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205、突發狀況,殺人凶手

205、突發狀況,殺人凶手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很顯然,今天的交鋒是年輕人佔了上風。誰讓這幾位大儒都是一大把年紀,一激動就要去掉半條命呢?偏偏南宮墨和衛君陌又都是屬于心理承受能力超強的存在,因此誰勝誰負自然可知。所以說,想要做個辯才無礙的文官,口才好或許很重要,但是當雙方口才一樣好的時候…身體好的那個才是贏家。

    不過蕭千夜倒是也沒有怎麼失望。如果真的指望這樣隨隨便便就能干掉衛君陌和南宮墨這對夫妻,那他才是腦子進水了。

    眼看著周襄也要支撐不住,蕭千夜連忙出面替自己的老師打圓場,“好了,君陌,星城郡主,周先生並沒有對先帝不敬的意思。只是年紀大了,性子難免有些急躁罷了。你們都是年輕人,也該體諒前輩一些才是。”

    南宮墨挑了挑秀眉,皇帝都這麼說了她們還能說什麼?

    站在衛君陌身邊,南宮墨道︰“那麼,陛下…我是不是不用被休了?”

    “……”朕要是說不是,你是不是打算再沖上前去跟周先生大戰三百回合?輕咳了一聲,蕭千夜道︰“郡主有功于社稷,何況已經嫁入宗室,南宮懷的事情確實跟郡主沒有什麼關系。韓先生只是有些嚴苛罷了,郡主不必放在欣賞。”

    南宮墨這才展顏一笑,一臉溫婉爾雅的模樣站在衛君陌身邊。完全看不出來這是剛才對著韓敏嘲弄“你是不是想做女人”的刁鑽女子。

    南宮墨問道︰“不知陛下召南宮墨入宮,所為何事?”

    你不是已經處理完了麼?蕭千夜暗暗腹誹,面上卻是絲毫不顯,笑道︰“皇後剛剛當下了一位小皇子,母後說想請郡主去看看皇後和小皇子。”南宮墨點頭笑道︰“能見到小皇子,是南宮墨的榮幸。”

    底下周襄還想說什麼,蕭千夜卻先一步攔住了他,“星城郡主的醫術即使是先帝也稱贊有加的,郡主替皇後看看朕也好放心。”

    于是,南宮墨被內侍領著去後宮見皇後,留下衛君陌繼續跟一群老頭子扯皮。

    後宮中已經完全恢復了往日的安寧祥和,宮女太監依然在各自的崗位上做著自己的事,仿佛昨晚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南宮墨也沒有去問昨晚藺長風最後救出那些後宮嬪妃的時候有沒有人傷亡。

    “見過皇後娘娘。”皇後有些無力的靠在床上,臉色依然蒼白,清秀的容顏上卻帶著淡淡地微笑。顯然剛剛生下的小皇子讓她很是開心。南宮墨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皇後,心中卻是微沉。皇後自從懷上這一胎之後可以說就沒有安生過。之前蕭千夜鬧出南宮姝的事情又接連將南宮姝和朱家的庶女抬進門的事情如果只是說讓皇後有些抑郁的話,那之後發生的一連串事情就讓皇後有些難以承受了。特別是昨晚…其實皇後能夠平安生下孩子已經讓南宮墨有些驚訝了。這會兒皇後看起來除了消瘦蒼白沒什麼,但是南宮墨很清楚為了這個孩子皇後的身體已經被掏空了,以後只怕是……

    看到南宮墨皇後也很高興,連忙招手笑道︰“郡主不比多禮,快過來坐下說話。”

    南宮墨走到皇後床邊的凳子上坐下,輕聲問道︰“皇後娘娘可還好?”

    皇後笑道︰“我有什麼不好的,謝謝你掛心我。去將皇兒抱來給郡主瞧瞧。”皇後側首吩咐身邊的宮女,宮女微微一福轉身去了,不一會兒就抱著一個明黃色的襁褓走了過來,南宮墨靠過去一看。小皇子是早產的,倒是顯得格外的瘦小脆弱。皮膚也還有些皺皺的,眼楮微閉著睡的正香。才剛出生的小嬰兒,倒是看不出到底是像皇後還是像蕭千夜。

    “小皇子很好,雖然早產了一些不過…影響不大。以後好好照顧一定會是個健康的孩子的。”南宮墨輕聲道。

    聞言,皇後松了口氣。臉上的笑容也更多了幾分,顯然她自己也是知道這些的,不過南宮墨的話更加讓她安心了一些。

    南宮墨倒是沒有胡說,小皇子雖然早產但是並不嚴重,而且在母親肚子里的時候也發育的很好,反倒是皇後的身子……

    皇後並沒有讓南宮墨為自己把脈。仿佛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漠不關心一般,南宮墨心里明白,皇後對自己的身體狀況只怕是已經心知肚明了。宮中的太醫也並不是廢物,說起調理人的醫術絕對比南宮墨這個額專攻疑難雜癥和外傷內傷的半吊子要好的多。她之所以被人贊醫術高明,不過是因為很多時候比太醫更敢放手下藥罷了。另外也是因為她從師傅哪里得到了許多名醫求而不得藥方,丹藥等等。雖然如此,最後南宮墨還是留了一張調理的方子給皇後,換來了皇後感激的笑容。

    辭別了皇後走出宮門,便看到衛君陌和靳濯站在宮門外不遠的地方說著什麼,顯然是在等她。衛君陌回過頭來,望著朝自己走來的南宮墨伸出了手,南宮墨嫣然一笑伸手任由他握住自己的手問道︰“你們在說什麼?”靳濯嘖了一聲,顯然是看不慣兩人在自己面前如此黏糊。沒好氣地道︰“自然是聊星城郡主怎麼還沒出來。”

    南宮墨當然不會相信他,蕭千夜總不至于直接把她扣在宮里吧?倒也不追根究底,話鋒一轉問道︰“所以,今天皇帝陛下特意傳我進宮就是為了讓那幾個老頭子酸我幾句?”

    衛君陌渾不在意,淡淡道︰“不過是個試探罷了。南宮緒……”

    南宮緒被判了流放南宮墨當然也知道,倒是並不怎麼意外。蕭千夜本身就不是一個靠譜的主子,南宮緒又是南宮懷的親生兒子,就算是有天大的功勞蕭千夜也不會真的重用他的。不過南宮緒想必也不在意,畢竟他投靠蕭千夜也並不是為了忠君,于是說是投靠,不如說是互相利用罷了。而那些整天子曰詩雲的老頭子也絕對不會允許在南宮懷之後南宮緒再在朝堂上嶄露頭角的。在他們看來,南宮緒的所作所為絕對沒有半點仁人君子的光明磊落。

    “流放一千里,是在哪里?”南宮墨問道。流放充軍這個事兒,對有的人來說是天大的苦事,但是如果有人幫忙運作的話也未必就有多苦。畢竟,朝廷不可能專門派人守著確定每一個被流放的人都在干什麼。

    衛君陌想了想,道︰“不是郢州就是青州,周王和齊王舅舅的封地。”

    南宮墨道︰“如果是齊王的封地,倒是可以請齊王殿下照顧一二。”

    “周王也可以。”衛君陌道。

    南宮墨想了想,也是一笑。照顧一個流放的犯人在自己的封地上不過是小事一樁,想必周王也不至于不給這個面子。雖然南宮墨對那位白白胖胖的周王殿下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天生討人嫌上,但是既然衛君陌說可以,自然也不用擔心了。

    “那就好。”別的什麼人自然是不用她抄心了,他們現在該考慮怎麼名正言順的去幽州了。如今衛君陌的身份處境其實都有些尷尬,說他是白身他身上還掛著從二品大員的品級,說是朝廷重臣,蕭千夜連朝都不用他上。蕭千夜的打算,該不會是想要養廢他吧?還是說打算先養著,等到騰出手來了在收拾?

    見南宮墨若有所思的發呆,衛君陌眼底閃過一絲無奈。伸手將她拉入懷中免得她走路不看道不小心摔著,低聲道︰“不用擔心。”

    御書房里,剛剛送走了衛君陌蕭千夜跟著揮退了一干不相干的臣子,只留下了周襄,剛剛醒來的韓敏,以及另外兩位德高望重的老臣議事。

    想起剛剛發生的事情,韓敏依然還氣得渾身發抖,“陛下,這衛君陌實在是欺人太甚,這樣的人…這樣的人怎麼能輕饒?!”蕭千夜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道︰“韓先生,衛君陌畢竟是大長公主唯一的兒子,還有燕王叔和齊王叔那里,若是沒有確鑿的證據只怕也不好交代。”

    韓敏輕哼一聲道︰“陛下是君,燕王和齊王都是臣。他們敢說什麼?衛君陌暗地里操縱殺手組織,焉知不是燕王和齊王的意思?否則他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哪里來得財力物力運作一個如此龐大的組織?”蕭千夜啞口無言,心中暗道︰“若真是如此,只怕就更麻煩了。”

    倒是周襄更冷靜一些,道︰“韓兄,如今陛下剛剛登基,雖說不上是百廢俱興,但是要做的事情也還是不少。穩著一些也不是壞事。”

    韓敏想了想,也終于點了點頭閉口不言了。

    蕭千夜這才道︰“周先生說得不錯,如今蕭純的事情雖然完了,但是蕭純和南宮墨暗地里的勢力絕不可能如此容易的就一網打盡。另外…這幾日各地藩王世子們都上書辭行,幾位先生覺得如何?”

    韓敏猶豫了一下問道︰“陛下可是有什麼打算?”

    蕭千夜搖搖頭道︰“沒什麼…各位世子在金陵停留的時間頗久,確實是該回去了。”之前他之所以扣著這些人不放,不過是擔心他們跑回去跟那些藩王說點什麼不該說的,讓他那些皇叔也按耐不住跑來金陵湊熱鬧罷了。扣押著這些人好歹也算是一個鉗制。如今蕭純已死,自己也漸漸地收攏了朝中的權力,這些人留著自然也沒什麼用了。

    “陛下,燕王三公子殺死康王六公子的事情,不止陛下打算如何處置?”

    蕭千夜搖頭道︰“康王叔已經來信了,說蕭千炯殺死他兒子的事情純屬意外並非有意,他並不打算追究。”死了一個兒子自然不可能那麼容易解決,只能說是燕王府已經給出了讓康王滿意的賠償。而這賠償自然不是外人能夠知道的。想起之前康王世子來見自己的時候說起這件事,蕭千夜心里又是一堵。蕭千熾不善言辭,這件事到底是誰處理的蕭千夜自然也清楚。只是蕭千夜沒想到,這些眼高于頂的世子王孫竟然如此肯賣衛君陌面子。他分明記得當年他們還一起欺負過衛君陌來著,但是康王世子當時的表現倒好像跟衛君陌才是親兄弟,反倒是死了的那個是不相干的外人一般。

    周襄皺眉道︰“看來…各位親王們私底下關系頗為親密。”蕭千夜強笑道︰“各位王叔都是親兄弟,自然是關系親密。”

    後面並沒有再深談什麼,幾個老臣也很快告辭了。只是,先生所說的話卻不知怎麼的深深地映入了蕭千夜的腦海里,怎麼也揮灑不去。

    如果…各地藩王們私底下交情深厚連成一片,日後誰還會將他這個皇帝放在眼里?時日一場,他豈不是要成為大權旁落的周天子?

    “啟稟陛下,刑部尚書來報,從逆賊蕭純書房中收出一件東西,請陛下御覽。”門外,侍衛急匆匆地進來稟告道。蕭千夜臉色微臣,沉聲道︰“拿進來。”蕭純書房里搜出來的東西,還是刑部尚書覺得必須讓他親自查看的…會是什麼?

    很快,刑部尚書捧著一個盒子戰戰兢兢地走了進來,只看那凝重的臉色就知道事關重大。盒子被放到了御案上,刑部尚書低著頭不敢說話也不敢去看蕭千夜。蕭千夜猶豫了一下還是打來了盒子,里面只有一張紙箋,寥寥數語卻讓蕭千夜臉色頓時扭曲了起來。

    南宮墨莫名地感到有些不安,但是再三思索也沒有想明白到底是為了什麼。一大早便親自去了大光明寺一趟,將南宮緒所說的經書取了出來。坐在回程的馬車上,看著手中的經書南宮墨心情萬分復雜。經書確實是南宮緒早就寫好了供奉在佛前的,但是書中的夾頁里卻放進了一張兩天前才放進去的紙箋。里面清楚的寫明了南宮懷當初對孟家的所作所為,以及南宮緒又是如何知道的這些事情。南宮緒性格沉穩寡言,平時行事也從不出挑,但是事實上他天生早慧,許多大人以為他不明白的事情他卻是早就明白了。所以當初孟氏帶著南宮傾獨居寄暢園,將根本什麼都不懂的南宮暉丟給同樣還是個孩子的南宮緒照顧的時候他沒有什麼。鄭氏在府里以鄭氏自居的時候他沒有說什麼,孟氏過世之後南宮懷將南宮傾送去鄉下他也沒有說什麼。少年重傷,從此不能習武他還是沒有說什麼。因為在任何人都沒有懷疑的時候他做得比說的要多得多。

    南宮懷在南宮姝之後一直沒有孩子,並不僅僅是孟夫人的手筆。當年還是個孩子的南宮緒同樣也動手了,他很清醒的知道要杜絕未來再有源源不斷的孩子來搶奪自己和弟弟的利益甚至威脅他們的安全,光是對付南宮懷的女人是沒用的,他選擇了跟孟氏一樣的手段,直接對南宮懷下手。

    再往後,孟氏過世之後南宮緒開始懷疑南宮懷對鄭氏的感情並不那麼純粹,但是對鄭氏幾乎無條件的忍讓卻引起了他的好奇。于是他按捺不動,暗地里卻翻遍了孟氏留下來的所有信函筆記書籍,漸漸地竟然找出了一些連孟氏自己都沒有發現過的蛛絲馬跡以及鄭氏的身份。然後才趁著南宮懷將鄭氏關押的機會從鄭氏手中得到了半張書信知道了當年的事情。又毫不猶豫的下手殺了鄭氏,殺人滅口,讓南宮懷無法懷疑他只怕南宮懷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嫡長子竟然在那麼早以前就開始懷疑他了。

    幽幽地嘆了口氣,南宮墨拿起手中的信箋仔細翻看。信箋的語句有些地方顯得有些怪異,仔細推敲了一番南宮墨發現其中出現了一些沒有意義或者錯誤的數字想了想,南宮墨拿起手中的經書翻開,漸漸地睜大了眼楮。

    “郡主,大事不好了!”正在南宮墨握著手中的經書凝眉思索的時候,馬車驟然停了下來,馬車外面傳來柳焦急的聲音。

    “什麼事?”南宮墨探出頭來,看著急匆匆地柳問道。柳咬牙道︰“公子被宮中的侍衛抓走了。”

    南宮墨心中微沉,“理由呢?”

    柳道︰“周王世子和安郡王今早死在了城中的心月園。當時…蕭三公子和公子也在。說是、說是公子殺了周王世子和安郡王!”

    南宮墨從馬車里出來,清麗的容顏上仿佛染了一層冰霜,“周王世子和蕭千洛?君陌為什麼要殺他們,證據呢?”

    柳臉色灰敗,低聲道︰“听說…有人沖進去的時候,公子手里握著紫霄劍。周王世子和安郡王的傷口…都是紫霄劍造成了的。”南宮墨閉了閉眼經,沉聲道︰“我知道了,先回去看看。”

    柳望著眼前的女子平靜的容顏,原本慌亂的心也不由得平靜下來了。仿佛只要有眼前的女子在,再麻煩的事情都會有辦法解決一般。

    定下了心神,柳沉聲道︰“我去找紫嫣和長風公子,讓他們查查看能不能知道些什麼。”

    看著冷靜下來的柳,南宮墨點頭道︰“我回去見見母親和蕭千炯。”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