼這門連他都感到震撼的神秘刀譜,到底是由什麼人創造出來的?

    那個山洞的尸骨,又會是誰?

    為什麼又會有這麼一部超人想象的原力戰技遺留了下來?

    “而且......”

    想到這里,奧格列眉頭緊緊的皺起,然後又將刀譜結尾的部分反復了一番︰

    “總感覺這集合心體氣術式的最終殺招演化上,似乎有些意猶未盡......”

    雖然眼前的是一門前所未有的刀法,但是以奧格列修行已久的智慧和眼光,已經隱約發覺碎夢刀刀譜的幾式殺招演化雖然令人震撼,但卻好像依舊留了很大的余地。

    “算了,也許是我的錯覺。”

    想了半天,奧格列依舊沒有頭緒,但是心的熱切已久佔了上風,目光灼灼的低聲自語道︰

    “不管這門碎夢刀的來歷是什麼,但是既然落到了我的手里,就是幸運女神對我的青睞。”

    “這樣一門神奇的原力戰技,足以讓我的戰力再上一個台階!”

    和基因喚醒法、生命錘煉法這樣涉及到生命安全的修行方式不同,原力戰技在本質上是只是不同的戰斗技巧而已,練習的風險很低。

    而碎夢刀的強大和神秘已經完全折服了奧格列,想到這里,他豁然站起身來,走到器架前,一把握住一把精鋼打造的戰刀,意氣風發道︰

    “就讓我來嘗試下,碎夢刀,是不是真有描述的風采和威力!”

    ......

    轉眼之間,時間一天一天的流逝。

    自從得到碎夢刀刀譜以後,奧格列立刻開始了如痴如狂的修行。

    能在這個年紀修行到界限者的高深境界,奧格列無論是天賦、心性、還是追求強大的意志都絕不缺乏,尤其是身為第二天王的長子,他在生命修行上有著深厚的見識和基礎,觸類旁通之下,他練習碎夢刀刀譜的上手速度很快,短短幾天時間就已經入門,正式邁入了修習刀譜的門檻。

    而在這幾天的時間當,他深居簡出,除了和軍事委員踫頭商議聯合計劃草案以外,幾乎大部分的時間都投入到了碎夢刀刀譜的修習當。

    這樣異常的情況,無疑引起了東十字星交流團其他人的注意。

    在這一天的商討會議結束後,奧格列一行人從軍事委員會的大樓走出,他正要行色匆匆的離開,尤多拉就眉頭微蹩,叫住了他︰

    “奧格列,剛才的會議室,你似乎有些心不在焉?這幾天你一直不見蹤影,到底在忙些什麼?”

    奧格列停下腳步,先是一怔,然後回過頭來歉意道︰

    “抱歉,這幾天有些冷落了你,不過這是因為我在修行上得到了一些靈感,正在進行嘗試。”

    “哦?”

    一旁,伊里奇眼神微變,無不嫉妒的說道︰

    “奧格列,難道你要突破了?”

    奧格列的生命修行境界他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對方早在兩年前就進入了界限者高階的層次,那麼對方口的突破,無疑指得就是極階。

    這無疑代表著奧格列再次把他甩在了身後。

    可惜自然不會把真實情況吐露出來,面對伊里奇的詢問,奧格列只是哈哈一笑︰“可以這麼說!”

    “是這樣麼?”

    尤多拉琉璃般的眼眸看著奧格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輕聲道︰

    “那我知道了。”

    “親愛的尤多拉,很抱歉,但我絕對不是在故意冷落你。”

    奧格列歉意的一笑,然後輕輕走上前來,在尤多拉白皙的額間一吻︰

    “再給我一段時間,讓我處理好自己的事情,好麼?”

    在奧格列低頭一吻時,尤多拉眉頭微皺,似乎下意識的就想躲閃,不過最終卻沒有躲開。而奧格列對此毫無所覺,輕輕握了握尤多拉的玉手,微微一笑,然後匆匆離開。

    看著奧格列離開,伊里奇哼了一聲,看向門沙克爾︰

    “難道他真的要突破,進入極階了?”

    門沙克爾沉默的搖了搖頭,依舊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樣子。

    然而誰也沒有注意到一旁,看著奧格列匆匆離開的背影,尤多拉眉頭輕蹙,心似乎毫無來由的泛起一種淡淡的、連自己都說不清楚的厭惡感。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極拳暴君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