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269、中秋禮物

269、中秋禮物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城中央的謝笠府中,謝笠臉色陰沉的望著坐在自己下首的部下良久不語。

    陳將軍看著謝笠陰沉的神色,心中不由得也有些忐忑。猶豫了一下方才問道︰“將軍…召末將前來,可是有什麼事?”謝笠輕哼一聲,道︰“听說令郎去找星城郡主的麻煩了?”

    陳將軍連忙道︰“這…將軍明鑒,這是一場誤會。犬子…犬子如今正在星城郡主府中。任由郡主處置!”想起被自己扔在衛府的兒子,陳將軍也有幾分擔憂,但是將軍之前也明確交代過誰都不許輕易去找衛君陌一行人麻煩。所以他只當將軍叫自己過來是為了自己不尊軍令而動怒,連忙解釋道。

    “蠢材!”謝笠沒好氣地罵道,“你們以為老夫不讓你們找衛將軍的麻煩,是因為偏袒他們?”

    “這…自然不是。”陳將軍連忙賠笑道,但是事實上,確實是有不少將領心中有這個想法。

    謝笠冷冷道︰“連對手的底細都沒搞清楚就敢亂來,你們倒是真不怕死!”陳將軍有些委屈,不過卻也听明白了謝笠話中的含義,連忙道︰“請將軍指點。”謝笠道︰“不是老夫看不起你們,你們這些常年在軍中打滾的武夫,就算再多長兩個腦袋也不是星城郡主的對手。想要找她麻煩,是給人家送菜還差不多。昨天的事你們也算是交過手了,結果如何?”

    陳將軍想解釋昨天的事情並不是自己的意思,卻在听了謝笠的話之後忍不住道︰“將軍,那星城郡主不過一個十七八歲的丫頭罷了。就算有些武功膽識,也沒將軍你說的那麼……”

    謝笠冷笑一聲,“沒有那麼玄乎?去年想要造反的張定方,攝政王位連坐熱都來不及的蕭純,去年年底的靈州之亂,還有剛剛不久前,北元兵馬大元帥呼敦手下一口氣死了六七個將領。若不是呼敦早有準備安置了替身,只怕現在北元就已經亂成一團了。這些事情,樁樁件件都跟那位星城郡主有扯不開的關系。你說她厲害不厲害?”

    幽州距離金陵太遠,消息本就不算通暢。許多消息身為幽州都司的謝笠能知道,但是底下的將領卻未必能夠知道。听了謝笠的話,陳將軍也忍不住吸了口涼氣,只是眉宇間還有些不信的神色。謝笠嘆了口氣道︰“別的不說,就說昨天的事兒。最後是什麼結果你看到了?你覺得,怎麼就那麼巧你那四公子就正巧被馬踩斷了腿?”

    陳將軍猛地站起身來,道︰“將軍,你是說四兒的傷……”

    謝笠抬手按下他的沖動,沉聲道︰“不管他的傷是怎麼回事,這件事暫且按下不提。”

    “但是…。”陳將軍不服,忍不住道,謝笠輕哼一聲道︰“有空想這些,你不如想想你那三子。”

    “將軍這是什麼意思?”陳將軍不解。謝笠道︰“你真的覺得星城郡主非要讓你留下你那三兒子,是為了打他幾頓出氣?若真是這樣,她就算把人扣下來難道你還敢去強闖郡主府?為什麼要放你進去?又為什麼非要你親口說出將兒子交給她隨意處置?”

    陳將軍一臉茫然,顯然謝笠說的這些他從來沒有想過。

    謝將軍為屬下的頭腦感到有些頭疼,嘆氣道︰“你就沒想過,你擋著他的面拋棄了他,星城郡主又不可能真的殺了他。他在星城郡主手里收到的磋磨越多,出來之後只會越怨恨你這個父親和導致他被拋棄的異母弟弟。你府上以後的日子還能好過?”

    陳將軍這才恍然大悟,道︰“這…這星城郡主用心如此歹毒…”

    “誰讓你們不長眼要去招惹人家的?”謝笠沒好氣地道,“昨天的事情,星城郡主出手如此狠辣不只是為了教訓你那兩個兒子,也是給這軍中上下的人看看。殺雞儆猴,不過如此。”

    不想不知道,被謝笠一言一語的分析過後陳將軍卻是越想越心驚。連忙問道︰“將軍,這事…該如何是好?”

    謝笠道︰“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等到星城郡主將你那三公子放出來之後,好好安撫一番。若是不行,就送回金陵吧。”

    陳將軍雖然心有不甘,但是想起南宮墨的手段還是忍不住心中一寒。現在就算再怎麼樣也不能去找南宮墨麻煩了。如今在外人看來是陳家先找了南宮墨的麻煩,人家不計前嫌的送藥就自己的兒子。陳家若是再做什麼,就是忘恩負義,恩將仇報了。

    “是,將軍。”陳將軍只得低頭道。

    遣退了部下,謝笠望著空蕩蕩的大廳嘆了口氣。一個穿著不起眼的男子從後堂走了出來,嘆氣道︰“星城郡主出手,果真是名不虛傳。”

    謝笠神色微冷,沉聲道︰“現在你們滿意了?”

    男子也不在意,只是淡然一笑道︰“大家都是為了陛下辦事,將軍何必動怒?”

    謝笠輕哼一聲,不再說話。

    因為陳家的事情,星城郡主在軍中立時威儀倍增。當然,這些內情尋常的百姓和士兵是不會知道的,但是上層的將領們卻都已經明白了星城郡主是不能輕易招惹的。沒看見陳家的四公子如今還躺在床上動彈不得,陳家的三公子前兩天才剛剛被人抬回陳府,整個人看上去神色灰白,精神萎靡。也不知道遭受了什麼樣的折磨。原本還打算上門攀攀關系的各家愛妾什麼的也都紛紛偃旗息鼓,這位郡主,還是敬而遠之得好。

    衛府的人們卻不管這些,紛紛心情越快地迎來了一年一度的中秋佳節。

    既然謝笠看起來一時半刻不像是想要找麻煩的模樣。衛君陌在新的職位上也做得十分順手,眾人都頗有興致的準備好好過的節。

    中秋當然,整個府邸一片熱鬧歡騰。雖然除了南宮墨柳寒和曲憐星清一色的都是男子,不過男人也喜歡熱鬧。整個府邸里張燈結彩,酒香撲鼻,一邊歡騰熱鬧。府中後院的涼亭里,南宮墨和衛君陌坐在亭中說話。坐在他們對面的是風流不羈的長風公子,院子外面,時不時傳來眾人的喧騰聲。

    藺長風靠著涼亭的柱子,把玩著手中的酒杯笑道︰“說起來…本公子也有許久沒有跟人一起過過中秋了啊。”中秋是團圓佳節,但是像他這樣的人哪里有什麼團圓?回藺家去看那一家子幸福美滿的團圓麼?紫霄殿就不用說了,全都是殺手誰還有心情玩這些溫情脈脈。

    南宮墨靠著衛君陌,笑道︰“長風公子這是想家了還是寂寞了?”

    長風公子嘖了一聲,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道︰“中秋佳節,還不許本公子感慨一番啊?”

    南宮墨笑道︰“好心沒好報,我是想說長風公子早些成婚了,不就每年都有人陪你過中秋了麼?要不要我請母親或者是舅母給你相看一個姑娘?”

    藺長風看看兩人,突然促狹地一笑道︰“本公子明白了,原來是嫌棄本公子礙事?不用這樣吧,你們整天膩在一起還不夠啊?君陌…見色忘義可不是君子所為。”

    南宮墨沒好氣地拈起桌上盤子里的一塊月票就朝他砸了過去,“吃你的月餅吧。”

    長風公子也不客氣,動也不動直接仰起頭張嘴朝著飛來的月餅一咬。

    “嗖!”一道指風掠過,飛到跟前的月餅立刻四分五裂,長風公子什麼都沒咬到反倒是被落了一身的碎渣

    “衛君陌!”長風公子大怒起身。

    衛公子淡淡挑眉,神色淡定,“如何?”

    “你欠揍!”或許是酒喝得有點多,長風公子渾然忘了自己跟衛公子之間的差距直接撲了過去。

    衛公子抬眼,一只手在跟前桌上一按整個人便朝後向涼亭外退去。南宮墨抬眼就看到長風公子從自己身邊撲過去,也跟著追了過去。不大的花園中華燈高照,兩個人在花園中交起手來。

    衛君陌平素很少跟人切磋,難得見今天有興致南宮墨便也轉身趴在涼亭邊上的美人靠上觀摩起來。

    曲憐星端著東西進來,也不由得一愣,“怎麼打起來了?”

    南宮墨拈起一塊月餅小口品嘗著,一邊道︰“閑的唄。憐星你別忙了,坐下來歇著吧。”

    曲憐星笑道︰“哪里就忙了,只吃月餅點心喝酒對身體不好,我做了一些粥,郡主用一些吧。”

    南宮墨點點頭道︰“辛苦你了,先放著。”

    曲憐星也跟著走到涼亭邊看著在花園中交手的兩個人,皓月當空,淡淡地燭火下兩個人影飄忽不定,看得她一陣頭暈眼花。雖然這大半年她也跟柳寒學了一些,但是到底年紀不小了,跟那些從小學武的人沒法比。何況,就武學方面來說她確實不是什麼天才。

    “衛公子的武功高還是長風公子的武功高?”曲憐星忍不住撫額問道。南宮墨笑眯眯地道︰“這個麼…長風和君陌之間,大概相差了二十個星危那麼多。”

    曲憐星對武功高低沒什麼概念,但是星危的武功很厲害她是知道的。據柳寒說,星危原本是紫霄殿二十八宿中最厲害的殺手。二十個星危…。長風公子的武功……

    “墨姑娘,你也太高估這家伙了吧?”雖然在打斗,但是藺長風還是沒有忽略他們這邊的對話,忍不住哇哇叫道。南宮墨笑道︰“那,長風公子怎麼看?”長風公子剛剛躲過了衛君陌削向自己頭頂的一件,心有余悸,“這個…最多也就十*個吧?”

    “……”

    藺長風和衛君陌的差距,剛開始看不出來,但是三五百招之後就漸漸地明顯起來。長風公子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打不過衛君陌,過把癮就跑。再打下去就真的要挨揍了。于是,趁著退到了院牆邊緣的時機,長風公子直接轉身跑了。而且是往院外最喧鬧的地方派去,那里,有一大群的侍衛正聚集在一起開懷暢飲。就算衛君陌還要追過去,至少也還有人給他擋個刀什麼的。

    衛公子卻顯然沒有這個興致,立在院牆上掃了一眼狂奔而去的長風公子,輕哼一聲轉身掠回了涼亭。曲憐星看看兩人,也十分識趣的掩唇一笑轉身告退了。

    看著衛公子依然冷峻的神色,南宮墨朝他伸出手笑道︰“長風開個玩笑,你跟他較真做什麼?”伸手握住她的手,衛公子在她身邊坐了下來。南宮墨伸了個懶腰,俯身將頭枕在他的腿上,望著當空的明月不由有些感嘆,“今年可比去年舒服多了。”去年中秋,他們是在宮中參加宮宴。比起喧鬧繁華又無趣的宮廷宴會,她還是更喜歡現在這樣的清靜舒適。不過…“師父和師叔現在肯定在罵人。”

    距離幽州這麼近,卻沒有回去陪著師父師叔過節,不罵人才怪。不過…現在倒霉的是師兄。只是下次見面,師兄肯定要拿這個說事兒了。

    衛君陌把玩著她的發絲,淡淡道︰“有弦歌陪他們。”

    南宮墨笑道︰“也是,回去了到底去陪師父還是去燕王府也是個問題。還是就交給師兄煩惱吧。”以她對燕王殿下的了解,燕王殿下肯定不會允許他們陪著母親一家三口過節就是了。但是師父和師叔顯然又不想跟燕王府打交道。回去也是左右為難還不如不回,“不過…下次師兄找我麻煩,你可要幫我擋著。”

    衛公子挑眉,“他不敢。”

    想起自家師兄,南宮墨忍不住低頭悶笑。好吧,衛公子覺得他不敢就不敢吧,反正…師兄八成也不會找她麻煩。

    遠處依然傳來喧鬧的聲音,但是花園里卻是一片寧靜。兩人一坐一躺在涼亭安靜地賞月,仿佛凡塵的喧囂都離他們而去了一般。

    南宮墨驀地想起來一件事,坐起身來道︰“對了,我想起來還沒送你中秋禮物。”

    中秋禮物?衛公子挑眉,南宮墨笑道︰“在這里等我。”

    衛公子猶豫了一下,微微點頭。紫色的眼眸中流露出一絲淡淡地亮光,顯然衛公子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但是私心里還是對這所謂的禮物十分期待的。

    南宮墨不由莞爾一笑,低頭在他眉心落下一吻。然後在他再一次伸手抓住自己之前飄然遠退。

    衛公子獨自一人坐在涼亭著飲酒,遠處的喧囂聲越發襯得整個花園幽靜安寧。側耳听到不遠處傳來的腳步聲,衛公子挑了挑眉。嗖嗖幾道暗器閃過,花園中的彩燈齊齊滅掉。原本明亮的花園頓時暗了下來。只留下淡淡地銀光灑在花園中的,花草,假山,涼亭,還有涼亭中俊美無儔的青衣男子。

    只見一個身影在月光下飄然而至,輕輕地落在了涼亭外不遠處的假山了。衛公子抬頭望去,只見假山頂上,南宮墨長發微挽,一身紅衣翩然婷婷而立。銀色的月光灑在她身上,整個人仿佛都籠罩上了一層淡淡地銀光,仿佛隨時都將要飛身而去一般。衛君陌忍不住站起身來,院中的一角,一聲琵琶聲驀然響起。隨著樂音,南宮墨翩然起舞。

    南宮墨的輕功本就是一流中的一流,即使是站在假山頂上也依然如履平地。琵琶聲帶著一絲異域的風情,顯得激烈張揚而又不失歡快熱情。南宮墨的舞姿同樣也是如此。衛君陌不由得響起了不久前在北元的時候南宮墨的舞蹈。但是這一次卻和北元牧民們粗獷大氣的舞姿不同,帶著一種熱情而又嫵媚的情致。南宮墨紅衣翩然,衣袂飄飄,每一個舉手抬足的動作都帶著一種令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抓住她的誘惑,一種令人心思浮動的張力。但是,這樣的舞蹈又絕不帶半點的輕浮和甦媚,她臉上的笑容張揚和明媚,隨著琵琶的節奏旋轉翻飛,美艷不可方物。

    如果說,在北元的時候的南宮墨向牡丹一樣的雍容大氣。此時在月光下舞蹈的女子,卻宛如最明媚的火焰,在這清冷的血色下,輕易就能夠點亮整個天地。一時間,仿佛整個世間都不存在了一般。衛公子的眼中,只有假山上,那個笑容明艷,妖嬈動人的紅衣身影。

    紫色的眼眸掠過一絲火熱的暗芒︰無瑕…無瑕…

    仿佛听到了他心中的呼喚,南宮墨回眸看向下方,衛公子已經走出了涼亭定定地望著他。不由得給了他一個明艷的笑容。

    琵琶聲漸漸地高揚,南宮墨的舞蹈也越發的激烈起來。

    衛公子夠了勾唇角,唇邊露出一絲淡淡地笑容。

    “無瑕……”

    隨著南宮墨的舞動,高揚的曲聲終于漸漸的低了下來,直到最後慢慢的消失。

    “君陌。”南宮墨最後收住舞姿,朝著底下的男子嫣然一笑,然後一躍而去。整個人掠上了半空就在人以為她將要凌空而去的時候又翩然落下。衛君陌跟著躍起,穩穩地將她接在了手這才雙雙落地。

    “無瑕……”

    南宮墨笑道︰“怎麼樣?喜歡麼?”

    衛公子望著懷中女子清理絕塵的容顏,微微點頭,“很好,非常好。”南宮墨有些不滿,“我第一次跳舞,就只有五個字啊?”

    衛公子不語,直接一把抱起她,足下一點朝著主院的方向而去。身後的假山上,空空蕩蕩的,仿佛方才那絕妙的紅衣身影不曾存在過一般。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