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418、飛飛尋主記

418、飛飛尋主記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皇城中,宮馭宸听著一聲一聲沉重的撞擊聲挑了挑眉,“南門?”

    身後,宮二點頭道︰“回閣主,是南門。”

    “南宮緒還真的將城門給燒開了?”宮馭宸有些好笑地摸著下巴道。這幾天南門火光沖天他當然也是知道的,不過是沒有理會罷了。他並不在意城門會不會攻破,事實上…他倒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宮二道︰“就算城門開了,想要攻入內城只怕還需要一些時候。”城門就那麼大,南宮緒有本事越過守軍把自己的兵馬全部擠進去不成?

    宮馭宸皺了皺眉,道︰“這樣的話…豈不是還要不少日子?”

    宮二道︰“也不會,陳昱和薛真都留了手。若是南門破了他們肯定也會盡全力。到時候若是四門破了三個,守軍只怕是也無能為力了。”

    宮馭宸點點頭,“那就好…可不要讓本座等久了。”

    “啟稟閣主,宮中召見。”門外,有人恭聲稟告道。

    宮馭宸有些厭煩地輕哼了一聲道︰“蕭千夜該不會是害怕了,要請本座進宮去替他壯膽吧?”

    門外的人沒有搭話,宮馭宸站起身來走了出去。一邊往外走,宮馭宸一邊吩咐道︰“一旦南門破了,城里只會更亂。讓人小心府里,別讓紫霄殿的人來給本座搗亂。”

    “是,閣主。”

    宮馭宸帶著人出了右侍郎府匆匆朝著宮里的方向走去了。在他走過的街邊上,一顆大樹的樹干上趴著一條色彩斑斕的小蟲子。小蟲子原本是趴在樹干上睡覺。突然抬起頭來扭了扭幾乎看不出來的腦袋。然後飛快地躥下了樹干,靠著牆角不以言的地方以一種不同于蟲子能有的速度朝著皇宮的方向爬去。

    皇宮里,蕭千夜焦躁地在御書房里踱來踱去。遠處隱隱傳來的低沉的聲音每響起一下他的臉色就忍不住變得更難看一分。如果仔細看的話,還能發現他緊緊握著的手指在發抖。不過御書房里時候的宮女太監都只能低頭跪伏在地上,自然沒有人發現他隱藏在焦躁之下的恐懼。

    “陛下,宮閣主來了。”門外,侍衛稟告道。

    “快讓他進來!”蕭千夜道,“都出去!”

    “是,陛下。”眾人齊聲告退,宮馭宸從外面走了進來。

    “宮馭宸,現在該怎麼辦?!”一見到宮馭宸,蕭千夜立刻就上前一步想要抓住他。宮馭宸側首避過,淡定地道︰“陛下,你急什麼?”

    蕭千夜臉色難看地道︰“我怎麼能不急?城門那邊……”

    宮馭宸道︰“城門那邊一時半刻還倒不了,就算到了一時半刻敵軍也還攻不進來。所以,陛下不用害怕。”

    宮馭宸越是這麼說,蕭千夜的臉色越是難看,“一時半刻……”

    宮馭宸攤手,無奈地道︰“陛下自己不也知道麼,到了如今這個地步,想要守住金陵是不可能的事情。咱們能做的只能是拖延時間而已。”

    蕭千夜臉色凝重沉默不語,宮馭宸走到一邊坐下,悠然地道︰“好吧,不如陛下先說說,召在下入宮所為何事?”

    蕭千夜有些頹然地坐回了龍椅上,閉眼道︰“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麼?難道…皇祖父傳給朕的天下,朕真的守不住?”宮馭宸眼底掠過一絲嘲弄地笑意,臉上的神色卻是萬分誠懇地,“逆賊強勢,也不是陛下之過,何不看開一些?”

    蕭千夜痛苦地抱著頭,咬牙道︰“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宮馭宸道︰“就按照咱們之前的所說的不是麼?在下也說過,到時候保證陛下太後和兩位皇子的安全。必定會讓人送幾位到安全的地方,或許有朝一日,陛下還能夠東山再起呢。”

    “東山再起?”蕭千夜一怔,有些茫然地低喃。

    宮馭宸地聲音仿佛帶著惑人的意味,“不錯,東山再起。燕王是逆賊,陛下才是皇室正統。就算暫時失去了一切,有朝一日也必定能夠東山再起的。到時候…陛下若是看得起在下,在下也願意為陛下助力。再次之前…陛下盡管放心,本座會替陛下解決掉燕王的。”

    蕭千夜沉默了良久,終于抬起頭來神色木然地道︰“如此,就听閣主的吧。”

    宮馭宸俊美的臉上露出一絲滿意地笑容,“必定不會讓陛下失望。如此,本座還有事情要安排,先行告辭?”

    蕭千夜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宮馭宸起身走了出去。空蕩蕩的御書房里只剩下蕭千夜一人,許久才響起了悲涼地笑聲,“東山再起?哈哈…好一個東山再起……”

    城外的軍營中,衛君陌看著手中的信箋微微皺眉。南宮墨探過來輕聲問道︰“怎麼了?”

    衛君陌道︰“飛飛不見了。”

    飛飛被侍衛帶進城中一起尋找夭夭,但是一直沒有什麼消息。侍衛每天都會將飛飛放出去,因為有特定的藥香,每天飛飛都會自己按時回來。但是今天侍衛卻發現飛飛沒有回來,想要在一座城里尋找一只蟲子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別是當這只蟲子連用專用的藥香都招不回來的時候只有兩個原因,一是它自己不願意回來,二是它被人抓了回不來。

    南宮墨微微凝眉道︰“你怎麼看?”

    衛君陌道︰“飛飛應該是找到夭夭的線索了。”蟲子自然不能指望像人一樣會想到回來告訴你一聲發現了什麼線索。南宮墨心中一喜,抬手握住掛在眼見的另一只玉瓶道︰“我們現在進城去吧。”

    衛君陌點點頭道︰“時間差不多了。”南門已經打開了,只是守城的士兵堵在城門口還在苦戰罷了。陳昱和薛真那邊也加快了攻城的速度,既然已經有了一個缺口,再往後的就要容易很多了。半個月內,金陵皇城必破。

    南宮墨起身笑道︰“咱們快走!”

    知道她掛心女兒,衛君陌沒有多說什麼微微點頭站起了身來。

    右侍郎府里,一只七彩的蟲子圍著整個府邸爬了一圈又一圈,終于還是累得受不了趴在牆角下的花盆後面不動了。明明小主人的味道就在這里,為什麼找不到找不到?

    飛飛晃了晃腦袋,實在是爬不動了只得懶懶地爬了回去。

    小主人就在這里,它也要留在這里,它要香香軟軟的小主人。

    一個黑衣女子提著一個食盒從旁邊走過,飛飛頭頂細小的觸須動了一下。飛快地射了出去,然後整只蟲子飛快地黏在了食盒底下。宮九腳下頓了一頓,總覺得方才有什麼東西響動。不過一只小蟲子的聲音實在是太微不足道,停頓了一下發現周圍並沒有外人,便繼續往前走去。

    趴在食盒底部的一角,將自己盤起來縮成小小一團的飛飛被帶著轉了一圈一圈,走了好多條路。整條蟲都開始興奮了起來。它問到了小主人的味道!

    宮九提著食盒走進密室,就看到夭夭正百無聊賴地趴在軟榻里發呆。看到她進來,也只是幽怨地望了她一眼便撇過了臉去。宮九有些好笑,隨手將食盒放在旁邊的凳子上,笑道︰“夭夭小姐,吃飯了。”

    雖然是敵人的女兒,但是夭夭確實是個漂亮可愛的孩子。宮九又奉了宮馭宸的命令必須好好照顧她,時間久了倒是多了幾分真心。她們這樣的身份,都是風里來雨里去,刀光血影見多,這樣軟萌溫情的小東西卻是嫌少接觸的。夭夭是個很聰明的孩子,除了剛開始幾天哭鬧不休,在明白了自己無論怎麼哭鬧都不可能見到爹娘之後也就不鬧了。

    夭夭爬起來端坐在軟榻上望著她,宮九嘆了口氣微笑道︰“一個人在這里是不是很無聊?別怕,過幾天咱們就能離開這里了。”

    夭夭嘟著小嘴不說話,宮九慢慢將食盒中的飯菜拿出來擺放到她跟前,一邊道︰“這兩天閣主很忙,沒空來看你。不過閣主跟我說,功課還是要按時完成,不然閣主回來了會生氣的哦。”

    夭夭眨眨眼楮,悶悶地點了點頭。大壞蛋教的都是壞東西,她才不要學呢。

    “真是個乖孩子,宮九喂你吃飯。”宮九含笑坐在榻邊笑道。

    “自己吃。”夭夭道。

    “好吧,自己吃。”宮九將方才擺好,才提起食盒放到桌上去。一邊回頭跟夭夭說話的宮九沒看見,一個小蟲子啪嗒一下掉進了鋪著絢麗地毯的地上,然後飛快地爬進了軟榻底下。

    吃過了飯,宮九又陪著夭夭逗著她說了一會兒話才離開。未免夭夭一個人待在密室里悶出什麼問題,宮九奉命每天至少要陪著夭夭說一個時辰的話,逗她笑逗她玩兒。開始的時候可是為難壞了宮九,身為一個殺手,她哪里知道該怎麼逗小孩子啊。幸好夭夭還算給面子,熟悉了之後也沒有那麼排斥她了。原本宮馭宸還打算抓兩個小朋友來陪夭夭,可惜這個年紀的小朋友哪怕是再大幾歲的小朋友都沒有夭夭那麼大的膽子。被抓了之後除了哭還是哭,別說陪夭夭玩兒了,不要夭夭照顧她們就算是不錯了。

    至于商嶠,宮馭宸從頭到尾救沒考慮。若是將這一大一小放在一起,夭夭只怕沒現在這麼听話了。

    看著宮九走出去,密室里又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夭夭撇撇小嘴從床上趴下來,趴在軟呼呼的地毯上,將小手伸向軟榻下面。不一會兒就從軟榻下面拽出來幾張紙,紙上還歪歪斜斜的寫滿了字跡。夭夭看了看,將紙扔在地上又伸出小手往里面抓,卻不由得楞了一下。慢吞吞地將小手收回來看著手里軟乎乎的小東西發呆。

    飛飛舒服的扭了扭身子,高興地夭夭手里轉圈。不過它身子太胖,夭夭的手心太小吧嗒一下從手心里掉到了地上,頓時摔得頭暈眼花。

    “飛飛?”夭夭驚訝地道。不解地看了看周圍,緊密的大門,封閉的房間,不知道飛飛怎麼會跑到這里來。

    “飛飛,你怎麼來啦?”夭夭伸手見它抓回來,好奇地問道。

    飛飛自然不能回答她,只是興奮的在夭夭的手心和胳膊上爬來爬去。它終于找到香香軟軟的小主人了。

    夭夭偏著小腦袋想了一會兒也沒有想明白,點點頭道︰“好吧,飛飛肯定是來找夭夭地對不對?不過這里有個大壞蛋,飛飛一定要藏好哦。”

    飛飛听不懂,繼續高興的爬爬爬。

    夭夭卻十分高興,“我就知道飛飛最聰明了。乖乖。”小心翼翼地將飛飛放到身邊的凳子上。夭夭繼續往軟榻下面摸。不一會兒摸出來一支炭筆。這是宮馭宸拿來給她玩兒的,不過完了兩天就沒興趣了,扔到一邊宮馭宸也不在意這點小玩意。

    夭夭抓著紙和筆爬回軟榻上,又找了個小盒子將飛飛放進去然後也放在軟榻上,才心滿意足地趴在軟榻上開始寫寫畫畫。

    小朋友自得其樂的時間過得總是特別快,等听到石門傳來動靜的時候,夭夭飛快的爬起來抓起床上的東西扔到了榻底。

    宮馭宸進來只看到夭夭將什麼東西扔進了床底下,不由得挑了挑眉。夭夭立刻縮到了一角,大眼楮圓圓的瞪著他。

    宮馭宸饒有興致地笑道︰“小丫頭,告訴我你剛剛把什麼東西藏到床底下了?”

    夭夭撇過小臉不理他。宮馭宸也不在意,只是捏了捏她的臉蛋道︰“笨丫頭,你不說本座難道不會自己看麼?”說著,低頭看了一眼床底,然後拽出了被夭夭扔進去紙和筆。

    “喲,原來小丫頭已經會寫這麼多字了?”宮馭宸笑道,“讓本座看看你寫了什麼?嗯,圓圈九,好人。圈圈,大圈圈叉叉,這是什麼鬼?夭夭,娘娘…還會畫小人啊?還有一只…這是什麼玩意?”宮馭宸看了半天,十分真誠地看著夭夭道︰“小丫頭,其實這玩意兒你不用藏起來。”因為根本就沒有人看得懂。

    “哼!”

    宮馭宸一把將她拎到自己懷里,笑道︰“來,你給本座解釋一下,你這寫的是什麼?”

    夭夭很有個性的將小腦袋扭到一邊,宮馭宸挑眉,“好吧,讓本座來猜一下。圓圈九,是宮九吧。你覺得宮九是好人?圓圈…然後大圓圈還大個叉叉是什麼意思?”夭夭輕蔑的仰視他,“笨蛋,明明是蛋蛋。”

    “哦?蛋蛋啊。明白了。說我是大壞蛋是吧?”宮馭宸笑道。

    夭夭靈動的大眼楮轉了轉,不說話。

    宮馭宸也不在意,繼續,“這個娘什麼的,大概是想念娘親的意思?你會寫娘居然不會寫宮!回頭給本座把宮字寫一百遍,不,把本座的名字寫一百遍。這個…彎彎曲曲的是什麼玩意,飛飛?你想飛啊?”

    夭夭翻了個白眼,大壞蛋真煩!

    好幾張紙寫的都是這些亂七八糟不知所雲的玩意,有字也有畫。夭夭雖然學習方面遠不如安安,卻也認識不少字。不會寫的字兒就用畫兒代替,雖然很可能畫得除了她自己別人根本就看不出來那是什麼東西。

    宮馭宸隨手將那些東西扔到一邊道︰“有空寫這些東西,本座布置的功課背會了沒有?”

    夭夭直接趴在他懷里裝睡,宮馭宸無奈拎起她的小下巴看了看,道︰“真是個小壞蛋,這麼小就這麼多心眼兒,以後長大了還得了。”

    南宮墨的女兒果然是可愛又聰明,如果帶回去養一定是個很不錯的主意。宮馭宸摸著下巴思索著,如果這麼聰明的小丫頭讓自己教養長大會是什麼樣子呢?還是嬌俏天真的小姑娘,或者是驕縱邪惡的小魔女?

    這麼想著,宮馭宸覺得自己的心開始蠢蠢欲動起來。如果將小丫頭教導成一個小魔女,呵呵…衛君陌和小墨兒臉上的表情一定會很好看吧?

    “嗯,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等到本座離開的時候,你就跟著本座一起走吧。”宮馭宸心情舒暢地道。

    又叨叨絮絮地跟夭夭說了好一會兒話,其實是宮馭宸單方面的嘮叨。直到心滿意足了宮馭宸才扯過旁邊的小被子替她蓋上起身走了出去。

    等到宮馭宸出去好一會兒,夭夭才睜開眼楮從被子里爬了出來。皺了皺眉小臉道︰“大壞蛋越來越嘮叨了,比太公還吵吵。飛飛,飛飛?”

    飛飛拱著色彩斑斕的身子沿著軟榻的一條腿爬了上來。

    夭夭松了口氣,“你沒事就好,要是被大壞蛋抓住了就慘了。”

    飛飛蹭了蹭夭夭的軟乎乎的手指頭,夭夭臉上的笑容也更加甜美起來。過了一會兒又有些憂郁地嘆氣,“要是白白也在就好了,我們就可以要白白咬大壞蛋一口,然後逃出去。”小小的孩子自然不會考慮,白白咬完了宮馭宸之後她們到底能不能逃出去。這麼復雜的事情顯然還不是她能夠考慮的到的。

    “不過沒關系,有飛飛陪著我也很不錯呀。飛飛陪我誰吧,娘親和爹爹也要來了對不對?”

    飛飛繼續蹭他的手指,夭夭高興地笑道︰“我就知道是這樣,嗯嗯,睡個好覺就可以看到爹爹和娘親了。”將飛飛放到枕邊,夭夭打了個小小的呵欠閉上眼楮睡覺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