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425、劫後余生

425、劫後余生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衛君陌進了大殿只能看到里面濃煙籠罩,濃煙深處有火光隱現。還能感覺到的就是那撲面而來的熱氣,只是站在門口尚且如此,大殿里的人有多難過就更不用說了。幸好衛公子內力高深,听力自然也不差。根本不用看直接快步朝著燕王等人所在的方向而去。

    “舅舅!”

    衛君陌還沒走到燕王跟前,就有兩個黑衣迎面撲了過來。衛君陌也不客氣,提在手中的思歸劍寒光一閃,同時一腳將跟前的人踹了出去。兩聲沉重的物體落地聲之後,濃煙深處的火光更加躁動起來。立刻就傳來了被烈火焚身的慘叫聲。

    “衛君陌!”宮馭宸冷聲道。

    衛君陌沉聲道︰“我的承諾依然有效。”說完也不再去管黑暗中還隱藏著多少人,飛快的走到燕王跟前一把抓了下去,一手抓起一個。燕王一把抓住他的手,“熾兒暈過去了,先帶他…”

    “你們先走!”身後傳來師叔不耐煩的聲音,火都燒到面前來了還拖拖拉拉,當演戲呢?

    衛君陌不再說話,抓起燕王和蕭千炯與師叔擦肩而過沖了出去。

    飛快的掠到門口,衛君陌直接抬手將蕭千炯拋了出去,同時將燕王放到了門口然後再次轉身進去。此時,兩個黑衣人已經護著宮馭宸沖了出來。宮馭宸此時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氣定神閑,俊雅的臉上也沾染了不少煙塵,神色有些不善的看了一眼門口的燕王,再看看快步上前來的南宮墨以及一眾幽州軍將士,只得遺憾的聳了聳肩。

    薛真冷著臉盯著宮馭宸,只要燕王一聲令下他們這些人立刻便能夠一擁而上,將宮馭宸這幾個人砍成爛泥。

    燕王悶咳了幾聲,沉聲道︰“放他走。”

    宮馭宸挑眉一笑,還沒來得及說話就感到身後勁風襲來。他雖然沒有了高深的內力,但是曾經身為高手的直覺卻還是在的。連忙側身避開,就看到一身布衣的中年男子站在門口神情冷漠的盯著他,若不是他手里拎著兩個人的話,只怕這一擊宮馭宸是躲不過的。

    宮馭宸清楚地感覺到眼前的人身上傳來的殺意,護在他跟前的兩個黑衣人也連忙上前擋在了他跟前。師叔冷哼一聲,不屑地掃了一眼眼前的人,“還不滾,堵著門想要干什麼?”

    門只有這麼快幾個人堵在這里里面的人都出不來,這些人是腦子有什麼問題麼非要堵在這里?

    “還有你,看在夭夭的份上,這次老夫不對你出手。別讓我在看到你。”師叔盯著宮馭宸冷然道。

    宮馭宸心中暗暗松了口氣,眼前這個中年男子身上的氣勢讓他感覺到極度的危險。別說是自己現在這樣,只怕就是他全盛之時也未必敵得過他。

    宮馭宸朝著眾人點點頭,含笑道︰“既然如此,告辭。”

    “快走!全部退開!”門里傳來衛君陌冷怒的聲音,同時伴隨而來的還有地底沉重的轟隆巨想,腳下的地面隱隱都在顫抖。

    眾人都是一驚,“地底的火藥炸了!”

    師叔抬手直接將手里的兩個人拋了出去,同時一腳將擋在跟前的宮馭宸提了下去,俯身抓起了燕王。南宮墨也抓住了驚魂未定的蕭千炯飛身掠了下去。原本圍在大殿周圍的將領不用命令也飛快地退了下去。衛君陌抓著陳昱從大門里面沖了出來。

    “轟隆!”

    大股的濃煙中還有幾個黑影沖了出來,卻始終沒有看到蕭千夜。

    衛君陌皺了下眉,放下陳昱轉身再一次往大殿走去。

    “君兒!”燕王一手撐著悶痛的胸口,聲音也有些沙啞。衛君陌回頭看了他一眼,伸手結果旁邊士兵手中提著的水桶,將水澆在了身上反身,“蕭千夜不能死在這里。”就算真的被燒死了也必須將他的尸體完整帶出了而不是任由他被燒的面目全非。

    南宮墨皺了下眉,干脆地道︰“君陌,小心!”

    衛君陌點點頭,頭也不回的進去了。

    剛剛爬起來的宮馭宸嗤笑了一聲,“本座倒是不知道衛公子竟然還有如此的聖母心腸,任由他被燒死豈不是省事?星城郡主,你說呢?你難道一點兒也不擔心衛君陌?”對于臨了被蕭千夜坑了一把險些連命都丟了的事,宮馭宸不記仇是不可能的。

    南宮墨淡淡地看著他道︰“我若是宮閣主,現在該做的就是去逃命。”她並非不擔心衛君陌,而是她相信他不可能為了救蕭千夜而不顧自己的性命。現在的火藥也不是前世的烈性炸藥,被埋在地底下到底能發揮多大的功效南宮墨表示懷疑。如果火藥真的那麼管用,現在也就不是冷兵器作戰了。

    宮馭宸臉上的笑容一僵,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師叔,終究還是沒在撩撥南宮墨了。形勢比人強啊。

    衛君陌進去的時候蕭千夜正躲在大殿最角落的地方,但是大火漸漸逼近也讓他開始無處可躲了。面對著身前越來越炙熱的溫度,吸進鼻息的全部都是令人窒息的濃煙,一邊咳嗽著蕭千夜眼中終于留下了淚水。

    就這樣死了吧。

    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畢竟求生才是人類的本能。而被火燒死毫無疑問也是個極為痛苦的死法,所以蕭千夜依然在不停地朝著角落里退避著。直到退無可退。同于無法忍受了,蕭千夜咬了咬牙想要向門口沖去。腳下卻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跌倒在了地上。撞到地上的臉上傳來一陣炙熱的痛意,蕭千夜悶哼一聲,努力睜開眼楮想要看清眼前,然而除了濃煙什麼都沒有。

    “咳咳…”蕭千夜終于有些絕望地放棄了。在他身下,是方才將他絆倒的尸體。蕭千夜忍不住苦笑起來,沒想到他竟然會跟一具無名無姓的尸體死在一起。等到那些人將太廟打開滅了火,還能分出來這大殿中那一具尸體是他蕭千夜麼?

    輕快的腳步聲從前方傳來,衛君陌皺了皺眉,總算看清了蕭千夜的方向。上前一把抓起他往外走去。

    “衛…衛君陌?!”蕭千夜一愣,一股羞恥之感頓時盤踞在心底,“朕不要你救!你給朕……”

    衛公子抬手,毫不留情的對著他脖子一記手刀,蕭千夜剩下的話也跟著隨他一起湮沒在了黑暗之中。

    衛君陌輕哼一聲,提著人掠出了大殿。

    身後,大殿里既然不斷的傳來轟隆巨想。不過這歷時數百年有被蕭千夜用精鐵加固過的宮殿倒是出乎意料的牢固,直到衛君陌走出大殿也全然沒有倒塌的意思。

    衛君陌出來的時候宮馭宸早已經走了,剩下的人倒是都還在。看到被衛君陌拎出來的蕭千夜,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南宮緒帶著軍中的軍醫以及當初幫蕭千夜改建這太廟的工匠回來了。一邊令軍醫給眾人檢查身體,一邊命眾人滅火。這太廟已經這樣了燒了也就燒了,但是這宮中的宮殿都有數百年了,天干物燥的,萬一蔓延開了就麻煩了。

    衛君陌隨手將蕭千夜扔到地上,掃了一眼地上坐著的眾人。雖然都十分狼狽,但是至少都沒有受什麼重傷,至少性命無憂,“陳將軍,薛將軍,這里有勞兩位。我和無瑕有事先走了。”

    不等兩人點頭,衛君陌便拉著南宮墨轉身走了。南宮墨想起才剛剛找到的女兒,也不多說什麼轉身跟著衛君陌便走了。

    “君兒。”身後,燕王沉聲道。

    衛君陌腳下頓了一下,便繼續往前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想起起火之前宮馭宸所說的事情,眾人都是一陣沉默,劫後余生的慶幸散去,心中更多了幾分沉重。

    師叔神情淡漠地瞥了一眼眾人,也跟著轉身走了。

    陳昱在心中嘆了口氣,“王爺重傷初愈,世子昏迷不醒,不如先去休息吧?如今諸事繁多,還望王爺保重身體。”

    燕王點點頭,“此處辛苦你們了。”

    “末將領命。”陳昱和薛真連忙道。

    太廟這邊固然是驚心動魄,藺長風那邊也不輕松。藺長風對自己那位老爹也就只剩下那麼一點兒血脈情分了,听說他被蕭千夜軟禁了,想著橫豎無事自然要去看看。卻沒想到,蕭千夜或許只是想要軟禁他們一下,但是宮馭宸可不是那麼想的。

    還沒踏入軟禁著一眾家主的大殿就看到門口倒在血泊中的侍衛。藺長風心中已經,飛快地沖了進去。大殿里面已經是一片混亂,地上橫七豎八地倒著不少人。隱隱听到大殿伸出傳來兵器撞擊的聲音,藺長風連忙加快了腳步。

    殿後的小院里,幾個年輕人正握著兵器與跟前的三個黑衣人對抗。他們後面不遠處,是幾個世家的家主以及子嗣。藺長風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的藺家主,心底暗暗松了口氣。

    雖然這幾個年輕人都是各家族中習過武藝的子弟,但是他們這點身手對水閣的殺手來說,連花拳繡腿都算不上。五六個人圍攻三哥黑衣男子也不過支撐了十來招就被抽飛的抽飛,重傷的重傷。

    那三個殺手顯然也並不想跟這些年輕人糾纏,撇開了他們就立刻一劍朝著後面的人刺了過去。

    眾人驚呼,卻無處可躲。這幾個人突然出現殺了殿外的侍衛,沖進來對著他們這些人就是一通亂殺。一些會武功的子弟奮起抵抗卻也只能阻擋片刻時間。如今退到了這後院就更是無路可退了。

    之前眼前紅衣衣衫,一聲輕響,一把黑色的折扇架住了刺刀跟前的長劍。

    長風公子笑容可掬地望著眼前的黑衣人,“殺這麼幾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還需要出動水閣三位高手?”

    黑衣殺手咬牙,冷聲道︰“藺長風,你少多管閑事!”

    “長風?!”

    “長風公子?”

    眾人也是一驚,藺長風是藺家嫡長子。可惜卻被藺家主逐出了藺家,各大世家都知道這位藺大公子從小便跟衛公子交情不錯,衛君陌離京之後更是跟著也去了幽州。倒是沒想到,如今他們竟然會被藺長風給救了。

    其中,藺家家主更是又驚又喜。看著眼前長子修長卓立的背影卻又忍不住臉上一陣陣的發熱。

    藺長風笑看著眼前的三個黑衣人道︰“水閣消息靈通,難道不知道…這群人里面至少還有一個姓藺的?”說完,藺長風又回過頭卻沒有看向人群中的藺家家主,而是看向了秦家主笑道︰“秦伯父,令郎讓我給你帶給好呢。”

    聞言,秦家主只得頂著眾人各異的目光無奈苦笑,心中卻是寬慰了許多。

    藺長風跟衛君陌關系雖然好,但是他已經跟藺家撕破了臉,能來救藺家主一命就算不錯了。秦家卻不一樣,秦家大公子是秦家未來繼承人,如今更是衛公子身邊得用的人。等到將來燕王殿下登基,就算秦家不飛黃騰達,至少也可保平安啊。

    “藺長風,別以我我們怕你。”三個黑衣殺手對視一眼,冷聲道。藺長風武功是很高,但是還不是衛君陌那種變態。他們也是水閣殺手中的佼佼者,三人聯手未必打不過藺長風。

    藺長風也不在意,笑容可掬地道︰“三位難道不知道,現在這皇宮誰說了算了?本公子勸你們最好去太廟看看,你們家那位說不準已經被衛公子打成狗了。”

    “放肆!”三人大怒,三把長劍齊齊朝著藺長風刺了過去。

    藺長風隨手將折扇插在腰間,腳下一挑提起了一把放在被人丟在地上的寶劍,跟三人纏斗在了一起。

    小院中的眾人都紛紛松了口氣,藺家主身邊,如今的藺家長公子藺長雲拉了拉父親低聲道︰“爹,咱們快走吧!”

    旁邊眾人目光有些怪異的看向這父子倆,做兒子的正在為了他們跟人家拼命,他們這些外人都還沒說什麼。這做爹和做弟弟的就要跑了?就算不是一個娘生的也別做得這麼難看啊?

    藺家主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燙,沒好氣地瞪了藺長雲一眼低聲道︰“閉嘴!”

    藺長雲臉上一僵,咬了咬牙沒說話。

    藺長風當初能代替衛君陌鎮住紫霄殿的一干殺手,自然是有真本事的。不過七八十招,其中一命殺手已經被他一劍砍在了手臂上,一腳踢了出去。另外兩個殺手見狀,手下招式更加凌厲起來。藺長風輕嘯一聲,手中長劍飛舞,劍光縱橫。在戰場上磨礪了幾年,藺長風如今的武功比起往昔更是凌厲了幾分。打了半晌也沒有分出勝負,但是殿外卻傳來了沉重卻整齊的腳步聲。

    藺長風挑眉一笑,援軍來了。

    薛斌帶著一隊兵馬沖了進來,見此情形立刻一揮手將小院團團圍住。三個殺手見狀不好,知道想要再下殺手已經不可能,只得撤退。攻進了皇城,薛斌正是亢奮的時候,哪里肯就此放過。立刻帶著自己的屬下嗷嗷叫著追了上去。

    藺長風掃了一眼地上的一只斷手,輕哼一聲隨手將手中染血的劍拋落到地上。轉身對秦家主和謝侯拱手笑道︰“長風來此,讓兩位受驚,還望見諒。”能然燕王看重和衛君陌看重的大概也只有這兩位了,至于別的,說不定巴不得他們被殺了呢。

    秦家主點頭笑道︰“長風公子說笑了,我等還要多謝長風公子救命之恩才是。”這一次,金陵各大世家損失不小,楊家,連家家主被殺,好一個家主的嫡長子也死了,就連他們秦家都有兩個子弟一死一傷。

    眾人也紛紛上前道謝,不管怎麼說藺長風是真的救了他們的命。

    藺長風有些無奈地道︰“實在是我等思慮不周,竟沒有想到那些人竟然如此喪心病狂。”至于是不是真的思慮不周,別人就不知道了。

    謝侯凝眉道︰“這些人…似乎不是朝廷的人?”

    藺長風道︰“這些人是水閣殺手,謝侯難道不知…那位與水閣的合作?”藺長風這話說得有些曖昧,不過在場的人都是消息靈通之輩,蕭千夜和宮馭宸合作的事情知道的人自然不少。等到將來宮馭宸的身份被公開,蕭千夜身上的黑點是黎江水也洗不清了。

    雖然一時想不明白水閣的人殺他們的用意,謝侯卻不由得有些擔憂,“若是如此…那朝中的眾臣會不會也有危險?”

    “朝中眾臣?”

    秦家主也跟著點頭道︰“昨天旁晚起,朝中許多眾臣就都留在了宮中。听說就在御書房旁邊的偏殿休息。”

    藺長風想了想,拱手道︰“在下還有要事,先告退了!”

    那些討人厭的酸儒死了也就死了,但是水閣的人分明就是無差別的殺人。若真的將朝中的重臣殺的一干二淨,麻煩不說這個黑鍋說不定最後還要他們來背。

    謝侯也知道他要去做什麼,連忙道︰“公子輕便。”

    藺長風轉身便走,從頭到尾沒有多看藺家主一眼。

    “逆子!你站住!”藺家主惱羞成怒,厲聲道。

    藺長風嘲弄的低笑一聲,快步走出了院子。

    ------題外話------

    咳咳,看到好多親奇怪為什麼燕王起兵之後沒有直接認下君陌?還是因為君陌的身世啊,燕王是靖難不是謀反。當然咱們都知道肯定是謀反居多,但是…表面文章很重要噠。你認一個梟雄命格的兒子回來,不是擺明了說你要造反麼?至于現在,大局已定嘿嘿。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