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356、半路遇刺

356、半路遇刺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壞了自家妹妹和妹夫的好事,南宮二公子十分羞澀接連兩天都沒敢出現在兩人面前。當然這也不排除有他听說了院子里的侍衛們悲慘的命運的結果。倒是商戎那邊商念兒帶來了不錯的消息,也不知道商念兒是怎麼說動自家父親的。竟然真的同意了收商嶠為義子。南宮墨自然也不含糊,趁熱打鐵直接為兩人辦了認親的儀式,南宮墨和衛君陌都是見證人。等到商戎喝完了商嶠獻上的茶,南宮墨清楚的看到了商念兒暗暗松了口氣。

    顯然商戎如今的狀態和情形商念兒也是知道的,所以才想方設法的想要讓父親多一些牽掛。如今既有女兒女婿在這里,又認了義子,商戎總會慢慢的不再想著朝廷的事情了吧?

    有了商嶠這個義子,商戎果然精神了許多。仿佛突然找到了事情做一般,每年將商嶠拎到跟前教授他武功,偶爾還傳授一點兵法啟蒙什麼的。有時候連南宮墨要找商嶠都找不到人,不過看著一老一少一個教一個學都樂在其中,南宮墨高興之余對這兩人也放心了許多。

    搖搖前行的馬車里,長平公主低頭看著躺在搖籃里眼楮卻睜得大大的顯然很是精神的兩個小寶寶,唇邊露出了一絲慈愛的笑容。坐在長平公主跟前侍候的蘭嬤嬤也忍不住笑道︰“公主,你瞧小公子和小小姐多精神。”

    長平公主不由莞爾一笑,跟著又忍不住輕聲嘆息,“這兩個孩子也是苦命,尋常人家的孩子這麼小怎麼會跟著咱們這麼奔波啊。”

    見公主心疼孫兒孫女,蘭嬤嬤連忙勸道︰“兩個小主子聰明著呢,知道要去見爹娘,這一路上也絲毫也不哭不鬧,可見將來長大了都是有出息的。”仿佛听到有人在夸獎自己,搖籃里抱著淺紅色襁褓的小夭夭咯咯的笑了起來。

    旁邊包著淺藍色襁褓的安安听到妹妹的笑聲,眨巴了一下小嘴打了個小小的呵欠。

    長平公主附身抱起安安輕輕拍了拍,“小安安可是困了?祖母抱著你睡啊。這兩個孩子,倒是夭夭看著比安安調皮一些。”剛出生的時候還好些,等到長大了一些就能夠看得出來夭夭明顯比安安好動一些。只要沒事或者妹妹不哭不鬧安安一整天都是安安靜靜的。反倒是夭夭總是喜歡有人逗著玩兒,哭哭笑笑好不熱鬧。

    蘭嬤嬤點頭道︰“姑娘家活波一些好。咱們大小姐和姑爺到都是文靜的人。”

    聞言長平公主忍不住一笑,蘭嬤嬤藏在家中搭理內務不知道,君兒和無瑕兩個確實不是跳脫好動的性子,但是這兩個人若是鬧起來卻也要天翻地覆的了

    馬車抖了一下,長平公主連忙抱緊了安安。侍候在一邊的知書鳴琴也連忙扶好了搖籃。

    外面傳來侍衛的聲音,“路有些不平坦,公主和兩位小主子可還好?”

    長平公主道︰“沒事,到哪兒了?”

    “回公主,明天中午大約就能出隰州了。到時候郡主和公子會派人到越州迎接公主的。”

    長平公主點點頭,“那就好。”

    “五姐。”馬車外面,十七王爺寧王殿下騎著馬車過來,俯身解開了馬車邊上的窗簾道︰“五皇姐,隰州那邊有些急事兒要處理,我只怕不能送你出關了。”說來,這次寧王也算是給足了燕王府面子。自從車隊進入隰州之後,寧王就帶著王府親衛一路親自護送長平公主一行人。有寧王親自護駕,自然沒有人有膽子在隰州的地盤上做什麼,一路上倒是走的十分順當。

    對此長平公主自然十分承情,點頭笑道︰“十七弟說得哪里話?該我謝謝你才是,這一路辛苦你了。橫豎咱們明兒就出關了,你有事兒就快回去吧別耽誤了。”長平公主跟這個皇弟實在是不熟,寧王出生的時候她都已經出嫁了,從小到達除了偶爾在宮宴上遠遠地加過,連話都沒說過幾句。人家放著偌大的王府不管,一路上專程護送他們當真是十分給面子了。

    寧王臉上略帶歉意,“邊境上出了些事情,還請五姐見諒。”他既然答應了四哥護送長平公主,等閑也不會半途而廢。既然要讓人家承情自然就要做到全套,何況若是長平公主在隰州出了事,他很難說衛君陌那小子會不會找他麻煩。但是邊關出事情確實刻不容緩,無論如何也耽誤不得的。

    長平公主笑道︰“這是正事,快去吧。只剩下這點路了,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什麼?”

    “如此,小弟先告辭了。五姐保重。”

    “十七弟保重。”

    事情果然有些著急,寧王朝著長平公主一拱手之後便帶著人提起韁繩飛快地朝著隰州城的方向奔去了。

    長平公主一行人繼續南下,第二天上午十分就已經到了距離越州邊界不過三十里的地方。看看天色已經將近正午,事務前來請示長平公主,“公主,還有三十里便要出關了,公主不如先下來休息一番用了午膳再趕路?”

    長平公主想了想,也點頭答應了下來。一大早就趕路,不僅她和隨行的人餓了,兩個寶寶一路顛簸也有些難受了。扶著丫頭的手下了車,旁邊不遠處已經有人在生活準備午膳了。一千多人的隊伍駐扎在一片空地上,倒也頗為壯觀。

    長平公主揮揮手示意兩個奶娘上車去喂兩個孩子吃奶。蘭嬤嬤帶著知書和鳴琴守著兩個孩子,長平公主便走到一邊收拾出來的干淨地方坐下來歇息了。

    “哇哇…”剛坐下沒一會兒,馬車里就傳來了寶寶的哭聲。開始是一個孩子在哭,很快另一個也跟著加入了。哇哇的哭泣聲此起彼伏听得長平公主心疼不已,連忙放下手中的干糧朝著馬車奔了過去。

    “這是怎麼了?”

    馬車里,蘭嬤嬤解開簾子探出頭來,有些無奈地道︰“回公主,也不知道怎麼了,兩個小主子突然就哭起來。”這一路上兩個小寶寶不知道多乖巧,偏偏到了這快要靠近的越州的地方鬧起來了。蘭嬤嬤也仔細看了,兩個奶娘都小心著呢,並沒有讓兩個孩子不舒服啊。

    “快讓大夫來瞧瞧!”為了兩個寶寶也是為了長平公主的身體,燕王專程派了兩個可靠的大夫隨行。原本是要弦歌公子親自走一趟的,無奈燕王出征在即,身體的狀況卻讓人有些擔憂,弦歌公子也就只能暫時留下來了。

    “是,公主。”

    “等等,小心!”站在長平公主身邊的侍衛統領突然開口道,同時一腳將想要奔去叫大夫過來的侍衛踢了出去。那侍衛被踢出去的瞬間,一支暗器破空而至定在了他方才站立的位置前方。若不是被人一腳踹開,這枚暗器射中的只怕就是他這個人了。

    “保護公主!保護兩位小主子!”

    原本還守在四周的侍衛立刻圍了過來,片刻間便將馬車和長平公主團團圍住了。

    “又是你們,宮馭宸還沒死麼?”看到圍過來的黑衣人,侍衛統領冷聲道。他同屬紫霄殿二十八宿之一,武功雖然比不上星危卻絕不比簡秋陽和柳寒差。自然也知道自家公子郡主和水閣之間的恩怨。只是這個宮馭宸簡直就像是藏在陰溝里的老鼠一樣,時不時就出來騷擾一番,簡直是讓人煩不勝煩。

    領頭的黑衣人冷笑,毫不客氣地回諷,“衛公子都沒死,我們閣主怎麼會死?留下兩個孩子,放你們過去。”

    侍衛統領冷笑一聲,連回話都懶得回他。身邊的侍衛也紛紛提高了警惕。

    黑衣人也不在意,笑道︰“你以為…對你們出手的人只有咱們麼?”

    “還有…蕭千夜,寧王殿下是你們調走的?”侍衛統領臉色微變,沉聲道。

    “算你還不笨,只可惜,現在才想到卻是晚了。動手,別傷了兩個孩子。”

    “是!”一眾黑衣人齊聲應道,紛紛朝著侍衛沖了過來。

    “保護公主!”幾個侍衛將長平公主擋在身後,剩下的侍衛都紛紛迎了上去。

    無論是人數還是實力這些水閣的人其實並不佔上風。但是那領頭的黑衣人說得也沒錯,想要對他們出手的人並非只有水閣,很快又一群人出現在了周圍。這些人同樣都是身穿黑衣,但是跟水閣的人又截然不同,唯一相同的大約就是武功都十分不錯。

    長平公主站在馬車邊上,有些焦急地看著眼前亂臣一片的混戰。濃濃的血腥味在空氣中飄蕩,讓兩個寶寶也更加不安起來。哭泣聲雖然停了下來,卻也時不時的嗚咽著,听得長平公主心疼不已。

    “公主,請上車,咱們先走。”身邊的侍衛沉聲道。

    長平公主看了一眼戰場,點了點頭。

    上了馬車,很快馬車便動了起來。長平公主從車簾邊上看到混戰的戰場被馬車很快地拋在了身後,至少有半數的侍衛也都扯了出來跟著馬車一起走了。剩下的侍衛則留下來阻擋刺客。

    馬車不再像之前那般平緩的前進,而是飛快的奔馳起來。人坐在馬車里也是十分顛簸,無奈只得將兩個寶寶都抱起來抱在懷中。看著懷里的夭夭不舒服的小模樣,長平公主心酸的有些想哭。

    “沒事,夭夭。很快就能見到爹娘了啊。”

    夭夭一只嫩嫩的小手握住長平公主的一根手指,水汪汪的大眼楮眨了眨倒是沒哭。長平公主欣慰的松了口氣,唇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馬車一口氣沖出了十來里地就只能無奈的停了下來。不用問發生了什麼事情,長平公主已經听到了一支羽箭射中馬車的聲音。這次來的顯然是朝廷的人。

    “大長公主,請下車一見。”

    猶豫了一下,長平公主將懷中的孩子遞給旁邊的知書方才起身出了馬車。前方地道路果然已經被人截斷了,一個中年男子帶著一大群人手持兵器弓箭擋在前方。雖然他們都穿著尋常百姓的服飾,但是長平公主卻能看得出來這些人都是宮中的內廷侍衛和軍中的將士。

    “來者何人?”長平公主沉聲道。

    為首的中年男子拱手道︰“金陵十三衛副指揮使趙飛,見過大長公主。”

    長平公主淡淡道︰“既然是金陵十三衛,不在金陵在隰州干什麼?”

    趙飛恭敬地道︰“臣奉命請公主和兩位小公子小小姐回京。”

    長平公主冷笑一聲,“本宮若是不應呢。”

    趙飛嘆氣,“公主何必為難微臣?既然如此,若有得罪之處,還請公主恕罪了。”說完,吩咐身邊的人,“除了公主和兩個孩子,格殺勿論!”

    長平公主身邊的侍衛盡皆冷笑,格殺勿論?若不是要保護公主和兩位小主子,誰殺誰還不一定呢。金陵十三衛很了不得麼?

    眼前又是一片混戰,長平公主面上冷靜心中卻是十分焦急。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有多少人,若是這樣下去,他們這些人耗也能被耗死在這三十多里的路上。

    有弓箭手助攻,這次的情形卻比之前還要危險。若不是擔心射到長平公主和兩個孩子,只怕那些弓箭直接往馬車里射都要讓他們手忙腳亂了。但是現在他們卻不能再分兵護送長平公主往前走了,很明顯對方就是要分開他們,前面定然還埋伏了不少人馬。若是人手不夠跑過去了才是將長平公主和兩位小主子直接往人家手里送了。

    對方的人馬似乎越來越多,不僅是朝廷的兵馬漸漸地又開始有水閣的人加入了。反倒是他們這邊也顯得越來越吃力了,一個士兵趁著空隙便朝著馬車飛撲過來,不過很快就被身後的人一劍砍了。獻血正巧濺到長平公主腳下,長平公主臉色白了白,強忍著沒有出聲。

    幾個水閣的高手見狀,呼嘯一聲打出了一個暗號。紛紛棄開了身邊的對手朝著馬車這邊撲了過來。這些人顯然是得到了命令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搶到兩個孩子。周圍的侍衛立刻跟著撲了過去,一群人就在馬車跟前廝殺成一團。

    “小心!”長平公主驚呼一聲,卻見一個黑影飛快地掠來。一劍揮開了身邊的侍衛抬手便朝著馬車里面抓去。

    “找死!”一個冷冽的聲音響起,那黑影探出去的手還沒踫到馬車就立刻收了回來。下一刻一道凌厲的劍光落下,黑衣人飛身退了幾步盯著來人冷聲道︰“星危。”

    來著一身黑衣,卻是一頭詭異的灰發。面容冷肅手持長劍不是星危是誰?

    黑衣人冷笑一聲道︰“我就說,這麼重要的事情衛君陌怎麼可能不派你來,原來是躲起來了。”星危從前雖然名聲不顯,但是輪武功卻實打實是紫霄殿衛君陌之下第一人。就算是當時掛著紫霄殿殿主的藺長風比起他來也稍有不如。護送長平公主和兩個孩子的任務,不讓星危來簡直是奇怪。

    星危仗劍站在馬車邊上,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抬起手臂,手中的長劍直指對面的黑衣男子。

    “帶著你的人,滾。”

    “哈。”黑衣人仿佛听到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你覺得…就憑你能擊退這麼多人麼?衛君陌親自來說不定還有幾分把握。”

    星危不說話,但是另一個聲音卻響了起來,“他不能,你看老夫能不能?既然不想走,那就別走了。”一道藍色的聲音飄然落在了馬車頂上,面容清 的中年男子冷眼看著眼前的一片混戰,神色漠然。

    “是你。”黑衣人眼神微變。

    “聞人先生?”長平公主卻是大喜,雖然她沒有見過這位先生出手卻听說過不少。听說當初君兒和無瑕大婚,兩個人聯手都沒能打得過這位先生,可見對方武功高強。

    聞人師叔冷眼俯視著眼前的人,“老夫一直沒有找到姓宮的那小子,不如…你來告訴老夫?”

    黑衣人警惕地退了幾步,聞人師叔冷笑一聲道︰“我說了,既然不想走那就都別走了。”一道劍光破空而出,劃出一道絢麗的光芒。黑衣人眼神一縮飛快地往後退去。可惜他再快也快不過對手的劍,下一刻原本還在馬車上的人已經到了他跟前,劍尖距離他也不過兩尺遠了。他心中一顫,一把抓過身邊的一個士兵擋在了身前,然後飛快地轉身朝外面奔去。

    師叔冷笑一聲,劍鋒刺穿了跟前的士兵,隨手抽出一道劍氣揮出,再次帶起一道血光和一聲慘叫。

    局面的變化只在轉瞬之間,有了師叔和星危兩人的加入,原本還有些劣勢的己方立刻便扭轉了局面。師叔帶給人的精神壓迫顯然更大于*傷害。只看他所到之處敵人紛紛道理比用刀割麥子還要整齊有序,就讓人忍不住感到膽寒。這樣的差距之下,還有多少人能骨氣勇氣跟他對戰?

    眼看著事不可為,那金陵十三衛指揮使只得氣急敗壞的下令撤退。這次卻是他們輕敵了,怎麼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有這樣的高手。這樣的武功比起傳說中的衛公子只怕是只高不低。難怪衛公子和燕王放心讓長平公主和兩個孩子上路呢。同時,趙飛心中也閃過一絲怒火︰他們又被人利用了!那個人不可能不知道對方有這樣的高手,卻半點也沒有透露給他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