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372、父女對峙

372、父女對峙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你…你是南宮墨?!”一邊剛剛躲過一劫的副將終于爬了起來。他運氣比較好,只是被銀針射中了半邊肩膀,這會兒緩過來了也只有一直肩膀有些麻木不仁。但是剩下的人就沒有那麼好的命了,不是被一針封喉就是被射中了眼楮或心口。死的死昏迷的昏迷。

    看著躺了一地的同袍,副將嘴里有些發苦地望著這個突然出現的美貌女子。甚至來不及想,南宮墨是怎麼通過重病封鎖進入這東院的書房的。

    南宮墨好心情地點頭,笑道︰“我是,將軍認識我?”

    副將臉色僵硬,他當然不認識南宮墨。只是眼前的場景實在是讓人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女兒挾持了父親做人質,這在一般人看來十分的可笑,但是他現在卻笑不出來。南宮懷恨南宮緒和南宮墨入骨,南宮墨看起來對南宮懷這個做爹的顯然也沒有什麼好感。如此一來,卻是讓人十分的頭疼起來。頭疼歸頭疼,該勸的還是得勸。

    “星城郡主,大將軍是您的親生父親。有什麼話不好說的?不如將人放下,咱們慢慢談?”副將竭力最初誠懇的模樣道。

    南宮墨一臉你說笑的表情,“慢慢談?只要我一放手,只怕等著我的就是萬箭穿心吧?”

    副將有些訕訕,“怎麼會?郡主誤會了。陛下寬宏大量,只要郡主能夠棄暗投明,陛下定然會既往不咎的。”

    南宮墨連眼皮都懶得抬了,“別浪費我時間了,走吧。”一把抓起南宮懷,就朝著門外走去。南宮墨雖然看上去比南宮懷矮了不少,但是抓著比她高了一大截的南宮懷竟然也絲毫不費力氣。未免南宮懷給自己搗亂,南宮墨毫不客氣地點了他身上的幾處穴道,拖著他往外走。

    院子外面的湖邊,早就已經被人團團圍住了。只是那麼多士兵雖然手持弓箭,卻沒有一個人敢朝著南宮墨放一箭。南宮墨靠著南宮懷的耳邊,低聲道︰“父親,你最好叫他們不要輕舉妄動。若是有什麼危險,我肯定會先拿你擋的。所以,你最好祈禱他們覺得你足夠重要。”

    “不孝女!”南宮懷有些困難地擠出幾個字。

    南宮墨聳聳肩,不以為然。這種時候,若是南宮懷還望向拿什麼孝順禮儀來約束她,那才是腦子有問題了。

    拽著南宮懷,南宮墨大搖大擺的朝著外面走去。沒有得到命令,在場的將士自然也不敢輕舉妄動,只得眼睜睜的看著南宮墨出了東院,往府外面走去。副將也是氣急敗壞卻無可奈何,只得一揮手示意身邊的人跟上去。

    于是,泗陽府衙里的人看到一個穿著丫頭服飾的女子,毫不費力的抓著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朝著外面走去。後面還跟著一大群手持兵器步步小心的士兵和將領。一時間議論紛紛,有見過南宮墨的更是紛紛議論,“那是誰啊?好大的膽子?”

    “看著像紅香那丫頭,不過紅香可沒這麼漂亮。”

    “衛君陌到底給了你什麼讓你這麼拼死替他賣命?”被抓著無法動彈只能被迫跟著走的南宮懷沉聲道。

    南宮墨有些驚奇地回頭看了他一眼,道︰“別說的這麼難听,我跟他是夫妻,是家人,自然是共同進退,同生共死,有什麼問題?”

    “同生共死?”南宮懷仿佛听到了什麼可笑的話一般,嘲諷地笑道。

    南宮墨不以為然,“難不成整個世間的人都應該跟你一樣忘恩負義,才算是正常的?若是如此,這個世道毀了也沒有好可惜的。”

    “我這樣有什麼不對?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南宮懷咬牙道。

    南宮墨表示,三觀不合不好討論問題。聳聳肩道︰“你高興就好。”

    “你放開我,過往的事情我會既往不咎。我也會替你向陛下求情,你依然還會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南宮懷沉聲道。這回輪到南宮墨嘲笑了,回頭打量了南宮懷一眼,南宮墨笑道︰“你不會以為蕭千夜真的是那麼寬宏大量的人吧?你覺得他真的會信任的?這次能出來,還能領兵打仗,是有什麼把柄被捏在了蕭千夜的手里吧?”

    蕭千夜那樣的人,背叛過一次是絕對不會在給你第二次機會的。現在南宮懷居然還能夠出來領兵打仗,若是說沒有什麼把柄在蕭千夜手里才怪。就算南宮懷真的打敗了燕王,平定了天下,等待他的只怕也不會是什麼好的結局吧?

    南宮懷臉色有些難看,冷哼一聲道︰“那又怎麼樣?”

    南宮墨認真打量了南宮懷一番,挑眉道︰“你這是再怨恨什麼?恨大哥,恨我,恨君陌?覺得是我們讓你落到了今天這個地步?”

    南宮懷冷笑不語。

    南宮墨聳聳肩,也懶得再多說什麼。

    一出了縣衙,立刻就有等待著接應的侍衛涌了上來。看到南宮墨出來,迎上來的星危也暗暗松了口氣。郡主獨自一人潛入府衙本身就危險,更何況是重兵防守的地方。幸好沒事……

    “郡主,怎麼演?”

    南宮墨伸手將南宮懷推給星危,松了口氣道︰“出城。”

    南宮懷冷笑,“你若是覺得能挾持著我走出城門就試試看。”說罷,對後面跟上來的將士道︰“到了城門口他們還不放人,就放箭吧。”

    副將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道︰“是,將軍。”他們能夠容忍南宮墨挾持南宮懷逃出泗陽城,但是如果連南宮懷也一起被抓了,那就還不如讓南宮懷跟南宮墨一起被射死算了。想必就算陛下知道了也不會說什麼的。對此,南宮墨倒也不意外,她原本也沒指望這樣就能殺了南宮懷。只要能夠脫身這一次他們來泗陽城的目的就已經全部達到了。

    很快,雙方就來到了城門口。星危沉聲道︰“郡主,你先走。”

    南宮墨垂眸想了想,道︰“別逞強,放了他立刻回來。”南宮墨擔心星危會拼的一死也要殺了南宮懷,雖然在上位者看來或許這確實是一個劃算的買賣。一個侍衛統領換一個敵方主帥的命。但是南宮墨卻不想這樣做。

    星危猶豫了一下。

    南宮墨道︰“這是命令。”

    星危終于還是點了點頭,“是,郡主。”

    “等等,你還不能走。”南宮懷開口道。

    眾人齊齊望向南宮懷,南宮懷冷笑道︰“我信不過他。”

    南宮墨挑眉,“那你想怎麼樣?”

    南宮懷道︰“現在放了我,你們走。”

    南宮墨攤手,有些無奈地道︰“抱歉,我也信不過你。”

    “無瑕,放了他。”一個熟悉的低沉的聲音響起。南宮墨回頭,便看到衛公子一襲青衣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城門口不遠的地方,不由驚喜,“君陌?!”

    衛君陌漫步走了過來,隨著他越走越近,對面的一眾將士卻忍不住後退了兩步。這些日子,衛公子在潁川的戰績也已經傳到了泗陽。應該說只要是在戰場上,衛公子的模樣就沒有不嚇人的。

    走到南宮墨身邊站定,衛君陌淡淡地看了南宮懷一眼,“原來是你。”

    南宮懷狠狠地瞪著衛君陌,當初若不是有衛君陌在,他和蕭純的計劃未必會失敗。這幾年不見天日的牢獄之災,衛君陌至少要負一半的責任!

    遠處傳來一陣沉重的馬蹄聲,遠遠地就看到一隊騎兵朝著這邊沖了過來。

    “南宮緒!”

    為首騎在馬背上的男子,正是剛剛趕到泗陽不久的南宮緒。

    南宮緒在不遠處勒住了韁繩,畢竟城樓上守城的士兵也不是擺設。再往前走只怕對方就要放箭了。

    南宮緒淡淡的看了一眼被星危捏在手里的南宮懷,對南宮墨兩人揚聲道︰“你們還要聊到什麼時候?”

    衛君陌輕哼一聲,抬手抓過南宮懷便往對面的人堆里丟了過去,然後一把抱起南宮墨飛升掠出了城門。

    “給我放箭!殺無赦!”身後傳來南宮懷氣急敗壞的聲音。

    南宮緒輕哼一聲,“放箭!”

    城樓邊上,儼然是一場蓄勢待發的戰事。但是南宮墨卻已經被衛君陌摟在懷中坐上了一片駿馬。南宮墨抬頭嫣然一笑,“你怎麼來了?”

    衛君陌卻沒有笑,低頭望著她道︰“你又冒險。”

    南宮墨聳聳肩,道︰“我有分寸,不過…在那府里倒是真被嚇了一跳。”不是被對峙的陣勢嚇了一跳,而是被南宮懷嚇了一跳。在看看衛公子淡漠的表情,南宮墨挑眉道︰“你怎麼一點兒也不驚訝?”

    衛君陌道︰“之前交換藺長風的時候我猜到了一點。”雖然南宮懷的聲音變得不少,但是仔細想想在跟金陵城里的那些人核對一下。派出了所有的可能,也就只能剩下那個不可能的可能了。

    南宮墨嘆了口氣,“這麼說…我倒是白費力氣了?”

    “不,你把藺長風救出來了,他把唐增殺了。”如果沒有南宮墨事先給藺長風的解藥和匕首,藺長風十之*可能會重傷或有性命之憂,唐增也可能不會死。不過,衛公子之所以答應提議交換人質,自然也是因為他知道藺長風已經見過南宮墨了。所以,這兩個可能其實是不存在的。

    南宮墨道︰“不管怎麼說…總算也弄清楚敵人是誰了。另外,我們有大麻煩了,南宮懷不想留著燕王的命了,我們必須盡快救出燕王。”

    衛君陌眼色也是一沉,微微點頭。

    回到駐地,蕭千煒等人齊齊迎了上來。原本被陳昱扣留在軍中的蕭千炯也跟了過來。陳昱原本是怕蕭千炯一時沖動壞事,強行將他扣在了軍中。既然現在南宮墨和衛君陌已經到了,自然有人約束他也就不再管他了。一得到自有,蕭千炯立刻便馬不停蹄的趕到了泗陽,正好跟蕭千熾和蕭千煒等人回合。

    “表嫂,你沒事吧?”蕭千炯問道。兩年多不見,已經做了父親的蕭千炯也已經有了一些大人的樣子。

    南宮墨挑眉笑道︰“我能有什麼事兒?”

    旁邊,長風公子笑眯眯地道︰“墨姑娘,我可是听說,您險些被人用箭射成篩子?”

    南宮墨似笑非笑地看了藺長風一眼,“長風公子,我是因為誰?”

    長風公子頓時蔫了,“是我,是我對不住墨姑娘。多謝墨姑娘的救命之恩。”蕭千熾看看他們,輕咳了一聲道︰“表哥,表嫂,咱們還是回帳子里聊吧。”

    回到大帳里坐下,听著南宮墨將泗陽城里的事情說了一遍,眾人皆是驚訝不已。同時,心中也感到更添了幾分沉重。南宮懷雖然為人讓人很是不屑,但是卻沒有多少人敢小覷他的戰功。就算當年他得了孟家良多的幫助才得意成名,但是能夠成為名震天下的一代名將也絕不可能是繡花枕頭。南宮懷要是沒點真本事,當年孟家也不可能看上他。

    在看看他們,出了衛君陌和南宮緒,稱得上能征善戰的幾乎沒有。就是衛君陌和南宮緒,年紀太輕,經過的戰事太少也很難讓人能夠有信心。橫空出世的少年天才和久經沙場的一代名將,人們天然的就會覺得後者更厲害一些。

    “表哥,父王那里,咱們該怎麼辦啊?”想起南宮墨的話,蕭家三兄弟就忍不住面容煞白,蕭千炯忍不住焦急地問道。

    衛君陌垂眸思索著。他不說話,別人自然也不敢說話。何況想不出什麼好主意,他們也無話可說。

    許久,才听到南宮緒道︰“我帶人截住…南宮懷,剩下的你們自己想辦法。”

    衛君陌抬眸看向他,問道︰“你有信心截住南宮懷?”泗陽城中至少還有十幾萬兵馬。馥雲谷附近也駐扎了十來萬兵馬。而他們帶到泗陽來的兵馬也不過才挨邊三十萬,在兵馬數量上誰也不佔便宜。

    南宮緒淡淡道︰“可以試一試。”

    蕭千炯忍不住抓狂,“南宮大哥,你到底行不行啊?”蕭三公子就差沒說,你到底打不打得過你老子啊。反正他是打不過他爹的。

    南宮緒認真的思索了一會兒,道︰“拖上一天半點的應該沒問題,我看過他所有的戰場上的心得,應該能有幾分了解。你們,誰跟我去?”總不能讓他一個人去,論武功他連個小兵都打不贏。

    蕭家三兄弟面面相覷都有些猶豫,他們想要去救父王。

    蕭千炯咬牙,跺了跺腳道︰“我跟你去!”

    “不夠。”南宮緒眼皮也不抬道。蕭千熾看看左右,輕嘆了口氣道︰“南宮公子不嫌棄的話,我也去。”

    藺長風懶洋洋地抬眼,“我也去吧。保證你活著從戰場上回來,也免得墨姑娘擔心不是?”

    南宮墨朝他淡淡一笑,以示感謝。

    衛君陌沉吟了片刻,方才道︰“既然如此,有勞了。”

    衛公子難得如此誠心的感謝他,讓南宮緒有些驚訝的挑了挑眉。朝著南宮墨點點頭,南宮緒起身道︰“跟我走吧,換個地方再說。”想要拖住南宮懷,也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特別是當一個人目標確定而且堅定的時候。

    剩下來的人自然是留下來討論怎麼樣才能夠救出燕王的人。馥雲谷的地形圖已經鋪開在跟前的桌面上。這兩天他們也沒有閑著,整個地圖上馥雲谷以及周圍的地勢山川一目了然。

    “表哥,你有什麼計策?”蕭千煒問道,“盡管仿佛便是。”

    “計策?”衛君陌挑眉,道︰“沒有計策,他們想要進去只能強攻,我們想要進去救人,就只能將外面的人全部殺了。”計策是南宮緒那邊才需要的東西,他們這邊除了滅掉敵人沒有別的辦法。

    蕭千煒不由得一澹 退忝鸕艫腥艘彩切枰 椒 陌桑磕巡懷刪駝餉闖騫ュbr />
    南宮墨有些擔憂地道︰“若是對方不顧一切的強攻,谷里面的人只怕撐不住。”

    衛君陌點頭,道︰“所以…無瑕,你要事先帶人進去保護舅舅,以免出現什麼意外。紫霄殿的人還有燕王府的親衛全部交給你調配。”其實總共也沒有多少人,不過這卻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沒辦法,不是絕對的精英根本連馥雲谷都進不去。

    蕭千煒蹙眉,“表哥,還是我去吧。表嫂才剛剛回來……”

    衛君陌道︰“你進不去。”

    見蕭千煒愣住,南宮墨淡笑道︰“千萬,進去馥雲谷的懸崖太高了,你下不去,還是我去吧。”

    蕭千煒這才回過神來,有些無奈的苦笑。朝著南宮墨拱手道︰“那就勞煩表嫂了。”

    南宮墨笑道︰“沒什麼,分內之事。”

    衛君陌望著南宮墨道︰“早點休息,今晚五更出發。”

    南宮墨點頭應了。

    回到帳子里,南宮墨看看氣壓有些低沉的衛君陌。南宮墨笑盈盈地坐在他身邊,拉著他一縷發絲在指尖輕繞著,“怎麼了?擔心舅舅的安危?”

    衛君陌輕嘆了口氣,將她摟入懷中,“今天你嚇了我一跳。”

    “咦?”能夠將衛公子嚇一跳,可是了不得的壯舉,星城郡主表示驚訝不已。

    衛君陌伸手抬起她小巧的下巴,“你難道沒想過,你今天有可能出不來?”

    南宮墨眨眨眼楮,“南宮懷不會覺得我的命比他的命更重要的。”所以,一定會放她回來的。

    衛君陌表情冰冷,“但是,蕭千夜一定不會覺得南宮懷的命比你的命值錢。特別是在現在…舅舅已經被困住了的時候。”

    南宮墨莞爾一笑,抬手捏捏他仿佛冰雕一般的俊容,“但是,蕭千夜肯定想不到我會挾持南宮懷啊。也不可能事先下令要他的部將一起殺了我們吧?”

    “萬一呢。”衛公子道。

    南宮墨抬起身吧唧在他唇邊落下一吻,“沒有這種萬一,君陌,你想太多了。這段時間是不是很辛苦?”

    衛君陌默默地摟著南宮墨沒有說話。這段時間他的壓力確實是不輕,如果可以他希望無瑕能夠一直跟在他身邊,要上戰場也好,也做別的什麼也好,有他看著至少不會出現什麼不可預測的危險。但是現實確實為了舅舅他不得不讓無瑕獨自去泗陽城中面對不可預知的危險。獨自帶人去馥雲谷,抵抗外面源源不斷的兵馬攻擊。舅舅隨時可能有危險的擔憂,和無法保護自己最愛的人的煩躁讓衛公子的心情一直都不是那麼好。他不喜歡這些讓他感到不可控的事情。

    南宮墨也明白他的心情,別說是衛君陌,這些日子下來她都忍不住感到有些疲憊和擔憂。如果燕王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的話,事情只怕會越發的不可收拾。

    “別擔心,我會一直陪著你的。”南宮墨伸手摟住他的腰笑容甜美,輕聲道。

    衛君陌低頭,狠狠地吻住了她的朱唇。南宮墨一怔,卻沒有反抗抬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微微閉上眼楮承接這個顯得有些粗暴的吻。唇舌糾纏,水乳交融,直到兩人都有些氣吁吁才慢慢的分開。南宮墨靠在他懷中,朱唇紅潤,媚眼如絲。

    雖然她比較喜歡溫柔的輕吻,但是偶爾狂野一下也是別有一番趣味。夫妻間的親密接觸也是紓解壓力的一種好辦法嘛。挑了挑秀眉,南宮墨笑道︰“再來?”

    衛君陌紫眸中帶著一絲火熱和遺憾。抬手將她押回了床榻上,抽過旁邊的被子替她蓋上。

    “好好休息,今晚會很辛苦。”

    南宮墨也有些遺憾的聳了聳肩,看著衛公子的俊臉笑了起來,“現在不生氣了吧?”

    衛君陌無奈地抬手輕撫著她清麗的容顏,伸手捂住了她笑盈盈的眼楮,“睡覺。”再看下去,所不準他就忍不住了。

    南宮墨聳聳肩,好吧,其實…她也很累了啊。在泗陽城里一直提著心,現在一放松下來就想要睡覺。

    “無瑕,舅舅就辛苦你了。”耳邊,衛君陌低聲道。

    “嗯。”閉著眼楮,南宮墨輕聲應道,“別擔心,不會…有事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