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蜀漢之莊稼漢 > 第0984章 渡水

第0984章 渡水

作品:蜀漢之莊稼漢 作者:甲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尋找諸葛亮的破綻是暫時不用想了。+++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畢竟按司馬懿的想法,雙方目前還處于消耗耐心的階段。

    當然,現在馮賊已經出現了。

    如果諸葛亮出兵前與馮賊約定好了時期,那麼對岸很可能就會進入下一階段︰小規模試探進攻。

    不過對于司馬懿來說,這都在自己的預料之中。

    只要堅守營寨,不給對面大規模渡水的機會,那一切就都在掌握之中。

    而且諸葛亮在沒有十足的把握之下,也不可能大規模渡水而來。

    還是那句話,馮賊已經在北邊出現了。

    那就意味著隴山那邊已經沒有了壓力,那麼駐守F縣的五萬中軍,隨時可以從陳倉方向過來。

    諸葛亮要是真敢大規模東渡武功水,從陳倉方向過來的秦朗就可以隨時威脅他的側後方。

    諸葛亮自己都不怕首尾難顧,司馬懿又有何懼?

    更別說到時候蜀虜首尾還隔了一條武功水。

    如此豈不是半渡而擊加兩面夾擊?

    司馬懿不相信諸葛亮會這麼冒險。

    所以,現在就看誰的定力足,誰能先從其他地方破開局面,從而給正面戰場施加壓力,誰就能佔據優勢。

    得到了司馬懿的指點,鄧艾恍然大悟,連忙抱拳道︰

    “大司馬,艾願請往F縣!”

    在關中屯田了幾年,再加上平日里喜歡觀察山川,假想攻防,鄧艾對關中地形已經算得上是熟悉。

    既然大司馬都說了,此時不好尋諸葛亮的破綻。

    那麼剩下的,要麼是馮賊,要麼是鄧芝。

    馮賊的話……大概也不用想了。

    橋山以北,乃是平地。

    天下能在平地上打敗馮賊所率騎軍的人,可能有。

    但鄧艾知道,肯定不包括自己。

    至少現在不包括。

    所以剩下的最後一個方向,就只有鄧芝了。

    司馬懿很是滿意,點了點頭︰

    “秦將軍雖深得陛下信重,但為人低調,從不與人為難,你去了那里,他應當會給我幾分薄面,不會看輕你。”

    鄧艾感激道︰

    “謝過大司馬。”

    “明日我會派出一支運糧隊,前往F縣送糧,到時你就是押糧官。”

    “諾。”

    與司馬懿在得知馮永的消息之後,立刻就可以做出應對相比,漢軍的反應就顯得有些遲緩。

    畢竟確實就如鄧艾所言,兵分三路,又無法互通消息,三路之間,自然就只能各自為戰。

    對于丞相這一路大軍來說,信息不足,就只能按出征前的計劃,一步一步,穩打穩扎。

    這是一種穩妥的做法。

    正哪司馬懿所認為的那樣,隨著鼎足之勢的正式確立,各國軍隊也不斷走向正規化。

    兩支大軍的對陣,不再是一古腦沖上去拔刀就砍。

    就算是你想沖,人家也未必給你機會,反而有極大的可能是給對手機會。

    統帥需要從國家戰爭潛力、後勤保障、民心向背、交戰時機等等方面去全盤考慮,而不僅僅是兩軍對決。

    這就是所謂的廟算。

    只是統帥所要考慮的,並不是將軍所要考慮的。

    比如說魏延。

    看著北岸的魏國運糧隊大搖大擺地經過,囂張的模樣似乎一點也沒有把對面的漢軍看在眼里,魏延就恨不得張弓拉箭,把那個領頭的家伙射下馬來。

    只是渭水實是太寬,不說是弓箭,就是軍中的重弩,怕也是堪堪能射到岸邊。

    更別說能射到遠離岸邊的魏國軍隊

    “北伐北伐,這哪是北伐,分明就是兒戲!”

    魏延憤然道,“打又不打,空耗錢糧,何時才能擊敗魏賊?”

    言畢,他把手上的長弓擲于地上,讓親衛牽過馬,翻身而上,向著五丈原馳去。

    進入軍營,魏延翻身下馬,大步流星地朝帥帳走去。

    身為丞相麾下軍中第一大將,一路上沒有人會攔他。

    “魏將軍。”

    “我想要見丞相。”

    “將軍,丞相去武功水那邊查看敵情了。”

    又不打算渡水擊賊,天天看敵情,還能把魏賊看死?

    魏延听到這話,心里就是有些不耐,嘀咕了一句,然後轉身向著武功水方向而去。

    夏日來臨,雨水似乎多了一些。

    前兩天才下了一場雨,諸葛亮坐在輪椅里,看著漲起來的河水,若有所思。

    “來人,用弩往對岸射一箭。”

    “諾。”

    很快有軍士拿著重弩上來,蹲下,拉弦,放矢,動作很標準。

    “敢問丞相,要射哪個方向?”

    諸葛亮眯了眯眼,然後又拿起望遠鏡看了一下,這才指了指對岸邊上的一塊顯眼的大石頭︰

    “看到那塊石頭沒?就往那個位置射。”

    “諾。”

    軍士瞄準之後,一扣扳機。

    “蓬!”

    改良過的重弩射程很遠,不算殺傷力的話,最遠者能達近兩百步。

    而武功水的水面,都沒超過一百步。

    說實在的,第一遇到司馬懿時,大漢丞相未必沒有存了讓人冷不防給他一下的心思。

    可惜的是,那個家伙機警得很,不但站得遠,而且身邊還有親衛拿著大J。

    就連雙方喊話時,都是軍士跑近了傳話。

    看樣子是早就知道了大漢強弩的厲害。

    大漢丞相坐在四輪椅里,正在看著水面沉思,只听得有人喊了一聲︰

    “丞相!”

    被打斷了思路的諸葛亮循著聲源看去,原來是剛剛趕過來的魏延。

    “哦,是文長啊!”

    諸葛亮從懷里拿出一小塊錦布,小心地擦了擦望遠鏡的鏡頭,隨口問道︰

    “文長可是有事?”

    “丞相,我剛才看到魏賊往西邊押送了一批糧食。”魏延臉色有些不太好看,“我大軍遠道而來,所耗糧食遠比魏賊多。”

    “就算丞相有意在五丈原屯田,又如何比得過魏賊身後有關中之地?長此以往,怕也是耗不過魏賊啊!我們……”

    魏延憋了一股子氣,正準備要全部說出來,哪知丞相卻是突然打斷了他的話︰

    “魏賊往西邊押送了一批糧食?”

    諸葛亮的注意力似乎是被魏延的第一句話吸引住了,宛如沒有听到他後面的話,“就在剛剛?”

    魏延愣了一下,下意識地點頭︰“正是如此。”

    諸葛亮有些疑惑︰

    “這麼久以來,西邊魏賊的糧草,基本從長安運過去的,這一次怎麼會從北岸走?”

    當然,就算是從長安出發,平日里也是沿著渭水走最方便。

    但現在南岸的五丈原這里不是有自己的大軍麼?

    數萬人馬的糧草,可不是一批小數目。

    誰沒事會把運糧隊暴露在敵人眼皮底下?

    所以自然是走北 的北邊比較安全。

    魏延又開始有些不耐起來。

    “丞相,我想說的是,魏賊不但兵多于我,且糧亦多于我,又易于輸送,我等若是一直與之相持,最終耗不起的,是我們啊!”

    丞相沒有接魏延的話,而是看向對岸,自言自語地說道︰

    “事有反常,必然有因。吾看那支糧草隊極有可能非是從長安出發,而是對岸司馬懿所派。”

    丞相這個態度,讓魏延如同一拳打了空,根本沒有著力點,他也看向對岸,悶悶地說道︰

    “那又如何?”

    “那就說明事情有了變化,司馬懿這才有所行動。”諸葛亮眯起了眼,緩緩道,“恐怕那不是真正的糧草隊,而是司馬懿派往F縣的援軍。”

    魏延終于露出吃驚的神情︰“援軍?隴右那邊,丞相難道還另有安排?”

    不應該啊,全大漢就這麼些兵力,隴右哪來的多余兵力?

    諸葛亮搖了搖頭︰“若是F縣有急,司馬懿如何會這般遮掩?說不得他這是想要從F縣主動出擊……”

    說到這里,諸葛亮的目光轉動了一下,看向東北方,“看來司馬懿已經知道了馮明文在哪里了。”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到了。

    “丞相,那我們怎麼辦?”

    魏延著急道︰

    “隴右那邊看來是瞞不住了,要不要我領兵向西攻打陳倉?讓F縣的魏賊不敢輕動。”

    “分兵攻城,你少說也要帶兩三萬人前往,吾何來這麼多兵分你?”諸葛亮再次搖頭,“還不如直接渡水試探。”

    “渡水?”

    “對,渡過武功水。”諸葛亮說完,喝令道,“孟琰何在?”

    守護在丞相身邊的孟琰連忙站出來︰

    “末將在!”

    “吾分你五千虎步軍,今日整備器械,明日但得軍令,立刻渡水!”

    “諾!”

    虎步軍乃是這些年丞相精心編練的精兵,除了姜維有資格單獨領五千來人在外,剩下的全部都由丞相親領。

    如今讓孟琰領虎步軍先行渡水,看得出來丞相此次是動了真格了。

    魏延再也顧不得了,直接插話道︰

    “丞相,為何不讓我為先鋒?”

    諸葛亮淡然道︰

    “若想成功渡水,非虎步精兵不可,孟琰乃是虎步監,領虎步軍渡水,情理使然。”

    “你又非虎步軍中人,如何知曉虎步軍行陣之要?”

    魏延啞然。

    諸葛亮看了一眼魏延,見他面有憤然之色,便開口多說了一句︰

    “若是孟琰能成功渡水,你便是第二批領軍渡水的人。”

    魏延得了承諾,這才稍有平息。

    諸葛亮心里卻是嘆息︰

    吾不讓魏延先行渡水,便是知其心性太躁,立功心切,渡水之後,面對魏賊,未必願意掘營固守。

    反倒是孟琰,勇武雖不如魏延,卻勝在能完全按吾之吩咐行事。

    第二日天剛蒙蒙亮,喧鬧的西岸很快吸引了魏軍探子的注意。

    “大司馬,蜀虜有動靜!”

    司馬懿得到稟報,連忙帶人出來一看,果見對岸的蜀虜正扛著竹筏木筏放入水中。

    “不好,蜀虜這是要強渡武功水!”司馬懿心頭一驚,連忙吩咐,“傳令,立刻整軍!”

    從上了五丈原之後,大漢丞相就一直讓軍中伐竹砍木,正是為了渡水所用。

    但見長三四丈,寬近兩丈的筏子被不斷地推入水中,然後再被粗大的麻繩把首尾綁死。

    同時還有“   ”的聲音,這是為了加大牢固,有軍士用特制的鐵棒釘在兩個筏子之間。

    因為魏東漢西,對漢軍來說,日頭剛剛升起的時候,日頭正好刺眼,對陣不利。

    只待日頭升得更高一些,更大的筏子這才被推到水里,每個筏子上站了兩百名挎弓執矛的虎步軍將士。

    前面豎起了大J,以防魏賊的箭矢——漢軍開始渡水了。

    果然,筏子剛過河中心,魏賊的弩矢帶著破空聲而來。

    筏子上的虎步軍將士皆是縮在大J後面,盡量不讓自己的身子暴露出來。

    這種情況下,除了被動挨打,沒有其他任何辦法。

    靠得越發近了,魏軍的弓箭手開始拋射。

    “準備!”

    “嘩啦!”

    筏子上的士卒開始搭弓引箭。

    “射!”

    “蓬蓬!”

    進入了弓箭手的範圍,終于可以反擊。

    若說三國當中,魏是以精騎見長,則大漢是以弓弩為上,至于吳國,自然就是舟船了。

    當然,有了涼州之後,再加上開了人形掛,大漢已經補齊了騎軍這塊短板。

    但魏軍可沒這麼幸運,在弓弩上沒有辦法追上大漢。

    魏軍的弓箭手開始射箭,那就意味著魏軍同樣已經進入了竹筏上虎步軍的弓箭攻擊範圍。

    雖然筏上漢軍射出的箭有些稀拉,但總算不是像剛才那樣不能還手。

    面對從空中落下的箭羽,豎在前面的大J並沒有大太的用處。

    很快,慘叫聲接二連三地響起。

    竹筏再大,也沒辦法跟船只相比,為了減輕重量,除了隊率披了鐵甲,剩下的士卒基本都是皮甲。

    竹筏上的虎步軍士卒,不斷有人中箭,脖子、肩上、背上,甚至腦袋上。

    翻倒在筏上的士卒,鮮血滲下了筏子的縫隙,染紅了水面。

    而更多的,是站立不住,直接掉到水里的士卒。

    受了傷的士卒,根本連掙扎都沒能掙扎幾下,咕嘟嘟地冒起幾個水泡後,就再沒有浮上來。

    只有縷縷紅色,緩緩擴散開來……

    這才是剛剛開始。

    第一個筏子終于沖到岸邊,早就有準備的魏軍齊齊吶喊,長矛死死地頂在豎在前面的大J上。

    “嘩啦!”

    漢軍一個不防,大J向後翻倒,壓到了筏上的將士。

    筏上僅剩下二十來個士卒還能站立著,隊率怒吼一聲︰

    “殺!”

    一馬當先,沖了上去。

    與此同時,在離竹筏渡水不遠的地方,已經聯接好的筏橋,上游的一頭被推入水里,借助水流,開始自動緩緩地向對岸靠去。

    下游的一頭,則是被死死地固定在樁子上。

    “   ……”

    筏橋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音,最終“嘩啦”地一聲,卡在了東岸。

    早已迫不及待的孟琰一躍而上,領著虎步軍將士,踏著筏橋,直奔對岸。

    有一支魏軍想要沖過來圍堵,然後只听得又是一陣“蓬蓬蓬”的弩箭聲,西岸的強弩手射出暴雨般的矢雨。

    岸邊五十步之內,無人敢靠近。

    等通過筏橋的虎步軍奔跑到達對岸,第一批乘筏船到岸邊的將士已經幾乎全部陣亡。

    “大司馬!”

    “不著急!”

    遠遠地看到這一幕的司馬懿面容沉穩。

    少量漢軍沖過岸邊,這個沒什麼。

    只有等諸葛亮派出大批人馬開始渡水的時候,才是真正半渡而擊的時候。

    現在這種情況,只能是步卒短兵相接,遠未到精騎出動的時候。

    如果精騎現在就出動,除了把自己沖進水里,不會有別的作用。

    這種小規模戰斗,就看誰的韌性更加,誰的組織性更好。

    很明顯,眼下渡水的漢軍,是諸葛亮手里的精銳。

    再加上武功水的水面不夠寬,對岸的強弩可以掩護渡水,魏軍空有兵力優勢,卻沒有辦法從兩側包抄過去。

    第一支筏橋成功後,接著就是第二支……

    第三支,被水沖散了……

    同時從一開始就搭建的浮橋也不斷地向東岸延伸……

    長達數里的岸邊,漢魏兩軍的將士,如同被血腥挑起了凶性的野獸,在不斷地吶喊廝殺。

    與此同時,橋山的秦直道上,有一支數萬騎軍正在緩緩而行。

    之所以緩緩而行,是因為郭淮已經提前把橋山上的秦直道加以破壞。

    每隔一段路,就掘出短則兩三丈,寬則四五丈的深溝。

    方法很簡單,但卻很有效。

    馮永這一路上,不得不把這些壕溝填平了,才能繼續前行。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蜀漢之莊稼漢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