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387、再敗,出師不利

387、再敗,出師不利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許是因為感覺勝券在握,蕭千夜這些日子的心情難得的明朗了許多。就連去後宮的時間也多了一些。當然,身為一個勤政的帝王,蕭千夜是絕對沒有喜好女色這樣的毛病的,去後宮多半也是為了探望兩個皇子。

    當初蕭純在他身上下了藥,他原本也是不信的,但是這幾年下來他雖然少有踏足後宮卻也不是沒有,而宮中的嬪妃卻真的再也沒有生下個一兒半女,甚至連懷孕都沒有過。對此,太醫院也是束手無策,日子久了,蕭千夜也就漸漸地看開了。幸好...他還有兩個皇兒。

    “陛下今天怎麼有空來臣妾這里?”端坐在蕭千夜下首的是一身藕色衣衫,氣質溫婉的朱妃。比起當您剛剛被送入越郡王府謹小慎微的朱氏,如今已經誕下皇子又是皇後一下最高品級的貴妃的朱妃氣質更多了幾分尊貴和沉穩。卻又一如從前的溫婉和順,從不曾因為自己身居高位而得意忘形。對待蕭千夜也是十分周到溫柔,比起如今一心撲在皇長子和後宮事務上,端莊大氣的皇後,蕭千夜這幾年下來倒是對朱妃更多了幾分好感。

    听她這麼問,蕭千夜挑眉道︰“怎麼?朕不能來看看愛妃?”

    朱妃連忙搖頭,啟唇淺笑道︰“陛下說笑了,只是陛下一向政務繁忙...臣妾說錯話,陛下勿怪。”

    蕭千夜擺擺手道︰“罷了,朕跟愛妃開個玩笑罷了。怎麼不見皇兒?”朱妃嫣然笑道︰“皇兒鬧著要出去玩兒,臣妾便讓人帶他出去走走了。陛下要見他,臣妾這就讓人接他回來。”

    “算了。”蕭千夜搖頭道︰“朕只是有些累了,來你這兒謝謝。”

    “陛下日理萬機,確實應該好好謝謝。母後也很是擔心陛下的身體呢。”朱妃一邊說著,一邊走過去抬手輕輕替他按壓著額邊的太陽穴。蕭千夜輕慰一聲,放松地閉上了眼楮。過了一會兒方才慢慢問道︰“這些日子,高義侯夫人可有進宮來探望你?”兩年前,蕭千夜將高義伯加封為高義侯。雖然最寄予厚望的嫡女朱初瑜沒指望,但是一直默默無聞的庶女卻成了尊貴的貴妃,皇子生母,高義侯府這幾年在金陵倒是風頭不小。隨著金陵十大家族謝家不問世事,秦家韜光養晦,其他幾個家族要麼內斗不斷,要麼子孫不肖,倒是讓朱家借著貴妃女兒的風頭扶搖直上,若不是根基太薄,只怕隱隱都要問鼎金陵第一世家了。

    如果沒有燕王的事情,再過些念頭等到兩位皇子長大成人,朱家的勢力只會更盛,到時候取秦謝兩家而代之也說不定。

    不過雖然高義侯將朱妃看的極重,高義侯夫人卻不這麼看。畢竟不是自己生的,區區一個庶女爬上了貴妃之位自己這個嫡母見了還要下跪行禮。而自己的親生女兒卻遠在幽州默默無聞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頭,高義侯夫人怎麼能看朱妃順眼?若不是丈夫開口,她只怕一次也不會進宮來探視。

    朱妃自然不會在蕭千夜面前告自己嫡母的狀,含笑道︰“母親前些日子來過,如今事情多,臣妾便讓她多在家中照顧父親,無事不要頻繁入宮了。”蕭千夜點點頭,道︰“還是愛妃懂事。不過...高義侯夫人可有說起過善嘉郡主?”

    朱妃手頓了一下,很快又如無其事的繼續下去,一邊道︰“妹妹?母親並不曾說起?難道...妹妹在幽州出了什麼事了?”

    蕭千夜輕哼一聲道︰“你那個妹妹可是個聰明人,她怎麼會讓自己出事?前段日子燕王受了重傷,如今她就跟燕王府的永成郡主一起在彭州軍營中呢。當初她自請嫁到幽州...”朱妃心中一顫,連忙起身跪倒在跟前,“朱家一直對陛下和朝廷忠心耿耿,請陛下明鑒。”

    蕭千夜挑眉,“愛妃這是干什麼?快起來。”說著,俯身將朱妃扶了起來。朱妃看了看蕭千夜的臉色,輕聲道︰“妹妹畢竟是個女子,若是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還求陛下莫要怪她。”蕭千夜望著朱妃柔美的容顏,眼神幽深,“善嘉郡主素來聰慧不讓星城郡主,堪稱女中雙杰。愛妃你說...當初善嘉郡主嫁去幽州,可曾想過今日燕王有謀逆之舉?若是燕王成了,善嘉郡主大小也該是個親王嫡妃了。”

    “陛下英明神武,豈會讓燕逆得逞?”朱妃垂眸,輕聲道︰“妹妹雖然素有才名,畢竟不是神人。連朝中眾位大臣都沒有預料到的事情,她豈會知道?”蕭千夜忽而一笑,道︰“是朕想多了,愛妃別放在心上。”

    “臣妾不敢。”

    蕭千夜站起身來,道︰“朕去皇後那里看看。鄂國公出征在外,皇後心中想必也是擔憂的。”

    朱妃也不敢留他,柔聲道︰“臣妾恭送陛下。”

    望著蕭千夜的背影漸漸遠去,知道消失在宮門口,朱妃唇邊柔和的微笑才漸漸地隱去。美麗的容顏上多了幾分憂慮,“來人。”

    “娘娘。”一個宮女模樣的女子快步走了進來,恭聲行禮。

    朱妃輕聲道︰“你親自出宮送個信給父親,陛下有些懷疑高義侯府的忠心了。”

    那女子頓時一驚,“娘娘,這......”

    “不用擔心。”朱妃道︰“本宮畢竟為陛下生下了一個皇子,陛下是個重情之人,不會輕易對朱家如何的。你只要告訴父親,就算他想要兩頭下注,也別太明顯了。莫忘了...朱家如今在金陵,就算是明天金陵城就要破了,陛下也可以在今天抄了朱家滿門。”

    “是,娘娘。”那女子點點頭,慎重地道︰“娘娘可還有什麼話要說?”

    朱妃嘆了口氣,“陛下一直為軍費發愁。”

    那女子等了片刻,才明白朱妃真的只有這一句話,後面並沒有想要再說什麼。連忙點點頭道︰“奴婢明白,奴婢告退。”

    看著心腹的丫頭出去,朱妃才慢慢坐回了殿中的軟榻上,幽幽嘆了口氣。

    三妹,你自小比人聰慧卻選了這麼一條難走的路,我也想知道...到底我們誰能笑到最後。我沒得選,既然當初被送給了陛下,我就只能自己努力往上走。如果最後真的...那麼,我也不會把朱家留給你的。

    除了朱妃的宮殿,蕭千夜臉色依然深沉。他相信朱妃是個聰明的女人,一定會將他想要說的話帶給高義侯的。至于朱初瑜...哼!對于那個比她庶姐更聰明美麗的女子蕭千夜從來都沒有什麼好感。女人聰明如皇後母後,是可敬。聰明如朱妃,是可愛。但是如果是朱初瑜或者南宮墨那樣的就是可惡了。當初將朱初瑜嫁去幽州他自以為在燕王府插了一顆釘子,但是這幾年來朱初瑜除了偶爾拿一些可有可無的消息敷衍他,從來沒有給過什麼有用的消息。蕭千夜早就明白了,那個女人分明就是早已經將注押到了燕王府身上。只是...不知道這是她自己的主意還是整個高義侯府的意思。如果高義侯也想要做個牆頭草的話,就別怪他不顧念朱妃的情面了。

    兩個女兒,一個是燕王的嫡媳,一個是當朝貴妃。無論哪邊贏了高義侯府都倒不了。他們倒是打得好算盤!

    “陛下,大事不好!”一個侍衛模樣的男子匆匆而來,跪倒在跟前。

    蕭千夜心中一沉,厲聲道︰“說!”

    侍衛道︰“前方剛剛傳來戰報,鄂國公大軍陷入重圍,全軍...全軍、被困。”不知是不是蕭千夜臉色太過難看,侍衛最後幾個字說得幾乎不見聲息。

    蕭千夜只覺得眼前一黑,險些暈倒過去。旁邊的內侍見狀不妙,連忙扶住了他一邊高聲叫道︰“快傳太醫!”

    “閉嘴!”蕭千夜閉了閉眼楮,厲聲道︰“朕沒事。傳眾臣御書房議事!”

    “是,陛下!”被蕭千夜陰鷙的聲音嚇到,一個內侍連滾帶爬的沖了出去。

    蕭千夜目光凶狠地瞪著眼前的侍衛,咬牙道︰“你給朕說清楚,鄂國公怎麼會...四十萬新兵,加上...至少有六十萬人馬。就憑一個商戎,有多大本事困住他?!還有,該死的商戎不是去支援潁川了麼?!”侍衛忍不住顫了顫,聲音急促地道︰“回陛下,商戎...商戎的大軍根本沒出青雲山就折返了。另外,潁川薛真帶領襲擊了羅山,切斷了鄂國公的退路。還有...還有泰寧衛...泰寧衛四十萬大軍也出現在了辰州。鄂國公,是被辰州軍和泰寧衛聯手給......”

    “寧、王!”蕭千夜目眥欲裂,仿佛想要一口一口的將寧王給咬碎了吞下去一般的凶狠。他被寧王和衛君陌耍了!寧王確實是跟燕王府結盟了沒錯,但是泰寧衛根本就沒有打算去彭城。而是直接從越州南下跟辰州軍匯合了!衛君陌早就猜到他要打得不是潁川而是辰州!

    蕭千夜氣得渾身發抖,“好!好得很!來人,立刻傳令南宮懷,不惜一切代價,給朕滅了彭城的幽州軍!沒有泰寧衛支援,朕倒要看看你怎麼抵擋真的大軍!”

    蕭千夜的計劃並不能那麼順利的實施,因為...一旦鄂國公幾十萬大軍如果全軍覆沒,就代表著金陵以西的大片地方朝廷將會無兵可守,而辰州軍泰寧衛甚至是薛真所率領的幽州軍,全完可以兩路齊發越過黎江朝著金陵逼近。到時候就算他們滅掉了彭城的幽州軍,只要燕王逃脫金陵同樣危在旦夕。連當初馥雲谷那樣千般算計好的地方都沒能殺死燕王,他們實在是很懷疑就算彭城的幽州軍全軍覆沒,到底能不能殺了燕王。

    御書房里,幾個老臣吵吵嚷嚷各執己見,听得蕭千夜額頭仿佛要炸裂一般的疼痛。

    鄂國公的出師不利對朝廷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身為與南宮懷一樣碩果僅存的開國元勛,鄂國公只要在那里就會讓人感到安心。但是現在,堪稱一代戰神的鄂國公縱橫一世卻敗在了幾個名不見經傳的人手中。商戎是很厲害,薛真也很厲害沒錯,但是絕不會有人將他們跟鄂國公相提並論。因為他們還遠沒有達到那個層次。但是現在...大夏的戰神之一的神話破滅,讓人怎麼能夠不感到惶恐?

    “夠了!”上方的御座上,蕭千夜狠狠地一擊桌案,沉聲道,“吵了這麼久,到底吵出結果了沒有?”

    周襄和韓敏都沒有說話話,一個胡須花白的老臣顫顫巍巍地走出來道︰“啟稟陛下,老臣以為...老臣以為,此時,應當與燕王議和。”

    “你說什麼?”蕭千夜一愣,仿佛听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一般。目光定定地盯著眼前的老臣。

    那老臣沉聲道︰“啟稟陛下,老臣以為該當與燕王議和。連年征戰,此次鄂國公大敗,朝廷以無再戰之力。不如暫且議和休養生息,以圖將來。”

    蕭千夜神色冷漠,“那依你之見,該如何議和?”

    老臣道︰“以黎江為界,與燕王劃江而治。燕軍不善水戰,更何況這幾年征戰下來,燕軍未必比我們好過,燕王想必會同意的。”蕭千夜掃了一眼底下的臣子,沉聲道︰“你們也是這個意思?”

    有幾個人面露不贊同的神色,卻又更多的人低下了頭。顯然也是支持議和的,這幾年下來朝廷兵馬遠勝燕軍,但是卻都是敗多勝少。眼看著就要打過黎江了。一旦過了黎江金陵危在旦夕,沒有多少人有勇氣賭朝廷的兵馬有本事讓燕王在黎江折戟。

    “陛下,臣以為...萬萬不可!”韓敏站出來,沉聲道。

    蕭千夜神色稍緩,沉聲道︰“韓先生請說。”

    韓敏厲聲道︰“燕王謀反,視為亂臣賊子。陛下身為天下正統豈有與賊子議和之理?此時議和,不就是在昭告天下人,陛下趁承認了燕王與自己平起平坐?天無二日,國無二主,請陛下三思。”

    周襄也跟著上前,“請陛下三思。韓大人所言極是,旁人或許可提議和,但是陛下卻萬萬不可。”

    蕭千夜從頭到尾就沒有想過議和,雖然他的性格不夠決斷但是有的時候卻也驚人的固執。比如說這個天下這個皇位,要麼他坐,要麼燕王坐,想要他承認燕王合法純屬望向。這天下...是朕的,是皇祖父傳給朕的!燕王,不過亂臣賊子而已!

    沉默了片刻,蕭千夜再次抬起頭來眼中只剩下冰冷之色,“即刻派兵支援鄂國公,再敢有提議和者,殺無赦!”

    “是,陛下!”

    “陛下...朝廷已經,無兵可調了啊。”兵部侍郎戰戰兢兢地提醒道。

    蕭千夜臉色又是一沉,沉默了良久終于道︰“下令征兵,金陵十三衛接替整個江南防務。傳令南宮懷...分兵有石敬襄率領,支援鄂國公。”

    “陛下三思,金陵十三衛是為了拱衛金陵。將他們派出去......”

    蕭千夜垂眸道︰“去辦!”

    “......是,陛下。”

    “都退下吧。”吩咐完這些,蕭千夜有些疲憊的揮手道。

    “臣等告退。”

    御書房里一片寧靜,蕭千夜沉默地坐在御案後面出神。良久,方才伸手打開了放在御案旁邊的一個錦盒。錦盒最底部放著一封已經有些泛黃的信函。蕭千夜神色復雜地望著盒中的信函,“衛君陌,這次...又是朕輸了麼?朕不相信,你會一直迎下去。”

    “來人!”

    “在,陛下。”一個黑衣男子出現在殿中,恭敬地跪地道。

    蕭千夜冷笑一聲,道︰“將這封信里的內容,送到燕王府的三位公子手里。一個也不要漏了。”

    黑衣男子恭敬地接過信函,並沒有打開看而是直接收了起來,沉聲道︰“屬下遵命,屬下告退。”

    “去吧。”

    黎江以北的某處,宮馭宸看著剛剛到了手中的密函也不由得一愣。很快便放聲大笑起來,“哈哈,好一個衛君陌,好一個聲東擊西,好一個圍魏救趙!”守在他身邊的男子見他如此,一時也有些分不清自家閣主這是生氣還是真的在高興。只得小心翼翼地問道︰“閣主...咱們現在怎麼辦?”

    宮馭宸收住了笑聲,嘆了口氣道︰“衛君陌,果然是難得一見的鬼才。這一次,竟然連本座也被他蒙在了谷里。是了,泰寧衛又不是第一次跟衛君陌合作,本座怎麼會以為一定要寧王親自帶兵才行呢?怎麼會以為,寧王在哪里泰寧衛就會去哪里呢?藺長風和簡秋陽許久不見人影,想必是早就回辰州去了吧?商戎跟泰寧衛並不相熟,指揮不動泰寧衛。”

    “是,剛剛收到的消息,藺長風和簡秋陽攜燕王殿下和衛公子密令出現在了泰寧衛中。”

    宮馭宸嘲弄地一笑,嘆息道︰“可憐元春一世英明,臨了才有此慘敗,倒也敗得不冤。”

    “閣主,難道我們就這麼算了?既然泰寧衛和幽州軍主力都已經南下,我們是否讓北元......”

    宮馭宸搖頭,“衛君陌和斡朵里部訂有盟約,如今孟特穆眼看著幽州軍形勢大好孟特穆更不會背棄他。只要北元兵馬一動,哼...孟特穆豈會不趁著這個時候佔便宜?”

    “那咱們?”黑衣男子道。

    宮馭宸垂眸沉思了片刻,方才嘆息道︰“連續兩次苦心設計都功虧一簣,看來連老天都不站在蕭千夜那一邊了。傳令,將咱們在蕭千夜那邊的人全部撤回,所有暗線也全部潛伏起來沒有本座命令不得妄動。”

    “這...”閣主,你又要坑蕭千夜麼?

    其實他們的人撤出對蕭千夜的影響不大,畢竟他們都是在暗地里的,朝堂之上明面上並沒有他們多少人,軍中的將領身居高位的更是一個也沒有了。但是,在這個時候被盟友捅一刀,影響再小蕭千夜也要吐血吧?

    宮馭宸抬頭望向遠處,幽幽笑道︰“至于我們...不著急,咱們有的是時間和機會。”

    黑衣男子點點頭,閣主的想法他們只能听從卻無法反對。又想起一件事,“閣主,還有一個消息。蕭千夜派宮中暗衛送了一封信給蕭家的三位公子。”

    “嗯?”宮馭宸饒有興致,他顯然是心態極好,不過一會兒工夫就再也看不出方才的怒氣了。

    黑衣男子道:“就是當初...平川郡王留下的那封信。”

    “哦?有趣。”宮馭宸摸著下巴笑了起來,“三星同耀,梟雄出世,天下易主。當初讓他留下那麼一封信果然是對的,蕭千夜也果然沒有讓本座失望。有了這個...本王倒要看看,衛君陌還要怎麼跟蕭家那三個和平共處。你說...在燕王眼里,到底是能力出眾的外甥重要還是資質平庸的兒子重要?

    “自然是兒子重要。”黑衣男子毫不猶豫地道。兒子再平庸那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外甥再出色,那也是外人。燕王可以因為衛君陌的出色的看重信任他,難道他能因為他的出色而毫無立場的打壓自己的兒子?現在也是燕王大業未成,否則再過幾年只怕要打壓衛君陌的就是燕王自己了。

    宮馭宸輕哼一聲,“這一次燕王若是還能不計一切的護著衛君陌,本座才是服了他了!看著吧,本座也好奇這出戲到底要怎麼落幕。蕭千夜這個廢物,這次總算是有了點用處。”

    ------題外話------

    今天晚了,很抱歉親愛噠們,麼麼噠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