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214、女人心

214、女人心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金陵皇城里,看完剛剛收到的快馬急報,蕭千夜原本就有幾分消瘦蒼白的臉變得更加難看起來。手中的折子不小心跌落到跟前的御案上,沉默了片刻蕭千夜才重新將1折子撿起來,有些疲憊的閉了閉眼楮平息心中的焦躁和挫敗。

    “陛下?”周襄見他如此就知道事情不好,連忙問道︰“陛下,可是出什麼事了?”

    蕭千夜抬眼看了他一眼,沉默了片刻方才道︰“宜春侯快馬加急稟告,謝笠和齊朔都死了,幽州的進十萬大軍也幾乎全軍覆沒。”

    聞言,御書房里好一會兒沒有人開口說話。十萬大軍…對朝廷來說不算多卻也不算少。更何況還是常年駐扎幽州的十萬大軍。還有謝笠和齊朔,都是最了解幽州和燕王的人,雙方初次交手他們這邊就損失嚴重。至少…如今在世人看來,開局是對他們不利的。

    良久,周襄才道︰“燕王大逆不道,圖謀造反已成定局,陛下萬不可再心慈手軟猶豫不決了。”

    蕭千夜點頭,沉聲道︰“這是自然。”

    燕王都已經宣告天下名目張大的反對他了,無論如何他也不可能向燕王示弱了。點點頭,蕭千夜道︰“傳朕的旨意給宜春侯,不惜一切代價討伐燕逆!無論是缺人缺糧缺錢,朕都會替他解決的!”

    “是,陛下!”周襄和韓敏對視了一眼齊聲道。

    不說蕭千夜,其實他們跟燕王的立場才是不死不休。燕王告天下書中所謂的佞幸不就是說他們麼?燕王都要清君側了,他們難道還能指望有什麼談判的余地?無論蕭千夜和燕王之間最後怎麼樣,只要是燕王贏了最後他們都必定是難逃一死的。

    告辭了蕭千夜,周韓二人出了御書房,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堅定地目光。

    “周兄,看來燕王當真是將你我當做眼中釘肉中刺了。”韓敏嘆氣道。

    周襄冷笑一聲道︰“你我輔佐陛下,與燕王立場相悖,自然是眼中釘肉中刺。但是,燕王若是覺得自己能夠贏得過整個大夏,倒是不妨試試看。先帝在天有靈,想必也不會容亂臣賊子禍亂天下的。”

    韓敏點點頭,“周兄說的是。不如…一起到寒舍小酌兩倍?”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周襄也笑道。

    “太後駕到!”身後不遠處,太後帶著人漫步走了過來。兩人連忙上前見禮。太後神情淡淡地看了兩人一眼,微微點頭道︰“周先生,韓先生,陛下可還在忙?”韓敏連忙道︰“微臣二人剛剛出來,陛下想必正在休息。太後來探望陛下,臣等不敢耽擱太後,先請告退。”

    太後當初還是太子妃的事情,性情堅定果斷,即使容貌並不十分出色,卻實打實是金陵貴婦中的第一人。但是成為太後之後反倒是低調了許多,身在後宮幾乎從不理會外面的事情。每日里只是由皇後陪著說說話,照顧尚在襁褓中的小皇孫。不說是對朝中的貴婦宮中的嬪妃,就是對他們這些被陛下成為股肱大臣的老臣也是不假辭色。韓敏也明白太後的性情,倒也不 率裁礎br />
    太後微微點頭,兩人連忙告辭。看著兩人匆匆離去的背影,太後嘆了口氣轉身朝御書房里走去。

    蕭千夜正忙著批折子,若論起勤政,蕭千夜並不輸給先皇。只可惜同樣一件事先帝只需要用三分力就能辦成,蕭千夜卻是就算出了十成的力也未必能夠盡善盡美。于是登基還不到兩年,蕭千夜日日勤政,但是朝廷內外的景象卻反倒不如先帝在的時候有效率。

    听到太後來了,蕭千夜連忙擱筆起身相迎,“母後,你怎麼來了?”

    太後打量著兒子有些憔悴的臉。微微嘆了口氣,道︰“陛下看起來有些憔悴,可是這些日子累著了?”雖然當初蕭純和南宮懷逼宮的時候,他們母子之間有了些許芥蒂,但是對太後來說蕭千夜到底是自己唯一的親生兒子。只要想到這個,還有什麼不能夠原諒的?此時看著兒子眉宇間難掩的疲憊,太後還是關心地道。

    蕭千夜搖頭笑道︰“只是昨晚沒睡好,母親不用擔心。”

    太後看著他,“怎麼能不擔心?哀家听說你都已經好些天沒回後宮了。雖然哀家一直跟你說為人君之者,不可貪圖女色,但是也不可為了政事累壞了自己的身體。許多事情,須知道欲速則不達。”

    蕭千夜輕聲道︰“兒臣謹遵母後教誨。只是孩兒既承了皇祖父傳下來的江山,怎麼能忍心讓他在孩兒的手中衰落下去?若是如此,孩兒有何面目去九泉之下見父王和皇祖父。”

    太後雖然不管政事,但是朝堂上的事情她卻也是听說過的。想起幽州那位當初連太子殿下都十分慎重對待的燕王,太後嘆了口氣,“你燕王叔那里,當真是沒有轉圜的余地了麼?”

    “母後!”蕭千夜臉上的笑容微僵,不過很快又平緩了下來。深吸了一口道︰“燕王早已經旗幟鮮明的公告天下,說兒子是昏君,周先生韓先生是佞臣。他說要回來清君側,母後…你真的相信麼?若是真讓他清了君側,兒子這個皇帝…會是什麼下場?”

    太後沉默,史書她看的也不少。不管事情的起因到底是誰的錯,說燕王沒有半點野心她也是不信的。自古以來,被清了君側的皇帝還能夠重新掌握大權的一個也數不出來。最後不是變成傀儡就是人頭落地。

    “母後…兒子不想成為燕王叔的傀儡。兒子是皇祖父親自指定的大夏皇帝。”蕭千夜眼楮通紅,沉聲道。

    太後輕嘆了口氣,上前一步伸手將兒子摟進懷里,“別怕,母後會一直陪著你的。”

    蕭千夜點頭,“母後你放心,兒子不會輸給燕王的,絕對、不會!”

    太後沉默,御書房里一片寧靜只有偶爾響起蕭千夜時而低沉時而高亢的聲音。

    南宮墨的傷好得很快,沒幾天功夫肩膀上的上就已經痊愈了。就連傷得最重的星危也好的差不多了,整個燕王府仿佛又恢復了往日的活力。不過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每個人心里仿佛都憋著一股勁兒。比起往日似乎越發的干練起來,所有人都明白,這次的幽州之圍顯然只是一個開始,再往後只會越發的凶險。

    南宮墨悠然地挽著衛君陌的手臂在燕王府里散步,清麗的容顏上帶著淺淺的笑意,一派悠然寫意的模樣。回到幽州城,衛公子暫時歇下了手中的事務,每天也只是專心的陪著妻子母親,照顧一雙兒女悠閑的讓這幾日忙的團團轉的蕭家三兄弟眼紅不已。這兩口子到底有沒有一點大戰在即的自覺啊。

    “你每天都這些閑,真的沒問題嗎?”想起之前偶遇蕭千炯時蕭三公子那張幽怨的面孔,南宮墨忍不住有些心虛地問道。她當然明白衛君陌這麼閑不是因為他真的沒事干,燕王殿下可不會讓這麼一個能干的外甥閑著自己忙的頭暈腦脹的。只是衛君陌因為自己受傷的緣故將所有的事情都推掉了罷了。而燕王殿下雖然有時候霸道到不講道理的地步,但是對于外甥媳婦為了替自己守城而受傷這件事多少還是有些愧疚的。畢竟…南宮墨可不是衛君陌,有義務替自己舅舅守城。南宮墨更不是燕王妃和長平公主,即便是城破了她想走也沒幾個人攔得住。

    于是,燕王府里就形成了這樣一幅一部分人忙的腳不沾地,一部分人悠閑的散步賞花逗寶寶。

    衛公子劍眉微挑,“有什麼問題?”

    南宮墨眨眨眼楮,“薛將軍和陳將軍那里應該已經跟宜春侯交上手了吧?就算你不用親自上戰場,後勤軍需什麼的總要幫幫的。”

    “我不姓蕭。”衛公子淡定地道︰“所有的事情我都做了,還要他們幾個干什麼?”

    南宮墨莞爾一笑,仔細想想也絕對衛君陌說的沒錯。燕王再怎麼器重衛君陌,到底還是不能太越過了蕭千熾三兄弟的。若是衛君陌什麼事情都搶著干完了,讓人家怎麼想?顯得你能耐麼?

    “好吧。”南宮墨也不糾結了,笑眯眯地道︰“既然這樣,咱們帶著寶寶與翠微山住一段時間吧?正好讓兩個寶寶習慣一下,請母親也一起去?”衛公子沉吟了片刻,也覺得這個建議很不錯,正要點頭不遠處傳來燕王的聲音,“你們兩個在說什麼呢?”

    兩人回頭,就看到燕王和宮筱蝶一前一後從花徑的另一頭漫步而來。南宮墨側首去看衛君陌挑了挑眉︰你舅舅最近也很閑啊。

    衛公子輕哼一聲,淡定地道︰“無瑕說想去翠微山小住幾天,正好請母親一起去。”

    燕王冷哼一聲,“你們倒是孝順,還記得請你母親一起?本王在幽州這麼多年,倒是還不知道翠微山是何等風光讓你們流連不忘呢。”

    這莫不是傳說中的吃醋?南宮墨一時哭笑不得。開口笑道︰“舅舅若是有空的話,不如也和舅母一起去看看?”明明就是自己沒空,還非要爭出個輸贏來不成?

    倒是旁邊的宮筱蝶有些不甘寂寞,笑道︰“郡主說得是,王爺不如咱們也一起去看看?”

    衛公子本就表情淡漠的俊臉微沉,淡淡道︰“舅舅要去的話,還是請舅母一起去的好。”

    眾人皆是一愣,南宮墨有些奇怪地看了衛君陌一眼沒有說話。衛君陌性情冷漠,素來不愛多管閑事。如今怎麼管起燕王的私事來了,不過…也不排除他是在針對宮筱蝶,雖然說衛公子堂堂一個大男人這麼大張旗鼓的針對一個弱女子實在是有些不好看。

    宮筱蝶的反應卻有些大,被人這麼毫不客氣地打臉拒絕,臉皮稍微薄一些的女子都受不了更何況宮筱蝶如今還有孕在身,本身也不是性格堅韌大方的女子。眼楮里淚光微閃,宮筱蝶紅著眼楮幽幽道︰“衛公子是對筱蝶有什麼不滿麼?”

    衛公子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直接轉身拉著南宮墨走了。

    身後,宮筱蝶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王爺……”側首看看自己身邊臉色平靜,垂眸不語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男人,宮筱蝶含淚扯了扯他的衣袖道。

    燕王抬眼看著她,微微蹙眉道︰“怎麼了?”

    宮筱蝶含淚,有些顫抖地道︰“王爺,衛公子是討厭我麼?還是…妾身有什麼地方得罪了衛公子和星城郡主?”燕王抬手拍拍她的背心安撫道︰“胡思亂想些什麼?那小子脾氣來了連本王的面子都不給,你不用理他。”

    “可是……”宮筱蝶有些不依地道。

    “好了。”燕王沉聲道,語氣比起方才又重了幾分,但是看向宮筱蝶的神情卻依然是溫和的。宮筱蝶心中一顫,有些拿不準他到底是不是生氣了,只得有些委屈地低下了頭。燕王拉著她往回走,一邊道︰“君陌性子冷,除了無瑕和長平誰都不假辭色。你好好的養著身子別去招惹他,他也不會為難你的。”

    “是…王爺。”宮筱蝶低聲道,趁著燕王垂眸想事情,飛快地抬頭看了他一眼。平心而論,燕王對她很好。大概是這輩子對她最好的人了,但是燕王的心思實在是太難猜了。她自詡容貌出色,但是即使燕王偶爾會盯著她的臉出神,她卻從未在燕王的眼中看到過尋常男子該有的驚艷和痴迷。她其實並沒有宮馭宸認為的那麼笨,至少…一個男人是不是真的迷戀她她還是分得出來的。但是…如果燕王真的對她露出那種痴迷的神色…想起從前看到的那些男子眼底的痴迷和*燻心的模樣,宮筱蝶心中忍不住作嘔。

    燕王是一個出色的王者,就連大哥也對他忌憚不已。否則也不會想方設法的在他身邊安插探子細作。這樣的男人…又怎麼會痴迷女色?但是,就算他不痴迷她只要在所有人中他對她最好,是不是也就夠了呢?

    可是…燕王是真的對她好麼?想起方才燕王有些漫不經心的態度,宮筱蝶又有些不確定了。抬手輕撫了一下自己依然平坦的腹部,宮筱蝶腳下頓了一頓。

    “怎麼了?”燕王停下腳步關心的問道。宮筱蝶輕咬著唇角,道︰“王爺…我,我有些害怕。”

    “怕什麼?”

    宮筱蝶輕聲道︰“孩子…咱們的孩子生下來,你會疼他麼?”

    燕王失笑道︰“這是自然,本王的孩子本王不疼他疼誰?”

    才怪,你對衛公子就比對三個兒子好得多。

    宮筱蝶垂眸道︰“如果寶寶將來能夠跟衛公子一般的出色,王爺會不會高興?”

    燕王一愣,看了一眼眼前眼眸微垂,溫順柔弱的女子,一絲隱晦的暗芒從眼中一閃而過,“君兒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出色。若是有這樣一個出色的兒子,本王自然是喜歡得很。”

    宮筱蝶羞怯地淺笑,“妾身一定會好好教導孩兒的。”

    燕王點頭,臉上的神色有些意味深長的味道,“本王等著。”

    宮筱蝶卻沒有看到他的神色,“妾身定不會讓王爺失望的。”

    另一邊,南宮墨拉著衛君陌快步走出了好遠,回頭見看不到燕王兩人的身影了才忍不住問道︰“衛公子,今天又是在玩兒哪一出啊。”衛公子可不是一個普通的面癱,他是一個一刀切開里面都是黑色的面癱。今天這樣失禮的事情…衛公子是突然犯了中二病麼?

    衛君陌淡定地道︰“沒什麼,就是想看看宮馭宸到底打算怎麼用這顆棋子。”就算原本宮筱蝶是顆棄子,現在一旦有了身孕也會變成一顆價值不菲的棋子了。只是,棋子總要有人去動才能體現出她的價值。否則等著宮筱蝶生下孩子再養大,至少都是十多二十年後的事情了。以他對宮馭宸的了解,宮馭宸可沒有那個耐心。

    南宮墨笑眯眯道︰“你悠著點,宮筱蝶肚子里可是有了你的小表弟還是小表妹了。氣壞了怎麼得了?”

    衛君陌道︰“放心,她若是覺得這個孩子重要,又怎麼會被我氣壞了?”

    南宮墨聳聳肩,“好吧,衛公子覺得宮馭宸下一步會干什麼?”

    衛君陌凝眉,他自覺跟宮馭宸的思維不在同一個世界,所以很難想明白宮馭宸到底想要干什麼。思索了片刻,方才道︰“加重宮筱蝶在舅舅心目中的地位吧?”

    “嗯?”

    “連你我都能夠看得出來,你覺得宮馭宸會不明白麼?”衛君陌淡定地道,“他一開始就知道宮筱蝶騙不了舅舅。不過…即使是這樣還對宮筱蝶有信心,看來問題出在那張臉上。”

    “燕王元妃?”南宮墨驚訝。

    衛君陌點頭,“母親說過,舅舅和元妃是少年夫妻,感情頗深。宮筱蝶緊緊是憑著一張臉就能夠接近舅舅也證明了這一點。但是…現在的宮筱蝶舅舅是不會看上她的。”

    “宮筱蝶的臉是假的,當初宮馭宸為什麼不派一個更合適更像元妃的人來?”南宮墨問道。

    衛君陌挑眉,“舅舅很清楚,元妃早就已經死了。若是真的來了一個一模一樣連性情都像的,你覺得會怎麼樣?”

    “……”南宮墨沉默片刻,“直接殺了。”燕王也不是那麼好接近的,宮筱蝶那樣的可以當成寵物留在身邊逗著玩兒,但是太危險的人可就不一定了。危險還是扼殺在萌芽中才是最慣常的做法。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