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395、合作

395、合作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念遠大師果然是言而有信,雖然被某個不良神醫坑的滿臉疹子,但是該做的事情卻半點兒也沒有耽誤。不到半個月時間,彭城和雲都兩座城池同時被攻破。雲都城池不大,也不如彭城堅固,這半個月念遠大師一邊在明面上跟雲都守軍打拉鋸戰,一邊暗地里讓人撅了一條地道直通城中。最後以極少的代價成功的拿下了雲都。比起彭城那邊陳昱實打實的強攻,辰州軍的損失幾乎可以不計。

    不過,等到辰州軍進了辰州之後才發現一個極大的問題。

    南宮懷,根本就不在城中。

    等到審問了城中的守將之後才知道,南宮懷早在數天前就已經瞧瞧離開了雲都,不知去向。

    听了被俘守將的供詞,衛君陌的臉色頓時陰沉了起來。見他神色不對,南宮緒問道︰“怎麼?”南宮懷跑了,他心情也不太好。不過南宮懷畢竟是他親爹,當初被他坑的也不輕。南宮緒倒並沒有非要殺之而後快的想法。如果南宮懷就這樣安安分分的從此退隱山林,倒也沒什麼。

    衛君陌沉吟了片刻,沉聲道︰“你留下,我要回一趟辰州。”

    南宮緒一愣,“你是懷疑…他去了辰州?他現在去辰州能干什麼?自投落網麼?”南宮懷武功並不怎麼樣,除了領兵打仗也沒有別的什麼特別厲害的能力。沒有兵馬他獨自一人去辰州等于是給人送菜的。

    衛君陌輕哼一聲,坐回了椅子里道︰“你說,以蕭千夜的性格當初怎麼會留下南宮懷的?難道他猜到了舅舅會起兵?就算他猜到了,他真的敢用南宮懷?”

    旁邊,弦歌公子挑眉道︰“又是宮馭宸?”

    “除了他還有誰。”

    弦歌公子有些煩躁,摩挲著修長的手指道︰“本公子就不明白,你留著他這麼久干什麼。我去幫你殺了他。”弦歌公子雖然不是殺手,但是如果他真的想要殺誰的話那才是防不勝防。

    這一點上,南宮緒倒是更能理解衛君陌一些,搖頭道︰“想要殺宮馭宸很容易,但是你覺得他跟以身犯險會真的沒有後手麼?”

    衛君陌淡然道︰“水閣並不是宮馭宸一手建立的,年深日久,隱藏在暗地里的事情遠不是紫霄殿能夠相比的。這幾年抓出來的紫霄殿的細作並不少,但是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人物。想要將他們連根拔起…並不容易。”

    弦歌公子皺眉道︰“你想要等他主動出手,是不是太冒險了?”

    衛君陌道︰“我大概知道他會在什麼時候出手,他應該也知道我猜到了他會在什麼時候出手。”

    “既然都知道了,那還有什麼意義?他又為什麼還要出手?”弦歌公子道。

    衛君陌道︰“因為他沒有更多的時間和機會了。另外,我們知不知道對他來說無關緊要,只要他贏了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他的身份和他做的事情,也沒有任何用處。”

    南宮緒有些無奈地道︰“所以,南宮懷…這次跑去辰州應該是宮馭宸想要調虎離山?之前是咱們讓人到處跑,這回倒是要自己被追著到處跑了。”

    弦歌公子道︰“既然你擔心墨兒和兩個孩子,我回去看看便是。更何況,有師父和師伯在,我實在想不到他們能有什麼危險。”衛君陌搖頭道︰“既然宮馭宸如此有信心,南宮懷定然不是一個人去的,必然是有所依仗的。你還是留在軍中幫我照看一下舅舅吧。”

    南宮緒看著衛君陌,猶豫了一下道︰“我覺得…你這次離開之後的形勢只怕會對你不利。”雖然一時想不明白到底是為什麼,但是南宮緒還是相信自己的直覺的。對此,衛君陌並不在意,淡然道︰“彭城和雲都已經打下來了,剩下也沒有我什麼事。沒有什麼比無瑕和兩個孩子更重要。更何況,辰州那邊還有個元春在,我也該回去看看。”

    弦歌公子扶著下顎道︰“只怕燕王不會同意。”

    燕王的確不同意,打下了雲都和彭城,大軍就等著南渡黎江攻佔金陵了。這個時候衛君陌說要走,燕王當場就抓著手里的茶杯砸了過來。衛君陌十分淡定的抬手接住了茶杯,輕輕放回了身邊的桌上平靜地看著燕王,仿佛是在看一個無理取鬧的孩子。氣的燕王頓時心口一噎,指著衛君陌半晌說不出話來。

    “王爺息怒。”宮筱蝶坐在榻邊,小心地為燕王順氣。一邊回頭道︰“王爺如此看重衛公子,公子何必這般忤逆王爺。王爺重傷未愈,若是氣著了……”

    衛君陌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坐下來道︰“南宮懷有九成可能去了辰州,我必須回去。”

    燕王冷笑,“你什麼時候這麼看重南宮懷了?本王不信無瑕那丫頭會對付不了區區一個南宮懷。”若是南宮墨和南宮懷之間有點父女情誼的話燕王說不定還要擔心一下南宮墨感情誤事。但是南宮墨和南宮懷之間分明是連陌生人都不如,在毫無感情牽扯的情況下,南宮墨會對付不了南宮懷麼?又不要她上戰場打仗。

    衛君陌凝眉,沉聲道︰“還有宮馭宸。”

    “宮馭宸不可能跑到辰州去。”燕王道,“你若實在是擔心,現在就去殺了他。”

    衛君陌挑眉,“若是現在能殺他,你覺得他還會留在你眼皮子底下?我倒是不擔心什麼,但是你要是不怕他拉著你一起陪葬的話。”以宮馭宸的陰險和謹慎,只怕未必是拉著燕王陪葬,而是燕王死了他還可以自己脫身。除非是一照面就直接給他一劍。

    燕王也有些煩躁,“馬上就要渡江了,你知不知道度過黎江之後咱們就要攻打金陵了?”

    “知道。”衛君陌點頭。

    “既然如此,你還要走?”燕王問道,若是能夠攻下金陵,便是一件天大的功勞。比之前打上七八場勝仗還要有用。燕王本打算,肥水不流外人田,衛君陌能力也剛好足夠,誰知道這混賬居然挑這個時候說要走!

    衛君陌點頭,“要走。”

    “你!”

    衛君陌微微嘆了口氣,望著燕王輕聲道︰“舅舅,過猶不及。我要那麼多軍功來干什麼?”

    “但是……”燕王皺眉,想要說什麼。衛君陌卻顯然並不像听他的勸告,堅定地道︰“舅舅,若是母親和無瑕他們出了什麼事,對我來說天大的功勞也無法彌補。”

    燕王沉默了良久,終于嘆了口氣道︰“罷了,你去吧。”

    “多謝舅舅成全。”衛君陌拱手道。燕王有些疲憊地擺了擺手沒有說話。

    雲都城中,朱初瑜心情頗好的坐在書房里翻看著手中的書卷。丫頭竹兒從端著新鮮的鮮果從外面進來,見她唇邊掛著的淺淺的笑意也不由得笑了起來,“小姐看起來心情很好。”

    朱初瑜放下書卷,淡淡道︰“確實不錯,攻下了雲都…相信很快咱們就能夠重回金陵了。”

    “等回到金陵,小姐只怕就是皇子嫡妃了。奴婢恭喜小姐。”竹兒笑道。當初她們所有的人,包括她這個從小跟著小姐長大的人都無法理解小姐的打算。不願意嫁給當時還是皇長孫的蕭千夜,甚至連蕭千夜登基之後也不願進宮。卻千里迢迢的嫁去了絕對不會手歡迎的幽州。但是這才幾年時間?再回金陵小姐卻即將成為皇子正妃。竹兒有些了然,小姐如此聰慧驕傲,又怎麼會甘願給人做妾?若是當初嫁給了蕭千夜,哪怕是做了貴妃等到燕王入京還不是什麼都不是?小姐果然是深謀遠慮,讓人不得不服。

    “慎言。”朱初瑜輕聲道。

    竹兒連忙掩唇,“奴婢多嘴了,小姐恕罪。”

    朱初瑜自然沒有打算降罪與她,只是淡淡笑道︰“你一向聰明,凡是還需謹言慎行,萬不可得意忘形。”

    “是,小姐。”

    朱初瑜滿意的點點頭,問道︰“金陵那邊,父親可有回信?”

    竹兒點點頭道︰“咱們留在金陵的人傳來消息,老爺前些日子主動捐獻了一大筆銀兩給朝廷做軍餉。不過私底下,老爺只怕也是有些不滿的。先要說動老爺主動投誠,應當不難。”朱家說到底還是商賈之家,沒有利益誰也別指望他們付出太多。而如今有眼楮的人都能看得出來,蕭千夜絕對比不過燕王的強勢。誰是主動捐獻銀兩,高義侯只要還沒頭昏根本不可能,只怕還是被蕭千夜給拿捏住了吧?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想要說動高義侯絕不是難事。畢竟,高義侯的嫡女,可是燕王殿下的嫡次媳呢。

    朱初瑜思索了片刻,道︰“我親自寫一封信你讓人送到父親手里吧。蕭千夜已經是強弩之末,父親若是還想守著朱妃和他那個外甥,只能讓朱家跟著一起陪葬。他可不要忘了,父王可不是蕭千夜。”蕭千夜心慈手軟優柔寡斷,不到萬不得已不敢跟這些世家硬踫硬。但是燕王可不一樣,燕王素來奉行的便是順者昌逆者亡的信條。管你是世家名門,還是高士大儒,敢擋道的殺無赦!

    竹兒點點頭,笑道︰“若是朱家能夠主動帶頭投靠燕王殿下,也是大功一件。王爺必定會十分看重朱家和小姐的。”

    朱初瑜唇邊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燕王和燕王妃不喜歡她?沒關系。時間久了他們就會知道,她才是最能夠幫得上忙的燕王府兒媳府。比起那個不知死活的陳氏和什麼都不會的孫妍兒,她才是最適合皇家的女子。

    “小瑜兒,許久不見看來心情不錯?”一個幽柔的聲音在窗外響起,朱初瑜心中一顫猛然抬頭果然看到宮馭宸就站在門外的窗口,一雙陰冷的眼眸透過猙獰地面具望著自己。

    “你!”朱初瑜心中大驚,顧不得太多只能開門讓他立刻進來。宮馭宸漫步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沉默的黑衣男子。

    朱初瑜臉色發白,“你好大的膽子!若是被人發現了,你我都要吃不了兜著走!”

    宮馭宸慵懶地靠著椅子,笑道︰“你放心,衛君陌如今不在雲都,他忙著呢。沒有人有空管你。”

    “你來干什麼?”朱初瑜咬牙,掃了宮馭宸一眼冷笑道︰“當初在靈州不是被衛君陌打廢了麼?”朱初瑜覺得,衛君陌廢了宮馭宸的武功還是有些好處的。至少他再也不能如從前那般神出鬼沒的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但是同樣的,她也更加擔心,沒有武功的宮馭宸跑來找他自然比從前更容易被人發現。

    宮馭宸眼眸一冷,“小瑜兒,本座不是來听你嘲諷我的。還是說……”抬起手,輕柔的拂過朱初瑜美麗的容顏以及臉上的花鈿,柔聲道︰“真漂亮,你說若是再多兩個會不會更漂亮?”

    朱初瑜臉上一白,旁邊的竹兒更是嚇得不敢動彈。

    好半晌,朱初瑜方才咬牙道︰“你到底想要干什麼?若是被人發現了……”

    宮馭宸微微嘆了口氣,“這幾年本座自問從來沒有麻煩過小瑜兒,就連上次你利用了筱蝶,本座也沒有說什麼。為何小瑜兒還是對本座如此不客氣?”朱初瑜心中冷笑一聲,抬手摸了摸自己臉上的花鈿冷著臉沒說話。

    宮馭宸只得聳聳肩道︰“好吧,幽州軍馬上就要渡江了。拿下金陵只是早晚的事情,小瑜兒就要成為皇子正妃了,難道不該恭喜一下麼?”

    朱初瑜垂眸,淡淡道︰“多謝。”

    宮馭宸饒有興致地打量著朱初瑜道︰“真是奇怪…本座自問看人的眼光不差,但是似乎一直小看了你呢?從高義伯府的嫡女,到未來的皇子嫡妃,甚至是…仔細算下來,小瑜兒的路走的可比星城郡主要傳奇多了。”高義伯府雖然也是貴勛之家,但是高義伯府的嫡女絕對還不夠格成為任何一個皇子妃。商人的身份注定了她們即便是比起普通的三四品的官家千金還要弱一些。若不是當初朱初瑜有先帝冊封的縣主頭餃又被加封為郡主,還有皇帝親自賜婚,高義伯府是無論如何也沒辦法把朱初瑜塞進親王府做嫡媳的。

    單論結果的話,比朱初瑜更加光芒耀眼的星城郡主反倒是差了一籌。畢竟,衛君陌的身份最高也只是一個公主之子而已,除非他自立為王否則將來撐死了也就是個異姓郡王。大夏早有規定,異姓不能封親王。

    但是,無論如何朱初瑜也不像是也這樣的遠見的人吶?

    朱初瑜臉色平靜,“閣主謬贊了,初瑜不過是運氣好罷了,豈敢與星城郡主相提並論?閣主還是直說來意吧,畢竟…此處只怕不是閣主久留之地。”

    “很好,小瑜兒果然爽快。”宮馭宸笑道,“那本座就直說了,衛君陌即將返回辰州,本座…不想再看到他回來了。想必,小瑜兒也是跟本座一樣的想法吧?”朱初瑜手一顫,不慎打翻了跟前桌上的茶杯。美麗的容顏狠狠地瞪著宮馭宸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不想衛公子回來?宮閣主,你在為難我還是在跟我開玩笑?你覺得,我有什麼本事跟衛公子斗?我跟衛公子無冤無仇,為什麼要去招惹他?”

    “無冤無仇?”宮馭宸也不著急,“但是,本座跟衛君陌有仇啊。”

    “我做不到。”朱初瑜堅定地拒絕了他。她是個聰明人,知道什麼事情能做什麼事情不能做,否則她也走不到今天。譬如當初對衛君陌的奢望,當她發現跟南宮墨為敵並不明智的時候立刻就果斷的放棄了。若是跟一般女人一樣為了男人不顧一切的死磕,說不準她早就死在南宮墨手里了。

    宮馭宸淡淡道︰“小瑜兒真的不考慮一下麼?你這樣毫不客氣地拒絕,讓本座…很傷心呢。”

    “宮馭宸,你不要太得寸進尺,別忘了…你也有把柄在我手里!”朱初瑜臉色鐵青,沉聲道。

    宮馭宸抬手阻止了身後想要動手的黑衣男子,“把柄?呵呵…若是你早一些有這個打算說不定還有用。但是現在…衛君陌早就開始懷疑本座的身份了。你現在出賣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朱初瑜面如寒霜,狠狠地瞪著宮馭宸,“既然已經被懷疑了,你還不逃命?不想活了麼?”

    “呵呵。”宮馭宸笑得十分愉快,“懷疑又如何?衛君陌敢對本座動手麼?”

    朱初瑜心念飛轉,“你留了什麼後手?父王?母妃?還是……”

    “方才你都說了要出賣本座,你覺得本座會告訴你?”宮馭宸有些好笑地道。朱初瑜也明白他不想說的話絕對別想能挖出什麼有用的東西,只得恨恨地轉開了話題,“你說得事情,我做不到。你就算殺了我也做不到,我有自知之明,不會以為自己能是衛公子的對手。”

    宮馭宸莞爾一笑,柔聲道︰“小瑜兒果然是誤會我了,我怎麼會那麼無情讓這樣的美人兒去對上衛君陌那個不解風情的家伙呢?”

    朱初瑜道︰“我也不會幫你說服蕭千煒。”她現在跟蕭千煒才是利益共同,坑蕭千煒跟坑他自己沒什麼兩樣。

    宮馭宸嘆氣,“女人出嫁了果然都是向著自己的丈夫的,好吧,本座保證不牽連蕭千煒,如何?只要幫本座一點小忙就可以了。”朱初瑜有些懷疑地看著他,“你想要1干什麼?”

    宮馭宸笑道︰“給衛君陌找一點麻煩,殺不了他也不要緊,至少在攻下金陵之前別讓他回來如何?你也不希望衛君陌跟蕭千煒搶軍功吧?有他在,攻打金陵的功勞蕭千煒是別想了。”

    朱初瑜眼神微閃,“我有什麼好處?”

    宮馭宸笑眯眯道︰“適當的時候,本座可以幫你解決蕭千熾。”

    “…一言為定。”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