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189、和離還是休書?

189、和離還是休書?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蕭千炯的案子兜兜轉轉最後不知道怎麼的轉到了應天府尹何文櫟手中了。按理說發生在宮里的案子是輪不到應天府來管的,但是身為應天府尹的何文櫟大人突然凶猛過人的從大理寺,刑部,督察院一眾名正言順的大拿手中搶到了這個案子的審理權。但是在看到何大人接旨的時候哭喪著的臉就知道,他是被逼無奈的。可惜…沒人信!

    大理寺卿︰皇宮里的案子,你個應天府尹插個屁的手啊?手也生的太長了吧。

    刑部尚書︰搶贏了還擺著一副哭喪臉,真特麼想抽他兩耳光。

    督察院左右都御史︰一看就是得罪人的案子,居然還有人撈過界去搶,真是個傻帽。

    何大人︰勞資真特麼是被逼的啊!

    不管怎麼說,這個案子到了何文櫟手里自然是不用擔心了。哪怕是為了懺悔自己上次昧著良心幫著蕭千夜隱藏了某些事情這一次也會盡心盡力的給出衛君陌想要的結果。雖然他依然被修理的有些想哭。

    因為衛君陌回來了,整個燕王府的氣氛都變得格外的輕松起來了。即使是南宮墨也覺得放松了許多,之前整個府里的人事全部要她一個人撐著,雖然不算應付不了卻也難免有些緊繃著神經。如今真正做主的人回來了,南宮墨自然是每天愉快的睡到自然醒。

    睜開眼楮,便看到衛君陌正握著一卷書坐在床邊看。听到她醒來,這才抬頭看向愛她,“醒了?”

    “恩。”懶懶地升了個懶腰,南宮墨直接滾到床邊探過頭看他手中的書,“兵書?怎麼想起來看這個?”

    衛君陌抬手輕撫著她的秀發,輕聲道︰“我們要準備離開金陵了。”

    “去幽州?”南宮墨眼楮一亮,金陵這地方她早就呆膩了。整天斗來斗去,還盡是些腦殘,呆久了人都會變得小肚雞腸了。

    衛君陌微微點頭,“北地不比金陵繁華。”

    “誰在乎。”南宮墨不以為然,“至少幽州的人會比金陵的看著舒服。”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免不了爭斗。但是南宮墨覺得她真是有些煩膩了金陵的這些人和事了。上不得台面的人跟上不得台面的事兒。整天斗得跟烏眼雞一樣,只怕這些人除了權勢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了什麼去爭斗。

    “咱們什麼時候走?”南宮墨問,畢竟衛君陌身上還有著從二品的官職呢。若是光明正大的調到幽州,幾乎可以算得上是除了燕王之外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這樣重要的位置,蕭千夜怎麼也不會便宜給衛君陌的。但是如果是用其他法子離開,也就表示衛君陌必須放棄現在所有的一切了。

    “金陵的事情完了就走。”衛君陌道。

    南宮墨點點頭道︰“好吧,我讓人準備一下。免得到時候著急。”

    紫色的雙眸寫著淡淡地溫柔,若是一般的閨中女子听說要從繁華的金陵跑到荒涼的幽州,甚至有可能要放棄所有的一切,哪怕是不痛哭流涕也要愁腸寸結了。但是他從南宮墨的眼中看到的卻只有興奮和向往。

    南宮墨拉下他把玩自己發絲的手,問道︰“你真的決定舍下靖江郡王府的一切?”衛君陌挑眉,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南宮墨想了想,還是決定將蕭純所說的關于衛君陌的身世告訴他。之前沒說一事因為急著蕭千炯的事,而是因為南宮墨也不確定告訴他這件事到底好不好。如果按照蕭純的話推斷的話,蕭千夜確實是衛鴻飛的兒子。不管怎麼說,做確定的人都應該是衛君陌自己。

    听完南宮墨的話,衛君陌的神色並沒有什麼變化,依然平靜如常。

    南宮墨有些驚訝,“你早就知道了?”

    衛君陌搖頭,他的生日比發生那件事的時候晚了將近大半個月,就算他想得再多也沒有將這兩件事憐惜在一起。畢竟,就算是按照他現在的生日他也是早產了不少的。若是再將生日往前推,能不能活下來都還是一回事。而且…蕭純所知道的,只怕也未必就是真相的全部。

    “那衛鴻飛……”南宮墨皺眉。

    衛君陌道︰“他確實不是我的父親。”

    “咦?”南宮墨驚訝,只怕即便是衛鴻飛自己如果沒有那一雙紫眸也不敢百分百確定衛君陌不是他的兒子。衛君陌又是怎麼確定的?衛君陌淡然道︰“我十三歲的時候去苗疆找到了融雪草,試了試。”

    南宮墨恍然大悟。融雪草,又名融血草。是生長在苗疆的一種奇藥,相同血緣的人的血滴入這個藥液之中後,顏色就會相同。相反的,若是毫無關系的兩個人滴入藥液中,顏色就會截然不同。南宮墨曾經也因為好奇做個實驗,這個藥竟然能夠分辨出同樣血型的兩個人之間的關系,絕對比滴血認親的結果要可靠得多。

    嘆了口氣,“看來事實到底是如何,只有母親才知道了。”

    衛君陌道︰“母親不想說,我們就不必問。”

    南宮墨點點頭,想起長平公主的話和當時的神情,更加確定這其中一定還有別人不知道的秘密。以長平公主的為人,如果真的是她對不起衛鴻飛絕不會不承認的,更不會如此的怨恨。

    “啟稟世子,靖江郡王來了,在門外要見世子。”門外,鳴琴匆匆來稟告道。

    衛君陌微微挑眉,南宮墨低聲笑道︰“靖江郡王看起來似乎又後悔了,之前還想要勸母親回去呢。現在…說不定又打算讓步了。”不用說,衛君陌也明白南宮墨所說的讓步是什麼,起身道︰“你在休息一會兒,我去看看。”

    南宮墨點點頭,翻過身直接拿被子捂住了臉。橫豎她也不想再去听衛鴻飛那些無聊的言語了。

    等到衛君陌出去了,鳴琴幾個才端著東西進來。拉起窗前的錦簾,知書笑道︰“自從世子回來了,小姐就越來越懶了。還好公主慈愛,放到別的人家這時辰小姐早該去侍候婆婆早膳了。”

    南宮墨縮了縮脖子,終于從被子里爬了起來任由幾個丫頭為自己穿衣梳妝。這兩天她確實是懶惰了不少,往日里有什麼事情都直接去做了,現在衛君陌回來了倒是都推給他了。

    坐在梳妝鏡前把玩著盒中的首飾,南宮墨一邊問道︰“靖江郡王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小姐不是不許他進來麼?這些日子听看門的說靖江郡王經常來了,想必還是想要接公主回去。如今听說世子回來了,自然立刻就過來了。”南宮墨畢竟是女眷,衛鴻飛跟南宮墨吵架爭執佔不到什麼便宜。但是衛君陌只要一天還是衛鴻飛名義上的兒子,衛鴻飛也就好說話一些,“小姐要不要去看看?”世子爺脾氣可真的不怎麼好,說不定就直接將靖江郡王給踹出去了呢。雖然說也是靖江郡王自找的,但是如今他們在金陵還是不要樹敵太多的好。

    南宮墨抬手將一直紫玉簪插進發間,一邊淡淡道︰“他心里有數,不會出事的。”

    事實證明,衛君陌也並不是總也那麼靠譜的。沒一會兒功夫就見回雪風荷兩個丫頭氣喘吁吁地跑來稟告,“大小姐,不好了!世子把靖江郡王給打了。”

    南宮墨秀眉一揚,“怎麼回事?”

    回雪一邊喘著氣,一邊搖頭。小臉上也是一臉的茫然。世子和靖江郡王是進了書房談話的,誰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只是听到一聲巨響,靖江郡王就被衛世子從書房里給扔了出來。看那模樣,若不是管事的攔著,只怕就要直接將人給宰了。管事的也知道自己攔不住世子,這才連忙使眼色要她們趕快來找世子妃搬救兵的。

    “看來是真出事兒了?去看看吧。”雖然是這麼說,但是南宮墨卻並不著急。如果衛君陌真想殺衛鴻飛,別說區區一個管事了,就是整個王府的侍衛一起上也不見得攔得住。

    跟在身後的幾個丫頭見世子妃不著急,心中也慢慢安定下來了。

    剛剛走進前院,就听到里面傳來一陣嘈雜的喧鬧聲。南宮墨不由得皺眉,一個侍衛模樣的男子無聲的出現在她跟前,南宮墨一看卻是紫霄殿的人,“怎麼回事?”

    侍衛恭敬地道︰“回世子妃,靖江郡王府的人來了,說世子將靖江郡王給打了,然後攝政王也來了。然後就……”

    “真傷著人了?”南宮墨問道。

    侍衛露出一個嘲弄的笑意,“怎麼可能?”世子若是想要傷人,衛鴻飛連骨頭都不會剩下還會給他們機會來叫囂?

    南宮墨冷笑,“這世道真是奇了怪了,本郡主還是第一次看到,踫瓷都能踫到家里來了的。”

    漫步走進去,果然听到里面衛家的人正在吵吵嚷嚷的聲討著衛君陌。顯然有了蕭純撐腰,衛家的人膽子也大了不止一倍。長平公主扶著丫頭的手站在衛君陌身前,冷眼看著被衛君博扶著的靖江郡王。蕭純站在一邊,扶著胡須笑道︰“長平,就算你跟鴻飛關系再怎麼冷淡,君陌也不該對長輩動手啊。大夏朝以孝治天下,這傳了出去像什麼話?”

    長平公主早就知道先皇的死跟蕭純脫不了關系,對這個皇叔哪里還有半分敬意,冷聲道︰“皇叔,這是我們家的私事。”

    蕭純眼眸一閃,笑道︰“確實是私事不假,不過你既然叫本王一聲皇叔,難道本王還說不得兩句公道話。”

    長平公主冷笑道︰“那也要皇叔你說的是公道話才行。”說完,也不管蕭純是什麼表情,直接轉向衛鴻飛沉聲道︰“衛鴻飛,你到底想干什麼直說便是。難不成你以為父皇駕崩了,本宮和君兒就要任由你搓揉了?”衛鴻飛原本確實是有些這個心思,但是只要燕王和齊王還在一天他也不敢這麼承認。面上露出一絲哀容,沉聲道︰“長平,我只是想接你回去啊。你隨本王回去,你還是靖江郡王妃,他還是靖江郡王世子。”雖然這麼說,但是衛鴻飛卻連衛君陌的名字都不願意叫,而是以他代稱。

    長平公主不由得氣樂了,對于衛鴻飛這樣三天兩頭的糾纏也很很是煩膩。當初若不是父皇堅持不許,她早就跟他和離了。青梅竹馬的夫妻,做到他們這個地步也算是奇葩了。

    “衛鴻飛,你就直說吧,本宮和君兒還有什麼地方值得你利用的?”長平公主不耐煩地問道。

    衛鴻飛神色微變,更加哀戚地道︰“長平,你就這麼想我的?”

    長平公主冷笑不語。

    衛君博上前一步,朝著長平公主恭敬地道︰“母親,父王是真心接你和大哥回去了。之前的不愉快,還請母親看在大家都是一家人的份上既往不咎吧。”

    “閉嘴!”長平公主毫不留情地叱道︰“本宮不是你的母親,你的母親是靖江郡王府的那個女人。若是連自己的親娘都不認識了,就回家找個大夫好好看看。”衛君博臉上的表情也有些繃不住了,他認識長平公主也不是一年兩年了。這位高高在上的嫡母對他們這些庶子素來是不假辭色的,但是卻也只是淡淡地從來不想跟他們多說什麼。這樣的人並不難應付,只要不惹怒她她就不會找你麻煩,但是像現在這樣毫不留情的怒斥卻是從未有過的。擋著這一院子的人,衛君博只覺得無地自容。

    蕭純沉聲道︰“長平,不管怎麼說君陌也是靖江郡王府的嫡長子,這兒子打了父親…總是不對的。你說是不是?”

    長平公主正想說話,衛君陌一把拉住了母親上前一步,眼神淡漠地看著蕭純問道︰“我打了,又如何?”

    蕭純臉色微沉,厲聲道︰“放肆!你年紀也不小了竟然還如此頑劣不受教。連最基本的尊重長輩都不會了麼?”

    衛君陌嗤笑一聲,面不改色地斜睨了蕭純一眼,仿佛在看什麼可笑的表演一般。那紫色的仿佛能夠看透一切的眼眸,看得蕭純臉上也有幾分不自在起來。衛君陌道︰“攝政王這麼大清早帶著這幾個廢物來燕王府演戲給我和母親看,到底有什麼話就直說罷。現在我或許還有心情听你說,若是再晚一些,可就不一定了。”

    蕭純臉色僵硬,平生就沒有遇到過像衛君陌這種不按理出牌的人。靖江郡王府眾人臉色也有些不好看,只是不知道是為了衛君陌的那聲廢物還是別的什麼。

    好一會兒,蕭純方才笑道︰“君陌說得什麼話?本王也是希望你父王和母親和和睦睦的罷了。”

    衛君陌挑眉,“哦?這麼說靖江郡王府投靠你了?原來不僅是廢物,還是牆頭草?”之前靖江郡王府可是偏向蕭千夜的。

    衛鴻飛父子臉色僵硬,一會兒青一會兒紫。

    “現在騙我母親回去,是想要讓燕王和齊王府站在你這邊麼?”衛君陌淡然道,看向蕭純的眼眸多了幾分懷疑,“攝政王,你腦子沒問題吧?”

    “你什麼意思?”蕭純臉色陰沉。

    衛君陌冷笑一聲,道︰“是什麼讓你覺得我母親還會要這種牆頭草一般的貨色?要用美男計至少也該找個臉還能看的角色吧?”

    衛鴻飛氣得老臉通紅,他們當然不是想要用什麼美男計,不過是想打感情牌而已。衛鴻飛絕不相信長平公主會對他沒有絲毫的感情,只是這個孽種!這個孽種……

    長平公主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這個兒子平日里不愛說話,這突然話躲起來卻是口無遮攔,也不知道跟誰學的?不過即使如此,長平公主也容不得別人說自己的兒子不好,盯著衛鴻飛淡淡道︰“衛鴻飛,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君兒的身世麼?”

    衛鴻飛一愣,心中突然一跳,隱隱地想要阻止長平公主接下來的話。

    雖然這麼多年來他早就認定了衛君陌不是自己的兒子,甚至也從來沒有將他當成自己的兒子看過。但是如果這話真的從長平公主口中說出來,無論答案是是還是否他都會難以接受,“長平,你……”長平公主盯著他,淡淡道︰“你猜的沒錯,君兒確實不是你的兒子。”

    衛鴻飛臉色一白,身子也不由得晃了晃。如果剛才的傷只有一分是真的話,那麼現在看上去到有七分了。

    “長平,你……”

    長平公主淡淡一笑,仿佛連眉宇間的那一絲憂郁也消散了許多,“現在你知道了,這麼多年你猜測的沒錯,君兒不是你的兒子。現在,你還要本宮回去麼?還要君兒繼續做你的靖江郡王世子麼?”衛鴻飛神色猙獰,眉宇間更多了幾分掙扎。

    蕭純看看長平公主,挑了挑眉笑道︰“長平,這種事情怎麼能亂說。就算是鬧什麼矛盾,你們這麼多年也該鬧夠了啊。”衛鴻飛一怔,臉上顯露出一絲希冀。長平公主冷冷一笑,並不答話。蕭純微微眯眼,淡淡道︰“長平,君陌的身世可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知道。你為了一時賭氣這麼多年君陌受了不少委屈,難道現在還要鬧麼?”

    長平公主臉色微變,警惕地望著蕭純。她沒有忘記南宮墨說過,蕭純知道了衛君陌出生的秘密,雖然他知道的並不是全部,但是恰恰他知道的才是最要命的那一部分。

    看到長平公主變色,蕭純挑了挑眉眼底掠過一絲滿意的笑意。道︰“你們也算是少年夫妻,幾十年了有什麼過不去的。好好跟鴻飛回去說清楚便是,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有什麼不好?本王看,鴻飛的樣子可是跟當初一樣對你情有獨鐘啊。”說著,蕭純還自以為有趣的大笑了起來,可惜沒人跟他1一樣覺得有趣。

    衛鴻飛有些驚疑不定地看看長平公主再看看蕭純,最後將目光落在了衛君陌身上。難不成,衛君陌真是他的兒子?若是這樣…那長平為什麼不說?

    長平公主咬牙,“不可能!”她雖然不懂政事,卻也不是傻子。衛君陌這種身世,若是不知道也就罷了,既然知道了蕭純怎麼可能會放過他?離開金陵是早晚的事情,在此之前跟靖江郡王府斷絕關系也是勢在必行的。

    蕭純臉上閃過一絲不悅,“長平,既然你執意如此,那麼就別怪本王了。隱藏這麼多年很辛苦吧?既然你不肯說那本王就替你說了。”

    “攝政王想要說什麼?怎麼不請本郡主一起听听呢?”門外,傳來南宮墨笑吟吟的聲音。

    蕭純回頭,就看到南宮墨帶著丫頭漫步而來。步履從容,笑容盈盈絲毫沒有著急擔憂的模樣。

    蕭純挑眉,“星城郡主,你總是來得這麼及時。”

    南宮墨笑容淺淺,“攝政王也總是這麼無所不在。”

    南宮墨走到衛君陌身邊,挑了挑秀眉看著冷著臉的蕭純。想要用別人的秘密威脅人的時候也先想想自己有沒有把柄抓在別人手里吧。

    “攝政王剛剛想要說什麼?”南宮墨笑吟吟地問道。

    蕭純盯著南宮墨良久,方才慢慢道︰“本王年紀大了,一時間忘了要說什麼了。”

    南宮墨惋惜道︰“那真是可惜了,本郡主的記性卻不錯。我們世子的記性更不錯。”

    蕭純眼角一抽,狠狠地瞪著南宮墨。他並不是沒想過除掉南宮墨,可惜南宮墨的身份還有實力都太過不尋常,想要除掉她需要付出的代價不小不說,還很有可能被反噬。如今…更是…蕭純本身就不是一個猶豫不決的人,既然此路不通,也走得沒有絲毫的猶豫。大家都有把柄,他不相信南宮墨真的敢將事情說出來。

    “王爺?!”看著蕭純往外走,衛鴻飛頓時有些急了,“王爺,你的話還沒說完。”

    蕭純輕哼一聲道︰“本王忘了。”一揮手,帶著人剎那間撤得干干淨淨。衛君陌說的沒錯,果然是廢物。連個女人都搞不定還能有什麼用?

    看著蕭純離去的背影,衛鴻飛神色陰晴不定,猶豫了良久才看向長平公主,“長平,當初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長平公主淡然道︰“本宮已經說了,君兒跟你沒有任何關系。等著收本宮的和離書吧。”

    “不行!我不同意!”衛鴻飛道,他從來沒有想過要跟長平公主和離。

    長平公主冷笑,“不收和離書,就收休書好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