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139、迷一樣的智商

139、迷一樣的智商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大光明寺的僧人不少,但是因為是專注于佛法並不涉足江湖的,所以大光明寺習武的僧人並不多。練了什麼飛花掌的更不多。當然要排除有人深藏不露的情況。但是皇帝親自下旨要查的事情也不用怕興師動眾,所有的僧人全部拉倒大殿前的廣場上一個一個的檢查。有沒有練過武,身高多少,身上有沒有傷,所有有可疑的全部先扣下來再說。

    念遠大師有些無奈地任由侍衛檢查完畢,看了看不遠處指揮著眾人認真檢查的蕭千夜和何文櫟,看向旁邊的衛君陌和南宮墨問道︰“你們真覺得這樣能夠找到凶手?”

    衛君陌淡定地問道︰“你還有別的什麼辦法?”

    念遠沉默了半晌,嘆氣道︰“沒有。”

    “無瑕在想什麼?”衛君陌低頭看著靠在一遍若有所思的南宮墨問道。南宮墨凝眉道︰“你說…凶手為什麼要殺那個武僧和空明大師?”

    念遠道︰“殺度弘應該是為了滅口,至于空明師佷…大約是意外吧。但是既然如此,凶手自然是空明認識的人。”

    南宮墨問道︰“念遠大師對寺里的弟子熟悉麼?”

    念遠搖了搖頭,道︰“小僧自幼跟隨家師修行,家師圓寂之後便居住在大光明寺後山。寺中弟子熟悉的也只有一位師叔和幾位師兄弟和師佷了。”念遠在大光明寺的輩分太高,連如今的方丈空如大師都跟他差了兩輩,再往下的小輩們自然是沒有什麼交集的了。

    “會不會對方已經逃出去了?”南宮墨回頭問衛君陌。衛君陌搖頭道︰“不會,大光明寺內還有整個紫雲山附近都布下了重兵把守。晚上還有可能,大白天要逃出去並不容易。”宮中帶出來的侍衛也並不是酒囊飯袋,青天白日的想要從他們眼皮子底下跑出去,這世上還沒有幾個人能做到。

    南宮墨點點頭,看了一眼不遠處還在忙碌著的眾人道︰“我去看看惜兒。”

    衛君陌點頭跟著南宮墨一起去客院。不只是寺中的僧侶,客院里的香客也是他們懷疑的對象。

    念遠目送兩人離去,望著眼前還在接受檢查的僧眾和一片凝重肅殺再也沒有往日佛門清靜地安寧的廣場嘆了口氣。

    “阿彌陀佛。”

    南宮墨到客院的時候秦惜正坐在窗口發呆,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雖然沒有驚慌失措但是秦惜的精神也顯得有些不太好。看到南宮墨進來才露出一絲淺淺的微笑道︰“墨兒,你怎麼來了?”

    南宮墨笑道︰“跟君陌過來辦事,順道來看看你。你沒事吧?”

    秦惜搖了搖頭笑道︰“有你給我的藥,這些日子我覺得舒服多了呢。”南宮墨道︰“還是要好好保養,我看你臉色不太好。”秦惜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道︰“昨晚半夜突然有人來搜查院子,沒睡好罷了。”

    端著茶水進來的小丫頭滿臉不高興地道︰“可不是麼,大光明寺這些和尚實在是太失禮了。大晚上,咱們小姐……”

    “住口。”秦惜沉聲道,“听說寺里丟了極為重要的東西,他們著急也是在所難免的。”

    小丫頭嘟噥道︰“就算再著急也不能這樣啊,難道咱們秦家還會偷他們什麼東西不成?真是狗眼看人……”

    “許是真的很重要吧。”秦惜揮揮手讓小丫頭退下,抬頭對南宮墨苦笑道︰“這丫頭不懂事…今早大哥沒來接我我也猜到了…寺里是真的出了大事了吧?”南宮墨微微點頭道︰“陛下供奉在大光明寺的佛經被人盜走了。”

    “佛經?是先皇後抄寫的那卷佛經麼?”秦惜問道。

    “你也知道?”南宮墨挑眉。

    秦惜笑道︰“昨天中午我還見過呢?”

    南宮墨揚眉,秦惜道︰“昨天中午大哥陪我到寺里上香。空如大師听說我身體不好,便取出那卷供奉在佛前的佛經為我講經。我雖沒能親自接觸,不過看到那封面上有皇家專用的鳳紋金花箋,下方還題著先皇後的名諱,一時好奇便問了兩句。果然是皇後娘娘的遺物丟了麼,難怪……”

    “昨晚有什麼怪異之處麼?”南宮墨問道。

    秦惜搖了搖頭道︰“客院離大雄寶殿不近,便是有什麼聲響我們這兒也是听不見的。現在山上的香客也不多,昨晚院子也沒有听見隔壁有什麼動靜。”

    南宮墨點頭,倒也沒有什麼失望。偷東西的人在客院的機會原本就不大,畢竟能夠住在這里的大部分都是有些身份來歷的達官顯貴。若是外人,很容易被人懷疑。若是排出了住在寺中的香客,那麼就只有寺中的僧眾或者外來闖入的盜賊了。就目前的情形來看,有八成的可能是寺中的人自己監守自盜。

    安慰了秦惜幾句,南宮墨才起身告辭了。走出院子,衛君陌已經在門口等著了。看衛君陌的表情也知道,跟她一樣並無所獲。南宮墨為我嘆了口氣道︰“回去看看有什麼消息吧。”

    回到大殿前,蕭千夜和何文櫟果然還是沒有找到胳膊上有傷的人。但是經過排查發現,寺里少了一個叫做度虛的和尚。于是所有的侍衛還有何文櫟帶來的衙役都開始全寺上下,紫雲山里外到處搜尋失蹤的人。于此同時,蕭千夜和衛君陌收到皇帝的旨意,令二人立刻回宮見駕,于是兩人只得留下何文櫟一個人繼續查案,返回金陵城里去了。南宮墨也主動留下來幫忙,衛君陌思索了片刻還是同意了南宮墨的要求,得到何文櫟感激的一撇。他現在還有點兩股戰戰的感覺,有彪悍的世子妃在實在是太有安全感了。

    皇宮里

    “臣衛君陌叩見陛下。”

    “孫兒千夜叩見皇祖父。”

    衛君陌和蕭千夜齊聲跪拜道。皇帝一揮手道︰“起來,盜賊抓住了沒有?”

    蕭千夜上前一步將下午發生在大光明寺的事情說了一遍,皇帝頓時變了臉色,怒道︰“這麼說…你們什麼都沒有查到!還讓凶手殺了人滅了口又從你們跟前溜走了?!”蕭千夜連忙低下了頭,“孫兒無能。”

    衛君陌垂眸不語。

    皇帝輕哼了一聲,看著神色如常的衛君陌眼底閃過一絲激賞,問道︰“君陌,你怎麼說?”衛君陌道︰“凶手還在寺中,不過…可能已經死了。”

    “死了?”皇帝揚眉道︰“這麼說,幕後還另有凶手?既然如此,你還敢將南宮丫頭丟在寺里?你就不怕她遇到危險?”

    “這只是臣的猜測。凶手就算在寺里,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招惹無瑕的。”衛君陌淡然道,能打得過無瑕的人並不多,而武功比無瑕高的人多半得手之後就能夠設法離開了。對方弄出這麼多的麻煩來,顯然就是實力不夠。

    皇帝冷哼道︰“朕不管你們是猜測還是真的,總之,必須抓到與這件事有關的人,完好無損的找回皇後的經文。”

    衛君陌凝眉,看了看皇帝沒說話。皇帝沒好氣地道︰“有話直說。”

    衛君陌道︰“先皇後的經書並沒有能夠引起高手偷盜之處,更何況是如此大費周章的做法。”

    “放肆!”皇帝不悅,“你是說皇後的東西毫無價值。”

    衛君陌淡淡道︰“微臣不敢。”但是那語氣和表情,更像是在說︰我就是這個意思。“

    皇帝沉默良久,方才嘆了口氣道︰”好吧…告訴你們也無妨。那本經書不僅僅是先皇後親自抄寫的,里面還藏著皇家和大夏王朝一個十分要緊的秘密。朕原本打算將它帶入皇陵,待朕百年之後便誰也不知道了,誰知道……“

    ”皇祖父,有什麼人知道這個秘密麼?“蕭千夜問道,神色有些復雜地看了衛君陌一眼。一面有些佩服他敢如此跟皇祖父說話,一面又有些嫉妒。皇帝道︰”讓人知道了還算什麼秘密?但是……也不能排除有什麼居心叵測的人提前探知了這個秘密。畢竟…君陌說得也沒錯,如果只是一本經書的話,沒有多少人會對此感興趣的。就算感興趣,也不至于冒著殺頭的罪名去偷。這麼說…先是宮里出了問題了,經書朕在大光明寺供奉了這麼久,可是從來沒出過問題。“衛君陌默默地看著自言自語的皇帝陛下︰他覺得,這麼重要的東西會供奉在大光明寺本身就是一個問題。

    ”千夜,君陌。“皇帝沉聲道。

    ”在。“

    ”在。“

    ”立刻給朕查,將宮里的所有人統統查一遍!敢有吃里扒外者,殺無赦!“皇帝的話語中充滿了鐵血的殺氣,令人心中一震。天子一怒,血流漂杵。皇帝陛下從來不是不敢殺人的人。蕭千夜心中一動,朗聲道︰”孫兒遵旨。“

    ”臣遵旨。“

    大光明寺一間空置的禪房里,何文櫟正在飛快地翻閱著跟前幾乎能將他大半個人都給埋住了的卷宗和冊子。南宮墨悠閑地坐在一邊觀看他忙碌的模樣,雖然何大人看上去不太靠譜,不過坐下來瀏覽卷宗的時候總算是有了一些讀書人的模樣。好一會兒,何文櫟終于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她悠閑自在的模樣,忍不住青筋暴跳。抹了一把臉道︰”世子妃,你無聊不?“

    ”還好?“南宮墨遲疑了一下道。

    何文櫟哀嘆,”您寧願坐在那里發呆也不肯過來幫我看看這些東西麼?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要留在這里而不跟著衛世子回去?“南宮墨聳聳肩道︰”出來一趟多難的,這麼早回去干什麼?何況…你不是害怕麼?本郡主留下來保護你啊。“

    ”誰?!誰說我害怕了?!“何文櫟忍不住吞了口口水,高聲叫道。

    南宮墨抬眼,抬手揉了揉耳朵,”聲音大不代表就理直氣壯,小心把凶手招來。“

    何文櫟臉上的神色一僵,張了張嘴幾次都沒有說出話來。只得默默地坐下,摸摸鼻子道︰”其實…我平時不是這麼膽小的人。“

    ”恩,我明白。你平時也不是經常跟凶手擦肩而過麼。“

    完全沒感覺被安慰到。

    ”郡主,你說,凶手真的還在寺中麼?“何文櫟有些擔憂地道,如果凶手真的拿著經書跑掉了,他們的麻煩就大了。

    南宮墨問道︰”你是說偷經書的人還是殺空明大師的人?“

    何文櫟道︰”有什麼差別麼?“

    南宮墨道︰”偷經書的人未必就是殺空明的人,殺空明的也未必就是偷經書的人啊。而且,經書是昨天晚上失竊的,雖然一發現經書失竊大光明寺就全寺戒嚴了,但是…誰又知道在經書失竊和被發現之前到底隔了多長時間?另外…經書到底是何時失竊的誰又真正知道呢?“

    何文櫟嘶地抽了口冷氣,道︰”郡主是懷疑早在之前經書就失竊了?昨晚的事情只是故布疑陣?“

    南宮墨搖頭道︰”不,至少昨天下午之前經書確實是還在大殿里的。“

    ”那…把昨天下午所有進過大雄寶殿的人全部抓起來審。大雄寶殿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進的吧?“何文櫟沉聲道。南宮墨聳聳肩,不以為然,道︰”你可以試試看。“

    何文櫟想了想,搖頭道︰”還是先找到這兒…度什麼虛的吧?找到他…總能問出一些線索來。呃…度虛總不會是也跑了吧?“

    ”何大人,你在懷疑大內禁衛的實力麼?“

    ”……“

    ”啟稟郡主,何大人,在寺廟後面發現一句尸體。“門外,有人匆匆進來稟告道。

    南宮墨和何文櫟對視一眼,齊齊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外面天色已經暗下來了,兩人趕到發現尸體的地方的時候侍衛已經將這里圍起來了。大光明寺在場的只有空如方丈和兩個小沙彌。地上躺在的尸體是一個二十來歲模樣的年輕僧人,一眼就能看到他的胳膊上有一大片被血漬浸染的痕跡。只是此時血跡已經干涸,在火光下呈現出褐色。

    ”這是度虛?“何文櫟問道。

    空如方丈念了聲佛號,低聲道︰”正是度虛。“

    ”怎麼發現的?“這個地方是寺中弟子做飯的廚房後面堆積柴火的地方。之前他們也檢查過,並沒有發現尸體。

    空如身邊的兩個小沙彌嚇得臉色發白,戰戰兢兢地道︰”回施主的話,是…是咱們拽柴火的時候,突然…從上面掉下來的。“拆房的柴火堆得高高的幾乎已經觸到了房頂,這里面若是藏一個人的話,確實是不容易被找到。但是同樣的這也不是想藏就能夠藏的進去的,顯然是有人事先準備好的。只是被兩個來取柴火的小沙彌從下面往外拽的時候,不小心拽空了一塊給掉下來了。

    何文櫟帶來的仵作正在驗尸,抬起頭來對兩人道︰”何大人,郡主,是中毒死的。“

    ”知道是什麼毒麼?“何文櫟問道。

    仵作道︰”砒霜。“

    ”砒霜?“

    仵作點點頭,”就是普通藥店里賣得砒霜。“

    ”去查。金陵還是附近的地方都要查。砒霜這種東西不管是哪個藥店賣出去都必定會有記錄的。“何文櫟揮手道。

    ”是。“

    南宮墨蹲在尸體邊上,仔細地觀察著。見她如此,何文櫟也干脆有樣學樣地蹲了下來,問道︰”有什麼發現麼?“

    南宮墨低聲道︰”死了大約兩個半時辰了,藥店里賣的砒霜大多是用來入藥或者毒耗子什麼的,毒性很一般,除非大劑量的服用,否則吃用到毒性發作到毒發身亡,至少應該需要兩個時辰。他已經死了至少一個半時辰了。但是你是在兩個時辰前遇到他的,也就是說他在離開之後很快就死了。因此…他之所以沒殺你,或許不是因為他怕有人趕來,而是他當時已經毒發,根本沒有能力殺你。“

    ”自殺的還是被人毒死的?“何文櫟有些失望。瞄了南宮墨一眼,悄聲問道︰”郡主,你怎麼知道這麼多?“

    南宮墨挑眉,陰惻惻地道︰”第一,我學過醫術。第二,好奇心太強的人活不久。“

    何文櫟縮了縮脖子,圓潤的滾到一邊兒去了。

    南宮墨拍拍手站起身來,準備轉身離開。何文櫟連忙追了上去,道︰”郡主,你去哪兒啊?“南宮墨詫異地道︰”去休息啊。人不是找到了麼?“雖然已經死了。

    ”但是,現在該怎麼辦?“

    南宮墨眨了眨眼楮,”這不是你的事兒麼?你才是應天府尹,我怎麼會知道?“

    眼睜睜地看著星城郡主離去的何大人忍不住抬手在自己腦門上狠狠地拍了一下,”我這個腦子啊。“

    一邊往客院方向走去的星城郡主望著天邊高懸的明月,一遍低聲輕喃道︰”說起來,這麼大的事情他居然沒有來摻一腳,難怪我覺得少了點什麼呢。難道是被衛君陌給氣得內傷了?

    清晨,南宮墨睜開眼楮邊看到衛君陌坐在床邊眼神溫和地望著自己。不由得啟唇淺笑,她果真是已經很習慣和信任這個人了,就連他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房間里的都沒有察覺到。

    “怎麼這麼早?”看了一眼窗外,窗外的天色才剛剛發白,按說這個時候城門還沒有開。衛君陌抬手晃了晃手里的一塊金牌道︰“陛下御賜的,隨時可以進出城門。”南宮墨挑眉道︰“看來陛下對這次的事情真的是非常看重。”

    衛君陌點點頭,將皇帝的話跟南宮墨說了一遍。听完,南宮墨有些震驚地睜大了眼楮,連原本打算起床都忘了直接坐在床上道︰“藏有皇家秘聞的東西放在大光明寺里?皇帝陛下的腦回路是怎麼長的?”

    雖然不明白腦回路是什麼,不過衛君陌也能理解南宮墨的意思。不贊同地看了她一眼,“不可胡亂評說陛下。”南宮墨翻了個白眼,當然只是當著你的面才這麼說的嘛。別裝得好像你很孝順忠心皇帝必須似得。

    “所以,昨晚你們沒回來大光明寺,就是在宮里折騰了?”南宮墨問道。

    衛君陌認真的更正道︰“是越郡王在折騰,我是在辦案。”

    南宮墨挑眉,衛君陌道︰“昨天下午到晚上,宮里一共有七八百人被打入大牢。其中…包括一位貴嬪,三位低級嬪妃。今天,這其中至少有大半的人都會人頭落地。”

    南宮墨了然,這些人八成都是各方勢力安插在宮中的探子,這些人被殺了就等于是斬斷了各方在宮中的耳目,若是在順藤摸瓜…這可是個得罪人的差事。所以…“皇帝陛下的意思應該是要你陪蕭千夜一起頂缸的吧?你就這麼跑了真的好麼?”雖然皇帝陛下不安好心,但是那句話怎麼說的來著︰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況只是幫皇長孫頂個缸?在高高在上的皇家看來,只怕還是覺得︰朕用你是看得起你,是信任你,你應該感恩戴德才對。可惜,衛世子顯然是那種“君要臣死,臣偏偏不死”的人類,皇帝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了。

    衛世子表示,雖然本公子不愛說話,但是坑個蕭千夜分分鐘的事兒。

    衛世子不以為然,“是越郡王讓我出城的,他覺得自己一個人就可以解決。”

    “所以,他還在查?”南宮墨睜大了眼楮。衛世子點頭,“他覺得順著查下去應該還能夠查到更多的東西。”當然,這個查是有一定的方向性的。比如說鄂國公府,楚國公府,朱家,太子妃娘家等等這些就可以輕輕放過。再比如其他幾個如成郡王妃的娘家就可以狠狠地查。當然還有秦家謝家等等……

    南宮墨一臉佩服地點頭道︰“確實是會大有收獲,不知道是地雷還是炸彈。”真希望皇帝陛下還沒有被氣吐血。越郡王果然不愧是想要成為皇者的男人,一出手就不同凡響。連皇帝陛下想要對付世家都要謹慎三思,他居然敢一個人就跑去捅馬蜂窩,還把原本可以替他拉仇恨的衛君陌給趕走了。越郡王殿下到底是從哪兒繼承的迷一樣的智商啊?明明皇帝陛下太子太子妃看著都挺正常的啊。“想什麼?”看她擁著被子發呆的模樣,衛君陌挑眉道。南宮墨搖搖頭,道︰“沒什麼。我們去看看何大人吧,他昨晚估計忙了一晚上。”衛君陌站起身來朝著外面走去,一邊道︰“用過早膳再去。”

    兩人用過早膳去找何文櫟的時候,何文櫟果然還在昨天那個房間里。只是比起昨天神采奕奕的何大人,現在卻是眼眶發黑,臉色發白,滿眼血絲目光呆滯。直勾勾地望著攜手進來的夫婦倆,明顯就是思維遲鈍,腦子即將停擺的征兆。

    “何大人,用過早膳了麼?”南宮墨晃了晃手中拎著的幾個熱騰騰的素包子小心翼翼地問道,聲音大了嚇到何大人怎麼辦?

    “啊?哦……”何文櫟愣愣地接過包子就往嘴里塞,另一只手伸手將桌上的一份卷宗扔到兩人跟前,以一種毫無感情起伏的聲音道︰“那個度虛,度弘還有明空都查過了。明空沒什麼可疑的,度虛和度弘是同一個地方出來的,三年前同時入的大光明寺。家里都沒有親人了,不過…原本的身份可能是假的,還需要時間查證。砒霜是度虛自己買的,紫雲山下不遠一個小鎮子上的一家藥店賣的,說是寺里有耗子。輪流守護佛經的所有武僧的卷宗都在這里,又可疑的一共有五個,這個也需要時間查。還有昨天所有到過大光明寺的香客,其中有…一百三十二人是附近的百姓,二十一人是外地的學子,四十八人是金陵的權貴和他們的僕役。現在客院里住著三家共八十三人,這些是他們的身份和供詞。其中,有自相矛盾之處的一個七人,判斷一個是自己沒注意所以記模糊了,三個是私下有見不得人的事,但是跟本案沒關系,還有三個…派人去查了。呃…還有…還有,好像就這些了。”

    南宮墨驚嘆不已,主動倒了一杯冷開水塞進他手里,免得雙目呆滯的何大人把自己給噎死。一個晚上就能夠整理出這麼多的卷宗,還有這麼復雜的人物關系,並且從中理出不合理和虛假之處加以判斷。何大人果斷是個強人啊,分明不是昨天表現的那麼平庸,難怪年紀輕輕能夠當上應天府尹。

    不過看看這呆呆木木地樣子,南宮墨總算想起這人是藺長風好朋友,多少還是要給點面子留一口氣的。點點頭,星城郡主輕聲道︰“我們知道了,辛苦何大人了。你可以休息了。”

    “休息?”何文櫟艱難地眨了一下眼楮,然後在南宮墨兩人的注視下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嘴里還叼著半個包子。

    房間里一片沉靜,好一會兒南宮墨才聳聳肩看著衛世子道︰“睡著了。”

    衛世子點點頭,拿起桌上的卷宗站起身來,道︰“讀書人身體就是太弱了。”即使是衛世子也不得不承認何文櫟確實是個很有前途的人,如果他是江湖中人的話衛世子都忍不住想要將他收進紫霄殿。可惜…讀書人就是廢材,不過熬了一個晚上的夜就變成這樣了。殺手有的時候執行任務幾天幾夜不合眼,都跟他似得還怎麼做事?

    南宮大小姐很想告訴衛世子,腦力勞動跟體力勞動是不一樣的。只要身體好,經過高強度鍛煉,一般人一兩天不睡覺不是什麼事兒。但是如果你一整天不睡覺腦子還都保持著高速運轉那可就未必了。何大人的成績告訴了他們這一天一夜他到底有多辛苦。當然…何大人的體能確實是有點廢材。身體好點的話至少還能堅持一下…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