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43、金陵名門

43、金陵名門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落水的姑娘身份很快就弄清楚了,謝佩環身邊的丫頭來稟告說,落水的那位姑娘姓朱名初喻,是金陵十大家中排位最末的朱家嫡女。朱家是商戶出身,當今開國之時傾盡家產支柱義軍,等到大夏立國之後陛下冊封了朱家家主為“高義伯”,雖然朱家一直積極的想要融入金陵的權貴之中,但是開國功臣們大多看不上他們沒有什麼功勛,書香門第又看不上他們只是商戶之家,雖然名列十大家族,其實誰也沒將他們當一回事。只是富而不貴罷了。

    說起來,這次朱家的人能跟著去丹陽也算是一件怪事。一是朱家祖籍並非滁州,二是朱家身份不足以隨行祭拜帝王先祖,只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朱家的人竟然跟了來。一路上原本也沒出什麼事,誰知道反而是在快要回程的時候出了這麼一樁事故。

    “有點意思。”謝佩環微笑道。

    南宮墨懶懶地道︰“什麼有意思,那朱姑娘你認識?”

    謝佩環搖搖頭道︰“原本不認識,但是我總覺得很快我們所有的人都會認識她了。你說,這好端端一個帶著丫頭僕人的姑娘要怎麼樣才能跌進河里?”南宮墨聞言也來了幾分興趣,掃了一圈對面的地形,良久方才道︰“大約是…要自個兒一頭栽下去吧?總不會是她身邊的人推下去的。”

    “小姐,南宮小姐,朱小姐說是不小心踩滑了掉下去的。”身後,謝佩環的丫頭忍不住插嘴道。

    謝佩環搖搖頭道︰“那個地方看上去就很危險,但是旁邊什麼都沒有,她沒事干往上面爬干什麼?為了踩滑麼?”

    “果然有意思。”兩人對視一眼,齊聲笑道。

    小丫頭疑惑地看看自家小姐和小姐剛結識的南宮小姐,踩滑了掉進水里有意思麼?

    不一會兒,就看到藺長風和衛君陌並肩走了過來,長風公子依然是一臉的不高興,看到南宮墨立刻眼珠子一轉,笑眯眯地道︰“墨姑娘,剛剛看到了麼?君陌英雄救美是不是瀟灑又迷人?”南宮墨嫣然一笑,望著藺長風道︰“英雄救美的不是藺公子麼?”她當然看到衛君陌救人了,同樣也看到藺長風將美人抱了個滿懷。似笑非笑地看了衛君陌一眼,清行公子半點也沒有心虛地模樣,依然是一臉的面癱。

    藺長風的臉頓時黑了,咬牙切齒地瞪了衛君陌一眼,道︰“墨姑娘,以後好好調教一下你家這個,太不懂憐香惜玉了。小心以後他也把你臉朝下的往地上扔。”

    南宮墨一窘,淡淡道︰“我不會掉水里去。”

    這是會不會掉水里的問題麼?長風公子無語地望著眼前的藍衣少女。

    衛君陌望著南宮墨,認真地道︰“我不會扔無瑕的。”

    “你這混蛋果然是故意的!”藺長風抓狂,看得旁邊的謝佩環忍不住輕笑出聲。她身份不同,自小也只跟一些與自己家世相當的閨秀貴婦接觸過,與十九皇子訂婚之後就更沒有接觸外人了,倒是不知道名滿金陵的長風公子如此有趣。

    藺長風也察覺到在姑娘面前失態了,連忙收斂了姿態,輕咳一聲道︰“總之,隨隨便便把人家姑娘往地上扔實在是太失禮了。墨姑娘,你說是不是?”

    南宮墨認真地考慮了一下,搖頭道︰“不是。”

    “不是?”藺長風瞪大了眼楮,顯然很想看看眼前的少女到底是何等的奇葩。

    南宮墨挑眉道︰“只要他不把我當垃圾一樣扔,其他人自然都是可以扔的。男女、授受不親。”

    “……”本公子竟無言以對。

    “無瑕的話我記住了。”衛君陌眼底帶笑,沉聲道。

    長風公子翻了個白眼,“本公子真想自戳雙眼。”秀恩愛什麼的真是太討厭了。

    謝佩環掩唇笑道︰“墨兒跟衛世子果真是很般配,陛下好眼光。”

    “見過衛世子。”身後,一個丫鬟模樣的少女匆匆而來,朝著衛君陌恭敬地一福。說笑的四人紛紛回頭看向眼前的少女,南宮墨秀眉微挑,認出眼前這丫頭正是方才被救的朱初喻身邊的丫頭之一。

    那丫鬟顯然也是主子身邊的大丫頭,多少有些見識。面對著四人的打量並不緊張,恭敬地道︰“我家老爺多謝衛世子救了小姐,特地設宴想要感謝世子,還望世子屈尊駕臨。”

    衛君陌劍眉微蹙,漠然道︰“不必。”

    那丫頭微微一怔,顯然是沒有想到衛君陌居然拒絕的如此干脆利落,仿佛沒有絲毫商量的余地。有些為難地道︰“大小姐是我們伯爺的掌上明珠,世子救命大恩豈能不報?”衛君陌皺眉卻並不說話,反倒是上前一步站到了南宮墨的身邊,輕聲道︰“無瑕。”

    “嗯?”這是什麼意思?南宮墨抬頭望著眼前的男人,眼中閃現一絲疑惑。

    解決掉她。衛君陌低頭,定定地望著眼前的少女,眼楮里明晃晃地寫著自己的要求。

    條件?南宮墨挑眉,總要有一點好處才好辦事吧?

    衛君陌抬手,略帶了一絲薄繭的手指輕輕撫上她粉潤的朱唇,輕聲道︰“無瑕,自己人算太清楚,不好。”

    誰跟你是自己人?!南宮墨忍不住想要破口大罵,但是某人的手指仿佛帶著絲絲電流一般的感覺讓她只能不自在地伸手拍開他的手,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側首對等候在一邊已經看得有些呆滯的丫頭道︰“回稟你家伯爺,我跟君陌有事情要談,赴宴就免了。何況…這次祭祖是皇長孫負責的,若是出了什麼意外總是不好,君陌只是為表兄分憂算不得什麼大恩。請高義伯和朱小姐不必在意了。”

    雖然南宮墨是衛君陌的未婚妻,但是畢竟有未婚兩個字,這樣貿然替衛君陌做決定其實是有些逾越的。但是站在旁邊的衛君陌本人沒有任何反應,仿佛理所當然一般,別人自然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何況南宮墨的爹是楚國公,跟隨皇帝陛下南征北戰,即使是現在也依然位高權重的南宮懷,而高義伯府除了有錢還真沒有什麼敢跟楚國公府比的,若是得罪了南宮墨只怕自家小姐和伯爺也未必會救她。

    有些不甘地看了看面無表情地衛君陌,一臉看好戲的藺長風和笑意盈盈卻看不出任何意味地謝佩環,那丫頭只得在心中暗嘆了一聲,恭敬地道︰“即是如此,奴婢打擾世子和南宮小姐了,奴婢告退。”

    看著丫頭離去的背影,好一會兒南宮墨才有些不確定地問道︰“我方才是不是…仗勢欺人了?”

    謝佩環掩唇笑道︰“你爹若不是南宮懷,可能確實是沒有那麼容易解決。”所以,這世上才人人都先要往高處攀,不僅僅是為了錦衣玉食,更是因為站得高才能夠站得更直,活得更自在。

    ------題外話------

    睡個午覺居然睡到五點,抹汗~今天啥也沒干就睡覺了吧~不好意思有點晚喲,親們(ゴ▔3▔)ゴ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