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312、九葉鳳凰草(二更)

312、九葉鳳凰草(二更)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衛君陌出了書房,蕭千熾三兄弟早在外面等著了。見他出來三人連忙迎了上去。蕭千熾拱手道︰“表哥,方才多謝了。”衛君陌抬手,沉聲道︰“不必如此。”

    蕭千熾笑了笑,道︰“不管怎麼說,還是應該謝謝表哥。陳氏……”想起那個陪伴了自己好幾年的妻子,蕭千熾也只能長嘆了口氣。倒是蕭千炯有些看不慣他,翻著白眼道︰“大哥,那種女人有什麼好想的?母妃開恩饒她一命,算她運氣好!”

    蕭千熾苦笑,他又能怎麼跟這個性格飛揚跳脫的弟弟說自己心中的煩惱呢?

    倒是衛君陌平靜地看了他一眼,問道︰“你們還有事?”

    自然是有的是。

    蕭千煒笑道︰“表哥,大哥和三弟說父王平安歸來,母妃也遇難成祥也算是喜事。是不是要半個家宴什麼的,何況,這次事情來得突然,夭夭和安安的滿月宴也給耽誤了,正好咱們一起補上。”

    衛君陌劍眉微蹙,思索了片刻方才道︰“滿月宴就不必了,至于家宴的事情問舅母即刻。”

    “母妃如今……”蕭千煒猶豫。

    衛君陌斷然道︰“無瑕受傷了也沒空,若是舅母無瑕處置,就去問舅舅吧。他現在無事。”

    “這……”兄弟三人面面相覷,拿後院的事情去問父王真的好麼?

    衛公子才懶得管他們好不好,“我還有事,先走一般。對了…側妃有孕了,應該是三件喜事才是。”

    看著衛公子卓然的身影飄然而去,蕭家三兄弟面面相覷良久無言。

    書房里,等到衛君陌離開之後燕王沉默了良久方才起身。轉過一簾八折山水屏風走到里間掛著一副猛虎下山的圖畫的桌前。燕王伸手在牆壁上仿佛毫無規律一般的敲了幾下。豁地一聲輕響,燕王取下旁邊掛著的一副字畫,字畫背後露出一個隱秘的空間。並不十分大,里面也不過擺放著少許的幾件東西罷了。燕王伸手拿起一副畫軸,猶豫了一下卻又放了回去。然後伸手從畫軸旁邊取過了一個盒子。

    盒子放到跟前的桌上,輕輕打開。盒子里裝著的正是一株是花非花,似玉非玉的東西。九支猶如鳳尾的墨綠色葉子擺出一個火焰一般的模樣,葉尾上有幽藍和暗金色色澤交織的花紋。說它是花草,卻猶如墨玉一般的質地。說它是玉,又有著植物特有的氣息和生命。其實,這東西跟傳統醫術中記載的九葉鳳凰草已經相差很多了。除了外形上有1七八分相似。至少,醫書記載喜陽的九葉鳳凰草絕不可能在書房里這樣幽暗的環境中活了二十年還栩栩如生。

    燕王抬手,輕輕觸踫了一下葉間。唇邊勾起一絲自嘲的意味,“阿暖,這麼多年了…留著它還有什麼用?既然他們想要,就給他們吧。倒是難為他們了,居然還能知道這東西在本王手里。”

    堂堂燕王書房里最秘密的地方藏著的自然是最重要的東西了。但是燕王珍藏著這樣一個東西卻著實有些奇怪。燕王想要什麼樣的珍寶沒有,這樣一株草只能算是少見卻算不得什麼珍貴。當年這株九葉鳳凰草也不過是御花園中的奇花異草中的一個罷了。甚至因為它不開花,還是屬于比較不怎麼起眼的那一個。又因為太醫院的御醫判斷它的藥性還比不上尋常的九葉鳳凰草,于是連藥用價值都沒有了。唯一的不凡之處也就只剩下了這個稀有。也因此,才被皇帝賜給了燕王。

    先帝雖然對待臣子刻薄寡恩,但是兒子想要御花園里的一盆花他還不至于吝嗇到這樣的程度的,自然毫不猶豫地就同意了。

    種在玉盆中的九葉鳳凰草靜靜地在那里,任由燕王的指尖輕輕撫弄。書房里靜悄悄地,只能听到燕王的聲音和呼吸。許久,才听到燕王沉聲道︰“來人。”

    過了一會兒,兩個守在門外的侍衛進來,“王爺。”

    書房里已經恢復了之前的模樣,燕王背對著兩人看著牆上的話。頭也不回地道︰“把這個,送去給弦歌公子吧。”

    兩個侍衛愣了一下,也不敢多問,連忙上前小心翼翼地端起九葉鳳凰草恭聲告退了。

    收到燕王令人送來的東西,南宮墨也有些忍不住好奇,“這就是師兄要的九葉鳳凰草?”南宮墨把玩著溫潤如玉一般的葉子,道︰“看起來…確實像是玉。”但是又不像是珊瑚或者冬蟲夏草一類的東西。這是真正的真實的活生生的植物。靠的近了還能聞到一股淡淡地植物的香味。南宮墨忍不住抽出一根銀針在葉子的根本扎了一針,抽出來銀針上沾著一些淺綠色帶著植物芳香的液體。

    “果然是活的。”南宮墨笑道,“只是不知道這玩意兒有什麼用?去教師兄來看看吧。”

    沒一會兒工夫,弦歌公子就匆匆趕來了。看到擺放在桌上的東西眼楮也不由得一亮,“果然是個好寶貝。”

    南宮墨扯著衛君陌一起坐下,不解地問道︰“師兄,師妹孤陋寡聞,這玩意兒真是九葉鳳凰草麼?”長得有七八分相,氣味也有七八分相,但是除此之外……

    弦歌公子笑眯眯道︰“自然不是,就算全天下的九葉鳳凰草加起來也比不上它一段葉子。”

    “那這是什麼?”

    弦歌公子感嘆道︰“這是九死還魂草。”

    “……”我讀書少,你少驢我。南宮墨扯了扯嘴角,給了自家師兄一個假笑。九死還魂草不就是卷柏麼?這玩意兒…長得這麼囂張哪兒像卷柏了?弦歌公子瞥了他一眼道︰“不是你想的那個,我說它叫九死還魂草,是因為我不知道它到底應該叫什麼。或許,原本它就叫這個名字,只是可遇而不可求,世人才不得已將你想的那個當做1九死還魂草聊以自慰?”

    “這玩意兒究竟有什麼用?”南宮墨問道。

    弦歌公子道︰“我也是曾經在一本無名氏的孤本札記中看到過一個故事,說有個人病入膏肓眼看將死,有神仙賜予一靈藥,狀如鳳尾,質如美玉。男子服藥之後不久,病痛全消延年益壽,又活了八十年才死,無病無災。”

    “這種故事你也信?”這種所為的傳奇傳說,隨便翻一本游記或者那個地方縣志也能找到十個八個的。

    弦歌公子淡定地道︰“信信又不少塊肉,墨兒,你成不了絕世名醫,就是因為你這人太沒想象力了。你瞧,我現在不是找到了麼?”

    南宮墨懶洋洋地靠在衛君陌肩膀上,“要是最後你發現它根本沒用怎麼辦?”

    “那就剁了做藥肥。”弦歌公子眼楮都不眨一下,淡定的道。

    說的這麼淡定,燕王知道了真的不會弄死你嗎?

    南宮墨眨眨眼楮問道“說起來,師兄你還從來沒有對一個很可能根本沒用的東西這麼在意過啊。你要這玩意兒到底是為了誰呢?”

    弦歌公子豈是那麼容易就能讓人詐出點什麼辛秘的人?如果南宮大小姐這麼認為,弦歌公子只能認為自家小師妹還是太天真了。輕哼一聲,弦歌公子道︰“你那位王爺舅舅的…身體不用調理?你那位王妃舅母的身體想必也不用管了?”

    “哦。”南宮墨並不驚訝,聳聳肩表示接受弦歌公子的答案了。開什麼玩笑,弦歌公子什麼時候主動想要替別人做調理身體這種沒有任何技術含量的事情了?當她蠢哄她玩兒麼?

    就是哄你玩兒。

    陳氏的事情燕王身為公公可以不管。但是另一位卻不是這麼容易善了的了。燕王府中,還有以為被關押著的俘虜——前幽州布政使,齊朔。

    齊朔從落到南宮墨手里就沒有想過自己還能活下去。只是,有的時候就算是想死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死的,所以在看到燕王府的時候齊朔還是忍不住心里一沉。燕王出現在這里,就說明了他們所有的算計謀劃都已經全部失敗了。

    燕王打量了一眼被捆得動彈不得齊朔,冷笑了一聲,道︰“齊大人,別來無恙啊。”

    齊朔的嘴並沒有被堵上,只是不知道被喂了什麼藥渾身上下不怎麼使得上勁兒罷了。咬舌自盡自然是不行,但是說話問題還是不大的,“燕王殿下,別來無恙。”

    燕王輕哼一聲道︰“齊大人只怕是沒想到還能再見到本王吧?”

    齊朔沉默良久,方才道︰“成王敗寇,燕王殿下要殺要剮悉听尊便。”

    “悉听尊便?”燕王冷笑,“好有骨氣,好一個忠孝節義的臣子。父皇倒是給蕭千夜留下了不少忠臣。齊大人,你說…如果蕭千夜听說你投靠了本王,他會怎麼做?”聞言,齊朔臉色微變,咬牙道︰“陛下不會相信你的。”

    燕王也不著急,“你我拭目以待?”

    齊朔咬著牙半天不說話,但是心中卻早已經亂成了一團。陛下不會相信麼?只怕未必。為什麼齊朔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要投靠燕王?不僅是因為他在幽州這些年和燕王的關系不睦,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父母妻兒,甚至整個家族都在金陵。一旦他投靠了燕王,等待齊家得救只有滅門之災。

    “王爺到底想要怎麼樣?”齊朔沉聲道。

    燕王唇邊勾起一抹笑意,淡淡道︰“回答本王幾個問題,如果本王滿意的話…大家都好辦。”

    “我不會背叛陛下的!”齊朔堅定地道。他不是那些年輕識淺好忽悠的傻子,一旦在這種事情上做出一點讓步,以後等待他的不會死什麼好日子,只會是燕王府無盡頭的索取和得寸進尺。到最後還是要弄得身敗名裂,甚至還不如一開始就背叛好听。

    燕王挑眉,也不在意,“本王的問題跟蕭千夜無關。”

    齊朔遲疑了一下,顯然是在判斷燕王的話到底可不可信。好一會兒方才垂眸道︰“王爺想要知道什麼?”

    “宮馭宸…的真實身份。”燕王道。

    齊朔一怔,“宮馭宸?一個江湖中人燕王怎麼會認為我會知道他的真實身份?”燕王淡然道︰“就算你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總會知道一些東西的不是麼?共事了近二十年,本王還是相信齊大人的。”

    “……”

    燕王回來了,整個燕王府的氣氛似乎都變得輕快了許多。不管怎麼說,有燕王和王妃在,整個燕王府的人們就會覺得頭頂的天還在。無論外面發生了什麼事,他們都不會感到太多的擔憂和害怕。宮筱蝶有了身孕的消息自然也很快就傳到了燕王妃的耳朵里。其實,如果不是燕王妃的這一場飛來橫禍,以宮筱蝶的手段想要瞞住燕王妃幾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朱初喻她都是瞞不住的,只不過這段時間朱初喻憂心外面的事情根本沒有將她放在眼里罷了。以至于,整個燕王府竟然是南宮墨通過弦歌公子最先知道這件事的。

    長平公主坐在房間里陪著燕王妃說話,看到燕王妃神態自然的說起宮筱蝶的事情,心中也暗暗松了口氣。

    對長平公主本人來說她是不喜歡宮筱蝶懷孕這個消息的。並不是說她身為妹妹不許自己兄長的妾室懷孕,而是宮筱蝶這個人。只要一看到這張臉,長平公主心中就各種不舒服。只要一想到宮筱蝶頂著原本的三嫂的臉為三哥生下孩子,長平公主就覺得仿佛是宮筱蝶搶走了三嫂的什麼東西。這個嬌滴滴的一副柔弱無骨的模樣的女人,哪里像是她那巾幗英雄一般的三嫂了?

    但是無論心中怎麼想,長平公主這些話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說出口的。除非是太不像話了,否則身為妹妹她是沒有立場干涉兄長的內宅的。如今看燕王妃一臉平靜倒是松了口氣,至少不用擔心外面正亂的時候又後院起火吧?

    看著長平公主的模樣,燕王妃不由得笑了出來,“五妹你想太多了,這些年王府又不是沒有庶女出生,我還吃這個醋不成?比起別的藩王們,王爺已經算是好的了。”

    燕王妃這話卻是沒錯。藩王在自己的封地上就等于是土皇帝。那個藩王們後院不是妃妾如雲,相較起來燕王在女色上算得上是克制了。後院一共也只有三個側妃一個侍妾。府中的三子兩女,三個嫡子全部都是王妃生的。比起那些一個個母憑子貴就開始各種作妖的藩王後院,燕王妃的日子算得上是非常好過了。

    長平公主也不由得一笑,知道是自己想太多了。不過……“那個宮側妃,我總覺得…三嫂多少還是要注意一些。”

    “注意什麼?”燕王妃不甚在意地道,“王爺喜歡她是她的福分,只要她規規矩矩地別在我跟前興風作浪,我也給她幾分顏面。到了我這個地步,也就盼著幾個孩子都平平安安罷了。”至于和燕王之間的感情,若說最初的時候她沒有幾分遐想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成婚這麼多年她和王爺之間有的也只是長久相伴的親情和敬重罷了。時間久了,那些男女情愛的心思也就淡了。她是一個理智的人,而王爺素來又對她十分尊重,她也沒什麼可覺得不滿足的。至于王爺為什麼會對宮筱蝶特別,她也不想深究,橫豎宮筱蝶就算真生了個男孩兒,想要壓到她頭頂上去還早著呢。

    長平公主心中微微嘆了口氣,也沒有多說什麼。

    三嫂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的。這世上,如無瑕和君兒那樣的夫妻能有幾對?大多數還不都是湊合著覺得不錯也就過了一輩子了?

    “啟稟王妃,王爺來了。”門外,丫頭進來稟告道。

    燕王妃點頭,“快請王爺進來。”

    丫頭猶豫了一下,才道︰“王爺帶著宮側妃一起來的。”

    燕王妃臉上的笑容淡了幾分,點頭道︰“請王爺和宮側妃進來吧。”

    燕王帶著宮筱蝶走了進來,兩人一前一後只隔著半步。燕王妃起身見禮,“見過王爺,王爺這會兒怎麼有功夫過來?”燕王回來的時候已經來探望過她了,然後才去處理政事的。燕王妃也沒想到燕王這會兒還會過來。

    “三哥。”

    燕王仔細看了看王妃,笑道︰“五妹在和你三嫂說什麼呢?”

    長平公主淡笑道︰“正說起,宮側妃有孕的事情了呢。這幾日三嫂一直昏迷著,倒是忽略了宮側妃,側妃沒受什麼委屈吧?”

    宮筱蝶知道長平公主不喜歡自己,听著長平公主跟自己說話語氣雖然帶著笑意卻也是冷冷的。

    “筱蝶不敢,公主言重了。”宮筱蝶躲在燕王身後,細聲細氣地道。

    長平公主秀眉微挑,燕王妃笑道︰“側妃有了身孕,怎麼不在蝶園休息?”

    燕王笑道︰“側妃說許久沒有來給王妃請安了,本王便帶她一起過來坐坐。另外,王妃,蝶園的月例……”

    燕王妃十分的聞弦歌而知雅意,微笑道︰“這是自然,既然有了身孕既多了一個人,以後蝶園每月的例銀多加一倍吧。”對王妃的大方燕王十分感念,“辛苦王妃了。”

    “都是妾身應該做的,王爺言重了。”燕王妃淡淡笑道。

    ------題外話------

    燕王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也沒打算寫個完美的燕王。他有很多不好的地方,比如野心啊,殘酷啊等等,因為他不是男

    主麼,專情神馬神馬呵呵噠。

    ps︰昨天在車站候車碼完字木有wifi,只好導入手機然後用數據流量上傳,原本還覺得自己棒棒噠。誰知道今天中午下火車一看…淚奔~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