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醫妃 > 457、名聲重于性命

457、名聲重于性命

作品:盛世醫妃 作者:鳳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燕王府後院蕭千煒的院子里,朱初瑜神色漠然的坐在一邊漫不經心的听著朱夫人喋喋不休的說著話。直到實在是忍不了了方才沒好氣地道︰“夠了!”朱夫人先是一愣,這才發現朱初瑜臉色不好看。連忙道︰“瑜兒,你這是怎麼了?難道是有人給你氣受了?”朱初瑜輕哼了一聲沒說話,朱夫人並沒有領會她的意思,見狀反倒是松了口氣笑道︰“娘就說嘛,瑜兒可是馬上就要做王妃的人,誰敢給你氣受?這兩年你爹總是說朱妃那賤人如何如何,哼!她害得咱們朱家還不夠慘?還是娘的好女兒最好了。”朱初瑜撫了撫額頭,道︰“娘,你到底想要說什麼?”朱夫人看了看朱初瑜,道︰“這個…瑜兒,眼看著燕王殿下就要登基了,你是不是跟千煒公子說一聲,給你幾個哥哥在朝中安排一個職位,以後對你也要好處是不是?”朱初瑜垂眸,淡淡道︰“安排職位,你說得倒是輕松,這幾年時間,他們幾個竟然沒有絲毫的長進!我要怎麼幫他們安排?”朱夫人不以為然,有些不高興地道︰“你怎麼這麼說你哥哥,那星城郡主和衛公子不都將他們的人塞到了朝中極重要的位置?你哥哥都跟我說了,他們能做難道你們就不成?瑜兒,你三哥可是死在了宮里沒能出來,以後你做了王妃,難道不需要娘家依靠?”听到朱夫人說起這個,朱初瑜更加生氣起來,咬牙道︰“說得好!星城郡主和衛公子安排的是什麼人?朱家那幾個又是什麼人?秦家大公子,謝家七公子,藺家長風公子還有南宮緒,哪個不是能力卓著能獨當一面的?他們之前是去給燕王府幫忙的,之前金陵城里一團亂的時候你們怎麼不說?”被女兒這樣咄咄逼人的質問,朱夫人也不由得瑟縮了一下。卻很快又恢復了過來,理所當然地道︰“那時候那麼亂,誰知道……”朱初瑜有些疲憊地坐回了椅子里,道︰“所以,這就是燕王殿下願意用衛公子的人而不願意用你們的原因。”朱夫人有些著急,“那怎麼辦?瑜兒,難道你就眼睜睜看著咱們朱家敗落了?你娘家若是敗落了,你覺得千煒公子還會看重你麼?”朱初瑜臉色微沉,朱夫人立刻就知道她說中了女兒的心事。暗暗松了口氣,關切地道︰“瑜兒,爹娘難道會害你不成?只要朱家好了,你在皇家也才能挺得起腰來做人啊。”朱初瑜輕哼一聲,冷笑道︰“朱家好了,就憑那幾個酒囊飯袋,他們不連累我就不錯了。”朱夫人有些訕訕,“怎麼會?你哥哥他們…並不是不想上進,只是沒有機會而已。”朱初瑜垂眸不語,朱夫人確實是說中了她的心事。蕭千煒的野心她明白,所以也更加明白拉攏勢力的重要性。這些日子,他們連續在秦謝兩家踫了軟釘子,蕭千煒已經將主意打到聯姻上來了。就是今天也囑咐過她主意前來參與王府宴會的閨秀們。若是蕭千煒想要拉攏朝中之人,身份低的肯定看不上。身份高的,想要娶進門至少就要給個側妃的名分。而自己成婚數年無子無女,也不得燕王和王妃喜愛,若是娘家在倒了只怕以後這皇子妃的位置也坐不穩了。良久,朱初瑜方才道︰“我知道了,我會跟夫君商量的。”朱夫人大喜,合掌笑道︰“這才對,你們兄妹互相幫襯著我和你爹也才能放心。”看著朱初瑜臉色依舊郁郁,朱夫人這才小心翼翼地問道︰“瑜兒可是有什麼心事?”朱初瑜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她娘不是什麼聰慧之人,跟她說了又有什麼用?“母親還有什麼事麼?”朱夫人想了想,道︰“瑜兒,朱妃那個賤人…難道就這麼放過她?”提起朱妃,朱初瑜臉色也有些難看,冷冷道︰“不然還能怎麼辦?蕭千夜識時務禪位給父王。就算是為了名聲父王也必須善待蕭千煒一家子。登基之後,至少也要封蕭千夜一個郡王爵位。朱妃就是郡王側妃了。”朱夫人撇嘴,“一個側妃而已,我兒可是親王嫡妃。”朱初瑜警告道︰“總之,沒有我的允許不許去招惹朱妃!”其實,朱初瑜有些懷疑自己這母親在朱妃面前到底能不能討到便宜。連她都被朱妃給騙過了,從前只以為她懦弱膽小毫無主見。但是現在看看,這是沒有主見的人能夠做出來的事情?在宮里生活了這麼多年的女人,顯然也不是什麼善茬。朱夫人只得點了點頭,只是眉宇間還隱約有幾分不甘。“少夫人,該開宴了。王妃請您和朱夫人過去呢。”門外,丫頭匆匆來稟告道。朱初瑜吞下了還想要跟朱夫人說的話點了點頭,“我們這就過去。”朱初瑜帶著朱夫人回到水閣還沒坐下,門外便有丫頭稟告南宮墨回來了。燕王妃笑道︰“還不快讓她進來。”水閣中一眾女眷的目光不由得都看向了門口,這位星城郡主的名聲可不算小。在座的女眷倒是有不少都見過她,卻並不怎麼熟悉,只因當年在金陵的時候星城郡主著實是不喜歡這些交際應酬。南宮墨獨自一人從門外走進來,剛踏入門口就有了萬眾矚目的感覺,腳下微微頓了一下漫步朝著主位的方向走了過去。如此這般如閑庭信步的悠然模樣,讓不少人看在眼里都若有所思。星城郡主容貌出眾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只是她的戰績和名聲略有些彪悍,以至于許多未見過她的閨秀總覺得星城郡主若不是長得五大三粗就是空有容貌舉止粗俗。此時一看心中很有幾分不是滋味。走進來的女子一襲淺藍衣衫,因為剛從外面回來,南宮墨並沒有穿著華麗精致的服飾。只是極為尋常的一身淺藍衣衫,雖然脂粉不施,卻依然是眉目如畫,神采湛然。甚至她身上都沒有許多習武之人的凌厲氣勢,唇角含笑帶著十分的清麗婉約,仿佛從圖畫中走出來的世家貴女。“見過母妃,姑母。”私底下,南宮墨和衛君陌依然事長平公主如母,但是明面上卻必須改了稱為。若是在這種場合下還稱呼燕王妃為舅母,只怕外人立馬就要腦補出衛公子夫婦與燕王妃不和傳聞一二三了。燕王妃含笑點頭道︰“好孩子,快起來。君兒呢?”南宮墨淺笑道︰“他有事進宮了。”燕王妃點頭道︰“你回來的正巧,去那邊隨你姑母坐吧。”“是。”听聞衛公子沒來,不少人暗暗地有些失望。須知,衛公子雖然有一雙紫眸,但是論容貌卻是整個金陵皇城數一數二的美男子。不過今天是宴請女眷,只怕就算衛公子沒有進宮也不回來了。南宮墨走到長平公主身邊坐了下來,看了看四周沒看到兩個孩子。長平公主輕聲道︰“幾個孩子被七妹帶著玩兒呢。不用擔心。”陵夷公主性子隨性,自己膝下又無子無女,看到幾個可愛的小包子連宴會都懶得參加了。南宮墨這才松了口氣,“難得七姑母喜歡他們,是他們的福分。”燕王府里一片和樂融融,皇宮里卻是陰風陣陣就差電閃雷鳴了。衛君陌還沒走進書房就听到里面傳來摔東西的聲音,腳下頓了一下,衛公子繼續淡定地往門口走去。“大公子。”殿外的侍衛恭聲見禮。衛君陌挑眉,“誰在里面?”侍衛猶豫了一下,低聲道︰“周老大人。”御書房里,燕王眼神神色陰郁,似乎絲毫沒有即將君臨天下的興奮和躍躍欲試。殿中,幾個或須發皆白或一頭灰發的老者被押著跪在地上。只是無一例外的雖然是跪著,這些人看著燕王的眼神中充滿了仇恨和憤怒。頭顱高高的揚起,絲毫沒有恭敬之意。燕王輕哼一聲,沉聲道︰“本王不想跟你們廢話,拉出去,斬了!”一個剛剛罵的最厲害的老者被侍衛拉了出去,其他人都不由得變了臉色。為首的白發老者,正是蕭千夜最信任的心腹老臣周襄。剩下的也是之前被蕭千夜關在御書房偏殿的一干重臣。燕王冷眼看著仿佛呆住了的眾人,沉聲道︰“本王起兵,只為靖難。若不是有你們這些佞臣在側蠱惑陛下,陛下又豈會落得如今的地步?”周襄嘿嘿冷笑兩聲,“靖難?清君側?不知燕王殿下,君王現在何處?”燕王臉色微沉,“陛下深感愧對天下,自願禪位爾等還有話說?”“狗屁!”周襄忍不住跳了起來,怒斥道︰“陛下分明是被你們逼視的!”

    燕王冷笑,“若不是爾等無能,陛下何至于此?”

    周襄憤然怒罵道︰“蕭攸,你謀逆犯上,弒君奪位。將來到了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見太祖皇帝英靈?!”“放肆!”燕王大怒,“若不是爾等蠱惑陛下削藩迫害皇叔,何至于此!來人,將此佞臣給本王拉下去,周氏一族,滿門抄斬!”“不用勞駕!”周襄咬牙,“老夫就是追隨先帝和韓兄而去,也絕不會奉你這亂臣賊子為君的!”說著就要往旁邊的柱子上撞去,門外,衛君陌手指輕彈,差一點就要撞到柱子的周襄身子一軟立刻昏死了過去。燕王氣得臉色鐵青,抬頭對著站在門口的衛君陌怒目而視。冷聲道︰“你救他干什麼?想死就讓他們去死!立刻給朕將周韓兩家抄了,擇日問斬!還有你們…。”燕王冷厲的目光掃過跪在地上的眾人,“不想活了盡管來試試,本王不怕殺人!”眾人心驚,不知是被剛剛驚險的一幕還是被燕王的怒氣嚇到,一時間竟不敢再出言頂撞,任由侍衛將他們拉了出去。昏迷的周襄也跟著被抬了出去。

    書房里的侍從們看到燕王揮退的手勢之後暗暗松了口氣,悄無聲息地低下頭退了出去。書房里只剩下父子兩人,燕王猶自不解怒氣,咬牙道︰“你救那個老東西干什麼?不過是個老不死的,本王殺了他就殺了!”

    衛君陌也不著急,只是淡淡道︰“他們怎麼會在宮里?”

    燕王一哽,猶豫了一下方才將事情說了一遍。原來眼看著就要舉行禪位大典和登基大典了,禪位詔書可以讓蕭千夜自己寫,但是這繼位的詔書卻需要有一個德高望重之人來落筆。第一人選自然是周襄,在朝堂上無論是誰的聲望都比不過周襄。讀書人中名望比周襄大的大多是在野不在朝。而且周襄是蕭千夜的死忠,如果有他來寫詔書的話自然是效果更好了。

    可惜,認為蕭千夜同意退位之後這些老頑固就能屈服的燕王殿下還是太甜了。招來周襄等人,還沒有說夠三句話就吵起來來。周襄因為韓敏之死和蕭千夜被逼退位更是對燕王極盡叱罵之能事。事實上,燕王能忍到衛君陌回來還沒直接砍了周襄,已經是這些年來涵養過人了。

    衛公子沉靜的紫眸有些怪異地看著他,“是什麼讓你覺得…周襄會替你寫詔書的?”

    燕王臉色頓時就黑了,狠狠地瞪著衛君陌半天沒說話。衛公子道︰“蕭千夜禪位,世人只會贊他不戀權位。周襄現在替你寫詔書,不就是告訴天下人他急著侍奉新主?讀書人把名聲看的比命還重要,你覺得他會答應你麼?”所以,這完全是燕王殿下自己閑著沒事兒干給自己找不自在。

    燕王沒好氣地道︰“那你說怎麼辦?難道讓本王自己寫?”他還沒那麼不要臉面。

    衛君陌垂眸思索著,周襄確實是最好的人選,可惜周襄也是最不可能的人選。想了想,衛君陌道︰“直接從朝中的大儒總挑一位便是了。沒有什麼事情能盡善盡美。”

    燕王揚眉道︰“本王不愛跟那些酸書生打交道,你和無瑕今天出城去怎麼樣了?”

    衛公子淡然道︰“有謝侯幫忙,一切順利。周襄那里……”

    提起周襄,燕王的臉色又有變壞的趨勢,衛君陌並不在意,“韓敏已經死了,周襄就算你看他再不順眼,也請忍耐。”

    “……”燕王沉默良久,“本王知道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