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455、王府宴,眾人心

455、王府宴,眾人心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金陵皇城,還在忙碌著準備禪位大典和登基大典的人們再一次被突然拋下來的驚雷炸的頭暈眼花。其實,也沒有讓所有人震驚。畢竟這在金陵城里已經算是舊聞了。但是即便是舊聞,燕王隨口承認和光明正大的昭告天下也還是有差別的。這其中的差別大概就相當于娶媳婦兒到底是暗地里悄悄辦了還是三媒六聘,八抬大轎的風光進門了。

    對于普通的不知道真相的百姓來說就更加震驚了,一直因為身世不明而備受詬病的衛公子,竟然是燕王府已故王妃宋氏的親生子,燕王府的嫡長子?!

    這是老天在開玩笑麼?

    所有人都忍不住抬頭望天,蒼天一片晴朗萬里無雲。

    剛剛听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離家多年好不容易回來的秦大公子正在淡定地陪父親下棋,就=听到管事急匆匆地來稟告的消息秦梓煦劍眉微挑,從容的落下一子,“父親,不說是不是也覺得孩兒目光如炬?”

    秦家主也是無言以對,當初秦梓煦為什麼選衛君陌?一是衛公子的能力,二是燕王對衛公子的看重,三是衛公子身份超然。但是現在…一個未來皇帝的外甥和一個未來皇帝的嫡長子…燕王趕在這個時候宣布衛君陌的身份,用意顯而易見。

    而秦家…早已經綁在了衛公子的船上了。

    “父親,您有什麼教誨?”秦梓煦恭敬地問道。

    秦家主沉默良久,方才道︰“時也命也,順其自然吧。反正…秦家將來也是你的。”把秦家弄沒了,將來倒霉的也還是你自己。

    秦梓煦聳聳肩,摸著腦門思索,“比起那幾位,我還是將賭注押在衛公子身上。除非他自己不想贏。”更何況,一回京衛公子就送了他那麼大一份重禮,還能搖擺不定的是腦子有問題。

    “那你還這副德行干什麼?”秦家主道。

    秦大公子道︰“我以為父親會夸夸我眼光好。”

    “……”

    身份的變化同樣也帶來了更多別的變化,原本就不算冷清的長平公主府,這兩天更是賓客如雲,訪客絡繹不絕。可惜事件的當事人對此並無興趣,長平公主府當即閉門謝客,讓乘興而來的眾人只能無奈而歸。

    宮里燕王等人忙成一團,宮外面燕王府里燕王妃也沒有閑著。听說燕王妃回京的消息之後,金陵皇城里的貴婦們就第一時間登門拜訪了。求見的人源源不斷,燕王妃不勝其擾,只得干脆的一次將城中的貴婦都宴請了一遍。收到帖子的人們也紛紛欣然前往,要知道雖然現在燕王妃還是燕王妃,但是兩三天以後燕王妃就要變成當朝皇後了。

    燕王府里,燕王妃和長平公主坐在花廳里閑聊。如今她跟前有兩個兒媳婦,迎接賓客這些事情自然不需要她親自出馬了。如今這金陵皇城里只怕也沒有那個貴婦能當得起燕王妃親自出迎了。

    “五妹,無瑕怎麼不在?”雖然正式昭告天下認回了衛君陌,衛君陌和南宮墨夫妻倆也改口稱燕王為父王,燕王妃為母妃,但是卻並沒有搬出公主府回燕王府居住。一家四口如今依然與長平公主一起居住在長平公主府中。對此,燕王也沒有多說什麼。只要認回了兒子他就心滿意足了,妹妹這些年為了君陌確實是廢了不少的心思,孝順她也是應該的。

    長平公主淺笑道︰“今兒一早就跟君陌出門了,說是要去拜訪什麼先生。”搖搖頭,長平公主嘆息道︰“我也不清楚這些。君兒身體還沒好,有無瑕跟著也放心一些。”

    燕王妃點頭,長平公主不清楚她卻是知道的,畢竟蕭千熾三兄弟如今也在做一樣的事情。

    兩人正說笑間,門外便響起了陵夷公主清脆的小聲。燕王妃與長平公主對視一眼,起身迎了上去。陵夷公主已經踏入了大門,朝兩人笑道︰“三嫂,五姐,你們可千萬別跟我客氣。”

    長平公主含笑道︰“說什麼客氣,幾年不見很是想念七妹罷了。”

    陵夷公主也是一笑,“我也想念五姐呢,這幾年五姐看著倒是年輕了許多。”

    “油嘴滑舌。”長平公主無奈道。

    陵夷公主與長平公主攜手而坐,側首對燕王妃輕聲笑道︰“三嫂,恭喜。”

    燕王妃淡淡笑道︰“恭喜什麼。”

    陵夷公主眨了眨眼楮道︰“提前恭喜。”

    “你啊。”燕王妃無奈地搖了搖頭。

    妯娌三人坐下來說這話兒,燕王妃和長平公主都不是性格外向的人,倒是听陵夷公主說的多一些。陵夷公主雖然也已經年過四十,卻依然神采飛揚,言談利落。

    “怎不見無瑕呢?”陵夷公主有些好奇地問道。

    長平公主不由樂了,“怎麼三嫂和七妹都問無瑕?無瑕與君兒出去了。”

    陵夷公主笑眯眯道︰“我疼她唄。五姐和三嫂可都是抱孫兒的人了,只我一個孤家寡人可憐巴巴的,今兒我便是想來瞧瞧幾個小娃娃呢。”

    燕王妃笑道︰“夭夭安安和康兒在後院玩兒呢。你若要見,自去就是了。”

    陵夷公主也不客氣,站起身來擺擺手道︰“那我先去瞧瞧。雖然無瑕他們到金陵不少日子了,我卻還沒怎麼見過兩個孩子呢。”

    笑看著陵夷公主離去,門外孫妍兒連稟告,“母妃,賓客已經差不多到齊了。”

    燕王妃點點頭,對長平公主笑道︰“五妹,咱們也出去吧。”

    “是,三嫂。”

    燕王府內的寬闊的水閣中,金陵城中數得上的權貴之家的當家主母,嫡出庶出小姐們做了一堂。其中最為風光的莫過于孫家和朱家的貴婦人,旁邊都圍了不少人親密攀談。朱家夫人也就罷了,這幾年朱家如日中天,朱夫人自然也是眾人追捧的對象。只是此時,朱夫人雖然臉上帶著幾分得意但是形容卻有些消瘦和憔悴。孫家家世不顯,在金陵城中也是一貫的低調。孫夫人帶著兒媳婦一起來的,面對周圍眾人親切的目光略有些不自在,席間的話也就少了一些,卻也是中規中矩並不出錯。

    轉眼五六年過去,當年曾在寄暢園和朱家參與盛會的閨秀們大多已經嫁做人婦。期間早已經不知到新冒出多少才貌雙全的名門閨秀。若是南宮墨在此,定會發現在場的閨秀們都是無比面生,為數不多能看到的熟人大概也只有秦惜,謝佩環和剛剛隨燕王妃一起入京的跟著薛夫人一起來的薛小小了。

    薛小小從小生在北地長在北地,對于金陵的閨秀圈子很是陌生。坐在薛夫人身邊忍不住好奇的東張西望,打量著周圍的人。薛真是燕王麾下的心腹大將之一,其子薛斌又是衛公子麾下的將領,薛夫人雖然是新來的卻也十分引人注目。眾人自然也不會漏看了坐在薛夫人身邊一身紅衣俏麗可人的薛家小姐了。

    薛小小是習武之人,感受到一些不善的目光頓時有些不高興的撇了撇小嘴兒。

    “小小。”不遠處傳來一個輕聲呼喚。

    薛小小回頭一看,終于看到一個熟人不由歡喜地朝她揮了揮手,“惜兒。”秦惜在幽州住過一段日子,雖然身體不佳卻也跟薛小小有過幾面之緣。見薛小小一副百無聊賴的模樣,便換她過來一起說話。

    薛小小眼楮一亮,伸手扯了扯薛夫人的衣襟在母親耳邊耳語了幾句。薛夫人也自然也知道秦惜的,便點了點頭放她過去。

    薛小小走到秦惜身邊坐下,好奇地看了一眼坐在秦惜身邊的謝佩環,“惜兒,這位姐姐是誰?”

    秦惜笑道︰“這是謝家的三小姐,佩環。”

    “哎呀,你就是星城郡主說得謝三啊。”薛小小道。

    謝佩環抿唇笑道︰“正是謝三,見過薛小姐。”

    薛小小連連擺手,“可不敢,我是個粗人,謝姐姐別嫌棄我就好了。”

    學佩環托著下巴笑道︰“小小明明貌美如花兒,怎麼就是粗人了?”

    三個女子相視一笑,只覺得都親近了許多。

    薛小小望了望周圍,眼底了聲音道︰“惜兒,謝姐姐,我怎麼覺得…有很多人在看我。”她是練武之人啊,對別人的是視線很敏感的好不好?

    秦惜微笑道︰“因為小小長得好看啊。”

    薛小小翻了個白眼,“我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她雖然長得不錯,但是在場比她好看的少女還是不少的。至少單論容貌秦惜就比她還看,若論氣質,謝佩環更是不知道將她甩到哪兒去了,“而且…他們的目光好像很奇怪。”

    謝佩環想了想,不由莞爾。

    薛小小連忙道︰“謝姐姐,你知道是為什麼?”

    謝佩環看了秦惜一眼,“惜兒也知道。”

    “惜兒……”薛小小可憐巴巴地望著秦惜。你們都辣麼聰明,只有我這麼笨,你們還好意思騙我嗎?

    秦惜想了想,看了看四周附到她耳邊低聲道︰“燕王殿下很快就要登基了。”

    “啊?”薛小小茫然,突然靈光一閃,“啊…。”

    秦惜一把按住了她的手,另一邊的謝佩環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兩人雙雙看了一眼熱鬧不已的水閣內,不由抹汗。幸好他們坐的地方比較偏僻。薛小小眨巴了一下眼楮,謝佩環一指掩唇,“別叫。”

    薛小小再次眨眼,謝佩環方才輕輕放開了手,吐了口氣。

    薛小小警惕地瞥了一眼身後不遠處一個被她們的動作吸引的少女,低下頭低聲道︰“燕王殿下要選妃?”

    “……”

    秦惜無語,“燕王殿下登基了自然要選妃,但是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燕王二公子…千熾公子還沒有王妃,千煒公子和千炯公子雖然有正妃也有妾室,卻也沒有側妃。畢竟…那些妾室家世低微又沒有子嗣,封不得側妃。還有…咳咳,大公子…衛公子,也只有星城郡主一個。”帝王選妃什麼的,是需要經過正規的選妃渠道的。另外,燕王也不可能剛剛登基就選妃,至少也要等兩到三年這些閨秀哪兒等得了。再有,燕王妃未來的皇後已經有三個嫡子,元妃宋氏有一個嫡子,而且還都是成年的。燕王將近天命之年,哪里比得上風華正茂的皇子們?

    薛小小恍然大悟,“她們都是……”

    謝佩環點頭,“想要進宮的自然也有,不過應該是要小兩三歲的。燕王殿下為表勤政不好美色,登基之後應該會冊封王府舊人,將選秀摞到三年以後。”這算是慣例,若是正常繼位自然要為先帝守孝,非正常繼位也要表明心智不是?當然也有非正常選秀進宮的不在此例。但是這種畢竟是絕少數。

    薛小小忍不住抖了抖,蕭千熾…好像沒太大的毛病,蕭千煒?得了吧,想要當蕭千煒的側妃的女人肯定腦子有病。蕭千煒的妻子朱初瑜那是善類麼?至于蕭千炯…三少夫人多好一個人,跟她爭男人虧不虧心?再然後…大公子蕭千燁,也就是衛公子…惡寒…跟星城郡主去搶衛公子,她還不如跟去搶星城郡主呢。

    “這些人,真是太想不開了。”薛小小嘆道。除了千熾公子的嫡妃之位可以去爭取一下,千炯公子的側妃之位還好以外,別的都是受虐啊。不,有朱初瑜那樣的妯娌,哪一個都不會好過。幸好,有了自家姐姐的事情,薛家短時間內是不會跟皇家接親了。至少,薛家的姑娘不會嫁入皇家。

    本姑娘真是太冤枉了。薛小小哀怨不已。

    秦惜低聲笑道︰“是你太想得開了。”

    薛小小偏著頭嘻嘻笑道︰“總算是知道為什麼一直有人盯著我了,你們金陵的姑娘真是不爽快。”

    秦惜挑眉道︰“幽州的姑娘能有多爽快?”

    薛小小道︰“呃…各憑本事唄。至少不會想要用眼楮看死我。”

    聞言,謝佩環和秦惜也忍不住笑了起來。秦惜嘆氣道︰“可惜星城郡主不在,當真是有些無聊。”

    薛小小左右看看,也跟著嘆氣,“我也好久沒見過星城郡主了。做女子,就該像她那樣。”

    謝佩環道︰“我覺得無瑕也要麻煩了。”

    “我覺得,對她來說應該不算麻煩。”

    “我也這麼覺得!”

    三人聊得正歡,門外傳來了管事的通報聲,“燕王妃到!長平公主到!”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