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130、別居,公主府

130、別居,公主府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一天傍晚,靖江郡王府附近幾乎所有的人家都看到一副奇景。長平公主帶著兒子和剛進門不久的兒媳婦以及一群下人離開了靖江郡王府。並不是平常的出門訪友,而是真的帶著長長的一隊行禮和財物離開了靖江郡王府。要知道,當初南宮墨的嫁妝排了多長的隊伍才送到靖江郡王府,如今再加上長平公主的那隊伍自然是更加壯觀了。

    這樣的一幕,當年長平公主長長生下衛君陌鬧得滿城風雨的時候沒有出現,當初靖江郡王娶側室生庶子的時候沒有出現,卻終于在二十年後的現在出現了。不少人面上雖然沒有說什麼,心底里卻已經在不停的盤算著這長平公主這一舉動所代表的意義了。

    這個時候皇宮已經下鎖,宮中自然不知道長平公主離府的消息。再看太眼看著天色已經黑下來,長平公主都等不及就匆匆地離開,顯然怒氣不小。不少人一邊目送長平公主的行禮源源不斷地送進了燕王在金陵的府邸,一邊暗示下人趕快去給靖江郡王府的下人套套交情打探打探消息了。

    靖江郡王府門口,衛鴻飛臉色鐵青的看著被南宮墨扶著的長平公主咬牙道︰“你一定要這樣鬧?”

    長平公主垂眸,淡然不語。

    南宮墨挑眉,上前一步,正色道︰“王爺只怕是說錯了,並不是母親和我們昨晚的想要鬧。靖江郡王府既然容不下我們夫妻兩人,我們也不是非要死貼著靖江郡王府不放。世子俸祿雖然微薄,咱們卻也不會餓死。母親膝下只有君陌一個兒子,自然是要由我們奉養的。在靖江郡王府,誰又將母親真的當成郡王妃了?”

    原來如此!不過…看看那仿佛看不到頭的行禮隊伍,誰餓死你們也不會餓死啊。

    南宮墨的聲音並不低,旁邊探頭探路的圍觀的人們恍然大悟。靖江郡王府不待見衛世子那是人盡皆知的,不過鬧到這般地步惹得公主這麼生氣倒是罕見,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公主,這是怎麼了?”不知何時醒來的老太妃被人跌跌撞撞地扶著走了出來,滿臉焦急地問道。這些年他們不過是欺公主性子軟從來不怎麼發火。但是一旦長平公主真的要離開靖江郡王府了卻由不得他們不著急了。雖然老太妃不承認,但是老太妃心中其實還是有數的。靖江郡王這個位置是怎麼來的?不過是衛家和皇家達成了一定的協議罷了。以老太王對陛下有救命之恩的名義冊封為郡王,實際上不過是先皇後和燕王齊王以及幾位公主為長平公主求來的。但是既然衛家已經和皇家達成了協議,哪怕衛君陌真的不是衛鴻飛的親生兒子,衛家也必須將他當成親骨肉看待。如果沒鬧出事兒陛下自然睜只眼閉只眼就算了,畢竟讓人將不是親兒子的人當成自己的親骨肉是強人所難。但是一旦鬧大了…對皇家出爾反爾,不想活了麼?

    “公主這是怎麼了?小孩子不懂事公主打了罰了也就是了。怎麼還要離家了?”老太妃顫巍巍地想要上前拉住長平公主地手。衛君陌上前一步,將長平公主擋在了自己身後。南宮墨握著衛君陌的手淡笑道︰“老太妃言重了,衛三公子今天敢砸了兄長嫂子的院子,誰知道明天會不會砸了公主的院子?既然靖江郡王府要維護衛三公子,咱們也沒什麼好說的。靖江郡王府讓給你們便是,別好像我們夫妻奉養不起母親似得。”

    維護?!衛三公子都快被你打得半個身子都打爛了,你還想要怎麼樣?

    哦…眾人恍然,看向靖江郡王府眾人的神色更多了幾分不贊同。這不是自己找事兒麼?

    “你…你…”被南宮墨的伶牙俐齒氣得說不出話來。老太妃指著南宮墨半晌不語。南宮墨也不理她,大庭廣眾之下若是真把這老太太氣暈了或者氣吐血了,原本有理也變成沒理了。轉身朝長平公主和衛君陌淺笑道︰“母親,咱們走吧。”

    長平公主深深地望了南宮墨一眼,眼中滿是欣慰。君兒沉默寡言不善言辭,正是需要有這樣的一個聰敏慧捷,能言善辯的妻子才好。點點頭,長平公主道︰“好,咱們走吧。”

    因為大夏朝的規定是皇子一旦成年就要立刻封王就番。所以金陵城里並沒有特別為皇子們準備王府。有的只是藩王們回京時臨時居住的別院。長平公主早就讓人去通報過燕王府的管事了,所以當一行人來到燕王燕王府的時候管事早就已經準備好將三人迎了進去。因為只是臨時暫住,倒也不用在意太多,看著長平公主休息了,南宮墨和衛君陌才攜手回到為他們準備的客院。

    “真是沒想到,居然這麼簡單就搬出了靖江郡王府。”靠在窗口,南宮墨依然覺得有些驚奇。說起來,今天的事情完全是意外,無論是她還是衛君陌只怕都沒有想到長平公主會這麼干脆地就要搬出靖江郡王府了。而如果長平公主不肯離開的話,她和衛君陌都是不能拋下公主一個人單獨離開的。

    “母親應該是早就有了打算了。”衛君陌淡淡道。

    長平公主並不是一個行事沖動的人,即使是今天這樣看似被激怒的情況下帶著她們離開,如果不是長平公主腦子里早就考慮過離開這件事,她也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南宮墨回身摟住他,輕聲道︰“不管怎麼說,搬出來總是比在那里面自由多了。還是,你覺得舍不得麼?”

    雖然南宮墨不覺得靖江郡王府有人敢欺負她,但是時不時的見到那些自己不喜歡或討厭的人也是一件很膈應的事情啊。這樣就很好,你們愛怎麼著怎麼著,姑娘不帶你們玩兒了。

    衛君陌劍眉微挑,眉目間閃過一絲厭惡,皺眉道︰“只怕靖江郡王府沒有那麼容易算了。”

    衛鴻飛確實是很希望將他趕出來沒錯,但是長平公主的離開卻不是靖江郡王府能夠承受的了。作為一個功勛並不卓著卻被冊封為郡王的靖江郡王府,失去一位皇家公主標志著他們跟皇家的關系更進一步的疏遠了。也讓他們這個郡王之位變得越加的沒有底氣。

    南宮墨摸了摸額頭,皺眉道︰“這倒是一個問題。若是靖江郡王不要臉面的上門懇求母親原諒的話,陛下說不定不會同意母親離開靖江郡王府。畢竟…如今陛下跟世家的關系一觸即發,衛鴻飛雖然沒什麼用,但是好歹他不是世家的人,也算是忠心的保皇黨了。”沒什麼事的時候皇帝自然會疼女兒不錯,對駙馬嚴厲同樣也是皇家威嚴的一種顯示。但是一旦牽扯到朝政局勢,那可就不好說了。

    衛君陌伸手攬住她,低聲道︰“不用擔心,我和母親心里有數。”

    靠著他的胸口,南宮墨笑道︰“那就好。我也不相信魏公子會對付不了區區一個靖江郡王。有空還是想想…如果咱們有了自己的宅子的話,要弄成什麼樣子吧?”

    “無瑕喜歡什麼樣子的都可以。”衛君陌低頭,俯身在南宮墨耳畔道︰“無瑕,還記不記的取心月園之前答應我的事情?”

    南宮墨翻了個白眼,“衛世子,這種時候你就居然還能記得這種事情?”她以為今天這麼多事情,某人早就忘了。反正她是差點忘了。

    衛君陌睜著紫色的眼眸,無辜地望著她,“跟無瑕有關的事情我怎麼會忘記?”

    南宮墨忍不住磨牙,“是呀,你從來不會忘記怎麼算計我!”

    “無瑕想要反悔?沒關系…我不會生氣的。”衛世子輕言細語地道。

    南宮墨恨恨地道︰“君子一言快馬一鞭,本姑娘答應了就絕不會反悔。”

    “無瑕已經不是姑娘了。”衛君陌淡淡地道。

    “不用你提醒!”南宮墨陰惻惻地道,“世子爺,妾身替你更衣?”

    “有勞無瑕了。”衛君陌淡笑道。

    雖然許多人側夜難眠,但是剛剛新婚不久的小夫妻倆卻依然還是春意纏綿,一夜好夢。

    一大早長平公主就帶著南宮墨進宮求見皇帝陛下了。皇帝下了早朝才在御書房里召見兩人。

    “見過父皇。”

    “見過陛下。”

    皇帝隨手將手中的折子扔到一邊,抬眼看了眼兩人問道︰“怎麼這麼早就進宮來了?听說朕剛上早朝你們就來了?”長平公主往地上一跪,道︰“兒臣請求與靖江郡王和離。”

    皇帝皺了皺眉,盯著長平公主道︰“怎麼?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們又開始鬧騰了?這次又是為什麼?”

    長平公主將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其中並沒有什麼加油添醋的地方。這種事情自然是瞞不過皇帝的,所有多少或者少說什麼都沒有任何意義。皇帝臉色微沉,沒好氣地掃了一眼長平公主道︰“沒出息的東西!不過是幾個庶子和妾室都收拾不了?還有衛鴻飛,你是公主他是臣子,要做什麼輪得到他多說什麼?當年若不是你對他千依百順,怎麼會將事情鬧得滿城風雨?看看你七妹,再看看你!”

    南宮墨挑眉,對皇帝的話感到有些興味。顯然,皇帝陛下並不覺得衛君陌可能是長平公主與靖江郡王以外的男人生的孩子有什麼錯。他生氣的是長平公主居然壓不住靖江郡王而導致這件事請鬧得滿城風雨有損皇家的名聲。身為君臨天下的帝王的思想其實很好理解的。皇家的公主,就算找個男人怎麼了?若不是民情風俗不允許,哪怕養幾個面首呢又如何?但是做臣子的卻絕對不該以任何形式對皇家不敬。這就是典型的寧可我負天下人,不許天下人負我。長平公主若是將衛鴻飛和衛家老小壓制的死死的,別說她生一個不像衛鴻飛的孩子,哪怕她生三五個衛鴻飛一樣要當祖宗一樣的供著。只是當年長平公主的行事顯然讓皇帝不太高興。只是最後有先皇後和燕王齊王求情,不得不賞賜靖江郡王妥協將這件事了結了。

    這會兒听到長平公主這麼說,頓時又升起恨鐵不成鋼的意味。但是,皇帝和長平公主的想法卻是有著差別的。皇帝的認知里,只要長平公主和靖江郡王還是夫妻,無論長平公主怎麼打壓折磨靖江郡王府的人都是可以的。最好將靖江郡王府上下收拾的服服帖帖的,這樣既不失了皇家威儀,也不損害皇室名聲。而長平公主的想法卻是我既然不想牽就你了,那當然是離得越遠越好以後大家兩不相干最好。再加上最近的局勢,皇帝倒是沒有立刻答應下來長平公主的請求。

    長平公主垂眸,恭敬地道︰“兒臣不願讓君兒和無瑕再跟著兒臣受委屈了,請父皇同意。”

    皇帝沒好氣地道︰“委屈?你自己若是有本事誰敢委屈他們?說到底還是你連衛鴻飛和幾個刁婦都壓不住。”

    長平公主有些無奈地苦笑。她當初剛剛嫁過去的時候是想要跟衛鴻飛好好過日子不是為了端著自己的公主頭餃去壓人的。誰知道後來…再往後,她心灰意冷,只想好好撫養君陌長大成人,哪里有心思去幫衛鴻飛打理靖江郡王府?去管那些妾室庶子?

    皇帝斜了站在旁邊的南宮墨一眼,問道︰“南宮丫頭,你怎麼看?”

    南宮墨抿唇道︰“回陛下,無論如何…我們和母親是不能回靖江郡王府了。畢竟…大半個金陵城的權貴都看著我們從靖江郡王府出來,如今若是再回去,豈不是……”皇帝的臉色頓時也有些不好看了。他之前只想到皇家若是出了和離的女兒名聲不好听,卻忘了若是讓長平就這麼回去那皇家的面子更不好看。

    “那你說怎麼辦?”皇帝問道。

    南宮墨淡淡笑道︰“陛下既然不遠母親跟靖江郡王和離,那麼請陛下賜下公主府,讓我們做兒女的陪母親別居公主府總是可以的吧?”

    皇帝皺眉道︰“這有什麼差別?”

    “每一位公主出嫁時都是有公主府的,如今七姨母不是也居住在公主府中麼?母親自然也是可以的。母親與靖江郡王關系不睦由來已久,夫妻之情更是蕩然無存。靖江郡王府在府中自有美妾庶子,母親在公主府中有我們做兒子兒媳的奉養,各不相干豈非皆大歡喜?既不和離,公主別居公主府也是符合規矩的,不管是朝臣還是百姓都不能說什麼,陛下又有和為難之處?”

    皇帝看向長平公主問道︰“長平,你怎麼說?”

    長平公主道︰“無瑕說得是,無論如何女兒已經不願意再回到靖江郡王府了,請父皇成全。”

    良久,皇帝方才嘆了口氣揮手道︰“罷了,既然如此朕就賜你公主府一座。就在…就在燕王府旁邊吧。”

    “兒臣謝過父皇。”長平公主大喜,連忙拜謝。雖然父皇不同意她跟衛鴻飛和離,但是這其實沒有任何影響的。公主府別說是她跟衛鴻飛這樣名存實亡的,即便是正經的駙馬公主不宣召駙馬也是不可以隨便進入的。只要她不想,這輩子都可以不用再見衛鴻飛和靖江郡王府的那些人。

    “啟稟陛下,靖江郡王求見。”門外,傳話的太監恭敬地道。皇帝臉色一沉,冷哼一聲道︰“他還敢來!”雖然不同意和離,但是不代表皇帝就真的看這個女婿順眼,“讓他進來。”

    片刻後,衛鴻飛走進來便看到長平公主和南宮墨坐在一邊,臉色微變,“微臣見過陛下,見過公主。”

    大殿之上響起一聲冷哼,“見過公主?大膽衛鴻飛,你眼里可還有公主,還有朕這個皇帝!”

    衛鴻飛連忙跪倒在地上,道︰“陛下恕罪,臣管束無方,以致府中庶子以下犯上,妾室對公主無禮。臣特來請罪。”

    皇帝冷笑,道︰“既然你親自來請罪了,朕就不罰你。你府中那個庶子革除一切功名永世不得錄用。後代三代不得入朝為官。還有你那個側妃,對公主無禮,貶為侍妾,重責三十!”

    “陛下…”衛鴻飛心中不忍,一抬頭卻見皇帝蒼老卻依然銳利的眼神似笑非笑地盯著他道︰“怎麼?對真的懲罰不滿?”

    “微臣不敢,臣謝主隆恩。”衛鴻飛連忙道。

    皇帝這才點點頭道︰“長平與你成婚多年一直居住在靖江郡王府中也不成樣子,這特此公主府一座。著世子衛君陌和世子妃南宮墨陪伴公主居住。”

    衛鴻飛心中一沉,看了一眼坐在一邊神色淡然的長平公主心中一時間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唯一能夠慶幸的是陛下並沒有人讓他和長平公主和離。只是,別居到公主府,衛鴻飛知道以長平公主的性格這是已經下定了決心要與他一刀兩斷了,以後只怕想要再見長平公主也不是那麼容易。

    心中即使千萬的不甘不願,面對殿上虎視眈眈的皇帝衛鴻飛也只得恭敬地拜道︰“叩謝陛下恩典。”

    ------題外話------

    今天好像是中元節,就不說快樂了。中元節前後都不太順的樣子。悲桑。昨天爪機壞了,然後發現電腦病毒了,努力殺毒更新程序,結果電腦死機了。悲桑ing~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