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327、金錢攻勢,寧王的痛苦抉擇

327、金錢攻勢,寧王的痛苦抉擇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其實南宮墨並沒有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只是,人體的有些經脈和穴位經過適當的刺激之後是可以提高人對痛苦的感受程度的。人體對外部刺激的感覺會變得更加的敏銳,通俗一點說就是對痛苦的感受力會大幅增加,承受力卻會同比的降低。比如被螞蟻叮一下,尋常人可能感覺有點痛也就算了。但是被刺激過之後的人感受到的可能就是鑽心的疼痛了。再怎麼經過嚴厲訓練的人,只要還是活人智力正常神智清楚的,總是有一個承受度的。端看,你能不能觸踫到那個底線而已。

    南宮墨收起銀針,笑眯眯地對站在一邊的侍衛道︰“現在可以繼續行刑了。”

    兩個侍衛面面相覷,看著那不停抽搐的人一時間竟有些下不了手。他們其實很懷疑,如果再動手這人很可能下一刻就會被他們打斷氣。要是讓犯人死在了他們手上,豈不是顯得他們刑訊的手段十分不專業?

    “放心吧,我保重他不會有問題。”南宮墨淡定地道。

    “動手吧。”寧王在侍衛搬來的椅子里坐了下來,撐著額頭懶洋洋地看著眼前的犯人渾不在意地道。

    “是。”既然王爺都這麼說,他們當然也沒有意見了。

    “啪!”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在大廳里響起,行刑的侍衛嚇了一跳險些將鞭子給扔到了地上。他們只是試探性的抽了一鞭子,並沒有用多大的力氣。但是這位的叫聲…絕對比他們昨晚一整晚使盡了手段還要淒厲。同時,看向南宮墨的目光里更多了幾分敬畏之心。

    又是一鞭子抽下去。

    恍如野獸絕望的哀嚎響徹了整個大廳,倒在地上的男子此時不僅是渾身顫抖痙攣,甚至開始口吐白沫,眼楮翻白了。被押著在旁邊觀看的兩個刺客也是面如死灰。他們不知道南宮墨對他們的同伴做了什麼,但是自己的承受能力他們還是清楚的。只是被抽鞭子…對于他們這些人來說即使真的被活活抽死了也未必能讓他們屈服。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生不如死?

    “星城郡主,你這算什麼辦法?眼看著人就要被打死了。”衛鴻飛臉色鐵青地道。

    南宮墨挑眉道︰“郡王放心,我雖然醫術不精,但是留他一口氣還是沒有問題的。”說罷,抬手阻止了還在繼續揮鞭的侍衛,走過去蹲下身,在渾身抽搐的刺客幾處穴道上飛快地點了幾下,地上的人漸漸地平靜下來,很快就只能听到低低的呻吟聲。但是呼吸什麼的卻已經漸漸地開始趨于平緩了。

    南宮墨站起身來,笑道︰“既然緩過來了,那麼我們來繼續吧?”

    還來?

    寧王偏過頭看了一眼衛君陌,卻沒有看到對方眼中有絲毫的變化。對于男人來說,一般發現自己身邊的女人如此凶殘,無論是再怎麼樣的天香國色,也是敬而遠之多過喜歡的吧?就算是他,再怎麼喜歡美人,對南宮墨這款的也早就毫無興趣了。難不成,衛君陌就喜歡這種口味的?

    衛君陌側首,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在他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又轉回去繼續專注的望著南宮墨。寧王發現自己竟然從那面癱的面孔上看出了幾分溫柔。

    我去,要不要口味這麼重?!對著這麼凶殘的女人還能夠柔情萬丈?

    南宮墨取出一個小巧的藥瓶直接掰開刺客的嘴倒了進去。剛剛還軟癱在地上如一灘爛泥只會聲音的人痛楚的在地上翻滾起來。嘴里發出嗚咽不清的哀嚎。

    “星城郡主,你該不會是想要殺人滅口啊?”衛君澤厲聲道。

    南宮墨挑眉,“衛二公子不必擔心,這不是毒藥。”

    “不是毒藥他會這樣?”

    “他死了麼?殺人滅口我會直接給他喂入口奪命的藥,何必如此費事?”南宮墨淡淡道。衛君澤反駁不能,只得輕哼了一聲低聲嘟噥道︰“誰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

    “啊…唔…饒命…我招,我都招…”刺客仿佛終于受不住了,痛苦的叫道。

    又等了片刻,南宮墨才滿意地點點頭,伸手將一顆藥丸塞進了他嘴里。漸漸地那刺客終于平靜了下來,只是被折磨了一晚上,又被南宮墨這麼一番折騰根本就提不起半點力氣。終于遠離了疼痛的感覺簡直宛如置身在天堂一番的舒適。那刺客連眼楮都沒有睜開,仿佛耗盡了心神躺在地上昏昏欲睡了。

    南宮墨這才起身含笑看向一直等在一邊的碧煙笑道︰“碧煙姑娘,下面就要看你的了。”

    碧煙看向南宮墨的目光充滿了敬畏,甚至比平時對寧王還更加恭敬。她一直以為寧王那樣動輒砍人手割人舌頭甚至要人命的人已經是世上最可怕的人了。但是現在她才知道,原來這世間還有手段比寧王更可怕他的。她不是尋常的閨中女眷,曾經也是跟隨寧王觀摩過刑訊犯人的,有的經過特殊訓練的死士,是真的即便是被活活打死被折騰的不成人形也不會開口的,甚至還會留下一些假的口供誤導人。卻從沒見過向南宮墨這樣輕描淡寫就能將一個訓練有素的死士折騰成這樣的。她甚至能夠感覺到,每當南宮墨靠近那個刺客的時候,那個刺客整個人都在顫抖,那是真的畏懼。

    南宮墨以前也從沒用過這種手段,一來是她對死士畢竟不算了解,二來完全無毒卻能夠讓人感到萬分痛苦的藥她也沒有,這是最近才研究出來的玩意兒。三是她也沒有碧煙這樣的攝魂術。如今正巧因緣際會踫到碧煙這樣的人試試也是無妨的,這一套法子其實對衛君陌甚至星危這樣的人來說未必管用,但是南宮墨認為能夠跟著衛鴻飛任由他調遣的死士,應該不會到這種級別才是。

    碧煙上前兩步盈盈一笑,“碧煙遵命。”

    碧煙抬起手來,手腕上帶著一只白玉手鐲,手鐲上掛著幾只精致小巧的白玉鈴鐺。只見碧煙輕輕晃動著手腕,白玉鈴鐺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整個大廳里也是靜悄悄的,另外兩個刺客早被人點了穴道動彈不得。

    听著清脆舒緩的鈴鐺聲,地上的刺客原本還緊皺的眉頭也漸漸地舒展開來。原本還微微顫抖的身體也跟著平靜了下來。

    “你還痛麼?”碧煙的聲音輕柔的響起,仿佛帶著無限的擔憂和心疼。

    刺客閉著眼楮,遲疑了一下緩緩的搖了搖頭。

    “那就好。”碧煙面色平靜如常,聲音卻仿佛帶著雀躍和歡喜,一只縴縴素手輕柔的撫上他的眉心,輕點著,“幸好你沒事,以後不要這麼傻了,命只有一條。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命只有一條,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困了麼?”

    困啊。听著耳邊慢悠悠的鈴聲,刺客很是困頓的想著。周圍靜悄悄地,他也從未感覺到這麼舒服過。很想伴著這鈴聲一直就這麼睡下去,就像…他小的時候母親在他床邊搖著的搖鈴。還有那個聲音,好溫柔,好美…她是誰?我…又是誰?

    “睡吧,睡醒了一切都會好的。”

    “都會好…的?”刺客低聲呢喃著。

    “是的,沒事了…睡吧,一切都不會好的。以後,我會一直陪著你的。”聲音輕柔如水。

    刺客忍不住微笑起來。

    “是誰讓你來了?他為什麼不救你?”

    刺客微微蹙眉,神色間似乎多了幾分掙扎。碧煙手腕一動,聲音更柔和了幾分,“乖…別怕,告訴我。我會保護你的。以後再也不會這樣了…告訴我,是誰?”

    “是…是衛…君…”

    “踫!”一聲清脆的瓷器落地碎裂的聲音在大廳里響起,碧煙身子微微一顫臉色有些難看地扭頭看向聲音的來處。衛鴻飛手中端著的茶杯不知怎麼的摔落到了跟前的地上。瓷器砸在大理石的地上瞬間摔得四分五裂,杯中的茶水也濺得到處都是。

    被這突然而來的聲音打擾,刺客猛然睜開了眼楮,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若不是閃得快,只怕碧煙也要被鮮血噴了一身了。吐過血之後,刺客臉色迅速的灰敗起來,不一會兒功夫便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靖江郡王,你這是什麼意思!”碧煙憤怒地瞪著眼前一臉平靜的衛鴻飛怒道。這種被折磨的已經接近崩潰的人確實是心神最脆弱最容易突破的時候沒錯,但是就因為脆弱所以更需要把握分寸。她不是沒有更厲害的手段但是根本不能用。饒是如此小心翼翼,卻還是在差一點就要問出來結果的時候被衛鴻飛給毀了。

    也幸好她沒有用上更厲害的手段,所以只是被刺激到了的刺客出問題了,若是她用上最厲害的手段,到時候衛鴻飛來這麼一出只怕吐血的就是她了。

    衛鴻飛卻是毫無愧疚,淡然道︰“抱歉碧煙姑娘,本王一時手滑。”

    衛鴻飛就算再不受寧王府待見也是個郡王,碧煙一個甚至沒什麼名分待在寧王府的女子自然不能拿他如何,只得看向寧王希望寧王能夠為自己討回公道。

    寧王淡淡地比起眼楮,打量著衛鴻飛問道︰“靖江郡王,你這是什麼意思?”

    和碧煙一模一樣的問話,但是衛鴻飛卻絕對不能用方才的態度打發寧王。所以他微微垂眸,很是誠懇地道︰“下臣一時不慎,還請王爺見諒。不過,看來這些刺客並沒有說謊,雖然話沒說完……”

    “靖江郡王不會是想要說,這個刺客方才想要說的是衛君陌吧?”南宮墨冷笑,不等衛鴻飛說話就開口打斷了她的話。衛鴻飛臉上有些掛不住,怒斥道︰“星城郡主,你到底懂不懂禮數?三番兩次的打斷旁人說話……”

    “無瑕既不是令愛,也不是你兒媳婦,她的禮數不需要外人來操心。”衛君陌冷然道。

    衛鴻飛心塞,他討厭衛君陌,不想認衛君陌是他的事情。但是衛君陌這樣毫不客氣地跟他劃清界限卻讓他感到十分的難堪。

    南宮墨也不理會衛鴻飛的指責,繼續道︰“名字里面有衛和君字的好像不只是衛君陌一人。更何況…靖江郡王是不是忘了,刺客還剩下兩個呢。本郡主既然能做到第一次,就不擔心做不到第二次。”

    碧煙掩唇笑道︰“郡主說得不錯,這種事兒只會越來越熟練。”想起自己之前還想要勾搭衛公子,雖然這是王爺的意思但是碧煙還是覺得背脊發寒。她只是一個會點沒什麼大用的秘術的弱女子而已,一點兒也不想得罪這位星城郡主啊。

    衛鴻飛臉色微變,剩下的兩個全程圍觀了的刺客也不由得臉色難看起來。求救地望向衛鴻飛,衛鴻飛自然不可能承認,淡淡地偏過了頭去當什麼都沒有發生。兩個刺客的臉色更加萎靡起來。他們雖然不明白在同伴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卻清楚的知道他們絕對不想要那樣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再發生一次。

    衛鴻飛站起身來,拱手道︰“王爺,下臣突然想起來還有要事在身,就先失陪了。”

    寧王並不阻攔,只是深深地望了衛鴻飛一眼微微點頭。

    衛鴻飛知道寧王已經開始懷疑他了,見他如此暗暗松了口氣,對兩個兒子使了個眼色三人立刻起身出門去了。

    看著衛鴻飛走出去,南宮墨笑眯眯地看著寧王道︰“寧王舅舅,這兩個,還用繼續審麼?”

    “審什麼審?”寧王沒好氣地道︰“給本王帶下去,殺了!”從一開始他就沒相信過衛鴻飛。

    南宮墨也不在意,笑道︰“你猜,接下來衛鴻飛會干什麼?”

    “干什麼?當然是趕快逃命了。”寧王不屑地道。衛鴻飛肯定認為他離開之後他們會繼續審問剩下的兩個刺客。不趁著這個時間逃命還留著干什麼?衛鴻飛卻不知道,如果寧王真的想要他的命的話,就算一直找不到證據他也沒那麼容易就能夠走出隰州城。

    南宮墨拍拍手笑道︰“既然如此,寧王舅舅的要求咱們達成了,現在是不是可以來談談報酬了?”

    “什麼要求?”寧王裝傻。

    南宮墨無語,“王爺這樣可就沒意思了,您說了想辦法幫你趕走衛鴻飛還不能傷他的性命。現在衛鴻飛自己心虛跑了,難道不算我們完成了您的條件?”

    “那是他自己找死,跟你們有什麼關系?”寧王翻著白眼道。

    南宮墨義正詞嚴,“沒有我,您能撬開刺客的嘴嚇走衛鴻飛麼?”

    寧王怒極反笑,“就算你說出花兒來,本王也不會答應你們的條件的。本王既然饒了衛鴻飛就是不想跟蕭千夜撕破臉,若是答應三哥的條件,本王還不如直接殺了衛鴻飛,何必費這個事兒?”寧王打定了主意不想過早的介入這場戰爭。

    衛君陌垂眸,淡然道︰“不需要你協助燕王府,也不用你現在就選擇立場。”

    寧王挑眉,饒有興致地看著衛君陌,“那你們來隰州是干嘛?勸本王保持中立?本王原本就沒打算要插手啊。”

    衛君陌淡然道︰“泰寧衛借我用用。”

    “泰寧衛借你用用?你當本王的泰寧衛是大白菜可以隨便借麼?”寧王震驚,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衛君陌半晌,仿佛在看什麼怪物。好一會兒才慢慢開口道︰“更何況,你當本王傻麼?借你兵馬去跟朝廷打仗,跟本王自己打有什麼差別?本王有什麼好處?”

    衛君陌道︰“不會以泰寧衛的名義,借我十五萬大軍,每個月每個士兵我給你二兩銀子,百戶五兩,千戶五十兩,將領五百兩,糧餉我自己準備,士兵傷亡撫恤金也由我來賠。有了這些錢,你可以繼續擴你的軍,安置流民。我幫你打通往南方的糧道,你至少可以再擴充三十萬兵馬。”

    “你是說?”寧王摸著下巴,顯然有些異動。

    衛君陌點頭,“我付現銀,這是一百萬兩。你同意,現在就可以拿走。”

    寧王用仇富的眼神瞪著眼前的冷面公子,雖然他貴為藩王,手握泰寧衛數十萬兵馬。但是說實話如果扣除掉隰州官庫的存銀的話,他自己別說一百萬兩,連拿出八十萬兩也都費勁。沒辦法,隰州本來就是地處偏僻,連年征戰沒比幽州少多少。他表面上過得輕松寫意,但是要養幾十萬的大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己時不時貼些錢都是常事了。在這件事情上,想必他家三哥跟他一定有共同語言。不過……

    “一百萬兩?三哥可真是夠信任你這個外甥的?不過,區區三個月你能打下哪兒?”就算是想要借兵也不是說這一百萬拿了就沒問題了,之後的軍需軍餉等等,三個月下來的花費也不會比這一百萬兩少多少。難道三哥竟然比他更有錢?這不科學!

    “這不需要你操心。”衛君陌漠然道︰“你只需要選擇,同意還是不同意?”

    寧王看看放在桌上的銀票,在看看神色如常的南宮墨和衛君陌。只覺得左右為難,十五萬泰寧衛,那可是他手里的精銳啊。若是被衛君陌給糟蹋完了那他一定弄死這小子。一百萬兩啊,有了這一百萬兩,他分分鐘可以再擴充二十萬大軍。而且是三個月!三個月後如果衛君陌還想要用他的人,還必須繼續給錢!最重要的是,他隰州完全不必卷入這場戰爭中。

    見他猶豫不定,衛君陌收起銀票拉著南宮墨直接走人,“沒關系,你可以再想想。”

    看著他毫不猶豫離去的身影,寧王咬牙切齒。這種事情…可不是必須好好想、想、麼!

    ------題外話------

    親愛噠們,《盛世醫妃》上部三冊上市啦~有意購買實體書的親們可到當當,天貓直接購買。可以在群里找管理員報名團購。沒有加群的親可加鳳輕vip驗證群︰201532384 ,敲門磚︰醫妃團購。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愛你們(*▔3)(ε▔*)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