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272、不服憋著

272、不服憋著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表嫂。”

    燕王府王妃的院子里,孫妍兒站在門口看到漫步進來的南宮墨連忙迎了上來。她秀眉的容顏上也帶著幾許淡淡地憂慮和疲憊,看到南宮墨神色倒是放松了許多。南宮墨含笑點頭道︰“你看起來臉色不太好,有什麼地方不舒服麼?”

    孫妍兒搖搖頭,臉上的笑容有些苦澀道︰“現在這府里…除了蝶園那一位,只怕誰也舒服不了。”陳氏跟婆婆關系不睦,如今燕王妃和燕王關系不好,陳氏心里怎麼想的沒人知道,但是卻躲在自己的院子里足不出戶。朱初喻被燕王打了一頓如今還臥病在床,如今能夠跟在燕王妃身邊幫忙的也只剩下一個孫妍兒了。但是這婆婆和公公還有公公的小妾之間的矛盾,她一個剛過門的兒媳婦能說什麼?也只能跟在燕王妃身邊照顧她,安慰幾句罷了。

    南宮墨也知道她的難處,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問道︰“舅母怎麼樣了?”

    孫妍兒低聲道︰“母妃早上起來頭有些昏,剛剛睡下了,你有事兒麼我進去稟告一聲?”

    南宮墨搖搖頭道︰“既然舅母睡下了就算了,沒有什麼大事。去看看善嘉郡主吧。”雖然她跟朱初喻的關系實在是不怎麼樣,但是人家挨了揍,她既然回來了作為表嫂肯定是要去表示一下的。南宮墨絕不承認自己覺得朱初喻被揍了想去看熱鬧。

    孫妍兒點點頭道︰“也好,我陪表嫂去。”

    兩人出了燕王妃的院子,就直奔蕭千煒的院子而去了。如今蕭千煒和蕭千炯都不在家,朱初喻和孫妍兒又是比鄰而居,兩人都從金陵來又是同時嫁進燕王府,按理說應該親近一些。不過這兩人顯然也不是能處到一塊兒的人。這些日子過了,依然是不溫不火的。

    朱初喻的人品怎麼樣先不說,能力在女子中卻是一等一的。蕭千煒這小小的院子也被她打點的井井有條。南宮墨回來兩天自然也不是什麼都沒干,這些日子朱初喻的所作所為早就放到她的案頭上了。這才短短一個多月,朱初喻就已經將自己的嫁妝全部打理妥當,並且在幽州城里置辦了不少產業。如今燕王妃這三個兒媳婦,哪怕不算朱初喻比另外兩個多得多的嫁妝,也是朱初喻手里最寬裕了。相比之下,陳氏和孫妍兒就要稍微差一些了。

    “郡主,三少夫人,里面請。”丫頭恭敬地將兩人帶到了朱初喻的臥房門口道。

    南宮墨點點頭,舉步踏進了房門。朱初喻臥在床上,看到兩人進來連忙掙扎著要起來。南宮墨抬手道︰“郡主身上還沒好,還是躺著吧。”朱初喻也不勉強,又慢慢靠了回去,笑道︰“有勞表嫂和弟妹來看我。”

    南宮墨看了看朱初喻的神色,倒是沒什麼變化,“傷得重麼?”

    朱初喻搖搖頭道︰“下面的人哪里敢真的下重手,過幾天就好。表嫂,弟妹,快請坐吧。”說話間,外面的丫頭已經將凳子送到了兩人跟前,並送上了茶水,朱初喻笑道︰“我這幅模樣招待客人,實在是失禮了。”

    南宮墨搖頭道︰“哪里,是我們打擾了。”

    朱初喻也不糾結于這些寒暄,直言問道︰“听說表嫂跟表哥一起去了謝將軍軍中,怎麼回來了?”

    南宮墨垂眸望著手中的茶水,淡淡道︰“君陌隨謝將軍出征去了,我一個人留在軍中也是無聊,就回來陪伴母親了。”

    朱初喻苦笑道︰“真是羨慕表嫂,哪里向我們這樣,手無縛雞之力,連幽州城也輕易不得出入。”南宮墨含笑不語又說了在邊關見到蕭千炯和蕭千煒的事情。比起朱初喻的淡定溫和,孫妍兒倒是對蕭千炯更多了幾分關心。南宮墨打量著朱初喻,一時間也看不出來朱初喻和蕭千煒的感情到底如何。

    朱初喻看看南宮墨,問道︰“表嫂消息靈通,不知道對這位宮側妃怎麼看?”

    南宮墨挑眉,“我只見過那位側妃一面,倒是個絕色美人兒。可惜,舅舅護得緊,連句話都沒說上。郡主想必跟她接觸過,可有什麼看法?”朱初喻凝眉,打量著南宮墨似乎在思量她的想法,南宮墨任由她打量著,淡定自若。

    朱初喻唇邊掀起一抹淡淡地笑意,有些無奈地道︰“我確實跟這位宮側妃接觸過幾次,以我之見…這位側妃,只怕是不太好對付。”

    “嗯?”南宮墨挑眉。

    朱初喻道︰“倒不是說她的手段有多麼高深,只是她平常極少出蝶園,有什麼事情也只找父王。父王對她千依百順,她什麼都不用做,只要捏住了父王的心思她就足以立于不敗之地了。”宮筱蝶從來不說任何人的壞話,也不會在府中到處跑在人前耀武揚威,甚至就連吃穿住行都是燕王送到她面前而不是她自己要這要那。燕王對她的保護也十分到位,至少蝶園絕對不是剛剛嫁入燕王府的朱初喻能夠突破得了的。

    南宮墨所有所思,“郡主有什麼看法。”

    朱初喻嘆氣,道︰“這樣人,若不是真的心機深重而且忍耐力極強的話,那邊是本身能力不足有人在幕後指點了。這些日子我仔細思索了一番,我覺得,應該是後者。”燕王的嫡長子次子已經成年,三子也已經十多歲已經成婚封王。宮筱蝶哪怕心機再深厚,耐性再好想要在燕王府一直贏下去也要先生下個兒子,還要養大成人,打敗燕王妃,打敗世子和兩個郡王她才可以算是真的贏了。以朱初喻的看法,成功的可能性並不太大。燕王妃不傻,長平公主更不會袖手旁觀。還有讓燕王非常重視的衛君陌和南宮墨,就這兩個人就足夠讓宮筱蝶頭痛了。

    因此,宮筱蝶如今的做派,說是低調不如說是知道自己的短處所以可以避開。只要不出來,不跟人接觸,緊緊抓住燕王,短時間內誰也奈何不了她。只怕,宮筱蝶也沒打算真的成為燕王府的女主人。這麼想,朱初喻能夠認為,這個宮筱蝶的手段只怕並不如燕王妃,可惜…她開了掛。讓朱初喻萬分不解的是,宮筱蝶到底有什麼值得燕王如此痴迷。輪容貌,美則美矣也不過如此。說才情,世間多少才貌雙全的女子不是任由燕王挑選?

    朱初喻望著南宮墨,輕聲道︰“我雖不能出門,卻也知道如今外面必定是流言蜚語不斷。還請表嫂…想想辦法,莫讓那位側妃毀了父王的聲譽啊。”

    南宮墨並不著急,淡笑道︰“郡主放心便是,舅舅在幽州經營二十多年,一時半刻…還毀不了。”

    見她不急不躁的模樣,朱初喻不由得蹙眉,“表嫂這麼說是……”

    南宮墨搖頭道︰“郡主,她是舅舅的側妃。于情于理,咱們做晚輩的都不該去跟她計較什麼。”

    朱初喻皺眉不語,南宮墨起身道︰“就不打擾郡主休息了,我們先回去了。”

    朱初喻也不留她們,只是點點頭讓人送兩人出去。

    看著南宮墨和孫妍兒出去,朱初喻秀眉微蹙沉吟良久。不一會兒竹兒走了進來,有些不解地道︰“郡主,你說這星城郡主到底是個什麼心思?”

    朱初喻淡淡道︰“星城郡主的心思哪兒那麼好猜的?”

    竹兒道︰“難道她就一點兒都不著急?如今衛公子不在,按說許多事情都是由她做主的吧?她這般不聞不問,若是出了什麼事衛公子和長平公主也不會高興罷?”朱初喻坐起身來,輕哼一聲道︰“能出什麼事兒?就算燕王殿下真的迷戀宮筱蝶,衛公子依然還是燕王最看重的外甥,大長公主還是燕王唯一的親妹妹。只要燕王還活著,燕王府無論誰上位,都一樣不敢對長平公主不敬,對衛公子要小心拉攏。除非,宮筱蝶有本事挑撥燕王和衛公子徹底反目,她有那個本事麼?她又有那個膽子麼?”

    竹兒沉思了半晌,方才點頭道︰“衛公子和星城郡主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手下還有一大群頂尖殺手。萬一惹怒了衛公子,說不準衛公子就讓人將她給殺了呢。那位宮側妃看起來可不像是有什麼本事自保的人。”

    朱初喻挑眉一笑,道︰“我倒是真有點好奇,這個宮筱蝶到底想要干什麼。”

    “她會與我們為敵麼?”竹兒道。

    朱初喻道︰“暫時沒有必要理會她,畢竟本郡主已經因為這件事被父王打傷了呢,這段日子自然是要靜心修養。但是…她如果太礙事了,那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

    竹兒眼中閃過一絲茫然,她其實也不太明白小姐到底是怎麼想的。不過,小姐的想法總是對的,他們只要照著小姐的吩咐去做就是了。

    出了院子,孫妍兒看看南宮墨忍不住嘆了口氣。南宮墨有些好笑地回頭道︰“嘆什麼氣?”

    孫妍兒無奈,“每次听你們說話,就覺得自己很笨。”明明她也不算很笨的人啊。

    南宮墨含笑抬手捏捏她的臉蛋笑道︰“你這不是笨,是心思單純。”蕭千炯也是心思單純的人,跟孫妍兒倒是比較般配。若是換個位置,孫妍兒指婚給蕭千煒,朱初喻指婚給蕭千炯,只怕那才是一場災難。

    孫妍兒嘆氣道︰“一點兒都沒有感覺被安慰道,表嫂…你真的不管宮側妃的事兒麼?”

    南宮墨聳聳肩道︰“宮側妃的事情哪兒是咱們主動能管的?這個時候,咱們越是主動舅舅只會越偏向她。”

    “真是奇怪,父王怎麼會那麼喜歡宮側妃呢?”孫妍兒皺眉,一臉的匪夷所思,“總感覺…怪怪的。”

    誰說不是怪怪的?燕王那樣一個雍容剛毅有王者氣度的人,突然變成了一個為了美人什麼都不顧的情痴,誰看了不覺得奇怪?安慰的拍拍孫妍兒的肩膀道︰“不用擔心,事情總是會…怎麼了?”

    話說到一半,南宮墨見孫妍兒神色有異不由問道。

    孫妍兒看向園子的入口處,兩個青年男子從外面走了進來。

    南宮墨挑眉,孫妍兒低聲道︰“那兩個就是宮側妃的兩個哥哥。”

    南宮墨望過去,是兩個二十六七歲模樣的青年男子。宮筱蝶長相美貌,那兩個男子長得自然也不差。只是眉宇間帶著帶著幾分流里流氣的猥瑣之色,讓人覺得面目可憎。孫妍兒道︰“父王讓他們管著外院的事務,總管的才是都被他們搶去了不少。前兩天還想要插手軍中的事情,被父王麾下的幾位將領給擋了回去。只怕是听說表嫂你來了,才趕過來的。”

    南宮墨點點頭,說話間那兩個男子已經走到了跟前。

    “這位…就是星城郡主?”其中一個男子開口道,一邊說話一邊打量著南宮墨,臉上的笑容總是讓人覺得有些不舒服。

    南宮墨秀眉微挑,“正是本郡主。”

    另一個男子搓著手,笑道︰“郡主今兒怎麼有空來燕王府?”

    南宮墨眯眼,淡淡道︰“本郡主怎麼有空,需要跟你稟告?”

    男子眼神一凝,倒是沒有動怒只是嬉皮笑臉地笑道︰“哪里?郡主自然不需要跟咱們稟告,不過…郡主早點派人通知一聲,咱們好出門迎接郡主啊。免得叫人說咱們燕王府沒有規矩。”

    “你跟本郡主將規矩?”南宮墨笑吟吟地道。

    男子笑道︰“燕王府畢竟是王府,規矩總還是要的。”

    “很好。”南宮墨笑道,抬腳朝著男子的膝蓋上一踢,男子只覺得膝蓋上一麻,雙腿頓時往地上一跪。另一個男子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也跟著跪了。

    “郡主,你!”

    南宮墨低頭看向兩人,淡淡地道︰“現在明白什麼是規矩了麼?本郡主站著,你們就該跪著,這才是規矩。”

    年長一些的男人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咬牙道︰“我們是燕王殿下的……”

    一根銀針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的喉嚨上,南宮墨含笑看著他輕聲道︰“你是燕王殿下的什麼?說啊。”

    “我……”

    銀針入肉的刺痛讓男人的眼角不由得跳動了一下,不敢再說話了。南宮墨臉上的笑容卻越發的和藹可親起來,微笑道︰“怎麼不說了?說啊,你們是燕王殿下的什麼?”被人用銀針頂著喉嚨他哪里還敢說?只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的笑吟吟的眼神他心中就有一種感覺,如果自己敢說她手里的銀針真的敢刺進自己的喉嚨。

    “看來你是不想說了?”南宮墨側首看向另一名男子,“你呢?”

    那男子臉色鐵青,冷哼一聲頗為硬氣地道︰“我不信星城郡主敢殺了我們!”

    “有膽色。”南宮墨笑道,“那麼你來告訴本郡主,你們是燕王的什麼?”

    男子眼角抽動了幾下,咬牙道︰“我們是…燕王府的管事。”

    南宮墨這才滿意地收起了銀針道︰“既然是管事,對本郡主無禮該當如何處置?”

    “郡主,我們是燕王府的管事,只怕輪不到你來處置!”男子道。

    “表嫂…。”孫妍兒有些擔憂地道。前些日子朱初喻只是在父王跟前說了幾句話就被打了一頓,昨兒世子也差點挨打,墨兒這樣做……南宮墨擺擺手表示無妨,一邊吩咐道︰“去請總管過來。”

    跟在孫妍兒身邊的丫頭看了看孫妍兒,恭聲應是匆匆地走了。

    地上爬不起來的兩個青年男子卻顯然對此並不在意,反倒是露出了嘲弄地笑意。顯然是不覺得總管來了敢將他們怎麼樣,這些日子燕王對宮筱蝶言听計從,對他們也十分的看重。總管?一個老頭子算什麼?

    這兩位卻不知道,總管之所以能夠成為燕王府的總管,肯定不會只是一個老頭子這麼簡單。總管帶著人匆匆趕到,只看了一眼就知道眼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冷哼一聲道︰“將這兩個人壓下去,重責五十打板!”

    “你敢?!”兩人又驚又怒,齊聲叫道。

    總管輕哼一聲道︰“兩個小小的管事也敢對郡主不敬,吃了狗膽子了你們?給我打!”

    “誰敢!”青年男子怒道︰“敢動我們,側妃和王爺不會放過你們的!”

    總管不屑地嗤笑一聲,道︰“側妃和王爺那里,用不著你們操心。打!”總管在王府里的威信顯然並不是兩個剛來沒幾天還是靠裙帶關系爬上來的人能夠比得上的,很快就有人將兩人押到在地上啪啪啪的打了起來。打得兩人嗷嗷大叫起來,年長一些的男子怒瞪著南宮墨,恨不得將她盯出一個窟窿來。

    南宮墨上前一步,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挑眉道︰“怎麼了?不服氣?”

    男子不說話,只是死死地瞪著南宮墨。

    南宮墨微笑道︰“不服,憋著。”

    “妹妹!妹妹快救命啊!”年輕一些的男子突然眼楮一亮,高聲大叫起來。原來,遠處一行人正浩浩蕩蕩地走了過來。

    “繼續打,快點剛好夠打完。”

    行刑的侍衛加快了速度啪啪啪幾板子狠狠地拍下去。

    “啊!妹妹,救命啊。”

    “住手,這是在干什麼?”燕王的聲音響起。侍衛立刻停手,心中暗暗松了口氣,終于打完了。這個宮側妃是不太好得罪,但是…王妃和星城郡主更不好得罪好麼?

    ------題外話------

    麼麼噠~親愛噠們昨天出門了抱歉~麼麼。我把請假條寫在評論去了,好像大家木看見~捂臉,以後還是寫在公告卷吧~(ゴ▔3▔)ゴ昨天小年,小年快樂親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