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275、娶妻娶賢,納妾納色

275、娶妻娶賢,納妾納色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回到燕王府,還沒進蝶園大廳的們就听到里面傳來了王妃怒斥的聲音以及嚶嚶的哭泣聲。南宮墨挑了挑秀眉,走了進去。燕王妃坐在主位上,面色冰冷地看著跪在跟前的宮筱蝶,顯然是怒氣未歇。見南宮墨進來,神色這才緩和了一些道︰“無瑕,弦歌公子出城了?”

    南宮墨點頭道︰“師兄不喜熱鬧,在城里住不慣。”不是師兄不喜熱鬧,而是現在有師叔盯著不敢喜歡熱鬧。可憐自從師叔回來了,弦歌公子連青樓都不敢去逛了。

    “師兄說舅舅沒事,很快就會醒來的。舅母不用擔心。”南宮墨含笑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宮筱蝶,對燕王妃道。不管是宮筱蝶惹怒了燕王妃還是燕王妃借故發作宮筱蝶,這都不是她該管的事情。別說宮筱蝶的身份可疑,哪怕她真的只是一個被燕王帶回來的普通民女,能跟著燕王回來做側妃想必就該做好了面對正妻的準備。

    宮筱蝶有些幽怨地望著南宮墨,南宮墨卻淡定地低頭喝了一口茶水。送師兄出城走了一個來回,還真是有點累了。

    燕王妃歡喜地點頭道︰“那就好,王爺沒事就好。”

    長平公主也含笑道︰“既然三哥沒事,咱們就不打擾三嫂了。墨兒,咱們先回去吧。”

    燕王妃連忙拉著長平公主道︰“你急什麼?無瑕才剛剛回來好歹也休息一會兒。何況,這些日子府里亂得很,你留下陪陪我還不成麼?也讓無瑕指點指點妍兒。”如今陳氏幫不上忙,朱初喻臥病在床,反倒是最不起眼的三兒媳婦貼心一些。雖然大事做不了主,但是燕王妃吩咐的事情卻都能處理的妥妥帖帖。燕王妃也對這個小兒媳婦高看了幾眼,蕭千炯不是世子,孫妍兒也不是世子妃,只要安安分分就是好事。

    長平公主無奈,只得點了點頭沒有堅持要走。

    “王妃……”被撇在一邊無人理會的宮筱蝶忍不住開口道。

    燕王妃淡淡的掃了她一眼道︰“王爺身體不適也不宜移動,你先搬到旁邊的院子里暫住兩天,好讓王爺安心養病。這也不成了?”

    宮筱蝶道︰“妾身可以照顧王爺。”

    燕王妃冷笑一聲道︰“照顧?王爺就是被你照顧成現在這個樣子?”

    宮筱蝶垂眸,低聲道︰“王爺病了,妾身也很擔心。但是…這又不是妾身的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砰地一聲響,燕王妃一掌拍在桌上將宮筱蝶嚇了一跳,只听燕王妃冷聲道︰“不是你的錯?這些日子王爺一直住在蝶園,你不知道勸王爺好好歇歇,保重身體,身為妾室就是大錯!”

    看著宮筱蝶面帶不甘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南宮墨突然勾了一下唇角笑道︰“舅母,這話你確實是冤枉宮側妃了。”

    燕王妃對南宮墨很是看重,見她反駁自己的話倒是也不動怒。宮筱蝶听到她為自己說話也不由得愣了愣,面帶期盼地看向她。南宮墨悠悠道︰“都說,娶妻娶賢,納妾納色。王妃要求宮側妃賢惠淑德,確實是有些強人所難。”

    宮筱蝶臉上的欣喜還來不及展現就僵住了,燕王妃眼底閃過一絲笑意,嘆了口氣道︰“罷了,是本妃想太多了。”

    宮筱蝶哪里受過這樣的羞辱,眼淚立時在眼眶里打轉。看向南宮墨的目光仿佛她對她做了什麼十惡不赦地壞事一般。

    長平公主忍不住掩唇笑了笑,道︰“行了,這些有什麼好說的。宮側妃,你先下去吧。有什麼事等三哥醒了再說。”要裝可憐,也要有那個肯可憐你的人才行。在她們這些人面前裝模作樣,等于是拋媚眼給瞎子看。而且,一看到宮筱蝶用這樣一張臉做出這種可憐楚楚的表情,長平公主就忍不住想要抽她。

    听了長平公主的話,宮筱蝶卻記起了燕王對自己的寵愛。現在讓她們得意沒關系,等王爺醒了……想到此處,宮筱蝶默默的起身連禮都沒有行便轉身離去了。

    看著宮筱蝶離開,燕王妃才輕撫著額頭擺擺手道︰“熾兒,妍兒,你們去吧。我跟你們姑母說說話就是了。”

    蕭千熾和孫妍兒立刻起身應是,如今府中事情多他們也確實是很忙。南宮墨也跟著起身,笑道︰“我跟妍兒出去走走。”

    出了門,門外一群人立刻涌了上來。

    “表嫂,父王怎麼樣了?”

    “世子,郡主,王爺……”

    蕭千熾微微皺眉道︰“不是說了父王沒事了麼?你們怎麼還在這里?”明玉郡主拉拉蕭千熾的衣袖道︰“大哥,父王真的沒事麼?明玉能不能進去看看父王?”蕭千熾伸手摸摸妹妹的小腦袋,搖頭道︰“父王還沒醒來,你放心,等父王醒來了一定讓你去看。”

    明月眨了眨眼楮,遲疑地點了點頭。

    永成郡主道︰“那我和明玉先回去了。大哥,三嫂,表嫂,永成告退。”

    燕王的妾室們見兩位郡主都走了,也知道現在不是獻殷勤的時候,也只得紛紛告退了。

    “星城郡主。”宮筱蝶扶著丫頭的手,搖搖擺擺地走到南宮墨跟前,望著南宮墨也不說話。南宮墨揚眉,孫妍兒不悅,“側妃,有什麼就說,你擋著我們的路了。”宮筱蝶道︰“我與郡主並無舊怨,郡主為何要如此羞辱與我?”

    南宮墨不解,“我什麼時候羞辱過側妃了?”

    宮筱蝶咬了咬唇角,若不是有丫頭扶著,只怕已經搖搖欲墜了,“剛剛郡主在王妃跟前……”

    南宮墨詫異地道︰“宮側妃是說,娶妻娶賢,納妾納色的話?那又不是我說的,那是老祖宗傳下來的老話啊。既然是老祖宗傳下來的,總是有幾分道理的。何況,我也算是為側妃開拓了吧?不然王妃追究下來…側妃為何還恩將仇報冤枉與我?”你委屈,我比你更委屈。

    “……”蕭千熾和孫妍兒看天看地看空氣,嗯,今天天氣好晴朗。

    宮筱蝶臉色發白,顯然沒想到南宮墨臉皮竟然如此厚。咬牙道︰“在郡主眼中,我便是以色侍人的卑賤女子麼?”

    南宮墨更加驚訝,“難道你不是麼?難不成宮側妃覺得你是舅舅明媒正娶迎娶回來的?還要我和燕王府眾人大禮參拜你不成?側妃是沒將舅母看在眼里,還是不記得你封號里還有一個側字?”

    蕭千熾抽了抽嘴角,道︰“表嫂,側妃自覺受寵,自然不將母妃看在眼里了。”蕭千熾素來性格溫和,從不惡語對人,但是對于宮筱蝶這個弄得燕王府雞飛狗跳還一臉無辜的女子卻十分的反感,自然也不會客氣。

    南宮墨嘆氣,“側妃,凡事想太多了不好。”

    孫妍兒看著宮筱蝶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跟著捂嘴笑道︰“表嫂,還是別說了。萬一父王醒來側妃說咱們欺負她,大家都要吃不了兜著走。”

    “怎麼會?”南宮墨道︰“宮側妃這麼美麗善良,溫柔純潔的美人怎麼會做狐媚惑主的這樣沒品的事情?怎麼會在背後說人壞話吹枕頭風?側妃,你說是不是?我剛剛還幫了你呢,你要記得跟舅舅說啊。說不定舅舅一高興會獎勵我呢。”

    “你…你……”宮筱蝶氣得渾身發抖,咬牙切齒地道︰“這、是、自、然!”難道她還能說她要到燕王跟前告狀不成?

    “這就對了。”南宮墨笑眯眯地道︰“以色侍人雖然確實是不怎麼好听,但是做一個堅持內心善良的妾總還是好的。”

    “……”宮筱蝶眼楮一翻,終于混過去了。

    扶著宮筱蝶的丫頭也忍不住嘴角抽搐。郡主,就算宮側妃真是個心地善良的妾,被你這麼氣過了也要黑化了啊。

    南宮墨低頭看了看地上的宮筱蝶,“宮側妃身體太差了,真是紅顏薄命啊。快扶她下去休息吧。”

    “表嫂。”蕭千熾忍不住撫額,“紅顏薄命好像不是這麼用的啊。”宮筱蝶看起來不像是要死了的樣子。

    “不要太在意細節。”南宮墨道。

    “是,謹遵表嫂教誨。”表嫂果然彪悍,這次回來幾天,父王帶回來的那兄妹三個就全倒了,要是能永遠都爬不起來了就好了。

    傍晚,燕王果然醒來了。房間里,看到燕王慢慢睜開眼楮王妃也忍不住欣喜的抹眼淚。燕王臉上露出一絲極淡的笑意道︰“哭什麼?本王怎麼了?”燕王妃含淚道︰“王爺都睡了看一點了。這滿王府的人都嚇壞了。”

    燕王坐起身來,感受了一下覺得身體並無大礙,才伸手拍了拍王妃的手背道︰“本王沒事,不用擔心。”

    王妃點點頭道︰“王爺昏睡不醒,眾位大夫都素手無策,幸好無瑕請了她師兄過來,才讓咱們安心了。”

    “弦歌公子?”燕王挑眉,看向站在長平公主身邊的南宮墨。南宮墨取出藥瓶遞過去道︰“這是師兄給舅舅的藥,清心安神的。只要隨身放在香囊或者袖袋里就可以了。”想了想,南宮墨補了一句,“沒有味道,舅舅可以放心用。”

    燕王伸手接過,“替本王謝過弦歌公子。”

    南宮墨上前道︰“我再替舅舅把把脈。”

    燕王點頭,伸出手任由南宮墨把脈。有了弦歌公子的提醒,南宮墨把脈的時候就更加仔細了。果然發現燕王的脈象虛弱並不似舊傷引起的,反倒像是最近才有的。不過並不嚴重,如果好好調養的話基本上對身體沒有什麼影響。

    還有師兄所說的那股香味,有了師兄給的藥,香味果然更濃郁了一些。一種似蘭非蘭,極其淡雅的香味。混合著房間里的淡淡地燻香,如果不仔細分辨幾乎聞不出來。

    “筱蝶去哪兒了?”一邊任由南宮墨把脈,燕王似乎才發現房間里少了個人。

    “王爺……”宮筱蝶跌跌撞撞地從外面沖了進來,撲倒在燕王床邊嗚咽地哭泣起來了。

    燕王神色溫和,伸手輕撫她的發絲柔聲道︰“哭什麼?本王沒事。”

    宮筱蝶連忙摸了眼淚,笑道︰“王爺沒事真是太好了。妾身好生害怕……”

    “別怕…沒事。”燕王道。南宮墨放開燕王的手腕,朝著宮筱蝶笑了笑。宮筱蝶不知道是不是被南宮墨嚇到了,忍不住朝著床頭的方向縮了縮。南宮墨笑容更加明朗起來,“舅舅身體沒什麼大礙,就是有些虛弱。最近最好還是…嗯,咳咳…閨房之事最好還是忌一忌。”

    燕王臉色有些發黑,在場的眾人也有些尷尬。

    好在燕王很快就反應過來了,輕哼一聲道︰“本王最近身體確實有些不適,府里的事情千熾先看著辦吧。無瑕,你在旁邊看著千熾一些,你的能力本王放心。”南宮墨和蕭千熾齊聲應是。

    燕王妃道︰“既然王爺醒了,不如就回前院去養病?”

    聞言,宮筱蝶緊緊地抓住燕王的衣袖。燕王安慰的拍拍她道︰“不必了,本王就住在蝶園吧。前院人太多了本王也不好養病。”

    王妃臉色微沉,也只得點了點頭道︰“那就按王爺說的辦吧。”

    這一場妻妾之間的交鋒,最後顯然還是宮筱蝶贏了。看著宮筱蝶趴在燕王床邊,一臉柔順的模樣,南宮墨唇邊掀起一抹笑意。贏了麼?誰輸誰贏還不好說呢。

    深夜,燕王府外不遠的一處府邸。一個黑影飛快地掠入院中,熟門熟路的敲開了院子里的一個房間的門。房間里,一個青年男子正趴在床上閉目養神,旁邊,一個如花似玉的少女正坐在床頭替他按摩肩膀。突然一聲輕響,少女無聲地倒在了床邊。青年男子猛地睜開眼楮朝門口望去,“什麼人?”

    這青年男子正是昨天剛被打了一頓的宮筱蝶的大哥宮大。

    黑衣男子輕哼一聲道︰“你倒是會享受,是不是忘了主上要你來干什麼的?”

    宮大輕哼一聲,翻著白眼道︰“什麼享受?我昨天才被人打了一頓。你們那個什麼宮側妃到底行不行啊?燕王眼睜睜看著我們挨板子批都沒放,還平白加了二十大板。”

    黑衣男子道︰“那是你蠢,才剛進王府就敢找星城郡主麻煩,能撿回一條命就算你運氣了。”

    宮大頓時惱怒起來,“嫌我蠢你找別人啊。”

    一把匕首架到了他的脖子上,黑衣男子眯眼道︰“要不是看你還有幾分用處,你以為你能活到現在?得罪了主上,你不會生不如死,只會後悔自己為什麼要來到這世上。”宮大打了個寒戰,連忙縮了縮脖子道︰“行了,行了。我知道錯了還不行麼?你來找我不會就是想要威脅我吧?”

    黑衣男子冷然道︰“主上對你們的所做所為十分不滿意。”

    宮大無奈,“我也沒辦法啊,那些狗屁事情我根本就不懂。燕王府里那些人也根本就不將我們看在眼里啊。”他只是個職業騙子而已,但是從來沒想過要騙一個堂堂的親王啊。更何況,他要是真有做王府管事的本事,還當個屁的騙子啊?

    “既然不懂,就乖乖听話。主上自然會派人教導你們該怎麼做。若是再除了什麼紕漏,小心你的小命。”

    宮大一臉不解,“既然這樣,你那個主上直接叫有本事的人來裝我不就行了?做什麼還…多此一舉。”

    黑衣男子冷笑道︰“你以為燕王府真的那麼好進?除了你這種一看就沒本事,實際上也確實是沒本事的人,尋常人豈會那麼容易就混進去。”

    “……”勞資根本就不懂你們這些瘋子腦子里到底在想些什麼。

    黑衣男子收起手中的匕首,淡淡道︰“總之,下次再敢輕舉妄動,就不是警告那麼簡單了。”

    宮大翻了個白眼,看著黑衣男子不說話。黑衣男子這才問道,“燕王病重的事情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知道?我昨天回來就沒出過門啊。”宮大道。他被打得都爬不去來了好麼?

    “去查!”黑衣男子道,“不久前燕王府剛剛被清洗過,在外面還好說,在燕王府里我們的人根本接觸不到燕王。現在,你們是唯一還能在燕王府里自由進出的人。”

    宮大連忙點頭道︰“知道了,我明天…不後天就去。”他傷得真的很重,想要爬起來都不可能。黑衣男子點點頭,沉聲道︰“盡快。另外,轉告宮小姐,別忘了她的任務。”

    “知道了知道了”

    吩咐完了,黑衣男子這才轉身出門,飛快地消失在了院外。

    院外不遠處的一座小樓上,兩個男子專注地盯著對面的小院,看到黑衣人消失的方向對視了一眼道︰“去稟告郡主,我跟上去。”

    另一個男子點點頭,“千萬小心。”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