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420、散盡家財

420、散盡家財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金陵皇城外廝殺聲不斷,皇城內也是一片肅殺。

    皇宮里一處偏殿中,一群神色肅然的人或坐或立,但是眉宇間卻都毫無意外的帶著幾分焦慮和憂愁。秦家家主獨自一人坐在僻靜的角落里不言不語。若是往常眾人定然都會圍著他商討意見,不過這幾年秦家著實是低調得很,極少參與這些世家的聚會,即便是參加也都很少會說什麼。以至于眾人都有些習慣了這樣安安靜靜毫無存在感的秦家家主,卻忘了他幾年前依然還是幾乎將謝家風頭壓下的金陵第二世家的掌舵者。

    謝侯坐在離他不遠的地方,同樣也沒有參與這些人的討論。眾人倒也不意外,畢竟謝家從不參與朝中事務是眾所周知的。就算燕王真的攻破了金陵改朝換代,只要謝家自己不作死就不會有什麼事。

    謝家幾位公子都站在謝侯身邊,神色肅穆恭敬,從容若定看不出絲毫的表情。

    秦家主掃了一眼在座的眾人,微微嘆了口氣。抬頭對謝侯笑道︰“謝兄,不如移駕手談一局?”

    謝侯了然,含笑道︰“秦家主請。”

    兩人起身往旁邊往大殿旁邊的廂房走去。雖然說是被軟禁在宮中,但是畢竟是各家的家主,蕭千夜也不想太得罪他們。只要他們不離開這座大殿不隨便亂走,在大殿中各處卻是可以隨意的。兩人起身離開並沒有驚動太多人,只有謝家的兩位公子和秦家的一位公子跟了上去。

    兩人來到側翼的一個幽靜的廂房坐下,幾位晚輩已經上前擺好了棋盤。雙方落座,卻並沒有急著落子。听著遠處傳來的廝殺聲,謝侯淡淡道︰“听這聲音,外城只怕是守不住了。”南門被破的消息傳來已經有兩天多了,外城的守軍能夠將幽州軍堵在外面兩三天已經不容易了。但是,既然城門已經破了,還想將人給擋回去就更不容易了。

    秦家主也嘆了口氣道︰“謝侯說得是。”

    謝侯抬眼看了秦家主一眼,挑眉笑道︰“旁人便罷了,秦家主何必如此憂慮?”

    別人怎麼樣先不說,秦家的大公子如今可是衛君陌麾下的得力之人,一旦燕王登基,秦家只有更上一層樓的份兒,哪里需要憂慮嘆息?秦家主此時的嘆息,若不是謝侯心胸寬大,旁人未免覺得他故作姿態。

    秦家主摩挲著手中的棋子,良久方才落下了一子搖頭道︰“都說一朝天子一朝臣,可這…天子與天子也有不同。棋局重開,禍福誰知?”平心而論,比起燕王其實各大家族還是更喜歡蕭千夜這個皇帝的。畢竟,對臣子來說壓在頭上的人自然是越好侍候越高興的。蕭千夜對自己的皇叔們夠狠,但是對手下的臣子至少比起先帝來,算得上是心慈手軟的了。而燕王,先帝眾多皇子之中,最肖似先帝的便是燕王了。

    可惜,蕭千夜實在不是燕王的對手。若是讓各大世家拼盡了全力相助蕭千夜,又沒有人願意。更何況,蕭千夜領不領他們的情還要兩說呢。

    謝侯點點頭,“言之有理。”

    秦家主嘆氣道︰“所以,在下才羨慕謝侯啊。”不入局,自然也就不用擔心那些風雲變幻的危險。以謝家的威望和名聲,只要謝家不叛國不欺君往上,不出什麼荒唐的紈褲後代,謝家就能夠長長久久的安享太平。可惜,秦家不可能這樣做,也沒有這個條件。即便是秦家有一天風頭真的完全壓過了謝家,比起謝家的底蘊也是萬萬不及的。

    謝侯搖搖頭,道︰“秦家主想這些,不如想想你我是否還能走得出這皇宮吧。”

    秦家主神色微動,抬頭看著謝侯,再看看站在謝侯身後的謝家大公子和謝七公子,有些無奈地搖頭笑嘆道︰“若是命該如此,在下又能如何?”蕭千夜招他們進宮的目的他們並非不知,只是強權之下便是知道也無可奈何。

    幸好…

    秦家主在心中暗暗慶幸,就算他出了什麼意外,就算跟著他進宮來的幾個子弟都出了什麼意外,等到長子回京之後總還是可以穩住秦家的局勢的。秦家也不至于因此就一敗涂地。

    謝侯就更不著急了,謝家有謝老夫人坐鎮就不會亂。不管他在宮里出了什麼事,等到將來新皇登基都會安撫加恩謝家。過些念頭,謝家總還是會慢慢恢復的,甚至還可避開新皇登基之後對世家的清洗。畢竟,燕王確實是一位相當強勢的王者。

    兩人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眼中看到了泰然和從容。同時,顯然兩人都不覺得蕭千夜還能有力挽狂瀾的能力。

    這邊的兩個人淡定的對弈,另一邊的偏殿里卻已經吵成了一團。高義侯坐在一邊同樣臉色陰郁,沒想到皇帝下手竟然這樣快。他們確實是動了心思,只是還沒來得及行動就被皇帝全部給請進宮中了。如今卻是什麼都做不得了,燕王那邊是別想了,現在能夠安然脫身就算是運氣了。

    “見過高義侯,貴妃娘娘有請。”門外,一個內侍走進來恭恭敬敬地道。

    聞言,原本還鬧哄哄的大殿里頓時一片安靜。眾人的目光紛紛射向高義伯,隱隱帶了些敵意。他們都被關在這里哪兒也去不得,高義伯卻被女兒派人帶走了,誰知道他會不會對陛下說出什麼不利于大家的事情。

    只是再是怎麼敵意,在這個地方這些權勢赫然的家主跟普通人也沒有什麼差別,只得眼睜睜地看著高義伯被帶走。

    高義侯隨著內侍來到朱妃的宮殿,朱妃正跪在後殿的佛堂里誦經。听到內侍的稟告才起身走了出來,淡淡笑道︰“父親。”

    高義侯憂心忡忡,連忙問道︰“找為父前來,可是有什麼要事?”

    朱妃坐了下來,淡淡微笑道︰“也沒有什麼大事,只是听陛下所父親在宮中,便讓人請父親來聚聚。這幾日,父親可還安好?”

    高義侯看著眼前神色溫婉,卻不失皇妃貴氣的女兒,神色有些復雜。他們入宮已經有數日,朱妃自然不可能是今天才知道的。前兩天不聞不問,如今卻……朱妃把玩著手腕上的玉鐲,一邊悠悠道︰“听聞…這些日子父親和長姐頗多書信往來?”

    高義侯聞言神色一變,有些訕訕道︰“哪里…”朱妃身在宮中,這些消息自然不會是她自己打探出來的。

    朱妃幽幽道︰“我知在父親心中我是萬萬比不上長姐的。但是,我皇兒也喚父親一聲外祖父。父親當真忍心讓陛下失了江山,讓我兒淪為階下囚甚至是性命不保?”

    高義侯連忙道︰“娘娘慎言。”

    朱妃美麗的容顏上勾起一抹冷笑,“慎言?父親難道沒有聯絡各大世家,想要投靠燕王麼?父親莫非忘了,就算是陛下如今…這皇城里還是陛下說了算的。”

    高義侯有些驚恐地睜大了眼楮,他有些不明白這個女兒為什麼突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是她自己想要說得還是陛下的意思?但是眼前卻絕不能承認,朱妃說得沒錯,就算是皇城已經危在旦夕,但是至少現在這皇城里還是蕭千夜說了算的。

    “娘娘誤會了,為父怎麼會有這樣大逆不道的想法。”高義侯心中,其實並沒有絕對兩個誰更重要一些。如果蕭千夜一直屹立不倒,他放棄的自然就是朱初瑜。但是現在明顯是蕭千夜不行了,朱家自然要向著嫡長女。畢竟朱初瑜還是燕王二公子的嫡妻。當然,因為朱初瑜的聰慧能干,這些年里他確實是更疼愛看重這個嫡長女一些,卻也沒到為了她能放棄家族利益的地步。

    朱妃豈會被他三言兩語糊弄,只是笑道︰“父親這麼說,我便放心了。”

    听了朱妃的話,高義侯心中卻驀地升起一股不詳的感覺。有些警惕地看著眼前的女兒,只听朱妃笑道︰“父親願意為陛下盡忠,我想陛下也是十分高興的。”

    高義侯干笑,“這是自然。”

    朱妃點點頭,“如此,我便替父親做主了。將朱家的全部財產都用來充當軍餉,以助我軍守城。若是將來擊退了燕王,論功行賞陛下必定不會忘了父親的。”聞言,高義侯有些絕望了。朱家的全部財產…朱妃這是要毀了朱家麼?當然,現在無論是誰也不可能拿到朱家的全部財產,因為朱家還有許多產業在金陵以外的地方。但是緊緊是朱家在金陵的產業和朱家庫房的全部財產就足夠讓朱家一蹶不振了。

    “娘娘,你不能……”

    “嗯?”朱妃挑眉。

    高義侯咬牙,論功行賞?蕭千夜還有論功行賞的那一天麼?若真是將這筆財產捐獻出去,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不說,將來到了燕王面前就是個巨大的洗也洗不掉的污點。

    “娘娘,若是如此,朱家,朱家只怕就撐不下去了啊。”高義侯道。

    朱妃微笑道︰“父親一向深明大義,忠君報國豈不比一家一戶的利益更重要?”

    深明大義個屁!

    “娘娘,你也要為二皇子想想啊。萬一將來……”朱妃笑道︰“我正是為皇兒著想,將來陛下定然會看在父親慷慨解囊的份上,厚待皇兒的,不是麼?”

    高義侯啞口無言,朱妃道︰“看來父親是沒有意見了。女兒代陛下謝過父親。”

    “不行!”高義侯叫道。

    朱妃卻仿佛沒听見他的話一般,揮手吩咐身邊的人拿了高義侯的印信去稟告蕭千夜。高義侯獨自一人哪里比得過宮中的內侍和侍衛,即便是再怎麼掙扎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朱家家主的印信離自己而去。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高義侯終于從失魂落魄中回過神來,顧不得規矩憤怒地朝朱妃叫道。

    朱妃勾唇淺笑,溫婉如舊,“父親當初因為長姐一句話,便將女兒送給了陛下。父命難為,女兒不敢有怨言。如今女兒既然已經做了陛下的妃子,自然要全心全意為陛下著想。就算陛下有什麼不好了,女兒自然也只得陪著。但是,難道父親如今又要為了長姐而棄女兒于不顧麼?這幾年…父親因為女兒這貴妃的身份,也賺了不少罷?朱家原本不過是世家中的末流,如今卻是聲勢浩大。若是父親能攜著朱家的財勢扶持長姐,朱家必然能夠更上一層樓。只是…女兒怎麼能看著父親如此無情的拋棄我和皇兒,去為長姐鋪路?父親,這不公平啊。”

    沒想到朱妃竟然看穿了自己的想法,高義侯一時間有些窘迫。但是卻也只是瞬間的,更多的確實憤怒和難以置信。他沒想到,這個一直都溫婉柔順的庶女竟然對自己對朱家有著這麼多的怨懟。她是想要毀了朱家啊。

    朱妃也不在意高義侯的憤怒,笑道︰“這幾年,我天天想,日日想,直到最近才終于想通了一些。我雖不及長姐聰慧能干高瞻遠矚,但是…卻也不想讓她踩著我和皇兒的肩膀往上爬呢。朱家有今天的聲勢,依仗的是我這個庶女。但是只要父親先一步投靠燕王,燕王殿下感念父親的忠心,自然會更加看重朱家,也更加看重長姐。只是…如果朱家只剩下一個空殼子了呢?而且還是為了資助陛下守城而傾家蕩產的。父親你說,燕王殿下會如何看待長姐這個兒媳?如何看待朱家?”

    高義侯指著朱妃,手指頭顫抖著半晌說不出話來。

    朱妃微笑著,最後悠悠道︰“朱家本就是末流世家,父親利用女兒得到了這些,便還給女兒吧。橫豎…我大約也活不了多久了。”朱妃雖然身在後宮,卻也知道如今的形勢對蕭千夜不利。身為一個有著皇子的皇妃,這樣的情形對她比那些沒有皇子的妃子更加不利。而她,也不想再仰仗朱初瑜的恩賜過日子了。一旦城破,以燕王的性格陛下只怕…而她的皇兒也未必能保得住。若是皇兒不在了,她還活著干什麼。讓她看著朱初瑜踩著自己春風得意,還不如讓朱家為自己和皇兒陪葬罷。

    “帶高義侯下去休息吧。”朱妃看了一眼臉色一陣白一陣紫的高義侯,有些意興闌珊的吩咐道。

    “是,娘娘。”兩個侍衛入內,一左一右拉著垂頭喪氣的高義侯走了出去。

    大殿里,朱妃獨自一人沉默了良久。兩行淚珠靜靜地劃落了臉龐,空蕩蕩的大殿中響起了寂寥的笑聲,“長姐…這一次,是我贏了吧?”

    御花園里,宮馭宸坐在假山上遠遠地看到被人拉著路過,一副無精打采模樣的高義侯。挑眉道︰“這是怎麼了?”

    正好走過來的宮七看了一眼那邊了然道︰“稟閣主,听說方才高義侯將朱家的所以財產都獻給了皇帝。”

    宮馭宸有些好笑,高義侯什麼時候那麼大方了?再看那失魂落魄的模樣,想來也不是自願的。思索了片刻,宮馭宸也不得不感嘆,“果然是不能小覷了女人的報復心啊。”只是片刻,他便已經想明白了事情的來由。別看那朱妃無論當初在家中還是入宮都不起眼,如今這一招…宮馭宸都可以想象出朱初瑜听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表情扭曲的模樣了。

    想了想,宮馭宸道︰“既然如此,讓人將咱們的財產收一收,別便宜了蕭千夜。”水閣這幾年暗地里跟朱家合作並不少,高義侯未必知道,但是朱初瑜卻是知道的。既然朱妃將朱家賣給了蕭千夜,他們自然要抽身了,總不能一起被賣了。宮馭宸暗暗有些惋惜,朱家別的本事沒有,賺錢的本事倒是還不錯的。

    “是,閣主。”身後宮二沉聲應道。

    “閣主,剛剛收到消息,衛公子和星城郡主應該已經入城了。只是…咱們的人一時半刻找不到他們的行蹤。”宮七繼續稟告道,如果衛君陌和南宮墨隱藏在暗處可以不露蹤跡,他們確實是很難找到這兩個人。

    聞言,宮馭宸臉色微沉,思索了片刻道︰“不用去管他們了,他們必定是為了那個小丫頭。現在…最要緊的是我們的計劃。除此之外…別的全部放棄也無妨。”

    宮七神色也是一肅,點頭道︰“屬下明白。”

    宮馭宸點點頭,抬眼望著湛藍的天空嘆了口氣,“很快,皇城就該破了。在中原待了這麼多年,也是時候該離開了。”

    宮二和宮七對視了一眼,齊聲道︰“屬下誓死追隨閣主。”

    宮馭宸沉默不語,只是揮了下手示意兩人起身。

    宮馭宸站起身來,轉身越過宮牆望向宮外的皇城,唇邊勾起一抹笑意,“這麼多年,本座早就有些等不及了。想必,所有人都等不及了吧?衛君陌,讓本座看看,這一次你要如何破我的局?不過,這一次本座可不會再跟你多做糾纏。”仔細想想,宮馭宸也不得不承認自己這幾年實在是有些失敗。他將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衛君陌和南宮墨的身上,幾乎要忽略了本身的目的。事實上,衛君陌從來都不該是他的目的啊。只不過…一個強者遇到另一個強者,自然而然的不是惺惺相惜,便是不死不休罷了。

    說罷,轉身漫步走下了假山,朝著御書房的方向而去。

    身後,宮二和宮七望著前方的不緊不慢的身影,有志一同的快步跟了上去。

    ------題外話------

    麼麼噠。抱歉今天晚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