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410、玉墜

410、玉墜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壞蛋!夭夭的!”夭夭不高興地叫道。這是祖母給她帶上的,祖母還說要好好保管不可以丟掉了

    宮馭宸握著手中的玉墜微微眯眼,“這是你的?”

    夭夭哼哼兩聲表示不滿。宮馭宸皺眉,“好像在哪兒見過?”

    “我噠!”夭夭不滿地道。

    宮馭宸再次喚來了黑衣女子,“這塊玉墜是她身上的?”夭夭身上也有不少飾品,而且件件都是精品,不過卻是水閣的人準備的。黑衣女子看了一眼點頭道︰“回閣主,這玉墜是一直掛在夭夭小小姐的脖子上的。小小姐不肯取下來,屬下也就沒有在意。”

    宮馭宸點點頭,拿著玉佩站起身來道︰“好好照顧他,本座有事。”

    “是,閣主。”

    看著宮馭宸拿著玉佩要走,夭夭怒了,“大壞蛋,夭夭的玉玉!”

    宮馭宸回眸一笑,揚了揚手中的玉墜道︰“白吃白喝本座這麼多天,這個就當是飯錢了。”人小力微,夭夭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宮馭宸拿著自己的玉墜揚長而去。

    “果然、不是好蛋!”

    旁邊的黑衣女子一臉黑線,以閣主往常的脾氣,如今對待這小姑娘的模樣簡直稱得上是聖人了。還有,好蛋是什麼蛋?

    紫霄殿的人得到的消息並不準確,夭夭其實就在金陵城中。只是,夭夭所在的地方是在金陵城中一座府邸地底下的密室里。飛飛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透過厚厚的地底和重重石門以及蜿蜒的走道找到自己的小主人。

    穿過一道一道的暗門,宮馭宸出現在了一個素雅的書房里。

    “閣主。”書房里,早有人在等著了。

    宮馭宸隨手將手中的玉佩扔給他,沉聲道︰“去查查,這塊玉佩什麼來歷。”

    黑衣男子連忙將玉墜接在手中,仔細看了看,有些疑惑地道︰“閣主,這玉墜有什麼問題麼?”玉佩的質量不錯,雕工也不錯。似乎並沒有別的什麼特別之處。宮馭宸皺眉道︰“本座覺得這個玉墜有點眼熟,但是一時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了。”

    “屬下明白,立刻去辦。”雖然不知道閣主查一塊玉墜的來歷做什麼,但是既然閣主吩咐了他們自然要去辦到。

    “盡快。”宮馭宸沉聲道。

    “是。”

    三日後,幽州衛再下一城。金陵最後的防線被攻破,所有的守軍全部退守金陵皇城。幾十萬幽州軍與辰州軍兵臨城下,直指皇城。

    金陵城中,權貴眾臣們人心惶惶。有人誓死守城,有人暗中盤算著棄暗投明。整個皇城都籠罩在一種低沉衙役有仿佛十分浮躁的氣氛之中。

    春風閣

    紫嫣坐在二樓的美人靠邊上,低頭望著樓下喧鬧的大堂,唇邊勾起一絲嘲諷的笑容。即便是在現在這個時候,這些王孫公子依然還不忘飲酒作樂。就算有朝一日龍椅上換了人做,他們這些世家權貴也未必就會受到影響。忠君報國?跟他們有什麼關系?

    紫嫣站起身來,漫步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房間里一個穿著春風閣中最尋常的僕役衣衫的男子正站在房間里等著她。紫嫣淡定地開口問道︰“郡主有什麼吩咐?”男子轉過身看向紫嫣,沉聲道︰“水閣中人現在絕大部分應該都已經聚集在金陵城中,郡主要你千萬小心。”

    紫嫣點點頭,含笑道︰“我知道,請郡主盡管放心便是了。另外,水閣閣主現在的下落也查出來了,他應該是在禮部右侍郎府。”

    男子凝眉,“這麼容易就查出來了?會不會有詐?”他們之前利用阿白跟蹤宮七,也只能確定對方是進了金陵城而已。跟得太緊被發現了反倒是得不償失。卻沒想到紫嫣這麼快就能夠查清楚。

    紫嫣搖頭道︰“宮馭宸這次並沒有掩飾,他之前以禮部右侍郎的身份進宮見過蕭千夜,被我們的人看到了。”他們的人自然不會去監視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禮部侍郎,但是蕭千夜卻是他們重點監控的對象。宮馭宸偏偏還盯著一張跟禮部右侍郎截然不同,卻跟念遠一模一樣的臉進宮去,顯然是根本沒打算隱藏身份。

    “這麼說,禮部右侍郎是宮馭宸的人?”男子沉聲道。一個江湖組織的首領,竟然可以將手升向朝廷二三品的大員,並讓他們為他所用,這個水閣果然是不簡單。

    提起這個,紫嫣也跟著嘆了口氣。道︰“若不是因為這個禮部右侍郎,咱們只怕還想不到去查這些。禮部右侍郎並不是被宮馭宸收買的,他本身就是水閣的人。不然以他一個寒門學子的身份,怎麼可能才三十七八歲就爬上了禮部右侍郎的位置。而且有著跟他一樣的身份的人並不在少數,只不過這其中,這位禮部侍郎算是最出類拔萃的罷了。”

    聞言,男子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難怪公子如此忌憚這位水閣閣主,如果他們沒有查到這些事情的話,就算最後公子殺了水閣閣主,他隱藏在朝中的那些棋子只怕也會造成不小的破壞,“可有詳細的名單?”

    紫嫣搖了搖頭,“有幾個懷疑的,但是還需要時間證實。”查證這些事情需要不少的時間,這才短短幾天紫嫣能夠篩選出幾個值得懷疑的名單就已經很不錯了。

    “那就辛苦姑娘了,盡快。”男子道。

    紫嫣淺笑道︰“請郡主和衛公子放心便是。另外,這些日子金陵各大世家暗地里也小動作不斷,還請郡主和衛公子千萬小心。”

    黑衣男子點頭道︰“我會轉告郡主和公子的。”

    紫嫣走到一邊的梳妝鏡前,伸手在桌上的銅鏡背後撥動了幾下, 的一聲輕響,梳妝鏡往一邊一開,露出了空蕩蕩的牆壁。紫嫣蹲下身在牆壁上輕輕叩了幾下,牆壁被打開一個小小的空間,紫嫣從里面取出幾封火漆封印的信函遞給他道︰“別的沒什麼事了,你先回去吧。”

    黑衣男子看也沒有看一眼,直接將信函收起點頭道︰“在下告辭,姑娘千萬小心。”紫嫣含笑點頭,“慢走不送。”

    等到男子離開之後,才有一個小丫頭進來稟告道︰“姑娘,朱家三公子來了。”

    紫嫣嫣然一笑,“朱三?高義侯府的那位?”

    小丫頭點點頭,道︰“朱三公子點名了要見姑娘。”這幾年,因為樓心月的退隱,紫嫣儼然成為金陵城中新的一代名妓。雖然幾年間不斷有更加年輕美麗的女子冒出來,但是因為有春風閣在,而紫嫣有可以算得上是春風閣真正當家做主的人,紫嫣的名聲也並沒有被那些後輩壓了下去。依然還是金陵城中的名門公子紈褲子弟們追捧的對象。

    紫嫣勾唇一笑道︰“也好,這個時候還能來春風閣,想來高義侯府也是信心滿滿了。請朱三公子上來吧。”

    “是,姑娘。”小丫頭抿唇一笑,轉身而去。

    御書房里,坐著一群神色各異的人。蕭千夜坐在龍椅上,看著底下的眾人沒說話。殿中的人明顯分為兩邊,一邊是以韓敏和周襄為首的一眾文官。而另一邊就相對復雜了許多,為首的是前些日子剛剛打了敗仗的鄂國公元春,再往後卻坐著一個誰都不認識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的下首坐著的人倒是認識,前些日子從雲都臨陣脫逃的南宮懷。再往後才是一些武將之類的人物。

    如果不是現在情況特殊,鄂國公這些日子只怕早就被這些文官噴的無顏見人了。更不用說像此時這般還能跟他們坐在一起議事。至于南宮懷,從一開始蕭千夜要將南宮懷從天牢中放出來,其實就有很多人不同意。之後南宮懷除了一開始沾了一點上方以外,根本沒有任何戰果,最後甚至臨陣脫逃。在這些文官的眼中,更加覺得當初南宮懷被關進天牢是罪有應得,果然只是一個浪得虛名的偽君子罷了!

    如此情況下,雙方見面場面自然稱不上和睦。

    蕭千夜看了眾人一眼,沉聲道︰“好了,不管之前怎麼樣,如今燕逆兵臨城下,各位該想的是如何聯手抗敵,而不是計較過往的那些瑣事。明白麼?”猶豫了一下,周襄等人還是齊聲硬是,雖然迂腐,但是他們總算也還不是完全不知道輕重不顧全大局的人。不管對這些人再怎麼不滿,也要等到打退了叛軍再說吧。只是……

    “陛下,不知到這位公子是?”韓敏盯著宮馭宸問道,總覺得宮馭宸的樣貌有些眼熟,卻想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這也不怪韓敏記性不好,他被先帝流放了幾十年,也只有剛回來的時候見過念遠一次罷了。不久之後念遠就離開了金陵往北方去了。而且,兩人雖然面貌相似但是神態氣質差別太大了,只怕就是大光明寺的高僧們也沒有幾個敢一口咬定這是一個人吧。

    宮馭宸含笑道︰“在下,宮馭宸。”

    眾人都是一愣,絕大多數人根本就沒有听過這個名字。畢竟,水閣再厲害也只是一個江湖組織,水閣閣主的身份更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蕭千夜韓敏等人自然知道,但是同樣的,韓敏周襄也知道蕭千夜被宮馭宸給坑過好幾次。這樣的人…能信?

    兩個老者都齊齊以懷疑的目光看向蕭千夜。蕭千夜偏了一下頭避了過去。他不是不知道宮馭宸不可信,而是現在這個時候除了相信宮馭宸他也沒有別的法子了。嘆了口氣,蕭千夜道︰“之前的事情一筆勾銷,朕希望現下諸位能夠同心協力,共度難關。”

    “是,陛下。”

    蕭千夜滿意地點了點頭,繼續道︰“守城的事情就交給鄂國公和…楚國公了。”頓了一下,蕭千夜還是選擇了這樣一個稱呼來叫南宮懷。雖然自己也覺得膈應,但是如果真的能夠打退燕王的話,就算真的再封他一個國公也沒什麼。

    鄂國公點點頭,沉聲道︰“老臣遵旨。”

    蕭千夜道︰“軍中的事情交給兩位朕放心,只是城中的事情不知各位還有什麼高見?”

    宮馭宸淡淡笑道︰“啟稟陛下,以在下之間陛下現在最需要防備的只怕不是城外的幽州軍,而是城中的一些人。”蕭千夜微微眯眼,“怎麼說?”蕭千夜笑道︰“在座的各位自然都是忠君愛國的仁義之輩。但是…卻也不能否則這皇城中還有更多的牆頭草吧?如今幽州軍大軍壓境,若是有人……”

    宮馭宸的話沒說完,但是他的意思確實所有人都明白了的。蕭千夜臉色陰沉,咬牙點頭道︰“宮閣主說得不錯!”這一點他倒是不擔心宮馭宸挑撥離間,因為他心里清楚壞著這樣的想法的人如今在金陵城中只怕不是少數。

    “宮閣主可有什麼辦法?”

    宮馭宸撫掌笑道︰“很簡單,請陛下將各家家主以及成材的子弟招入宮中暫住一些時日便是。”

    “宮閣主是想要軟禁這些人?”周襄皺眉,對于宮馭宸這樣的江湖中人,以及江湖中人的詭道並不十分看得上眼。宮馭宸笑道︰“權宜之計而已。如果咱們能夠守住皇城這這些人自然沒事,但是萬一咱們在城上守城,城下卻有人開門請賊入門,那該如何是好?萬一城門失守,還可以退守皇宮,這些人暫住在皇宮里,也免得他們死在亂軍之中不是麼?”

    周襄沉默地不在開口,雖然不喜歡宮馭宸的做法,但是他也想不到更好的法子。一旦燕王破城,他和韓敏這樣的人是必死無疑的。既然如此,與其看著那些人出賣他們謀求自己的榮華富貴,還不如到時候一起為陛下的江山陪葬!

    “鄂國公怎麼看?”宮馭宸笑容可掬地側首看著坐在自己右手邊的鄂國公。

    鄂國公神色默然,沉聲道︰“老夫沒有意見。”

    “鄂國公果然深明大義。”宮馭宸笑道。

    鄂國公眼神有些復雜地看了宮馭宸一眼,宮馭宸坦然一笑並不在意他打量的目光。

    鄂國公對于宮馭宸知道的卻比蕭千夜等人還要多一些。鄂國公夫人篤行佛教,以為自己的丈夫一生殺孽過重,經常去為丈夫祈福。鄂國公夫婦鶼鰈情深,陪著一起去大光明寺的時候自然也見過念遠幾次。

    另外,宮馭宸和衛君陌之間的恩怨鄂國公也是略有耳聞的。至于友情提供的人,自然就是當初奉命護送鄂國公離開辰州的簡秋陽了。再講宮馭宸的身份聯系到念遠身上,鄂國公面對宮馭宸也就只剩下了滿滿的防備和懷疑。只是…看了一眼龍椅上雙眸帶著血絲,神情亢奮的蕭千夜,鄂國公只得在心中暗暗嘆了口氣。

    出了御書房,宮馭宸心情愉悅地追上了鄂國公。比起心情凝重的一眾臣子,宮馭宸的心情可以說得上是輕松寫意了。宮馭宸深深覺得自己當初選擇去燕王身邊簡直就是個錯誤的決定。若是當初沒坑蕭千夜,直接留在蕭千夜身邊幫他削藩多方便啊。蕭千夜那麼好忽悠,一個偌大的帝國支援可以任由他調用。哪里會向在燕王身邊勞心勞力最後還半途而廢?

    不過這也只是想想而已,如果當初留在蕭千夜身邊只怕也不會太順。朝中那些老不死根本看不起他這樣來歷不明的江湖中人,暗地里做個幕僚還好說,想要光明正大的站在朝堂上,除非他把那些老不死的給宰了。

    “鄂國公,留步。”

    鄂國公回頭,淡淡地看了宮馭宸一眼道︰“念遠大師有何指教?”

    宮馭宸俊雅的容顏上露出一絲邪魅的笑容,挑眉道︰“鄂國公好眼力啊。陛下說的不錯,現在咱們都是一條船上的人,國公何必對在下如此防備。在下只是…有一些東西想要送給國公而已。”說著,宮馭宸取出一卷紙卷遞了過去。鄂國公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還是接了過來打開一看頓時一愣。良久才道︰“大師好才華。”那是一卷金陵皇城的布防圖,以鄂國公的眼力自然一眼就能夠看出這份圖紙的價值。

    宮馭宸也不隱瞞,嘆氣道︰“這原本…是打算給燕王殿下用的呢。在下辛苦研究了兩年,倒是有些可惜了…。”

    鄂國公道︰“善變之人必無信義,宮閣主可知?”

    宮馭宸微笑,“在下相信國公是聰明人。而且,就算陛下知道了我的身份,您覺得他現在還會跟我鬧翻麼?”鄂國公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拱手說了聲告辭轉身離去。

    宮馭宸含笑看著鄂國公朝著內宮的方向而去,想必是去見皇後去了。面上露出一絲冷笑,信義?那是什麼東西?

    “你真的覺得金陵還能守得住?”身後,南宮懷沉聲問道。

    宮馭宸笑道︰“楚國公何必想那麼多,如今除了這金陵,天下之大哪里還有你的容身之地?只要一出金陵,你立刻就會被紫霄殿的人追殺。哦…或許在金陵城里也不太安全呢,畢竟,紫霄殿的殺手可是無孔不入啊。所以,待在軍中是最安全的不是麼?”

    南宮懷眼底閃過一絲憤怒,我被弄得沒有容身之地還不是你害得!

    宮馭宸肆然一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別怕,只要這次你我都能或者離開金陵,我保證紫霄殿的人一輩子也找不到你。如何?”

    南宮懷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他不是相信宮馭宸,而是跟蕭千夜一樣,除了相信宮馭宸他沒有別的選擇。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