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384、應對之策

384、應對之策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一處荒無人煙的山地里,一身布衣的男子被半人高的荒草淹沒了大半個身形。修長的手指輕輕打開手中的信函,信函中的寥寥數字讓他低笑出聲,“倉明山,關系成敗的人?這個時候,還有誰敢說能關系此戰成敗?衛君陌…你又在玩什麼花樣?”

    “閣主,咱們怎麼辦?”身後幾步遠,黑衣男子恭敬地問道。

    宮馭宸揚起手中的信函,道︰“你覺得,現在能夠關系到戰局成敗的人,有誰?”

    黑衣男子猶豫了片刻,有些遲疑地道︰“難道衛公子找到了什麼世外高手?”

    “呵。”宮馭宸嘲弄地一笑,“衛君陌那種人,會需要什麼世外高人?便是有…他又何以敢斷言那人就能夠影響到戰局。如今戰局膠著,便是本座一時還想不出來燕軍能有什麼破局之法。燕軍這麼久也不動作,衛君陌想必也沒有。”

    “那閣主…咱們,還去不去?”身後的黑衣男子也有些頭暈了。衛公子和星城郡主不好對付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這些年他們跟衛公子對上也沒有討到多少便宜,反倒是吃虧的時候多一些。這一次好不容易坑了燕王一把,又讓幽州軍陷入了現在這樣被動的局面。其實所有人都在心中暗暗的繃著一根弦,預防著衛公子的反擊了。這個時候,衛公子突然將星城郡主派出去借人。他們去攔吧,擔心是個陷阱。不攔,萬一真的是什麼重要人物怎麼辦?

    宮馭宸冷笑一聲,有些懶懶地道︰“去吧,不過…別跟南宮墨硬拼。既然他想要咱們何不如了他的意?本座倒要看看衛君陌能想出什麼破局之法。順便,搞清楚南宮墨到底是去跟誰見面了。”

    看著宮馭宸不急不躁的模樣,黑衣男子道︰“閣主心中…已經有數了?”

    宮馭宸冷哼,“這個時候能夠被衛君陌視為殺手 ,還能有幾個?蕭千夜真是個廢物,這都兩年了,連個人都搞不定。”

    “……”還不是閣主你坑蕭千夜太多次,只要你出的主意他都要猶豫再三才決定執不執行啊。

    宮馭宸有些不耐發地揮了揮手道︰“去吧,本座最近事多,沒有要緊的事情就不要來見面了。”

    “是,閣主。屬下告辭。”

    揮退了屬下,宮馭宸看了一眼四周仿佛沒有盡頭的連天野草,冷笑了一聲轉身離去。

    南宮墨帶著人來到蒼明山的時候比約定的時間還早一些。她要接的人也還沒有到來,于是南宮墨不得不暫時在蒼明山下等著了。到了第二天,才看到對方姍姍來遲。見到來人,南宮墨並不驚訝,恭敬地拱手見禮,“見過寧王舅舅。”

    寧王坐在馬背上看著一臉淡定的南宮墨,有些牙疼的嘖了一聲。響起兩年前被這兩口子坑了一把的事情,寧王就覺得手里的鞭子有些蠢蠢欲動。但是對一個絕色美人兒揮鞭子,顯然不是寧王殿下的愛好。即便是這個美人兒十分的不符合他的審美觀。倒是對著衛君陌那張死人臉可以試一試。

    “喲,星城郡主啊。兩年不見郡主依然是風華絕代啊,衛君陌那小子真是好福氣。”

    南宮墨淺笑道︰“寧王舅舅過獎了,兩年不見舅舅依然是逍遙自在,風度翩翩。”

    寧王輕哼一聲翻身下馬,揚眉道︰“逍遙自在?自從遇到你們倆,本王就沒有逍遙自在過。”

    南宮墨拱手,“多謝寧王舅舅仗義相助。”

    寧王抬手擋住南宮墨,“別,仗義相助什麼的先不說。本王怎麼听說…我那三哥現在正趟床上要死不活呢?”南宮墨莞爾一笑,“燕王舅舅確實是受了點傷,需要將養一些日子。不過……”半死不活什麼的,至少目前還算不上。

    寧王可不吃這一趟,“少來,本王答應幫忙是看三哥這兩年打得挺順,蕭千夜那小子只怕是支撐不了多久了。本王當然也不介意加一把火教教他該怎麼尊敬叔叔。但是…三哥要是出了什麼事兒的話,你可別怪本王言而無信。”寧王對皇位沒興趣,對從龍之功也沒興趣。他已經是位高權重的藩王了,再從龍之功皇帝還能怎麼封賞他?到時候卸磨殺驢倒是很有可能的。所以雙方打的再熱鬧,他只需要在旁邊看著就行了,等到快要分出勝負的時候選機會大的那一邊站一站,誰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問題。

    之前他是看好自家三哥的,但是如果三哥半途中就壯烈了,剩下的那三個佷子…摸摸下巴,寧王殿下表示他還需要好好考慮一番。

    南宮墨挑眉,“寧王舅舅出現在這里,難道不是代表你已經考慮好了麼?”不然的話,接到燕王重傷的消息他就可以直接返回隰州了。寧王挑眉,笑道︰“真是個壞丫頭,你可只是衛君陌為什麼讓你親自來迎接本王?”

    南宮墨十分求知若渴地望著他。

    寧王輕哼道︰“本王只答應考慮一下,可沒有答應會幫你們!衛君陌可是跟本王夸下了海口,兩個月內攻破彭城。嘿嘿,讓本王算算,現在都多長時間了?距離本王收到信,馬上就要一個月了吧?听說邵忠吧彭城守得比烏龜殼還硬,你家那小白臉想到辦法了麼?”

    南宮墨眨眼,笑眯眯道︰“寧王舅舅答應幫忙,不就有辦法了。”

    “呵呵。”寧王殿下拋給南宮墨兩聲冷酷的嘲諷。

    南宮墨聳聳肩,取出一封信箋遞給寧王道︰“這是君陌讓我帶給寧王殿下的信函,寧王舅舅可以看完了再決定是打道回府還是幫個小忙?”

    寧王警惕地瞥了南宮墨一眼,才慢騰騰地接過了南宮墨手中的信函。實在是在這兩口子手里吃過大虧,寧王殿下不得不謹慎行事。拆開信看完,寧王殿下沉默了半晌。就在南宮墨以為他是不是睡著了的時候,寧王終于慢慢的抬起了頭,望著南宮墨道︰“衛君陌的膽子倒是不小,他就不怕陰溝里翻船麼?”

    南宮墨無辜地望著他,表示“你說什麼我听不懂”。

    寧王殿下輕哼一聲,瞥了南宮墨一眼道︰“你們夫妻倆誰也不是好人!”所以,少給本王裝無辜。

    南宮墨無奈︰我是真的很無辜啊。

    蒼明山不遠處的一個隱秘處,幾個黑衣人遠遠地望著山腳下正在說話的人。

    “果然是寧王。”一個黑衣男子沉聲道。

    身邊的人也點頭,“確實是寧王,這麼說…閣主所料不錯,寧王確實是投靠了燕王。”

    黑衣男子道︰“不意外,寧王既然自己不想爭,早晚要找一方投靠的。不過…沒想到寧王竟然會在這個時候選擇燕王。”若是早一點,或者晚一點,現在的局勢都會截然不同。

    “這是金陵那個皇帝該著急上火的事情。”

    黑衣男子點頭道︰“說的也是,整整兩年身為皇帝竟然都不能說動寧王,最後還是讓燕王撿了個便宜。閣主說的不錯,蕭千夜果然是個廢物!”若不是有閣主暗中籌謀,這次哪里又那麼容易就將燕王重傷還讓幽州軍陷入被動。只可惜…很可能因為蕭千夜搞不定寧王這件事,閣主之前所有的布置都會付諸流水。

    “回去稟告閣主吧。”黑衣男子嘆了口氣道。既然寧王將要加入戰局,那麼…許多事情就必須要重新布置了。身邊的人猶豫了一下,問道︰“咱們是否可以破壞燕王和寧王的聯合?”

    黑衣男子冷笑一聲,“破壞,這幾年的時間都沒能破壞,現在還能干什麼?”身為王者,寧王也不是傻子,更不可能出爾反爾。現在想要破壞寧王和燕王的關系,比之前更是難上數倍。因為一旦寧王選擇起兵,就等于是跟燕王綁在了一條船上,沒有退路了,“走吧,先回去稟告閣主!”

    “是。”

    听到屬下稟告回來的消息,宮馭宸並沒有動怒。只是淡淡的問道︰“南宮墨和寧王現在還在蒼明山?”

    黑衣男子點頭道︰“回閣主,正是。他們似乎…並不著急回彭城大營,寧王還拉著星城郡主游歷蒼明山,十分悠閑。”其實,他實在不太能理解怎麼會有寧王這種王爺。說他是紈褲,他打起仗來比誰都狠,手下的泰寧衛收拾的服服帖帖。說他位高權重,偏偏他似乎沒有半點野心。據說貪杯好色,但是這幾年無論是水閣還是蕭千夜派出的絕色美女,一個也沒能成功勾搭上寧王過。仿佛什麼都不在意一般,整日放浪形骸胡作非為,卻偏偏讓人感覺無處下口。

    “悠閑?”宮馭宸嘲諷的一笑,問道︰“泰寧衛有什麼動作?”

    黑衣男子道︰“隰州確實是剛剛傳回了消息,泰寧衛有異動。但是…寧王這次來除了隨身的護衛以外,並沒有帶著泰寧衛一起來。”

    宮馭宸淡然道︰“寧王是個聰明人,沒下定決心之前是不會讓泰寧衛出隰州的。”

    “那,閣主咱們……”

    宮馭宸嘆了口器,抬手揉了揉眉心道︰“通知南宮懷,讓他最好加快步伐,先滅了南宮緒。連個兒子都收拾不了,他這大夏名將的名聲是浪得虛名吧?本座現在左右受制十分不便,距離太遠了,也很難猜測到衛君陌想要干什麼。太安靜了…總感覺不是什麼好事。”

    黑衣男子點頭道︰“是,屬下立刻就去。”

    宮馭宸點點頭,有些惋惜地嘆氣道︰“燕王的命怎麼就那麼硬呢?連海日古的箭都射不死他。反倒是白白搭進去了一個北元神箭手。如果…燕王當時死了……”如果燕王當時死了,可操縱的地方就多了。燕王那三個兒子,宮馭宸唇邊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燕王自恃一世英雄,卻偏偏生出了那麼三個兒子。燕王若是不在了,就憑那三個還不夠他一只手玩兒的,到時候就算有衛君陌幫忙只怕也無濟于事。因為,那三個至少有一個是絕對不會听衛君陌的話。

    黑衣男子低聲提醒道︰“燕王受傷之前將印璽交給了衛公子。”燕王若是死了,有衛公子坐鎮也未必會亂。

    宮馭宸杵著額頭的手頓了一下,聲音頓時有些陰郁起來了,“燕王到底是怎麼想到事先將印璽交給衛君陌的?!本座就不信,他當真對衛君陌如此信任寵愛,就算如此…”就算如此,燕王印璽也不是隨便可以交出來的,除非是燕王知道自己可能會出事,“難道…他已經開始懷疑本座了?這…怎麼可能…”如果燕王懷疑他,又怎麼可能會真的讓自己陷入險地險些喪命?

    听了他的話,黑衣男子也不由得開始緊張起來,“閣主,既然如此不如咱們先撤?萬一燕王突然發難……”

    宮馭宸沉默了良久,終于才慢慢搖了搖頭道︰“不,就算他懷疑本座,也只是懷疑。他沒有證據。”

    “但是…”燕王要殺人根本不需要證據。

    宮馭宸搖搖頭道︰“不行,若是現在退出,之前所有的一切便都功虧一簣了,何況這只是本座的猜測而已。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滅掉南宮緒。只要滅掉南宮緒,南宮緒和石敬襄就可以帶著幾十萬軍合圍彭城。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他們要怎麼辦。”

    勸不動宮馭宸,黑衣男子也只得在心中暗暗嘆了口氣,“閣主千萬小心。”

    其實他也知道並非閣主不知道君子不立危牆的道理,而是籌謀多年的大事到了如此關鍵的時候,一旦中途放棄,他們布下的所有暗線幾乎都要完蛋,那是真正的功虧一簣,從此再無機會了。

    被放在燕王身邊已經有一子的宮筱蝶肯定要死,被閣主要挾的朱初瑜很可能會背叛他們。這幾年水閣與朱家暗中有頗多的生意往來,一旦朱初瑜和朱家反水,水閣必定會受損不小。而一旦閣主在中原無功而返,北元那邊…就算不會沒有他們的立足之地,但是身份地位肯定也會直線下降。

    宮馭宸沉默地點了點頭道︰“去吧。”

    “屬下告退。”

    想要收拾南宮緒也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反倒是南宮懷和雲都的駐軍被南宮緒弄得鬼火直冒。與朝廷增援的四十萬大軍回合之後,南宮懷手握將近六十萬大軍,又有石敬襄這樣的將才輔佐,按理說應該是勢如破竹順風順水的。但是如果你的敵人根本不搭理你,躲在深山里連個頭都不露,你也拿他毫無辦法。而且南宮緒也不是真的絲毫不動,一旦發現南宮懷有意撤兵往彭城去的時候,南宮緒立刻就會發兵攻打雲都,或者是騷擾南宮懷大軍。而南宮懷一旦開始調兵想要打他的時候,他又立刻縮回去了。

    再加上之前念遠設計劫了朝廷援軍的大批糧草。等帶走的帶走,帶不走的也一把火燒了。大軍需要等待後續的軍需糧草,暫時也沒辦法去彭城給衛君陌和燕王添堵了。

    接到水閣的迷信,南宮懷看了一眼便揉成一團了,輕哼一聲,“說得容易,宮閣主這麼多年來不也一事無成?”若是從前,宮馭宸這樣的人南宮懷是不屑一顧的。但是南宮懷能被蕭千夜留下一條命,甚至能夠離開天牢領兵打仗,宮馭宸確實功不可沒的。這些當然是南宮懷出獄之後才知道的,但是不管宮馭宸打的什麼主意,至少宮馭宸都是真切的救了他一條命。而且,現在宮馭宸跟蕭千夜是合作關系,南宮懷即便是再不高興也只得接受了。

    坐在他下手的石敬襄對宮馭宸是什麼人並不清楚,只是也不喜歡水閣的人這種理所當然的命令態度。他們是朝廷的將士,效忠的是皇帝。什麼宮閣主不知道打哪兒來的人,誰想要里他?

    不過,宮馭宸的提醒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將軍,若是燕王真的與寧王聯手,咱們確實是會有大麻煩。所以…必須要盡快解決掉南宮緒的辰州軍,與邵將軍會師彭城。”

    南宮懷微微嘆了口氣,石敬襄說得道理他自然不會不懂。只是…“著呢解決掉南宮緒,放火燒山?”他們處在下風口,整個雲都城三連環山,到時候若真的放起火來可就不是那麼容易滅的了。到時候到底是燒誰還說不定呢。

    石敬襄也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難道咱們就沒辦法了?”

    南宮懷冷笑一聲道︰“既然南宮緒喜歡雲都,雲都就讓給他。等糧草到了,咱們直接去彭城。”

    “將軍的意思是?”石敬襄心中一動。南宮懷道︰“雲都之所以總要,是因為他是黎江北岸最後一道屏障。但是…如果幽州軍根本無人可以渡江了呢?雲都守不守又能如何?”

    石敬襄沉默半晌,突然擊掌笑道︰“將軍高見啊。”他們現在兵力優于幽州軍,既然一時半刻拿不下南宮緒那又何必再浪費時間跟他耗?只要他們能解決掉彭城的幾十萬幽州軍和辰州軍,南宮緒就算一輩子都躲在山里也無關大局。至于雲都,南宮緒沒有兵馬渡江威脅金陵,等到收拾了幽州軍之後調轉方向,隨時都能夠解決掉南宮緒。

    “不過,那位……”石敬襄想起方才的信函,那位水閣的使者可是態度強硬的要求他們盡快解決掉南宮緒。

    南宮懷淡然道︰“宮馭宸不過是想要我們盡快進軍彭城,以免隰州的泰寧衛到了更加麻煩罷了。不必理會。”

    石敬襄點頭道︰“如此最好,新的糧草最多三五天就能夠到達。到時候…咱們便前往彭城!”

    深山里的山寨中,南宮緒坐在山坡上望著遠處的群山漫不經心的把玩著手中的匕首。

    “南宮公子。”身後,薛斌匆匆而來。南宮緒回頭,“怎麼?彭城有什麼消息?”薛斌搖搖頭道︰“彭城沒有消息,不過,山下的朝廷大軍有動靜了。”

    “嗯?”南宮緒挑眉,薛斌道︰“有探子看到南宮懷所部後軍正在慢慢撤退,看起來…像是不想跟我們打了。”對此,薛斌表示理解。他是南宮懷他也不想打了。誰願意領著幾十萬兵馬整天往山溝里鑽?

    南宮緒皺眉,“撤軍?”

    “暫時應該不會吧?前軍沒動,只是後軍在慢慢撤出去。”

    明亮的匕首在南宮緒手中飛快的轉了兩圈,南宮緒一邊思索著,“援兵的糧草剛剛被燒了,南宮懷應該不會帶兵去彭城才對。不過…等到糧草到了就說不準了。先讓人給衛君陌送給信吧。”

    薛斌做驚恐狀,“南宮大哥,衛公子說拖不住南宮懷就要砍了我們啊。”

    所以,重點是一個拖字。打不打得過,能殺敵多少人對他們來說不重要。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拖住南宮懷,別讓他去彭城搗亂。

    南宮緒挑眉,“我們都在山里躲了這麼久了,衛君陌還沒搞定彭城。拖不住了怪我們?”他們一共才十幾萬兵馬,軍中又沒有什麼大人物,能將南宮懷系在這里這麼多天已經是意外了。若是換了南宮緒自己,管你躲在山里是要種蘑菇還是要趁機干壞事,我先殺回彭城再說。

    盤算了一下衛君陌不講道理的可能性,雖然他是不怎麼怕但是看看薛斌可憐巴巴的模樣,南宮緒想了想道︰“你和陳…各代兩萬人馬,過河去玩玩。”

    薛斌整個人頓時都僵硬了,“南宮公子,我們跟你沒仇吧?”過河…過了河就真的是朝廷的地盤了啊。守衛金陵的金陵十三衛可不是擺設。帶著區區四萬人跑過去,還不是送羊入戶口?

    南宮緒嘆氣,為了薛大將軍兒子的腦子,“你不是要牽制住南宮懷麼?要是在對岸發現了幽州軍,你說蕭千夜會怎麼樣?”

    “肯定是生氣啊。”薛斌道。

    南宮緒點點頭,“而南宮懷身為距離黎江最近的主帥……”

    “肯定要倒大霉。”薛斌喜滋滋地道。

    南宮緒道︰“倒大霉不至于,但是蕭千夜肯定會下令讓他先清理想要渡江的兵馬,南宮懷自然暫時沒空去彭城了。”

    “……”被清理的我們呢?

    南宮緒淡定地都︰“你們化整為零過去,搗搗亂引起注意,然後自己想辦法藏起來或者回來就可以了。我相信你們自己有眼力不會去招惹自己惹不起的地方和人?”

    “嗯,明白了!”薛斌重重點頭道。

    南宮緒點頭,“那就去吧。”

    ------題外話------

    沒有主角的世界之千炯篇︰

    我叫蕭千炯,燕王府三公子。我又兩個哥哥,大哥是個軟腳蝦,二哥是個整天想把我當傻子的偽君子。簡直神煩!不過看在父王和母妃的面子上,本公子忍他!

    後來父王打扁了金陵的小皇帝自己當了皇帝,本公子就變成皇子了。二哥想當太子,拼命拉攏我對付大哥。大哥整天一副酸溜溜的弱書生樣,其實心眼兒也賊壞。本皇子才不理他們,本皇子替父皇帶兵打北元蠻子去!

    有一天,二哥想要弄死大哥和本皇子,被本皇子機智的發現了。父皇大發雷霆把二哥弄鄉下種田去了了,大哥不知道是不是被嚇壞了自己死活也要去鄉下種田。于是,本皇子贏了。

    捧著剛到手的玉璽本皇子還是想說︰當皇帝,真的神煩!看父皇就知道了,要不,只生一個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