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前方高能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過去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過去

作品:前方高能 作者:莞爾wr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之後誅天融解,金色的小龍之影從劍體內抽離,回歸于宋青小的身體之中。

    她曾擁有的東西一點一點在與她告別,而她的實力也在退減,回到了分神境的時候。

    女媧補天的試煉里,她煉化誅天的補天石回收,化為七彩聖舍利,最終變成梵音世家的和尚,她的乾坤囊物歸原主,回到紫眸童子的手中。

    出星空之海,自爆金丹,逃入帝國,躲進帝國後備隊中,逆轉的一切竟也像是另一種人生似的。

    她回到顧府,歸還混沌青燈,令附身七號的楚女之魂重新在玄鐵棺內安息。

    秋節路上,看自己遇上自稱是神的千山,從他掌下死里逃生。

    帶著銀狼回到惡魔島,看它成為狼群之主,了結一切的因果。

    她的修為一點一點的降低,但心境卻更加的鞏固,神魂、心境都在貪婪的消化著‘義’字的最後力量,試圖在她人生之路逆轉完前,將其完全吸收,真正掌控時空的法則。

    往事一幕幕如雲煙般從她面前掠過,她爬進水缸,第一次殺死同場的試煉者,接著回到最初改變一切的雨夜。

    裴家的暗衛從小巷之中退回,她來到西街,第一次與時越相遇,看他為自己解圍。

    時間並不停留,她再次回到自己的少女時代,撿起曾經丟失的自卑、懦弱以及恐懼,細細品味。

    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是唐雲酗酒如命,瘋瘋癲癲之後毫無理智的日子。

    她‘看’到另一個自己沉默著侍候母親,明明是青春年少時,臉上的神色卻又木然、死寂。

    宋青小原本以為之後的時光,都會日復一日——

    直到她回到了自己年幼的時候,看著唐雲臉上的皺紋淡去,她的眼神逐漸‘恢復’清明。

    年輕時候的她長得秀麗無比,眉眼之間帶著生活的不如意,愁苦滿臉,卻也曾試圖想要帶著女兒,反抗命運。

    只是她最終承受不住壓力,最終向生活妥協,詛咒丈夫,詛咒命運。

    時間逆流之中的唐雲如同擺脫了生活的壓力,逐漸恢復正常的樣子,一點一點變得年輕。

    這種‘改變’十分的虛幻,可卻令宋青小看得目不轉楮。

    她見到了幼年期的自己蹣跚學步,唐雲倚在門邊,咬緊牙關緊抵著門。

    “開門——”

    “開門!”

    ‘砰——砰砰——’

    屋門外傳來重重的撞門聲,幾個男人罵罵咧咧︰

    “我知道你在屋里,別以為不出聲就可以裝死躲過去。”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房門每遭一次撞擊,便發出震天的重響。

    屋里‘呀呀’學語的孩子扶著破舊的家具而行,毫不知道生活艱苦,看到母親的剎那,咧嘴發出笑聲。

    “噓——”

    年輕的母親一邊以瘦弱的肩膀抵著屋門,一面沖著女兒作出禁聲的姿勢。

    可是孩子哪里懂得這些,她看到母親的動作,下意識的伸出雙手,想要往她撲去。

    但手一放開,剛走兩步便站立不穩,‘撲通’摔倒在地。

    唐雲見到這一幕,呼吸一窒,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兒里。

    ‘哇——’

    孩子一摔倒後,發出嚎啕大哭聲。

    “媽……媽媽……”

    小孩哭的撕心裂肺,唐雲狠心逼自己轉過了頭,只當作沒听到女兒的哭聲。

    外頭的催債人側耳傾听了一會兒,只听到孩子大哭,卻沒听到女人的誘哄。

    都說母女連心,小孩哭的這麼大聲,莫非屋中的人真不在家里?

    “將門拿鐵鏈鎖上!”

    一個男人不懷好意的道︰

    “既然扔了小孩跑了,讓她有家難回。”

    外頭傳來‘  ’的聲響,不多時,催債的人罵罵咧咧的離去。

    精疲力竭的女人無力的滑落在地,孩子已經哭得聲音嘶啞,她轉過了頭,淚流滿面往女兒爬了過去。

    她抱起孩子,想起先前驚魂一幕,深怕有人破屋而入。

    雖說最終虛驚一場,但此時想起之前的驚恐交加,仍是又氣又恨,便將滿心的不如意化為巴掌,拍落到了女兒的身上,打得她又哭出聲。

    那數巴掌打完,氣一發泄,又化為內疚與心疼,不由抱著女兒隱忍著痛哭出聲。

    宋青小隔著時空,平靜的看著這一幕,心中波瀾不驚。

    一切在她面前倒轉,唐雲放下孩子,催債的人取下鐵鏈拍門催逼,孩子摔倒之後無人抱哄自己站立,不再渴求母親的懷抱,遠離母親,扶著桌子遠遠的獨立——

    所有發生的過往,竟像是暗示她之後的人生。

    時光倒退,回到了她才出生不久之時。

    醫院的產房前,一個瘦高的男人歡喜無比的抱著孩子。

    宋青小還來不及細看他的面容,突然時空扭曲。

    她心中吃了一驚,抬頭一望,只見靈力形成一個漩渦,一名年約五十的僧人從漩渦之中走出,舉手成刀,往襁褓之中的孩子拍落了下去。

    “善因——”

    在看到那僧人面目的剎那,宋青小立即認出了此人。

    僧人並沒有察覺另一個時空逆流之中她的存在,與她擦身而過,目標是剛出生不久的她。

    “輪回秘法……”

    這一瞬間,宋青小恍然大悟,想起了天外天一役之中,善因欲殺她時,施展出的輪回秘法。

    那個抱著孩子的男人,哪怕窮困落魄,哪怕生活並不如意,哪怕他只是一介普通人,在天外天的這位絕世強者面前弱小如螻蟻——

    但在見到詭異事情發生的那一瞬,有人要想傷害他的女兒的時候,他卻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勇氣,極力想要保護他的孩子。

    掌刀落到了他的身上,靈力透體而出,將普通的凡人拍得粉碎。

    僧人的面容之上露出一絲震驚、懊惱、不甘與挫敗的神情。

    他還想要伸掌拍出,但機會只有一次。

    輪回秘法的‘秘’在于隱秘,欺騙時空法則,當他在這個時空動手,觸動了規則之時,便會遭到規則的驅除,欲將不屬于這個時空的外來者‘趕’出這里。

    而之後的善因大師在幾十年後的天外天里,遭阿七重創,失去了再繼續動手的契機。

    他的殘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男人化為血霧散開,孩子摔落下地,前後事發不過瞬息功夫而己。

    那個男人已經神魂俱裂,消失于無形。

    這個世界之上,除了親眼目睹這一幕的宋青小之外,無人再知此時發生了什麼事。

    她實在太吃驚了,可細想之下仿佛一切都有跡可尋。

    在反應過來的那一刻,宋青小有過短暫猶豫,但最終卻並沒有出手干涉‘過去’。

    只是令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曾被唐雲詛咒過,卻又念叨了一輩子的男人,竟會因為幾十年之後,他女兒與天外天的一場恩怨,而死在了穿越時空來到這里的善因大師手里。

    他可能至死也沒明白,那和尚殺他的原因。

    對于帝國來說,這是一場神秘事件。

    此地靈力的涌動,很容易讓皇室猜出一些端倪,卻又因為善因大師來自于‘未來’,又無跡可尋。

    最終會因為涉及神獄等一系列相關之事,而被封鎖資料。

    偏偏皇室因為對此事前因後果也不清楚,所以最終會將他的死亡方式抹去,明面上只留下一個此人犯下罪案,最終逃逸不知所蹤的記錄在那里。

    難怪後來宋青小加入預備隊後,曹隊長無法查出她身份來歷。

    就連之後她得罪時家,大鬧皇城,以時秋吾身份,也無法翻找出她父親的蹤影。

    畢竟時秋吾查找之時,她尚未與善因開戰,事情既發生在未來,卻又因為善因秘法緣故,將人殺死在過去,從而形成一個詭異的悖論——能在當時得知詳情的,唯有她一人。

    就連那會兒的善因大師,可能都不能預知這一件事情的發生。

    時間仍在逆轉,血霧化為人形,她被歡喜的男人抱著送還護士。

    接著,她回到母親的體內,享受著被母親孕育的過程。

    宋青小閉上了眼楮,感應到身體一步步分化,最終還原為胚胎,化于無形。

    而另一個逆流時空之中的宋青小則像是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她的體內已經沒有半分力量,身影幾近透明,仿佛隨時都會消失。

    “青小——”

    “青小……”

    “雲雲,我們的孩子,就叫青小,宋青小,怎麼樣?”

    “青小,青小,青澀而幼小,但將來總有長大成熟之時,到時必定大放異彩,前程可大得不得了呢!”

    一對男女輕聲的討論,夾雜著女人幸福且又憧憬未來的笑聲。

    這呼喚聲對于宋青小似是有極大的吸引力,引導著宋青小往她的方向緩緩靠近。

    這是唐雲的身體,她的身體幾近潰散,她需要找個寄宿之地。

    若是此時順從唐雲溫柔的呼喚,進入她的肚腹中,她有可能會改變時間的法則,重新從母親的肚子出生。

    此時的她不會得罪天外天,未必會引來幾十年後的善因。

    如果她的父親不死,她的母親不會性情大變,她不會有同樣的童年,可以享受溫馨、幸福卻又平凡的人生。

    進?或是不進?

    要是進去,可以得享太平,可以重過一世,可以走自己曾經渴望,卻沒有機會走過的道路。

    若不進可能會魂飛魄散,她的力量不足以支撐她再在逆流之中等待下去。

    “不!”

    宋青小的虛影之中,傳來輕弱卻又堅定無比的抗拒聲。

    “我不進!”

    她依舊選擇相同的人生道路!神獄的試煉殘酷無比,卻淬煉她的心靈。

    在此後的道路之上,雖說伴隨著艱難險阻,可她卻同樣收獲了許多。

    有陪伴她忠心不二的銀狼,有對她不離不棄的龍靈,還有天道寺中她曾立下承諾的阿七,以及神獄之中收獲的親情、友情。

    她舍不得遺忘老道士、宋長青,想要牢牢記得為她而死的甦五,以及天外天一役中,曾站在她這一邊的太康氏、天一道門以及時秋吾等。

    她還有很多心願未了,還有一些承諾未去做到,還有一些人/狼/靈在等著她的回歸。

    她要替甦五取回遺物,要替他復活他想復活的人,她的腳步,不會停在這里!

    靈體潰散,碎裂為千萬份,即將散去……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嗡--’

    最後一點‘義’字的力量隨著她歸于混沌,徹底在她體內消融。

    ‘義’字的融解似是觸及了她身體之中的太昊天書,古玉之上殘留的‘道’字被她的感悟所觸發。

    兩股力量同時迸發出來,化為暖流涌及周身,使得原本即將崩潰的靈體剎時穩固。

    碎裂的靈體像是被這股力量牢牢粘住,並重新拉回拼組。

    靈光流溢,形成一層光繭,將碎裂的靈體包裹在內。

    不久之後,那光暈逐漸內斂,逐漸顯出婀娜有致的女性身軀。

    失去的靈力逐漸回流,宋青小像是重新經歷了一次特殊的被‘孕育’的過程。

    只是這一次‘孕育’她的不再是唐雲,而是天地的法則。

    她的身體被重組,筋脈續接。

    天地之中無邊無際的混沌靈力涌入她的身體,一點一點將她的身體與天地融為一體,  滋養她的神魂。

    她的力量不再禁錮于自身,而是可以隨時借天地的力量為自己所用,規則由她自己而定。

    失去的境界飛速的恢復,悟道、凝神、丹境、分神——

    速度快得驚人,很快達到虛空,甚至悄無聲息的入聖。

    而這股涌入的力量卻並沒有停止,而是在入聖之後繼續進階。

    入聖境初階、入聖境中階,直至停在頂階巔峰之境時,像是還欠缺某樣機緣般,最終受到遏制。

    宋青小深呼了一口氣,緩緩睜開了眼楮。

    可能是經歷了時間逆流的一生,使得她心境與以往不同,她再看這個世界的時候,便又領悟再不相同。

    萬物都似是有了自己的生命,她可以‘听’到吹過自己的風聲溫柔的呢喃,可以‘捕捉’到半空中踴躍的各系靈力;無數生靈或開心、或生氣、或痛苦、或滿足的嘆息;

    植物祈求陽光,獸類祈求飽腹,人類祈求庇佑……

    她的神境擴張到不可思議的地步,神念所到之處,相連萬千光域,所到之處,她可以隨意進入其中之一,改變他/她/它們的命運。

    ……

    。手機版網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前方高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