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122、皇權與世家的對立

122、皇權與世家的對立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最後南宮墨還是落荒而逃了。對此,南宮墨也覺得十分苦惱。平心而論,她並不是一個多麼矯情的人。但是面對衛君陌的時候她似乎就忍不住想要任性,矯情的讓她自己都不忍直視。苦思冥想了多久,她不得不承認她對衛君陌有著不一樣的期望。不是看對方順眼將就著就能過一輩子的夫妻,更不是覺得過得去就可以滾床單的一夜情對象。前世今生都沒有談過戀愛的南宮墨並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開放,而對感情也存在著驚人的潔癖和苛求。

    如果衛君陌不是衛君陌,如果衛君陌不是那麼的縱容她,或許他們早就已經將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但是同樣的,他們的關系也會永遠都不會再有更多的進展,或者要走更多的彎路。衛君陌顯然很明白南宮墨的想法,所以才會無限制的縱容著她。如果最後南宮墨覺得他們並不適合一輩子在一起,那麼即便是他們已經有了更進一步的關系,哪怕是有了孩子,南宮墨依然會選擇離開。既然如此,衛君陌並不希望她將來後悔。哪怕…他心中已經認定了她。

    都說,在感情上誰先愛上誰就輸了。但是如果愛上的那一方堅信這世上除了自己以外沒有人能讓她心甘情願的愛上,那麼兩個人之間誰輸誰贏又有什麼關系?

    正在南宮墨糾結著自己和衛君陌的關系的時候,一張制作精美的帖子送到了她的跟前。看著眼前這散發著淡淡的幽香的帖子,南宮墨挑了挑眉沒有說話。長平公主含笑看著身邊坐著的兒媳,道︰“無瑕怎麼這幅模樣?不想去不去便是了。高義伯府就算現在如日中天,咱們也用不著去巴結他們。”更何況,高義伯府如今還算不得是如日中天呢,不過是稍微被陛下提拔了一些罷了。但是如果朱家以為那麼容易就能上位那就錯了。那些金陵名門豈能容忍朱家一個商戶人家踩在他們的頭上?

    南宮墨捏著手中的帖子蹙眉道︰“母親,我覺得…高義伯府大約是真的要崛起了呢。去看看也好,正好這幾天我在家里呆煩了呢。”

    看著她小臉苦惱的模樣,長平公主也忍不住掩唇笑了起來,她當然知道兒子不許南宮墨出門的事情。輕笑道︰“君兒也是為了你好,受了內傷年輕時候不注意,以後老了可是要受罪的。好孩子,你若是真的覺得無聊,出去走走也無妨,橫豎金陵城中也出不了什麼事兒。”

    長平公主深知自己雖然身在皇家,但是對朝堂政局並沒有什麼敏銳的觸覺。但是這個兒媳婦卻不一樣,所以南宮墨想要做什麼長平公主一般不會阻攔。只是有些好奇地道︰“無瑕怎知道朱家將要崛起了?”

    南宮墨淡淡道︰“這些所謂的金陵名門,在陛下的眼里又真的算得了什麼?還不是陛下要誰興誰就興要誰落誰就落?雖然如今世家並不如前朝那般強盛,但是金陵皇城里盤踞著的這些人家哪個不是底蘊深厚盤根錯節的?有陛下在自然不用擔心他們有什麼心思,但是若是換了一個人?”

    長平公主心中也是一驚,“父皇想要扶持朱家跟金陵名門爭斗?”

    南宮墨淺笑道︰“若非如此,朱家獻藥之功雖大,陛下何至于朱家滿門都加官進爵甚至還將太子殿下的郡主嫁給朱家的嫡長子?母親莫忘了朱家的庶女如今還是越郡王府的庶妃,我估摸著…過不了多久這個庶妃也該變成側妃了。如此一來,朱家可算是徹底的和太子府綁到一起了。”要知道,商戶出身有錢無勢的朱家可比那些底蘊深厚的世家要容易對付得多。就算將來朱家斗垮了那些世家壯大了,也絕不會比那些盤根錯節的士族更加麻煩。朱家想要發展到成為真正的名門世族,不是出一個貴妃兩個權臣就能夠達到了。沒有個四五代人的積澱,根本就算不得什麼。

    長平公主沉默良久,也只得微微嘆了口氣,“本宮知道父皇用心良苦。只是…這金陵城里又要不得安寧了。這些世家…又有什麼錯呢。”

    南宮墨沉默不語,長平公主確實是不擅政事。那些根基深厚的世家大族哪一個私底下沒有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更何況,就算當家人是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誰又能保證底下的人就一定也是?真想要抓小辮子的話,隨便哪家都能抓到一大把。更何況,有的時候這些世家的存在本身就是對皇權的一種威脅。任何一個唯我獨尊的帝王都不能容忍太過強勢的世家存在的。也該感謝當今陛下登基的時候年紀已經不小,這些年來忙著處置那些手握重兵的開國功臣,忙著治理國家,當初孟家的湮滅和如今謝家的低調也讓世家人謹言慎行了一些。否則,只怕陛下早就已經對這些人出手了。

    如今,陛下眼看著天不假年,太子文弱,皇長孫尚未成器,陛下想要為他們鏟平道路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長平公主道︰“幸好,這些事跟咱們關系不大。君兒在外面讓他小心一些吧,看著時候差不多就跟父皇請辭,你們去幽州吧。”

    南宮墨淡淡一笑沒有答話,只怕她們也未必就能置身事外。更何況,眼看著皇位更迭在即,衛君陌也不會輕易離開京城的。她們留在這里,至少還可以幫燕王和齊王看看情況。免得出了什麼事也來不及反應。

    這次的帖子是高義伯為了慶賀嫡長女善嘉縣主朱初喻十八歲芳辰而準備的。十八歲說是妙齡,但是在金陵城里其實已經是一個有些讓人覺得尷尬的年紀了。權貴之家的女子,多數在十六七甚至十五歲及笄之後就出閣了。十八歲還未出閣的少之又少,雖然朱家說是舍不得女兒想要多留兩年,但是總是讓人覺得有些不對勁兒。哪怕就是想要多留兩年,至少也該先定下一門親事啊,但是卻從未听到朱家小姐有定親的消息。

    如今朱初喻一朝被封為縣主,金陵城中還未婚娶的青年才俊們倒是高興起來了。甚至許多高門顯貴都隱隱有些意動。朱初喻本就有才女之名,容貌在金陵城中的閨秀里也是數得上數的。原本讓人詬病的是朱家商戶人家的身份,如今眼看著朱家似乎要騰達起來了,而朱初喻甚至被封了縣主。之前還有星城郡主南宮墨穩穩地壓住了朱初喻一頭,如今南宮墨已經出嫁,在金陵未出閣的閨秀中,朱初喻儼然便是第一人了。

    這些日子,朱家可算得上是喜事連連。朱初喻被封為縣主,朱家大公子將要迎娶永昌郡主,朱家幾個還算出色的子弟無論是朱家還是旁支統統都入朝為官,連明年的春闈都可以省了。要知道,如今金陵各大家族中,謝家幾乎沒有人在朝為官,藺家最高的以為是從二品但是卻是外放的,根本不在金陵。藺家在金陵的子弟再朝圍觀的最高不過才從四品。另外幾家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而新興的開過功臣如南宮家南宮緒和南宮暉都還在五六品徘徊。鄂國公府世子因為太子的關系要好一些,靖江郡王府出了衛君陌以外跟楚國公府也才不多。如今真正掌握朝中重權的多事出身貧寒的寒門學子。

    但是這並不代表世家就沒有實力了,那些寒門子弟真正能夠坐上高位的又有幾個背後沒有高門世家支持?這也算是世家對帝王和皇權的一種妥協和迂回吧。如果一直是當今陛下當政,這種平衡並沒有太大的問題。但是一旦陛下駕崩,新帝軟弱,這些年被彈壓的世家立刻便會重新崛起。所以,皇帝扶持起朱家的意義只怕是想要將世家一網打擊。而…作為皇帝手中的利刃的朱家,在和這麼多權貴世家面對面的博弈之後,就算有皇家護著又還能剩下多少?最後只怕也只能落得個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結局。

    南宮墨不知道朱家選擇投靠太子的時候有沒有想到過這些,或者是他們想到了也無可奈何。因為真正執棋的人並不是仁善溫雅的太子,而是皇宮里那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

    “見過星城郡主。”

    高義伯府,朱初喻穿著一身淡紫色衣衫,氣度嫻雅婉約。美麗的容顏上帶著淡淡的淺笑,令人一見之下好感倍增。見到南宮墨從馬車上下來,朱初喻立刻迎了上來,恭敬地盈盈一拜。

    南宮墨淡然微笑,“善嘉縣主,不必多禮。恭賀縣主芳辰。”南宮墨不動神色地打量著朱初喻,發現短短的這些時日朱初喻確實是變了很多。幾乎已經看不出來不久之前那個千方百計想要嫁入靖江郡王府的朱家大小姐的影子。仿佛她天生便是如此的嫻靜,溫婉,大氣,高貴。甚至就連她看自己的眼神里也沒有絲毫的敵意或不甘,仿佛之前那些事情都是南宮墨的錯覺一般。

    南宮墨心中了然,之前不知是什麼原因朱初喻想要嫁給衛君陌所以才會做出那一連串不理智的舉動。而現在的朱初喻只怕才是那個以女兒之身卻能夠掌握著比朱家嫡長子更多話語權的朱家大小姐吧?這樣的朱初喻無疑比之前更加的不好對付。只希望她們不會是敵人才好,畢竟這世上聰慧的女子還是多一些才有趣。

    朱初喻淺笑道︰“世子妃能夠親自駕臨,初喻榮幸之至。若有招待不周還望見諒,里面請。”

    “縣主客氣了。”南宮墨點點頭,跟著高義伯府迎客的人走了進去。

    來給朱初喻祝賀的人果然不少,因為朱初喻是晚輩,所以來道賀的賓客也都是各家未出閣的閨秀或者年輕的少夫人。另外也有幾個上了年紀的夫人,這些大約是打著相看媳婦的心思來的,大家也都是心照不宣。

    “墨兒…”剛進門,就看到謝佩環站在不遠處笑吟吟地望著自己。自從成婚之後南宮墨還沒有跟謝佩環見過,立刻快步迎了上去,“佩環,好久不見。”謝佩環打量著他笑道︰“看來衛世子對你很不錯呢,容光煥發倒是比在楚國公府更加漂亮了。”

    南宮墨一臉黑線,無奈地道︰“少調侃我,我每天都有照鏡子。”

    謝佩環也跟著莞爾一笑,揮揮手對身邊的丫頭道︰“別跟著我們了,我跟墨兒聊聊天。”南宮墨也揮揮手示意知書等人先退下。世子妃的排場搖擺,但是在人家家里逛個花園身後還跟著一群人就太不像樣了。若是所有的閨秀都這般,這朱家的花園再大只怕也塞不下多少人。

    一群丫頭微微一福只留下謝佩環身邊的一個丫頭和鳴琴遠遠地跟著她們,其余人等都退到朱家專門招呼下人休息的地方去了。

    謝佩環拉著南宮墨往花園深處走去,一邊走一邊道︰“妍兒在那邊等我們,對了,還有一個人要給你介紹。”南宮墨挑眉,有些好奇,“是你新交的朋友?”謝佩環笑道︰“倒真是我新結交的朋友,不過跟你也有關系啊。本來早就該帶你去見見了,但是你最近不是在養傷麼?可好了?”

    南宮墨點頭道︰“好的差不多了。”欺君這種事情就不要跟謝三講了。

    看著一路上遇到的閨秀命婦們,南宮墨輕嘆道︰“朱家大小姐這個壽辰可真算是風光無限了,連你謝家大小姐都親自前來祝賀。”

    謝佩環聳聳肩道︰“祖母和父親說既然陛下想要捧朱家,咱們自然不能不給這個面子。想必,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吧?”所以,這些人來道賀並不全是看在朱家的面子上,而是看在陛下的面子。

    “朱家雖是商戶,卻也位列金陵十大家,可惜貪心不足卻忘了沈家的前車之鑒。難不成,朱家真的以為皇家能容忍得了第二個富可敵國?”走在南宮墨身邊,謝佩環低聲道。南宮墨揚眉道︰“都說高處不勝寒,但是從未爬到過巔峰的人又怎麼會知道那寒意和腳下的萬丈深淵。他們只會羨慕那萬人之上的榮光罷了。”

    謝佩環嘆息,“過猶不及,謝家如今是慢慢退出來了,只怕這不要落得跟……”搖了搖頭,謝佩環道︰“可不是每家人都跟咱們家的想法一樣,朱家的路也不好走。”整個金陵的利益就只有那麼多,有人想要上去自然就必須有人下去。謝家可以退,但是不代表其他幾家也願意退。

    南宮墨道︰“可不是麼…這金陵城里總算是要熱鬧起來了。”

    跟著謝佩環走進園中的一處涼亭果然看到孫妍兒和一個穿著橘色衣衫的少女坐在亭中說話。見到兩人進來連忙起身見禮,“見過星辰郡主。”南宮墨笑道︰“兩位不必客氣。孫姑娘,許久不見了。”

    南宮墨跟孫妍兒其實也並不熟悉,不過通過謝佩環也知道孫妍兒的性情很不錯,只是孫家家教森嚴,南宮墨也忙得很兩人倒是不沒說過幾次話。孫妍兒微笑道︰“世子妃許久不見。”

    看了一眼另一名有些眼生的少女,南宮墨好奇地道︰“謝三,這位姑娘是?”

    謝佩環掩唇笑道︰“這位是歸化將軍府的小姐商念兒。”

    “商姑娘,初次見面有禮了。”南宮墨道。謝佩環嘆了口氣,拉住南宮墨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南宮墨有些驚訝地望了商念兒一眼,見她雖然嬌顏微紅卻依然落落大方,心中倒是更多了幾分好感。

    謝佩環拉著她坐下來,有些無奈地道︰“真不知道南工大公子在想些什麼,原來他竟然沒跟你商量這事兒啊?我們還以為你早就知道了呢。”

    南宮墨聳聳肩,朝著商念兒一笑道︰“我這些日子不是在養傷麼?商姑娘你別介意,我跟大哥二哥之間略有些生疏,並非對你有什麼成見。”商念兒點點頭抿唇一笑沒有說話,南宮家的事情她自然听說過一些。南宮墨若是對南宮家的人沒有半點意見那才是奇怪的事情呢。

    謝佩環嘆氣道︰“我不管你和南宮家那兩位有什麼問題,反正這是你未來的二嫂,我是帶給你見過了。”

    “定下來了?”南宮墨有些驚訝,南宮緒辦事的效率倒是十分驚人。不過據說歸化將軍跟南宮懷一直不太對盤,怎麼會這麼輕易就答應了婚事?南宮緒倒是真的下定了決心不想讓她跟楚國公府牽連上了麼,竟然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沒通知她。南宮墨有些懷疑如果謝佩環不說,是不是南宮暉成親南宮緒都不打算通知了。

    商念兒臉上一紅,謝佩環掩唇笑道︰“南宮大公子親自上門請我母親幫忙上門說的親事。歸化將軍疼女兒呢,南宮家答應了他們一成婚就立刻分出來自家住,不用受繼母長嫂管束,一進門就可以自己當家做主母。另外,南宮暉也當著歸化將軍的面兒起了誓,除非四十歲無子,否則絕不納妾。”

    “佩環!”商念兒嬌艷的容顏仿佛被火燒一般紅艷艷的,不依地瞪著謝佩環。連坐在一邊的孫妍兒也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念兒真是好福氣。”商念兒恨恨地瞪了她們一眼道︰“你們就知道欺負我,以後還不知道誰笑誰呢。”

    看著她氣呼呼的模樣,三人再也忍不住紛紛笑出聲來。

    南宮墨對于這位未來的二嫂倒是頗有好感,至少比起楚國公府那個林氏強了不知道多少倍。商念兒年紀雖然小一些,但是出身將門卻也是落落大方,比起尋常女子更多了幾分英姿颯爽之感。如果跟南宮暉分出來自己住的話,家里也沒有多少事情要她操心,倒是不用擔心什麼。只是想到南宮緒,南宮墨皺了皺眉將腦海中的思緒拋開了去。

    “真不知道父親是怎麼想的,居然讓咱麼親自來給朱初喻祝壽,也不看看她配麼?!”一個聲音略帶些憤恨的聲音從涼亭外的假山後面傳來。涼亭里的四個人都是一怔,孫妍兒皺了皺眉低聲道︰“似乎是楊家大小姐惠婷。”

    很快,後面又傳來別的聲音,“誰讓朱家如今正得寵呢。救回了太子殿下的命,就連太子殿下都將郡主下嫁何況是咱們這些做臣子的。”

    “說到救太子殿下,星城郡主不也一樣出了力麼?若不是星城郡主醫術了得拼著內傷救了太子,光靠朱家的靈藥有什麼用?也沒見人家那麼輕狂過。”

    “可不是麼。星城郡主重傷都沒吭一人,朱家這些日子倒是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是她們救了太子一般。”

    另一個清脆的聲音打斷了眾人的抱怨,道︰“好了,既然來了就好好看著便是了。高義伯府正受寵,別惹出什麼麻煩。”

    一陣沉默之後,終于有人嘆了口氣道︰“蔣姐姐說得對,誰讓咱們沒人家的本事呢。”

    聲音漸行漸遠,涼亭里的四人面面相覷。其中孫妍兒和謝佩環對金陵的閨秀們了解最多,孫妍兒皺眉道︰“另外幾位好像是蔣家的嫡次女和連家和李家的庶女…楊小姐跟朱家大小姐之前關系一直都不錯,怎麼現在……”

    謝佩環噴著茶杯笑道︰“這有什麼奇怪的,之前是朱家要看楊家的臉色,以後可就不一定了。特別是朱初喻封了縣主,這些閨秀們見面還要行禮呢。換了誰也受不了之前還在巴結自己的人突然變成了自己需要仰視的存在。朱初喻之前在金陵的名聲很不錯,她長得好,才好也好,但是身份差一些所以也不至于讓人嫉妒,現在可就不一定了……”

    南宮墨點點頭認同了謝佩環的話。

    謝佩環笑眯眯地望著她道︰“墨兒,你猜…剛剛的話是不小心還是故意讓咱們听到的?”

    南宮墨淡淡瞥了她一眼問道︰“有差別麼?”

    謝佩環眨眼,“朱初喻搶了你的風頭,人家以為你打算去搶回來了呢。”

    “謝謝,我怕不小心被風給刮跑了。”南宮墨淡定地道。

    謝佩環遺憾地嘆氣,“枉費人家姑娘特意跑過來恭維你一番,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無趣!”

    “唯恐天下不亂。”

    “彼此彼此。”謝佩環笑盈盈地接口道。

    商念兒和孫妍兒看看兩個笑容都有幾分相似的女子,再看看彼此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茫然和無奈︰新朋友太聰明,感覺無法交流怎麼辦?

    不管這些閨秀們想要干什麼,南宮墨四人都巍然不動地坐在涼亭里賞花品茶談天說地。謝佩環和孫妍兒都是包攬群書的人,商念兒從小跟著父親駐守邊關,也算得上是見多識廣,聊起天來到不似想象中那麼無趣。直到高義伯府的丫頭前來四人才有些意猶未盡地停了下來。

    “見過世子妃,謝小姐,商小姐,孫小姐。”涼亭外,一個小丫頭恭敬地行禮道。

    南宮墨挑眉,看看天色發現還早方才問道︰“可是有什麼事?”

    小丫頭道︰“回世子妃,眾位貴客在園中以才會友互相切磋,陵夷公主出了獎品作為頭彩。大小姐請四位也過去看看呢。”

    “陵夷公主也來了?”南宮墨道。

    小丫頭有些興奮地道︰“可不是麼,听說陵夷公主是代表陛下給大小姐送賀禮過來的呢。”

    四人無聲地對視了一眼,謝佩環起身笑道︰“既然公主來了,咱們自然是要過去看看了。金陵城里的人這年頭越來越不會玩兒了,許久沒有這麼熱鬧過了,墨兒咱們去瞧瞧吧,我都有點興奮了呢。”

    我知道你興奮,光看你眼底那閃爍的光芒就知道了你有多興奮了。南宮墨修眉微挑,淡淡笑道︰“謝三小姐才名遠播,倒是可以下場一試身手。”謝三小姐做世外高人妝,“本姑娘淡泊名利已久,就不跟小姑娘們搶彩頭了。”

    孫妍兒掩唇一笑道︰“有了謝三小姐這句話,不知道多少人高興不已呢。”

    謝三小姐確實是有資格說這樣的話,如今金陵城里最有名的才女大約要數朱初喻了,但是謝佩環名揚金陵的時候朱初喻還不知道在哪兒玩呢。謝家三小姐不僅出身清貴,而且聰穎早慧。才名動金陵的時候才年方九歲,只是在十九皇子夭折之後才漸漸地沉寂了下來。

    謝佩環揚眉一笑,一手拉著南宮墨一手拉著商念兒就往外走去,回頭對孫妍兒笑道︰“我知道無瑕跟念兒肯定對這個沒興趣,所以妍兒姑娘,咱們幾個的名聲就靠你了。”

    孫妍兒頓時垮下了臉,苦著清秀的小臉嘆氣,“我可不敢擔負星城郡主和謝三小姐的才名,估摸著今天也沒咱們什麼事兒,咱們還是看看熱鬧吧。”

    “……”小丫頭木然,四位小姐當著她這個朱家人的面這麼坦白真的好麼?

    ------題外話------

    (*▔3)(ε▔*)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