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370、長風公子被俘

370、長風公子被俘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出了山洞,便看到不遠處的崖壁邊上衛公子正靠著石壁面目表情的抬頭望天。這樣的深谷之中,今晚天氣也不十分晴朗,其實也是看不到什麼的。南宮墨走到他身邊,伸手握住他的手,“君陌,抱歉。”

    衛君陌一怔,低頭看向面帶歉意的她。唇邊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抬手輕撫她微涼的臉頰道︰“又不是你的錯,道什麼歉?是舅舅要你瞞著我們的罷?舅母和母妃也不知道?”

    南宮墨搖搖頭。

    衛君陌輕嘆了口氣,“這兩年弦歌一直待在幽州也是為了舅舅,這次出遠門也是因為……”

    南宮墨道︰“師兄去關外找一些舅舅中的毒主要藥材。這世上沒有師父和師兄解不了的毒。”

    衛君陌點頭,低頭在她眉心落下一吻。然後又伸手將她整個人摟入了懷中,“無瑕,謝謝你。”南宮墨莞爾一笑,“我什麼也沒做,還是等師兄回來了你去謝師兄吧。”衛公子聞言,不由得抽了抽嘴角,不過倒是難得的沒有再說什麼擠兌弦歌公子的話。

    兩人靠著石壁坐了下來,衛君陌眉宇間顯露出幾許淡淡的擔憂,“舅舅的身體到底怎麼樣了?”

    南宮墨輕嘆了口氣,猶豫了片刻還是如實道︰“不太好,原本舅舅如今的身體就不該過于操勞。但是…戰場上你是知道的,怎麼可能輕松的起來,更何況舅舅是一軍統帥。這次又受了內傷導致原本已經治愈的舊傷復發。如果可以的話,一定要讓舅舅盡快離開這里找個合適的地方安心靜養。”說道此處,南宮墨也不由得苦笑。不說這馥雲谷好進不好出,就算出去了以現在的局勢燕王哪里有時間好好靜養。

    南宮墨沉默了片刻,“最好還是希望師兄能夠快些找到妖花紅曇回來才好。”

    衛君陌沉默了良久,方才點點頭,懶著南宮墨輕聲道︰“我知道了,無瑕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我們去跟舅舅告別,先回去吧。”

    “好。”南宮墨點頭道。

    兩人進去向燕王告別,燕王也只會揮揮手讓他們趕快滾蛋。南宮墨還是將身上帶著的各種內傷外傷甚至是養生的藥都留下了,囑咐過侍衛怎麼服用,燕王的身體有些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之後方才跟著衛君陌一起離開了山谷。

    等到兩人回到駐地的時候,天色已經亮了。不過,留守的副將卻告訴他們一個不太好的消息,藺長風昨晚去了泗陽城,一整晚都沒有回來。甚至連讓人稍個信回來都沒有,很可能是出了什麼事了。

    聞言,即便是南宮墨也感到有些頭疼起來了。

    當即,南宮墨道︰“你留在軍中主持大局,我去泗陽城。”

    衛君陌凝眉思索了良久,方才點了點頭應了下來,“不管發生了什麼事,你自己的安危最重要。如果有危險,就先回來。”衛君陌不放心的叮囑道。南宮墨含笑點頭,一一答應了下來。說實話,她也真的不是喜歡以身犯險的人。衛君陌的擔心實在是太多了。

    不敢耽擱,南宮墨留下了柳寒,帶著星危和幾個侍衛喬裝打扮一番,便往泗陽城去了。

    如今雖然是戰時,不過泗陽城並沒有完全封鎖城池。南宮墨不知道這是因為對方不將幽州軍放在眼里還是故意的想要引人上鉤。不管是哪一種,他們都是必須要進城的。

    入城的各種路引身份證明什麼的自然是難不住他們,拿著星危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路引,一行人大搖大擺的就進了泗陽城。

    泗陽城里並不怎麼熱鬧,即便是茶樓酒肆生意也顯得冷清。南宮墨穿著一身不起眼的湛藍布衣坐在茶樓里,同樣穿著灰色布衣辦成隨從模樣的侍衛也跟著坐在周圍。就連星危那一頭顯眼的灰發也不知道用什麼弄成了黑色,倒是顯得越加的俊挺起來。

    “這茶樓是新開的麼?怎麼這般冷清?”趁著小二上茶的功夫,南宮墨漫不經心地問道。

    小二連忙陪笑道︰“小公子是外地來的?您看如今這是什麼時候,大家都恨不得離得遠遠地,哪兒還有人敢往泗陽來啊。可不是生意冷清麼?咱們小店可是老字號,往日里生意好得很。”

    南宮墨挑眉笑道︰“嗯,我們從丹陽來的,本來想去彭城看看呢。誰知道……”

    “丹陽好地方啊,龍興之地呢。”小二拍著馬屁道,又忍不住嘆氣,“如今這世道這麼亂,小公子怎麼還往北走啊。若不是笑得根兒就在這里,現在都恨不得越往南跑越好。”南宮墨仿佛被他苦逼地語氣逗樂了,饒有興致地笑道︰“哦?北方亂得很?”

    真是個沒出過門的公子哥兒啊。小二在心中暗嘆,一邊道︰“打仗哪兒能不亂的?就前幾天才剛剛在泗陽城外打了一仗。那死的人…血都能將涪陵湖的水給染紅了。”

    “這麼厲害…”南宮墨喃喃道︰“那還真不能去。”

    “這就對了。”小二笑道︰“小公子你就算現在去彭城也進不去啊。彭城外面圍了幾十萬兵馬,彭城里面還屯了幾十萬兵馬。”

    南宮墨眨眨眼楮,“那你們希望誰能贏呢?”

    小二搖搖頭,“誰輸誰贏關咱們老百姓什麼事兒啊。我只希望這仗啊趕快打完。不然…咱們這小店里只怕一個客人都沒有了。”

    南宮墨挑了挑眉,給了小二一小塊碎銀做賞錢。小二看向南宮墨的目光更多了幾分歡喜和殷勤,連聲謝過恭恭敬敬地退了下去。

    如今泗陽城里的氣氛似乎也很緊張,茶樓里少有的幾個客人即便是聊天也有些小心翼翼的,絕口不提和這場戰事有關的事情。南宮墨見談听不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便起身回房休息了。

    回到房間才休息了不到兩刻鐘,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就回來了。

    南宮墨坐在桌邊,雙手握著茶杯問道︰“怎麼樣?有長風的消息麼?”

    一個侍衛低聲道︰“屬下從城中一個衙役那里打探到一些消息。昨晚城里的府衙確實是出了些事情。長風公子現在應該被關在府衙里的地牢。”

    南宮墨撫額,“藺長風跑去夜探府衙去了?那泗陽縣衙里面現在住的應該是軍中的人吧?”

    侍衛點了點頭道︰“確實是整個縣衙都被兵馬團團圍住了。即便是縣衙中的衙役出入也需要檢查。”

    “府衙里的人是誰?”南宮墨問道。

    侍衛搖頭,“這人似乎十分神秘,幾乎沒有怎麼出現在人前過。有什麼命令也是有副將傳達的,似乎可以的在隱藏自己的身份。”南宮墨冷笑一聲,“刻意隱藏身份?那就是熟人了?”

    房間里一片寂靜,這泗陽城格局太小,即便是當初的紫霄殿也沒有在這里安插過什麼探子耳目,誰能想到就是這麼一個小地方卻將他們都攔住了?星危沉聲道︰“是不是等等金陵的消息?”他們這邊查不到,但是金陵那邊調兵遣將總是會有消息的吧?

    南宮墨搖頭,“如果紫嫣那里有消息,不用問就已經傳過來了。很明顯,這次…這個人只怕是我們根本想不到也沒有監控的人了。”

    “那,郡主…咱們現在怎麼辦?”探查不到消息先不說,長風公子可還在敵人手里呢,若是一個不小心被弄死了……

    南宮墨凝眉思索了片刻,“不用著急,對方既然抓住藺長風卻沒殺他,一時半刻應該不會有危險。不過…吃點苦只怕是在所難免的了。”

    暫時想不到辦法靠近縣衙,南宮墨等人也沒有閑著。不過一兩天時間便將整個泗陽城摸透了。同時,南宮墨心中也更多了幾分沉重,雖然她不懂打仗,但是單從一個殺手的角度來看,泗陽城的防御布置也堪稱一流了。對方果然是個高手。

    命人將畫好的布防圖送回去給衛君陌,南宮墨也沉寂下來,專心思索怎麼能夠混進縣衙。

    城中的縣衙廚房里,一個穿著青色衣衫的小丫頭正手腳麻利的摘著手中的菜。那小丫頭容貌只是堪稱清秀,卻長了一雙十分清澈靈動的大眼楮。不過被稍微有些長的劉海蓋著,倒也看不出什麼特別。

    已經快到正午用午膳的時候,廚房里忙成一片。

    廚娘將一道剛剛出鍋香味撲鼻的菜肴放在案邊,看了一眼還蹲在角落里擇菜的小丫頭沒好氣地道︰“那個丫頭!你還在哪里墨跡什麼?還不快來幫著上菜,菜若是涼了小心矮板子!”

    小丫頭手忙腳亂的站起身來,“鄭大娘,我…我去上菜?可是我…我沒去過…”

    廚娘有些狐疑地看了看她,“你這丫頭…怎麼有點眼生?”

    小丫頭連忙露出一笑,道︰“我是紅柳的妹妹,我叫紅香。原本是三姨娘院里的粗使丫頭,姐姐病了,我來替她。大娘…您別、別告訴大管家好麼?我姐姐…我姐姐只是吃壞了肚子,明天就好。”

    廚娘見這小丫頭十五六歲的模樣,笑容甜美可愛,沒有半點心機。這才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我說今天怎麼沒看到紅柳那丫頭呢。既然這樣,你就去上菜吧。別慌,跟著前面的人做就行啦。”

    小丫頭連忙接過放著才的托盤,感激地道︰“多謝鄭大娘!鄭大娘你真好!”

    “你這小丫頭,快去!”廚娘沒好氣的罵道。

    一群丫頭們端著菜繞過了長長的回廊,終于來到了主院。大廳里,泗陽縣令正殷勤的陪著幾個將領說話。看到酒菜送上來了,連忙笑道︰“幾位將軍,這幾日各位都辛苦了。下官略備薄酒,還望將軍賞光。”

    為首的中年男子也不客氣,笑道︰“那就多謝了。不過…酒就不用喝了。”

    縣令笑道︰“將軍過濾了,那燕賊如今被困在馥雲谷已經是強弩之末,小酌幾杯又有何妨?”

    中年男子擋住想要替他斟酒的丫頭,冷然道︰“大將軍有令,軍中不得飲酒,違令者斬!”

    縣令臉上的笑意頓時也僵硬了幾分,不過很快就恢復了過來,笑道︰“大將軍軍紀森嚴,下官佩服。說來…不知是不是能請大將軍也一起……”

    中年男子搖頭道︰“大將軍不喜見外人,還是免了吧。”

    “如此…咱們吃,幾位將軍請。”

    在座的人也不客氣,紛紛開始動起筷子。上菜的丫頭們也無聲的退了出去。

    “等等!那個丫頭站住。轉過來。”

    那中年將領眼楮一眯,突然開口道。

    眾人不由得一愣,叫紅柳的小丫頭也跟著站住了,卻沒有轉身。“

    ”後面第二個的丫頭,轉過身來。“

    一個身段玲瓏妖嬈的少女轉過身來,朝著眾人微微一福,”奴婢綠荷,見過大人,見過各位將軍。“中年男子打量了她一番,挑眉道︰”沒想到大人府中竟然還有這樣的佳人。“

    縣令頓時了然,會意的一笑道︰”能讓將軍一贊,是她的福分,都下去吧。“

    ”是,大人。“

    中年將領也很是滿意,想必等會兒回到房里的時候,那個丫頭也會在房間里等著他了。

    回到廚房,廚房里的下人們也開始用餐了。紅香還沒坐下,就听到一個廚子拎著一個食盒揚聲道︰”那個丫頭,你先過來將這份飯菜送到西院去。“

    紅香一愣,”啊?西院…可是我…“

    ”別可是了,送完了回來再吃。“說完,廚子就直接將東西塞進了她手里,”記得,交給門口的守衛就可以了。“

    旁邊吃著飯的下人們滿是同情的看著她,卻沒有人替她說一句話,顯然是欺負她是新來的。這雖然是四月天了,但是從廚房到西院那麼遠跑一趟回來,方才也早就冷透了。

    紅香撇撇小嘴,默默的拎著食盒出了門我,往西院的方向而去了。

    在府衙的西邊饒了一圈,才找到西院的位置。還真的只有兩個字,”西院“。

    ”什麼人?!“門口,四個侍衛手持兵器守在門口,看到拎著東西過來的丫頭立刻高聲道。

    紅香臉上揚起一個甜美的笑容,”幾位大哥…廚子大叔要我送飯菜過來。“那食盒並不小,紅香雖然比起一般的小丫頭略高幾分,拎起來卻還是很吃力。一個侍衛挑眉道︰”前幾天送飯的不是你。“

    紅香有些委屈,”廚子大叔非要我送來,我…我自己都還沒吃飯。可是,沒有人肯陪我來。“

    ”你自己拎過來的?“

    紅香點了點頭,將有些發紅的小手藏在背後,”廚房好遠,我走了好久。“四個侍衛都露出了然的表情,欺負新人的事情哪兒都有。一個侍衛走過去提過食盒揭開,從里面取出飯菜,又留下了一些重新遞給紅香道︰”你將這些送進去給里面的人。“

    ”啊?“紅香一臉茫然,”可是…廚子大叔說,我只要送到門口就可以了。“

    ”讓你去就去!“侍衛沒好氣地道,”不用怕,里面就一個人,送進去放到門口就出來,他自己會拿了吃。“

    ”那…那好吧。“紅香看看已經開始吃飯的三個侍衛,再看看對自己說話有些凶神惡煞的那個,委屈的點了點頭。

    進了院子才發現,這里確實是個牢房。一進門就是牢房入口,越往里走越是陰暗。不過,一個縣衙府邸的牢房自然不會多大,平時只不過是關一些犯了錯的下人的地方罷了。里面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紅香走了一段路才看到里面一個仿佛是鐵制的籠子里面關著一個人。那人不僅是被關在籠子里,而且手腕上和腳上都捆著鐵鏈,能移動的範圍也只有那方寸之地。

    听到腳步聲,那人轉過身來,露出一張俊美不凡的容顏。支持此時那張俊顏上沾著一些灰塵和血漬,看上去有幾分狼狽。不是長風公子是誰?

    藺長風偏著頭打量著走過來的青衣少女,吹了聲口哨笑道︰”喲,今天換成個漂亮姑娘了啊。本公子早就看夠那些糙漢子了。美姑娘,你叫什麼名字?“紅香走到牢籠邊上,打開食盒一樣一樣的飯菜拿出來放進籠子里。

    長風公子扯了扯身上的鏈子,閑著也是閑著開始撩撥姑娘,”美姑娘,你怎麼不說話?難道是本公子長得太難看了?其實…本公子平時還是長得不錯的。還是,你其實不能說話?嘛…看看我嘛。“

    紅香抬頭,清秀的小臉突然露出一個似笑非笑地笑意,”看來…長風公子無論到了哪兒都能夠自得其樂?“

    ”咦?“藺長風盯著眼前的姑娘睜大了眼楮,沒注意的時候還好,認真一看越看就越是覺得眼前的臉有些面熟。

    ”墨…墨…“

    紅香壓低了聲音,笑道︰”墨什麼啊。長風公子好本事,這麼快就能把自己弄到這種地步。“

    藺長風有些無奈地苦笑,”墨姑娘才是厲害,這種地方也能夠進的來。你是來救我的?本公子真是太感動了。“

    南宮墨聳聳肩,遺憾地道︰”很抱歉,最地牢里雖然沒有人,但是我一路過來…除了門口的侍衛,這地牢附近至少還隱藏了上百人。還有幾十支強弓。另外…“指了指藺長風身上的鐵鏈和籠子,”看來對方很看重你。“那麼粗的鐵鏈不夠,還有一個大鐵籠子。而且,南宮墨發現自己居然沒有找到這個籠子的門和鎖。

    藺長風苦笑,這個鐵籠沒有鎖。唯一的辦法就是搬開它,或者…砍開它。”搬開,無論南宮墨還是藺長風顯然都沒有那千鈞之力。砍開…看看那鐵籠的粗細,再看看自己隨身攜帶的斷匕。南宮墨表示削鐵如泥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做到的。她若是帶了青冥劍或者鳴鴻刀或許還有可能。

    隨手將手中的匕首塞進他手里,“藺公子,自求多福吧。”

    藺長風苦笑。

    “這泗陽城里領兵的人是誰,查出來了麼?”南宮墨問道。

    藺長風攤手,“連面都沒照就被人抓住了。對方顯然是知道我們的,專門等著我們來呢。不過…他們肯定沒想到墨姑娘易容術居然如此高明。”不僅易容術高明,演技也是一等一的。若是方才南宮墨不開口,他只怕也忍不住來這個清秀可愛的小丫頭就是那位名震天下的星城郡主。

    南宮墨嘆了口氣,“看來又是白跑一趟了。你先待著吧,回頭我再來看你。”

    藺長風點點頭,“千萬小心。”

    南宮墨點頭,“我沒你那麼笨。”

    出了地牢,南宮墨才回到廚房里,草草的吃了一些已經有些冷了的飯菜。廚房里的下人工作並不十分辛苦,除了每天一日三餐要忙一些以外,剩下的時候都還閑著。一群丫頭婆子閑起來就免不了碎嘴。南宮墨坐在屋檐下,一邊悠閑的啃著冷饅頭,一邊挺著幾個小丫頭嘰嘰咋咋的討論著八卦。

    “唉,你們听說了麼?綠荷被新來的將軍看中了。”

    “可不是麼?綠荷真是好命,那可是將軍啊。連咱們大人都要小心翼翼的巴結著呢。”一個長相平平的小丫頭語氣有些酸溜溜的道。

    “是啊,以後可就飛上枝頭當鳳凰了,跟咱們不是一樣的人了啊。”小丫頭們羨慕不已。像他們這樣的出生,不是自己存夠了錢贖身,嫁給平頭百姓,就是到了年齡被主子隨便陪個下人。唯一能夠改變命運的也只是被那個主子看上了從此成為姨娘做個主子。可惜,這樣機會不僅要容貌出色,也往往輪不到她們這些廚房里面干雜活的丫頭。

    “唉,紅香長得也很不錯啊。”一個丫頭瞥了一眼坐在一邊的南宮墨笑道。

    南宮墨抬眼看了她一眼,沒說話。

    那長相普通的丫頭輕哼一聲道︰“什麼不錯,跟紅柳一樣長得一副小妖精模樣。前兒紅柳還想要勾搭東院里那位呢,听說當時就被人一腳踢出去了。說什麼吃壞了獨自,只怕是…身上有傷沒臉來了吧?”

    說著,幾個小丫頭湊在一起撇著南宮墨怪異的笑了起來。

    南宮墨垂眸,漫不經心地將饅頭送進自己嘴里。

    東院……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