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347、君臣相疑

347、君臣相疑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咸寧城中

    衛君陌倚坐在大堂上方的椅子里,神色淡漠的望著底下的眾人。大堂里出了閑來無事被藺長風拉來的秦梓煦以外,所有人臉上的神色都有些凝重。泰寧衛之前的戰事一路勢如破竹,多少難免有些目空一切。但是卻被一個小小的一線峽擋住了去路,將近半月幾次試探著攻擊都未見寸功。這對于這些天之驕子們來說顯然是個不小的打擊。偏偏,身為主帥的衛君陌還一副不管不顧,時不時的露出一個“我在等你們攻破一線峽”的眼神,讓一眾將領們更加的焦躁不安起來。

    衛君陌神色淡漠的看著一眾心腹和臨時屬下,良久方才道︰“這麼說…各位是沒有辦法了?”

    泰寧衛的將領僵硬,卻半晌也說不出話來。仿佛感覺到了衛君陌的輕視,為首的一個將領忍不住道︰“我們沒有辦法,難不成衛公子有什麼辦法?”對于普通的將士來說仰慕衛公子在戰場上的威名。但是對于他們這些領兵的將軍來說,被迫听從一個年紀輕輕的小伙子的調遣卻不是那麼舒服的。最郁悶的是,這個人能夠調遣他們不是因為他戰功蓋世,也不是因為他位高權重,而是因為…他有錢!

    如果不是因為對寧王極度的忠心,也有些明白寧王這麼做的原因。這位將軍只怕也恨不得將寧王殿下狠狠罵上一頓。

    矛盾從一開始就存在的,只是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都還多少有些拘束。但是相處的世間長了,加上目前戰事不利,這矛盾就難免要爆發出來了。

    衛君陌神色淡定,淡淡問道︰“如果我有辦法呢?”

    那將領根本不信,他們這麼多人日以繼夜的研究想方設法都沒有找到能夠短時間攻破一線峽的法子,衛君陌難道比他們多長了幾個腦袋?冷笑一聲,那將領傲然︰“如果衛將軍衛公子能夠攻下一線峽,我們就……”

    “就如何?”

    能統領千軍萬馬的人也不傻,頓了一下方才道︰“衛公子送到軍中的那些人,老夫會盡力教導。至于能學到多少就要看他們的本事了。”真以為他們不知道衛公子把那些烏合之眾塞進軍中還是打亂了塞進來是想要干什麼的麼?只不過拿著人家的錢,吃著人家的飯不好意思拒絕罷了。他們若是心眼再壞一些,這些人只需要上一兩次戰場就能夠全部報銷掉。

    當然,他們不知道的事他們應該慶幸自己沒有什麼壞心眼。否則若是沒被衛君陌看出來還好,若是被看出來了,等待他們的未來絕對會變得精彩紛呈,就算寧王殿下也解救不了他們。

    衛君陌沉吟了片刻,方才微微點頭道︰“一言為定。”

    他如此干脆的答應,反倒是讓人楞了一下。難不成衛公子真的有辦法?但是…幾個將領各自對視了幾眼,紛紛在心中暗暗搖頭,他們想不到到底能怎麼攻破一線峽。既然衛公子如此有信心,那就看他的了吧?如果衛公子確實是有辦法而且成功了,他們也算是長了見識。

    遣退了一眾泰寧衛將領,藺長風方才笑道︰“我說衛公子,牛皮吹大了可是會破的。你打算什麼時候進攻一線峽?”

    衛公子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藺長風,多用腦子少用四肢。”

    秦梓煦好奇地笑道︰“衛公子真的有辦法了?”衛君陌如此淡定沉著,顯然不可能是騙那幾個將領的。更何況這種事情撒謊對誰都沒有好處。

    衛君陌微微點頭,道︰“能不能成,還要再看。”

    “啟稟公子,有位南宮公子在門外求見。”侍衛進來,恭聲稟告道。藺長風一愣,“南宮暉?這個時候他還到處亂跑什麼?怕商戎死得不夠快麼?”

    秦梓煦挑眉,“商戎死了對我們是有好處才是,還是說…衛公子打算收服商戎?”商戎確實是個不錯的將才。想了想,又道︰“郡主現在應該不會讓南宮二公子離開辰州,所以來的…應該南宮大公子。”

    “南宮緒?”藺長風挑眉。

    衛君陌微微蹙眉,看向秦梓煦,“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忘了告訴我?南宮緒怎麼會來咸寧?”秦梓煦倒是沒什麼歉意,淡笑道︰“這些日子忙著倒是屬下忘了,前些日子屬下還跟郡主討論過,燕王殿下的二公子進了軍中,跟南宮公子同在一個軍營,屬下猜測不日南宮公子應該就會離開幽州倒是沒想到竟然這麼快。”

    衛君陌這些日子忙著軍中的事情確實鮮少關注幽州的事情,除了燕王的親筆信或者特別重要的事情,幽州有什麼消息也都是發到辰州。若是有什麼需要衛君陌立刻知道的,再由南宮墨派人送到軍中來。幽州離咸寧路途遙遠,南宮緒離開的消息顯然是還沒送過來。

    輕哼了一聲,衛君陌道︰“讓他進來。”

    秦梓煦有些奇怪地望了衛君陌一眼,星城郡主和南宮家的人原本關系不太好他也是知道的。但是現在南宮緒跟星城郡主的關系已經緩和了,對南宮暉這個二哥看起來也不是全無感情的,怎麼衛公子反倒還像是南宮緒十分不喜的模樣?難道是因為當初星城郡主在南宮家受的委屈?

    南宮緒跟著侍衛進來,就看到大堂里三個人都直勾勾地盯著他。只是三個人眼中的意味各有不同罷了。南宮緒也不在意,只是淡淡的朝著衛君陌拱了拱手,倒是朝秦梓煦和藺長風點了點頭,“秦兄,長風公子,別來無恙。”

    秦梓煦點頭笑道︰“南宮兄,別來無恙。”

    秦梓煦和南宮緒同出一個金陵皇城二十多年,就算秦家和楚國公府來往不多,卻也比跟衛君陌和藺長風要熟悉許多。

    衛君陌抬眼打量著南宮緒,道︰“你怎麼來了?”

    南宮緒輕輕扯了下唇角道︰“我不來,衛公子打算怎麼算計暉兒?”

    衛公子沉默不語。長風公子和秦大公子齊刷刷看向沉默的衛公子,不反駁就是默認了。就算跟南宮暉關系不親近,好歹也是你小舅子吧?用不用這麼喪心病狂?衛公子斜了想要說話的藺長風一眼,漠然道︰“本公子怎麼行事,不需要南宮公子來多事。”真以為自己是無瑕的兄長了麼?

    南宮緒也不動怒,只是淡淡道︰“你想要離間衛鴻飛和商戎?”

    衛君陌挑眉不語,南宮緒繼續道︰“我可以幫你,但是你不能利用暉兒他們夫妻倆。”

    衛君陌道︰“我心中自有分寸。”

    “你就把怕陰溝里翻船?”南宮緒道︰“你敢保重衛鴻飛不會殺了商戎?若是商戎死了…是了,商戎死了跟你有什麼關系?你一樣可以達成目的。”

    衛君陌紫眸一沉,冷聲道︰“我答應過無瑕,絕不會動商戎的。南宮緒,南宮暉已經是成年人了,別跟個老媽子似得整天忙前忙後多管閑事。”南宮緒臉色微變,沉默了良久方才深吸了一口氣道︰“你想怎麼辦?”

    衛君陌眼神淡漠地看著他,道︰“你不是已經猜到了麼?”

    離間,自古以來永遠都不會被人淘汰的計謀。只要有人心,離間計就永遠不會失效。

    金陵皇城里,蕭千夜剛剛收到鄂州知州快馬送來的折子。派去傳旨並且帶南宮暉和商念兒回京的使者在距離鄂州城近百里的地方被山賊給殺了。全軍覆沒一個活口也沒有留下。

    听到這個消息,蕭千夜並沒有如底下的人以為的大發雷霆,只是沉著臉半晌沒有說話。其實,登基稱帝兩年多下來,蕭千夜已經比剛登基那會兒的脾氣沉穩了許多,只是自從燕王起兵之後壞消息太多好消息太少才顯得他暴躁易怒罷了。

    御書房里沉默了許久,才听到蕭千夜沉聲問道︰“遭遇山賊,全軍覆沒。周先生,你信麼?”

    殿下,周襄微微嘆了口氣道︰“回陛下,沒有證據…咱們…”不信又能如何?現在若是因此而問罪商戎可能反倒是中了對方的計策。但是,如果當成沒發生過,誰也無法保證現在商戎還能靠得住。

    蕭千夜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不過他心中的天平已經偏向了完全不相信商戎這個方向了。甚至他不得不懷疑,這本就是商戎自導自演的一出戲。那麼,商戎不肯讓自己的女兒女婿入精,甚至導演出這麼一出戲,是不是說明他早有反心?

    蕭千夜知道自己現在這樣的想法有些危險,他皇祖父就是一個多疑冷血的皇帝,但是就算是如此皇祖父也曾經告訴過他君臣相疑的危害性。但是,他卻沒辦法控制自己不去懷疑商戎,哪怕商戎是皇祖父在世的時候也曾經稱贊過忠心耿耿的臣子。對皇祖父忠心,未必就對他忠心。更何況,人是會變得,而皇祖父也未必就能夠看準所有的人。

    有些煩悶的先將這份折子拋到一邊,蕭千夜問道︰“衛君陌如今被擋在一線峽,他手中的兵馬也不多。咱們是不是可以從另一側出兵與鄂州衛夾擊咸寧?”

    周襄搖頭,“陛下莫要忘了,現在幽州的戰事也不樂觀。衛君陌如今還有越州那幾個地方做拖累,他的路走不遠。比起衛君陌…燕王才是陛下的心腹大患。”

    蕭千夜沉吟,理智上他知道燕王才是他的大敵,但是在他心中其實對衛君陌的戒備更甚于燕王。或許…就只是因為那個出生的生辰八字。

    有些疲憊的揉了揉眉心,蕭千夜道︰“今年征兵的章程下來了麼?”

    旁邊韓敏呈上一本折子道︰“回陛下,已經完成了。只要陛下看了覺得合適離開就可以公布天下執行。”蕭千夜從內侍手中接過折子翻了翻,凝眉道︰“征兵兩百萬?這是不是有些過了?”

    這兩百萬並不是從軍戶這種本就屬于朝廷軍籍的人家征募,而是從尋常百姓中征召。兩百萬兵馬幾乎等于要抽掉朝廷近五分之一的壯勞力了。這對明年的耕種影響只怕也是不小的。

    韓敏道︰“陛下,如今戰事緊急。就如周大人所言兩邊戰事都不樂觀,剩下的藩王只怕也是蠢蠢欲動。非常之時只能行非常之法,若是讓燕王和衛君陌再多奪幾處地方,只怕到時候就是我們想要征兵也是晚了。”

    蕭千夜看向周襄,周襄嘆了口氣也只得道︰“韓大人所言甚是,不過…人數是不是再減一減?朝廷軍戶之中應該也還能抽調出幾十萬兵馬來。”只是這些人可能年紀都還會有些小。如果年齡合適的話,早就已經入伍去了。

    韓敏斷然拒絕,“不可。陛下,燕王和衛君陌同樣也在征兵,現在燕王府的兵馬是不及朝廷,但是假以時日只怕也差不了太多了。”

    周襄皺眉,有些不同意韓敏的觀點。就算再怎麼著急也不能讓朝廷傷筋動骨啊,這場戰,一看就會使一場曠日持久的戰事。現在剛開始就將國家的生力壯勞力打完了,後面的日子還要怎麼過?

    兩人當著蕭千夜的面你來我往的辯論起來。從前蕭千夜還未登基的時候兩個人同樣都受到先皇的打壓,關系倒是不錯。頗有些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但是等到蕭千夜登基兩人都手握重權之後漸漸地就開始有了一些分歧了。時間久了關系反倒是越發的不和睦了。在蕭千夜面前爭得臉紅脖子粗也不是第一次了。

    蕭千夜挺著兩人的爭吵只覺得頭更透了,忍不住高聲道︰“夠了!”

    兩人都是一愣,很快反應過來連忙請罪。

    蕭千夜揮揮手,疲憊地道︰“此事就听韓先生的吧。”

    “但是,陛下……”周襄還想說什麼,韓敏卻已經高聲道︰“微臣遵旨,多謝陛下。”

    蕭千夜點點頭道︰“朕知道周先生的顧慮,不過…韓先生也是有分寸的。而且如今咱們確實是缺少兵馬。”顯然蕭千夜心意已定,周襄也只得暗暗嘆了口氣拱手道︰“微臣遵旨。”

    蕭千夜道︰“沒有別的事,兩位先生就先回去吧。”

    知道蕭千夜累了,兩人也識相的起身告退了。周襄走到門口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殿內龍椅上高高在上的年輕帝王,臉上閃過一絲莫名的神色。雖然從小看著蕭千夜長大,雖然被先帝打壓的半生坎坷,但是周襄也不得不承認跟自己的祖父比起來,蕭千夜這個皇帝的能力實在是差的太遠了。蕭千夜並非不勤政,也並非不想當個皇帝讓百姓安居樂業。除了天生的昏君大概沒有那個皇帝會想要弄得名不聊生只顧自己享樂。但是,能力的差距有的時候並不是靠勤奮就能夠填補得了的。

    繼位快三年了,蕭千夜每夜批改折子到深夜。從前還有些京城中貴女不清不楚的傳聞,登基之後反倒是看淡了女色,除了給太後請安探望皇後皇子,嫌少踏足後宮。只是他越是如此努力,周襄便越是忍不住想要嘆息。若真是一個不上進的昏君,罵一頓也就算了。但是蕭千夜既不昏庸也不懶惰,他只是不適合這個位置而已。

    “周兄這是在想什麼?”韓敏看著他神色有些奇怪,開口問道。

    周襄看了一眼韓敏,搖頭道︰“沒什麼,韓兄…陛下年輕遇到如今的情況難免心中焦急,你我卻要穩得住才是。”

    韓敏知道他說的是方才的征兵令的事,不以為然地道︰“周兄說得是,不過有的時候也不必太過膽小了。燕王和衛君陌不過控制了區區一塊小地方,難不成周襄覺得他們真能翻天了不成?”

    周襄抬眼望了一眼有些陰沉地天空,低聲道︰“這種事情…誰能說得準呢?”

    韓敏並沒有挺清楚他的話,也不在意,只是一拱手道︰“老夫還有要事,就先告辭了。”

    看著韓敏拂袖而去,周襄良久不語。

    “周大人。”身後,一個內侍追了過來,周襄問道︰“陛下還有什麼吩咐?”

    內侍道︰“回大人,陛下說還是給靖江郡王換一個副手安心一些。請周大人和眾位臣工先議一議,選哪位將軍替代更合適一些。”

    周襄默然。

    “周大人?”

    “我知道了,你去吧。”周襄道。

    “是,奴婢告退。”

    ------題外話------

    推薦520小說人魚之淚童靴的新文《酒店風雲之誘愛成癮》職場女強,美男多多,結局專一。

    對現代文有愛的親們可以去看看。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